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二章 刹那永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刹那永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碎星物书友q群:173258214

作者微博:

大家多多支持,起步段,每一份支持,都非常重要。

对于参加这场拍卖会的奴隶商人来说,这边的气氛着实有些诡异,特别是第五十八号商品被推上台时,全场陷入一片寂然。

普通***上场时,有些武力值高的,为防不测,会上***脚镣,但基本都会把脸露出,甚至露出牙齿,好用筷子敲敲,确认身体状况与面容……如果看不见脸,如何卖钱?

但这个五十八号……

她手腕缠着锁链,双目也被蒙住,长发披垂,脸给遮了一半,看得不是很清楚,却已能肯定是一等一的***。

肌肤***,在灯光照映下,盈润如玉,她上半身的衣服被扯破,露出穿着在底下的大红色肚兜,腰肢纤细婀娜,更显得双峰高耸,两团***的雪肉,将肚兜撑得高高,抢眼之至,下身是一件红色长裙,可以想见内中的双腿修长,美臀紧实。

纵然未露真面目,光只是这些部分,也足够吸引众家抢拍,但这些令人怦然心动的***加在一起,都还不如那一头碧玉似的绿发惹眼……

“……现在是人字部,第五十八号商品,年方十九,将门贵胄,处子之身,详情请阅手册说明,底价一百金币,请各位出价1

一百金币的起价,以***而言算高,以这大***的质量来说就超值,但宣告之后,没有人敢出价,反倒是窃窃私语声,充满整个拍卖常

如此纯粹无杂色的绿发,是龙氏一族的纯血标志,不管是嫡系或旁系,纯血的龙氏子孙都身分尊贵,怎么会沦落到拍卖场上?龙氏一族知道这件事吗?以他们极重颜面、尊严的作风,如果知晓,只会派人过来,把这女的杀了,整个拍卖场一把火烧光,而若有谁买了她回去……

类似的惨况,不是没有发生过,只要考虑到后果,就没什么人敢拿身家性命来开玩笑,半晌之后,左边角落才有人喊了一声。

“五百金币1

一出手就直接加五倍,表现了志在必得的意愿,人们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几个人穿着黑斗篷,就坐在那一角,也没参与***的奴隶抢拍,非常诡异,仿佛……专门冲着她而来。

五百金币,买纯血龙女为奴,这太过便宜了,但既然没人敢喊价,也只能让她就这么……

“六百金币1

意外的竞价者出现,这回不但全场讶然,连先前出价的那群黑斗篷客也震惊,一切早已安排好,现在只是走个过场,为何会有人来竞价?

台上的龙云儿,娇躯一颤,听出了后来喊价的那个声音,正是不久前想要奸污自己的纨裤子弟高如退,倘使自己落到他手上……

“八百金币1

“一千金币1

价钱不住上翻,基本只有两家在竞拍,***人干瞪眼,价钱很快翻上了两千金币,以***的行情,这简直是天价,但纯血龙女乃无价之物,独一无二。

双方的竞价,吓得全场噤声,但真正被吓到冷汗直流的,却是闻讯赶来的高家二少高如新,为着眼前的意外,全身冷汗涔涔。

……当初说好的条件,那边帮高家铲除眼中钉,彻底掌握许都,高家则让龙云儿官卖为奴,在拍卖场上交人,现在高家握有许都,自家三弟却去和人抬价抢拍,人家会怎么想?高家又怎么承担得起对方的怒火了?

“快!快去喊住三少,他……他这是想死吗?”

高如新喊着身边的仆佣动作,他们却没有反应,秘密交易的事没几个知道,看二少爷这样气急败坏,所有人是以为二少是气恼三少胡乱花钱,但……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二少爷,三少爷不会听我们的,要喊住他,您最好还是亲自……”

“狗才!如果我能下去,还用得着喊你们这群***?”

高如新暴跳如雷,龙氏一族不是好唬弄的,自己一直不愿与此事有太多牵扯,就是怕龙氏一族日后追究,难以卸责,若在这时跳下去,等若不打自招,届时,高家如何承担得起?

当拍卖金额上翻到两千五百金币,一路加价的高如退,额上见汗,直接对着黑斗篷客的方向,指着怒吼道:“孙子!你们什么玩艺儿?敢和爷叫板?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头?爷弄死你们1

怒骂吼出,谁都知道这位高家三少快承受不住了,那群黑斗篷客没有回应,甚至看都没往这看一眼,倒是站在后台的高如新,被亲弟的愚蠢言行,气到几乎口喷白沫。

“两千七百1

“三千三1

黑斗篷客加价的态度冷静,好像不把这数目当回事,给予对手强大的心理压力,但高如新却听得出,那藏在平静之后,即将要爆发的极度愤怒……

高如退为了自己的颜面,豁出去喊价,不住刷新本地***拍卖史上的最高纪录,甚至已经超过他名下能动用的额度,把价钱喊到四千五百金币,但当对方毫不在乎地回了四千八百金币的超级高价,高如退终于也承受不住,冷汗涔涔地颓然坐下,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不发一语,却目露凶光。

“……还有没有人追加出价?四千八百金币第一次……”

听到高如退认败,龙云儿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心中仍是悲哀,到最后,自己还是没能改变结局,将要被卖给某人,成为合法的***……

“……四千八百金币第二次1

……肌肤上都是冷汗,原来自己是恐惧的,比先前所想像的还要恐惧得多,没有当场哭出来,可能只是因为哭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唯有强装冷静……如果老天还能给自己一点希望,自己会……

“成……”

“五千1

打破全场静默的一声,响在龙云儿耳里,如同雷震,在短暂的惊愕过后,她认出了那个声音,为之震惊,心里涌出了连自己都不能明白的喜悦,却也想不通为何……他还会回来?

温去病一到场就抛出五千金币的高价,不论哪个大势力,这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刚才一直显得从容自若的黑斗篷客,也转过头来,遥遥盯向这个不速之客,从五百到四千八百,近十倍的增值,他们并不如表面上显示的那样无压力,而现在,另一个似乎更难应付的对手出现了……

只是这一下凝望,就被温去病察觉到,反看回去,确认了自己当前的主要对手,心里也有少许讶异,普通一个***拍卖,怎么会把价钱炒上四千八百金币的高额?除非是有意外失控,再不然,就是对方的阴谋与自己料想不同……

“五千五1

黑斗篷客们开始反击,当价格翻过五千,场内从一片静默变得哗然,不管这背后牵涉到什么图谋,五千五百金币这个高额,不但不是普通势力付得出来,甚至连喊出这价钱,都要相当胆量,帝国史上,***能卖到这价钱的,也就只有两三次。

这边选择接下,全场奴隶伤人的目光,望向那个年轻的不速之客,想看他如何回应?

“一万金币1

四个字,从温去病口中抛出,每一字都如同万斤巨石,砸得全场所有人头晕脑胀。

暗市场的拍卖,喊价不是随便喊喊,如果喊了却给不出钱,后果不是死一两个人就能了事的,而这个青年喊价的声音,信心十足,不像虚张声势,更没人怀疑在这个数目之后,他还有余力继续出价。

黑斗篷客也集体沉默了,五千五百金币,他们背后的主子付得起,但也势必为之暴跳如雷,而一万金币以上的竞价,估计主子绝不愿意买单,这已经不值得了……

现在的希望只剩下,这年轻人是谁?他是否真有能力给出这天价?

一片哗然声中,有一个声音,显得特别刺耳,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全场焦点之一,却因为过早败下阵来,现在更像是小丑一个。

高如退站起身,遥指着温去病,骂道:“玉虚真宗好大的手笔,姓袁的小子,你当这里是江北,可以任你嚣张吗?”

玉虚真宗?江北袁家?

这两个大招牌砸出来,全场又再次静默下来,没人能开口,黑斗篷客们也目光紧缩,这两个来头太大,超过他们能够招架,让他们直接想到计画走漏风声,甚至高家阳奉阴违的背叛可能。

“……走1

恨恨地看了一眼,黑斗篷客集体掉头离开。温去病看着他们的背影,观察他们的动作,若有所思,这时全场爆出一连串的掌声,轰然若雷动。

虽然这只是一场奴隶拍卖,却拍出了史无前例的天价,奴隶商人们都嗅出背后的***味,晓得这就是一场面下的战争,紧绷的气氛得到纾解后,他们为胜者鼓掌叫好,共同参与行业史上新的一页。

龙云儿站在台上,仍未能从一万金币的震惊中回复过来,不理解怎么有人会用一万金币买下自己?他怎么付得出?

跟着,她渐渐意识到现在的情况,自己半裸着站在数百人面前,任他们目光扫视,自己从没有在人前这么***肌肤过,哪怕是小时候,当恐惧渐退,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冷汗不住渗出,手上沉重的锁链,几乎拉垮身体。

轰笑声中,似乎有个坚定的脚步,一尺一尺地靠近过来,翻上了拍卖台,一把扯过自己手腕上的锁链,让自己整个人跌到他身上,接着,蒙着眼的罩子一下被扯掉……

眼前,无数红烛摇映,烛光照着自己半裸的身躯,红肚兜、红裙,依稀维持着新婚之夜的喜气,而出现在自己眼中的这个男人,熟悉的面容、似曾相识的眼神,恍惚之中,他揭去自己眼罩的动作,像是在洞房花烛夜里,轻轻揭下了自己的盖头……

这一世、这一生、这一瞬……

刹那永恒!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