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你还真是性急啊!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你还真是性急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九章你还真是性急啊!

帝国六郡,龙、虎、龟、鹰、狼、猿之中,战力以傲龙郡为最强,出身傲龙郡龙氏一族的贵族,在帝国各地都备受尊重,他们著名的龙骑兵,是没人敢惹上的强军。

身为龙氏一族的旁系子孙,龙云儿对于自身的处境,只有一头雾水的迷茫,甚至有些啼笑皆非,父亲是本代龙氏家主的堂弟,自家是离嫡系很近的旁支,算得上出身显赫,将门之后,父亲早早就订下了亲事,嫁到许都名门的周家,由于父亲身体不好,延了三年,眼看十九岁到了,不能再拖,送过来预备要完婚。

嫁人成家,相夫教子,这是自己早就遇见的未来,身为女子,人生就是这样,自己……不能说很欣喜,但也不至于想反抗,依着安排上了花轿,千里迢迢地嫁过来,结果却遇到周家出事,满门下狱,自己这个还没拜堂的新媳妇,才刚进城门就直接被逮来监狱。

知书达礼,温柔娴雅,龙云儿不至于不懂事务,被囚几日,她心中的怪异感觉越来越重,龙氏一族素来强势而护短,几天的时间,足够消息传回去,自己只是冤枉受牵连,并非真犯了什么罪,父亲应该早就设法营救,把自己救出去了,为什么现在……

想归想,龙云儿也没有太多的把握,特别是在婚车里,亲眼看见护送自己的家将们,被乱***戳死、斩去头颅,血流了一地,然后像垃圾一样被拖走……

被抓走的贴身婢女春梅,跟了自己十年,比起见面机会不多的亲姊妹,她和自己更贴心得多,可自己就眼睁睁地看她从面前嚎哭着被带走,无能为力,昨天自己被带出审问时,经过一处牢房,见到里头有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疯女人,狂叫的声音很像她,但那个疯女人……已面目全非,让自己……不敢去认……

几天里发生的一切,像一场不真切的噩梦,那些被砍下头颅的僵死眼神、地上的血迹与碎肉、牢笼内理智尽失的绝望嚎泣……这些,自己还以为战争结束后,就不会再有了,现在不是太平盛世吗?

如果说,一开始自己曾经很笃定,这些事不过是一场误会,弄清楚状况的许都官员,很快就会把自己释放,送回傲龙郡,甚至连未过门的夫家也可以释放,那么,现在自己已经越来越怀疑这可能,牢中官吏自信到几乎狂妄的态度,不由分说,就判自己官卖为奴,而且还迅速得到了上面的回文确认!

这些,无一不在告诉自己,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是自己太过天真了,如果不是因为隐约察觉到,这些官员有意用恐吓来打击自己的意志,必须保持冷静,不让他们得逞,恐怕……自己也早就崩溃了。

不断这么告诉自己,但说得多了,连自己都觉得悲哀,除了保持冷静,自己就没有***事可做,即使一直冷静不乱,自己也没有找寻机会、破绽的智能,更没有能逆转乾坤、杀出牢笼的武力,自己……除了这张脸蛋与尸体,真的好没用碍…

意志消沉,自艾自怨,龙云儿忽然觉得脑袋昏沉,四肢无力,刚想要动作,整个人已瘫倒在木凳上,连着木凳一起摔倒地上。

怎……怎么了……

困惑中,却见到牢门悄悄打开,进来的人不是下午那些看守者,而是一个穿着华贵的胖子,自己有点印象,在先前的审问中见过,似乎是本地望族高家的三少爷高如退,总是用那种让人害怕的眼神看自己……他到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嘿嘿,美人儿,所有人都说你身分不同,不能乱来,又如何了?老子今天就要证明,我看上的女人,没人能逃出掌心1

轻手轻脚关上牢门,高如退松了一口气,把醉龙香放地上,脸上满是得意笑容,细看着瘫软在地上的美人。

“老子可不像那些傻瓜老凯一样蠢,等会儿上场拍卖,买你回去还要浪费钱,老子在这里玩完了你,看等下哪个傻瓜花大钱穿老子的旧鞋1

想到自己不花钱,就可以玩到这个出身尊贵的美丽处子,而外头的那些傻瓜,花大钱以为买到处子,却只是被自己玩烂的破鞋……高如退益发得意,忍不住再笑两声。

许都一夕风云变,士族中的几名女眷,是自己早就垂涎的***,这回整垮他们,自己满怀期待,就是想找机会一逞所欲,哪想到老天开眼,周家恰好迎娶媳妇,嫁来的这个龙云儿,堪称绝色,那些士卒的女眷,和她一比,粪土也不如。

细细的眼眉、秀俏的五官,瓜子脸蛋与白晰肌肤,组成一张娇美容颜,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两个蓝色的水晶湖,碧绿如玉的秀发,倾泻至腰际,是龙氏一族高贵血统的证明。

胸前尺码不算小,将红裳顶得高高,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修长的手脚,整个肢体看来有杨柳的感觉,传闻龙家的女子,都是体型纤细、修长,却内蕴强劲的爆发力,用在床笫之间,格外让人销魂。

龙家是帝国的***名门,掌管一州,别说是嫡系正统,就连龙云儿这样的旁系,都身分尊贵,正常情形下,根本自己就没资格沾碰,这回却是发了大运,直接捞到一个龙家的美人。虽然父兄都交代过不能动她,但她都已经沦为官奴要被卖,到嘴边的肉还不吃,怎算大丈夫了?

如果时间许可,应该设法把这美人扣下藏起,充作私房,不过一切来不及安排,这美人又不配合,只能趁着她被卖之前,先来拔个头筹,作个保险,省得等一下若是抢拍不到,也不是白忙一抄…

这些都很过瘾,唯一感到不满的,就是底下这女人的反应过于镇定,不知是不是***被用得多了,看到自己逼近,居然不哭不叫,让自己少了乐趣。

“……啧,早知道,就不该放那么多醉龙香……算了,时间紧迫碍…”

高如退惦着风险,先是在那秀挺的酥胸摸了一把,略满足手欲,跟着就去解她的扣子,急急忙忙解开两个,露出了雪嫩的颈项与小半截锁骨,冰肌玉肤,尤其让人心动。

正要继续往下解衣,忽然看见美人的嘴角,一丝血线缓缓流淌下来,高如退吓了一跳,以为这美人性烈,咬舌自尽了,却听她很吃力地一字一字吐出。

“你……你若……我……我一族定……定不放……”

**发作,话都说得模模糊糊,估计早已意识不清,拚着最后一丝灵识,想要咬舌,却力道不足,只咬伤舌头,多了几分清醒,勉力说出话来。

“哼1

高如退恼羞成怒,重重一巴掌打过去,雪白脸蛋登时出现一道红印子。

“臭娘们,还想威胁老子!像你这样的**,老子一年要干几十个,龙家了不起吗?你在这里被卖,他们不照样不闻不问?”

高如退恼怒道:“妈的,老子现在就干了你1

一句狠话,高如退掀开嫁衣的红色裙摆,露出底下白晰的米分腿,自己同时伸手去解裤带,而看着他的动作,龙云儿终于显得慌乱,眼角泪珠闪现,羞愤欲死,脑中闪过的念头,就是自己或许真该早点结束生命的……

“喀1

关键的一刻,门外传来轻响,有人正在开启已锁上的门,龙云儿固然惊惶,高如退更整个化为石像,僵立当场,唯一的钥匙照说早在自己手里,主持拍卖的也都是自家人,早打过招呼,有谁会在这时候进来?进来做什么?

丑事不可外扬,高如退连忙闪躲,仓促间也不及跑远,就躲到牢房角落去,用稻草胡乱盖住自己,根本都还没藏好,就有人推门进来。

“美人儿,这下不怕你钻到地底去1

轻手轻脚,悄声关门,顺手扔掉用来开锁的铁丝,进来的男子相当年轻,神采奕奕,五官相当俊秀,却满眼淫秽,嘴边狞笑,笑得比高如退还要狰狞,一面搓着手,一面盯着瘫软地上的龙云儿。

“口桀口桀,小娘子,本郎君最爱与佳人相会,等会儿上场拍卖,买你回去还要浪费钱,本郎君抢喝了头汤,看等下哪个冤大头买你回去,穿本郎君的破鞋……啊,说漏嘴了,小娘子别怕,但被本郎君穿过的鞋,通常都会破的1

窃声低笑,不良青年快步走近,他比高如退还心急得多,一边走就一边撩起衣袍,解着自己裤带。

“居然连裙子都掀起来了,你还真是性急啊!不怕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小娘子,本郎君每月要干几十个,嘿嘿,别以为龙家有什么了不起,等会儿你就尝尝****的滋………***1

说到一半的话语,就在这个青年走到美人身前,看见缩着身体蹲在地上,满头稻草的高如退时,四目交接,戛然而止,剩下来的,就是龙云儿的彻底愣然,还有室内不住返响的“***”、“***”、“***”之声……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