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八章 生命就是一个监牢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生命就是一个监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八章生命就是一个监牢

“……去病,好好保重!生命就是一个监牢,你我都在牢笼里,一切从来就不由我们做主。”

隔着牢房的木栅栏,那张令自己心痛的绝美容颜,泪流满面,但如青玉般的绿眸,却未因泪水而朦胧,满是决绝之色。

“或许我们的婚约,真是一场错误,我……对不起你,将来,你找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吧!但愿你我……今生不再见。”

穿着红色嫁衣的身影,就这么飘然远去,像是一头火中凤凰,她身上的名贵凤袍,本该喜气洋洋,但看在自己眼中,总觉得如鲜血般凄艳……

斯人远去,明知道伸出手也抓不住什么,但就是忍不住,一拳重重打向木栅栏,发泄满腔的悲愤与无奈……

“砰1

一声重响,手上传来的痛楚,温去病从半寐中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确认自己打翻了庭院石桌的事实,手掌被割破流血,不由得苦笑。

……梦吗?

……转眼都十多年过去了,早就没意义的人与事,为何偏偏还记得呢?

手掌上的鲜血,点滴落地,痛楚让人很不好受,却不知为何,这些鲜血又让自己忆起梦中的那件嫁衣,这种非自愿的想起,绝对是最可恶的……

沉寂多年的往事,夜有所梦,难道是因为日有所思?

温去病想起几天前在城门口的那一幕,虽然不见面目,却同样是龙氏一族的女子,有着同样的碧绿发色,穿着同样鲜红的嫁衣,仿佛梦魇般的画面,实在让自己……很想杀人……

估计也是因为这份郁闷心情,自己才会不理智地引窥探者出来,又不澜斗,在不适当的时间点上,加重桑……

“都几岁了,原来我还有少年情怀碍…”

仰望天边斜阳,温去病自嘲道:“姓龙的女人一向与我合不来,遇到了就没好事,在这节骨眼上,可别生出什么意外来碍…”

善于判断情势,温去病早察觉到许都之内,风云变幻,气氛不对。高家本来虽掌握大权,却也还算不上令出无违,城内仍有***世家与之相制衡,但这回高家硬施铁腕,将这些世家入罪、毁灭,真正成为许都之主。

这些世家,应该背后各有靠山,高家强势将之毁灭,蛮干引来的报复、干涉肯定不小,但几天时间过去,一切风平浪静,这就表示,在整件事的背后,还有一只手,压下了那些反弹,帮着高家掌权上位,这里头的牵扯,水不是一般深。

争权夺利,暂不是这阶段的自己所关心,就是要小心这些在面下汹涌波动的暗流,别让意外碍了自己的事……

帝国历武威六年八月十八日

拍卖会的正式举行,是在正午,帝国对于奴隶的官卖,有相当严格的规定,为了体现基本***,无有贵贱,所有奴隶卖出的价钱一律均等,也不算贵,美其名是让罪人有重新服务国民的机会,不让奴隶买卖成为钜利生意。

不过,规矩是一回事,执行层面是另一回事,早在这规矩刚出来时,就有人想出了解套的办法,官卖奴隶时,由通过帝国审核,领了执照的正当商人,整批用“官价”买走奴隶,官府入了帐,后头就不管了,而这些奴隶商人可以在自己的地方,将奴隶以“市价”卖出,中午入的货,晚上就翻倍,甚至数倍卖出,获益惊人,当然隐藏在这些交易之后,各种“回扣”、“孝敬”,就是必然产物,不用细表。

温家已取得正式执照,但许都有自己的体系,温家仍只得照规矩,从本地商人手上购买,因此,中午集体官卖的奴隶,就成了晚上黑市拍卖的一部分,不管有牌或没牌,来自各方的奴隶商人,一同进入会场,坐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听着台上的介绍。

与此同时,***物品的拍卖,也在隔壁进行,除了九阴残谱这件压轴物,温家这回委托第三方势力,改头换面后送来拍卖的那批兵器,同样也很引人注目。

高阶以上的兵器、装备,不仅昂贵,而且常常有行无市,因为这级数的铸兵师,通常已被各大世家、门派绑订,作品直接供自家使用,没机会外流,往往只有兵主身死,所持的武器、装备流散,这才有机会上到拍卖场,如许都这样的城市,有时一件高阶兵器,足以成为压轴品,六七件一起释出,足够引来人们的关注。

温去病早早就来到会场,手上拿着一块罗盘,目光全盯在罗盘上,旁人觉得奇怪,却没有人看得懂他在做什么?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罗盘……

九阴残谱是压轴物,不会那么早上场,但想必也已经停放在这座建筑物里头,自己手中这显示仪还算精细,如果能够提前确定,也好多点准备时间。

“家主,刚刚高家邀请我,可以先去看看货……”

温玺鸿传达这样的消息,温家现在已经是有牌的合法商人,待遇自然也不同,高家有意弥补前夜的冒犯,特别在正式拍卖进行前,请温家的人去看看货,好先心里有底。

“纪录不良的朋友,这是给我们方便?还是又一次试探?”

考虑到许都气氛有异,温去病不得不考虑,这邀请背后有什么用意?或许,高家是想测试什么……

节外生枝,不是温去病的打算,可考虑到自家的职业,人家给了这样的优惠,不去看看,肯定惹人怀疑,姑且就当是安高家人的心,温去病点头道:“让青卫留着,你与我一起去看看吧。”

“是,能和家主一起选女人,是下属的无比荣幸。”

温玺鸿拱着手,有些恶作剧似的说道,温去病看了他一眼,道:“既然这么佩服我的眼光,那等一下给你挑个老婆好了,你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

表情瞬间垮下,温玺鸿苦笑道:“从做这一行的那天开始,我就没想过要成家,这行……不适合有挂累。”

“哦?只有这样吗?”

“……还有,家主你动不动就威胁要杀人全家,在你手下成了家,我心里会很害怕埃”

“瞧你的怂样!还说什么替我分忧,明知我就爱这一套,你还死也不成家,这不是摆明打我的脸,让我糗掉?这样叫替我分忧吗?”

温去病说完,看着自己面目俊秀的手下,忽然道:“其实……你的皮肤看起来也不错,******的,用什么保养品?介绍一下吧。”

又听见这句招牌对白,温玺鸿苦笑到紧绷,在前引路,跟着高家的使者一起,去参观等一下要上场拍卖的奴隶。

“……果然都是官家子女,读书识字过,文化水平高,这样子能卖到好价钱。”

温玺鸿连看过几座关人的牢房,确认都是最近被抄家的官宦世家子女,相貌与气质都不错,转手可以卖好价钱。

“……虽然这种书读多的,满脑子的气节、大义,当奴才问题很多,不过交给专家处理一下就搞定,你说……”

说话没得到回应,温玺鸿愕然回望,这才发现本来跟在自己身后的家主,不知何时无影无踪了,登时大惊失色。

另一边,原本沉默跟在手下后头扮宾客的温去病,在与人错身而过的刹那,嗅到一丝奇特的气息,心中一片诧异。

醉龙香,苇,几乎闻不出来,但温去病肯定自己不会搞错,因为一名好的匠师,同时也必须是优秀的博物学者,能轻易辨认几千,甚至上万种特殊材料,自己绝不可能连醉龙香都认错。

这是极其罕见的珍品,点燃醉龙草所释放出的香气,能让巨龙昏昏欲睡,在这个重视血脉力量的时代,更是龙氏一族的克星,但此物极其罕有,如果被龙氏一族发现持有,立刻会被认为是敌人,追杀到天涯海角去。

联想起今天早上突然做的梦,他有种预感,自己又要被卷进什么麻烦事之中了。

目光锁定,看见了一个穿着华贵,却脑满肠肥的胖子,错身而过后,走向牢房身处,看那模样,应该是高家的人,身份还不低……

温去病跟在后头,走了几步路,就看见此人停在一间石牢门口,蹑手蹑脚地点燃某物,将淡淡的白烟吹送进去,没过多久,石牢之中就传出重物坠地声。

“……嘿嘿,二哥这呆子,这样的美人过手,也不抽个水,那不是浪费了吗?既然你不要,就干脆便宜兄弟我吧。”

胖子的笑声中,满是淫秽之意,跟着便推开牢门进去,温去病皱起眉头,很懊恼自己看见的东西,照道理,自己应该现在就掉头走,今晚的事情非常重要,关系碎星遗藏,还不能让旁人察觉,一切会引来骚动的事,绝对要避免!

但……明明脑里晓得应该作什么,自己的心,却朝截然相反的方向奔驰……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