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血脈觉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血脈觉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六章血觉醒

离开畅春阁时,温玺鸿和家主并肩走在街上,他甚至感受到来自背后的视线,高如新肯定还在楼上,朝这边投来目光,但这并不足以解释家主的行为。

家主素来是个极度任性的人,只要能够躺着,就绝对不坐,能够坐着,就打死都不会站,而他的耐心也很差,就算为了伪装身分,暂时勤劳一下,只要走出大门,不管人家会否还盯着看,他便立刻故态萌发。

作为下属,温玺鸿不只一次为了上司的任性握拳捶胸……温府内很多与他亲近的人,都常有类似的捶胸习惯……但现在,温玺鸿只担心上司的异常反应,他这样“正常”的动作,绝对不正常。

想想今晚的所得,除了九阴残篇的线索,好像没什么别的事情,有可能引起他的异常反应……

温玺鸿皱眉思索,身旁的家主却朝他腰间指了指,温玺鸿连忙自腰间掏出一块晶石,捏碎之后,一个无形的法阵,笼罩住两人,隔绝声波外泄,便于交谈。

这块晶石,是玉虚真宗出产的术数道具,价格不便宜,温玺鸿有些不解,家主为何不等回到自家后说话,安全得多,要在这里浪费道具来说话?

“家主,九阴残篇是真的吗?司徒不空虽然自号从不空手而回,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四级人物,未踏足高阶,实力与见识有限,就算东西与他有关,也不代表就是真货,他根本没那能力去鉴定……”

温玺鸿评估着风险,考虑着这样一件物品,值不值得去投标?又该花多少钱去投?万一花钱没买到秘笈,只买到一个“***”,岂非欲哭无泪?

“……你很在意要花多少钱?”

温去病看了手下一眼,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药丸在掌,一口吞下,像吃着零食般随意。

“这……难道家主你不在意?平常你不是锱铢必……”

“碎星遗藏……”

温去病呓语似的一句,让下属顿时呆若木鸡,他当然晓得那是什么,传闻碎星团一夕崩灭前,曾经把一批重要物资,屯藏于某地,里头既有绝世神兵,也有***传承,灵丹妙药什么的,更是不缺。

碎星团在百族大战中横扫八方,倒在他们铁蹄、军刀之下的战旗,数也数不清了,所累积下来的战利品,是一笔无可想像的天文数字,若说得到那宝藏,可以颠覆一个时代,这话半点不夸张。

虽然很多人质疑这宝藏是否真的存在,但还是有更多人追寻不懈,六年来,帝国内外都有大批寻宝者,到处找寻,甚至找到海外去。自家老板为什么会认为司徒不空与碎星遗藏有关?这点尚不得而知,但他绝对有这资格判定。

“……温家靠着捕杀碎星者余孽,赚取高额奖赏而发家,碎星团的相关情报,再没人比你更有资格判断了……”

温玺鸿话中带点嘲讽,也清楚为何家主没等回商号后再说,因为温家之中,最对这个话题有感的,就是出身外系的自己了。

出身外系不是问题,但自己在改姓入温家之前,正是碎星团的一员,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一次以为必死的战役后,被身边这位收编,改姓换面,得到新生,能够重新活命在阳光底下……但曾发生过的一切,自己怎都不会忘记……

“我曾听人说过……”温***星团的宝库中,藏有日月宝典,但不完整,鬼见愁若是得了九阴残本,有可能是找到了碎星团的秘库,而这秘库也有很大可能就在附近。”

“你都说是了,应该就是吧,但那残篇既然落入许都黑帮手里,保不定已经被抄录,甚至连高家手里都有一份,就算这残篇真能当藏宝图用,我们入手也太迟了吧?”

“他们不知状况,在乎的是残篇内容,我却在乎残篇中隐藏的讯息,不管被抄录多少份,只要拿到正本就行,拍卖会始终有一定规范,他们没法把誊本当正本卖。”

温去病道:“让大家准备好,明晚拍卖会,看我讯号,执行备案五。”

说着,似乎觉得口渴,温去病又掏出一个玉瓶,“咕嘟咕嘟”地一口喝荆

“……备案五,好久没听到这个代号了,我捎挚蓟衬盍恕!?p> 从知道家主亲自出马的那刻起,温玺鸿就猜到这个可能,备案五这个代号,代表无论如何都要完成目标,不顾后果,不惜人命……套用在拍卖会上,就是如果拍不到,就要强夺的意思。

如果自家有地阶高手,这倒不失为一个策略,但凭温家现有的力量,想强袭压制本地黑帮,估计够呛,如果惹出高家,那就吃不了兜着走,更别说来参与拍卖会的宾客中,或许还有高手,想耍横硬干,根本是找死。

不过,温玺鸿并没有反对,相较于这种程度的硬干,这位家主以前还干过更不可思议、更不可能完成的事,事前没人认为有成功可能,最终也被他完成,所以他已经做出的决定,大家照命行事就是了。

“……让大家今晚放松一下,明晚拍卖会……”

温去病说着,忽然笑了起来,还笑得很大声,温玺鸿莫名其妙,不晓得家主事什么状况,却听温去病笑道:“我还真是佩服你们啊,跟了那么久,街上不敢出手,到这里了也不出手,难道只是单纯的***痴汉不成?”

突然抛出的掀战宣告,温玺鸿这才注意到,家主不知何时从大街拐入了死巷,隔音石的效果太好,里头的声音出不去,自己竟也没能察觉有人在跟踪,却不知家主是怎么发现的?

温去病从怀中取出一枚晶石,捏碎后一抛,源自玉虚真宗的禁声结界,立刻增幅十多倍,把百余米的空间都纳入,更有十多个本来藏在黑暗中的人影,一下子浑身发亮,隐藏不住,现身出来,惊怒交集。

“你、你做了什么?”

“我才想问你们咧,为什么跟着我们两个?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温去病问着照例不可能会有***的话,旁边温玺鸿的表情一脸哀怨,家主刚才那一手,轻描淡写把自己高价买回来的屏障法阵增幅,还附加破除幻术、遁形的效果,明显是又开发出新道具来了,像这样的好事,自己居然不知……

十多名黑衣人,穿着全都一样,黑头套蒙面,遮蔽面孔,但一下被从黑暗中揪出来,大失颜面,似乎非常气恼,听温去病一问,为首的便即喝道:“我们是碎星团的幸存者1

“哇!好大来头,玺鸿,你听见没有,他们是碎星者啊,你有没有好怕怕的感觉?”

温去病有些夸张地叫了一声,跟着又镇定下来,道:“确定?你们该不会是本地广阳帮的,想来劫财,故意报碎星者的号吧?”

乍听之下,语气是在质疑,但却不是表面上的意思,而像是在说,“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别选错了”,那些黑衣人也望向为首的那个,有人目光中露着质疑,觉得这***不妥当,但为首的那名黑衣人仍是道:“温剥皮靠捕杀碎星者起家,不知伤害了我们多少兄弟姊妹,今天我们找上来,就是天理循环,要你们后悔莫及1

“喔……这么说也对。”

温去病点了点头,一把将温玺鸿推出去,“喂!姓温的,他们找你来着的,麻烦讲点义气,不要连累朋友。”

被老板这么出卖,温玺鸿只能哀叹自己的职场生涯不幸,但也立刻动作起来,劲道一贯,血脉激发,眼瞳变为银色,手一抖,点点银镖,如同飞星,袭向对面这十余人。

“银星1

“是银星血脉觉醒1

暗器撒出,对面响起连串惊呼,银星血脉上应九天,是相当猛的一种血裔,应用在暗器上尤为合适,在星空笼罩下更有加成效果,只是这首波暗器,就让多人血溅当场,还有人尚未激活自身血脉,就直接被银星打穿,当场毙命。

温玺鸿一击奏功,但却有三道人影,硬顶着他的暗器,飙冲过来,所有银星甫迫近就被弹开,温玺鸿一见,心就往下沉去,知道对方有备而来,身上竟然追配了“玄磁神珠”、“两仪玄磁”之类的防具。

玩暗器的老手,都晓得自己有哪些克星,金属类的暗器,尤其被玄磁类的防具克得厉害,温玺鸿一下失防,正要打出第二波非金属的暗器,那三人已无视于他,直接飙向巷尾的温去玻

也就在冲过温玺鸿这道防线的一瞬,三名黑衣人身上的气息改变,一个双臂燃烧火焰;一个踏着地面,大地摇晃,势如奔牛;还有一个动作敏捷倒不似人类,手臂伸长,如猿猴般跃奔而去。

温玺鸿大吃一惊,再也顾不得留力,三道银星疾打,更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全速飞冲出去,想保障家主的安全,却是迟了一步,看见那名黑衣人的大力猿掌,拍上了家主的脑门……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