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畅春格内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畅春格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五章畅春格内

许都的治权,基本上都握在本地世家手上,以城主高重离的高家为首。高家除了玄,还有自己的家业、生意,这些都由二少爷高如新负责打理。

坐在这个位子上,与各方势力的交际应酬绝少不了,而一张来自温家的请帖,让他专门腾出时间,去畅春阁赴约。

畅春阁内,酒菜鱼肉已将上齐,宴席堪称丰盛,琥珀色的女儿红,满盛在碧玉盏中,倒映出来的烛光,像杯中明月,投映于酒液中。

温去病面带微笑,在这场宴席中,自己既是主角,也是一个不相干的闲人,毕竟以自己的仇家之多,不可能让旁人知道,温家家主亲至许都,这消息若传出去,可能连盟友都会乐意当一下刺客。

因此,自己隐藏身分,把交涉工作交给早与高家有交情的温玺鸿……

“温兄,久久不见,怎么来了许都也不打个招呼?在下险些就失了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哈哈,高兄太客气了,小弟也是刚到,忙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有了时间,就立刻订下畅春阁,先来向高兄告醉了……来,高兄,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埃”

温玺鸿举杯先干,喝完后将酒杯倒转,以示无有余滴,作足诚意,更为他旁边的一名青年,介绍高如新。

“这位是高家二少,许都近两百年来都是高家说了算,家主高爵爷被封诚正伯,如新兄虽然是二公子,却已接掌高家大部分的生意,青年俊材,是大大了不起的人物。”

这些资料,温去病早已知晓,却还是配合着问道:“二公子光大家业,真是有才,但……高家大公子为何……”

高如新微微一笑,道:“家兄醉心武道,将来会继承爵位,成为高家之主,些许俗务,微不足道,就由我代为打理了。”

温玺鸿道:“好教俊彦你知晓,高家大少高如进,师承封刀盟,是大大有名的星榜高手,日后前程不可***,岂会在乎这点生意。”

“星榜高手?”

为了气氛,温去病失声惊叫,一副被吓到的模样,给足高如新面子。

百族大战对人族的影响,就是尚武之风大盛,只要还是个人,四肢健全,就要学几手武技,那些能在武道上有出色表现的人物,备受各方重视,这种情况的巅峰成果,就是日月星三榜。

日、月、星榜,是帝国在百族大战期间,针对各方武者的实力,特别排列出来的三张榜。战后这事也被保留下来,还每月更新一次,三张榜单,一榜强过一榜,不过大战之后,日榜上的顶峰强人寥寥无几,意义不大。

星榜主要针对新崛起的年轻人,名额一百,是三榜中最具活力的一榜,虽然远比不上日榜、月榜的强人,可也不是随随便便能上去的,无数俊杰争着挤破头想上位,各门各派集中资源,帮着新生代冲榜,只要能上星榜,便是大大挣脸,可以说,每一个能位列星榜的,都是不容小觑的高手。

封刀盟是八门之一,高如进拜入封刀盟,又能挤入星榜,是背负两方期待的重要人物,许都高家、封刀盟的资源肯定向他倾斜,而他的存在,也等同这两家的友好结盟,想要对高家挑衅的人,同样也不能无视封刀盟这个庞然大物。

“……哪的话?家兄虽然勤奋,也不过初入星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温兄与贾兄过誉了。”

高如新脸上乐开了花,心中却好奇,温玺鸿邀自己赴宴,却又带了各不相干的人,这人身份恐怕不简单,更奇怪的是,这人身上气机全无,难道连一点武力也没有?

百族大战结束后,尚武之风甚强,人人都追求武道,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几手武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只会被看不起,这人如果真有来头,又怎会半点武力也没有?

“还未请教,这位是……”

“在下是玺鸿的好友,贾俊彦,以掮客为职。”温去病笑道:“许都内的大小事,听闻都是高家作主,最近黑市要举行的拍卖会,内中商品,高兄想必知道一二。”

“这……”

高如新面露难色,许都的暗市场,表面是本地黑帮在掌控,实际上,没有高家的允许,哪个黑帮能在许都生存?暗市场的营运所得,高家不但有份,还是大头。

这种事情,自然不好当面直承,可对方也不是那种用场面话敷衍得过的,自己又有意结交笼络,若在这话题上装傻,那气氛就尴尬了……

高如新的犹豫,温去病一眼看穿,朝温玺鸿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配合,笑道:“高兄,我这位好友,代表郡国的一位大人物,专门游走各地,采买珍品,这回听说许都有宝,专程赶来,我说最好先向你探探风声,如果只是噱头,就不用浪费时间调钱了。”

“……原来如此。”

高如新顿时释怀,像那些***的大家族、大门派,确实有专门的采购人,游走四方,也有些掮客主动到处寻宝,探得消息,就把情报回传给背后的那名或那几名雇主,向雇主拿钱来代拍,这个姓贾的若是专职掮客,来打听这个很正常。

“说到明晚的拍卖会,能引起两位关注的,是九阴残篇吧?”高如新苦笑道:“我本来也以为是商家自己搞出来的噱头,没当回事,前两天偶然一问,才知道事情确实有些古怪……那个残篇,是真是假不好说,我也觉得如果是真货,拿去各郡首府或帝都,赚到的数目肯定多过在此多倍,没理由来这拍卖,但……它确实不是黑帮自制,而是旁人寄卖。”

“寄卖?”温去病微微一笑,“是怎样的寄卖?来自何方?”

“详细来历我说不出,不过是一个盗贼委托的。”

高如新说起这件奇事,那是一个多月前的清早,有人倒卧在拍卖会的门口,从怀中取出一份油纸包,说是九阴遗诀,想要寄卖,说完便即断气。

“……黑帮验尸之后,发现他是中毒身亡,身分也查出来了,是许都城外有名的鬼见愁司徒不空……”

“司徒不空?是他?他……他死了?”

温去病颇为讶异,旁边也是一惊的温玺鸿,很清楚家主为什么是这表情。

司徒不空算是道上小有名气的盗贼,之所以绰号“鬼见愁”,倒不是他有什么惊人艺业,而是这人专干掘坟、盗墓的生意,鬼见了也愁,如果送来拍卖的人真是他,那么合理的推断,他在盗墓过程中发现了什么东西,却也身中剧毒,撑着最后一口气把东西送来,却不幸毒发身亡……

当然,也不能排除另有同伙,分赃不均以致动手,或者伤重至此,寄物拍卖之后,被黑帮或高家加工死亡的可能,这家伙靠掘人祖坟混饭吃,仇家满天下,无论何时何地被何人干掉,都不奇怪。

这个情报,对别人意义不大,但对温去病却已足够,点了点头,而高如新也一脸的遗憾,表示若早知有朋友感兴趣,之前就设法把那残篇誊录下来,转送当礼物,现在已来不及,甚是可惜。

没可能实现的客套话,自然不会有人当真,高如新对温去病甚感兴趣,藉机反探,“贾兄气息特异,不知是哪家哪派的高徒?”

“哈哈,人生在世,也不是只有武功的。”

温去病笑着,主动把手臂伸出,脉门伸到高如新面前,毫无防备的动作,高如新惊疑不定,终究忍不住好奇,搭手探脉,一探之下,大惊失色。

“怎、怎会这样?”

触手所及,高如新发现这人的经脉寸寸碎断,别说修练不了武学,唤醒不了血脉,甚至早就该是个死人。

“……很讶异吗?”温去病笑道:“最近流行被退婚的***流,随波而已,不用讶异。”

“贾兄高人行事,高深莫测,佩服,佩服。”

高如新惊疑不定,看着这个贾俊彦,如看鬼魅,温去病哈哈一笑,收回手臂,开始劝酒与扯皮,打算就这么把晚宴混过,不料,事情又有了变化。

最初,温玺鸿刻意寒暄,问起高如新的三弟,被对方苦笑着带过,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三弟高如退正在做什么?

温去病之前看过的资料中,这位高家三少,没有长兄与二哥的本事,却是许都有名的花花太岁,靠着高家的庇荫,补了个官缺,在城里欺男霸女,惹来不少争议,许都的知识份子看不惯,与之有过几次冲突,正说着要去首府告状,两边气氛紧张。

“其实我说呢,人不风流枉少年,三少无非是放浪形骸了些,也说不上什么大过,那些公知自以为是,我最看不惯这种嘴脸……”

见鬼说鬼话,温玺鸿乘着酒意,表现出与高家站同一阵线的态度,高如新也颇为意动,表示那些士人虚有其表,实则不遵国家法令,玩法欺民,许都这两日处理了几起特大***案,抄了几户大家,都是这些读书人。

“……同为许都人,我们也不想造太多杀孽,主要都是剥夺公民权,官卖为奴、为妓,留给他们一个为国效力的改造机会,唉,这也是积阴德碍…”

高如新叹了口气,道:“贵商号是作这生意的,这回刚好可以入货,挑些优质货色回去,成全他们一番为国为民之心。”

“这个自然1

温玺鸿大笑出声,举杯敬酒,目光却瞥向家主。昨天城门口看见的那幕,现在大致有了解答,不知他是何想法?

温去病无动于衷,似乎什么也没听见,高如新却冒出一句,“啊,忘了说,那批女子之中,有一个早被订人下了,届时请不要出手,否则……随时自讨没趣。”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