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二章 梦幻火鼎的增殖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梦幻火鼎的增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章梦幻火鼎的增殖

温家立足力夏达港已有百余年,一度家道中落,由温去病接手后,走私、买卖奴隶,重新发家,建起豪宅府第,也不过是最近几***。

全港都的人都知道,温家是靠什么发财的,而温家本代家主温去病,他体弱、懒惰、爱奢华的名声,则随着他的烟火嗜好,一次次绽放于夜空,更响彻力夏达港周边地带。

这次满载归航,一件件海外异宝、珍珠玛瑙,代表着大量的财富,招摇过市地扛回温府,虽然温家没有照先前预期的那样大摆宴席、举行庆祝仪式,却还是照例放了盛大的烟花。

一朵朵烟花,嫣红翠紫,在夜空炸出花形,更散出极光似的虹霞,犹如涟漪,一浪一浪,散满整个天空,奇幻瑰丽,让底下的人们目眩神迷。

“……好美的烟火。”几名码头工人,抬头仰望,仿佛被这烟花洗涤了精神,“别家也不是没放过,但都没有温家的烟火这么多变化,这么好看……”

“那可不是嘛!听说温家砸了重金,去各地聘请高手匠人,用上最好的材料,专门制作这些烟火,放给那个大懒虫看。”

“这得要多少钱啊?”

“谁知道?应该很多吧,听说放这些超花钱的。”

“别家有钱人挥霍,起码是珠宝、名马、***,就这温剥皮的嗜好最奇怪,喜欢看烟花,砸那么多钱,一下子放上天就烧光了,什么也没剩下,真是超浪费钱的1

密集的烟花爆炸,隆隆作响,震得所有人耳内嗡嗡不休,再听到这样的感叹,他们都用力点头,心里却生出同一个感想。

……这才是有钱啊!我要是也那么有钱就好了……

而承受他们的羡慕,砸大手笔放烟花的年轻富豪,却并未如他们的想像,正喝着美酒、搂着***,躺在舒服柔软的大床上,看他最喜欢的烧钱享受,相反的,这位脸色苍白,咳嗽不停的年轻人,正待在阴暗的地下室里忙活。

“家主,今晚放的烟花不错,变化挺美,设计感比之前的更足,您确定不来看看?”

“……虚有其表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哪天有什么东西被烟花打中掉下来,再叫我不迟。”

听见温去病没好气的回答,温在乎听下动作,把扶手推回铜管凹槽,再将铜管往上一推,收回上方壁顶。

这个叫做“潜望镜”的装置,是家主亲手制作的,经过简单的折射,可以悄无声息地观看地上的景物,虽然简单,却具有高实用性,和他制作出的***很多东西一样,非常好用。

在这多重加固的秘密实验室里,温去病正在一张台子前鼓捣,一下戴起放大单眼镜片,细看手中铜管里的物质;一下在旁边纸上写写算算,不时还倒些米分末进入铜管,神情无比专注。

这样的面孔,外人从不曾看过,就算在温家,见过的人也不多,但温在乎却晓得,自家家主远比外界所知的要更有能耐,温家能有今天的财富,就是这位家主一手拉拔、累积起来的,而他更有着不为人知的才能……

正在外头盛放的烟花,所有人都只知那是高手匠人所制,却几乎没人晓得,高手匠人从不存在,都是温去病在密室里制作出来,用最便宜、最低成本的碎料,做成在天上炸光光的花火,把黑暗的秘密,藏于灿烂的彩光下……

“噗1

一声轻响,袅袅青烟,从铜管里冒出,在管口上方迅速化成一个骷髅形象,散着迫人邪气,温去病屏着呼吸,端着铜管,来到一个早已备妥的法阵前,将铜管中的液体缓缓倒下。

法阵刻于石台之上,这个圆形的石台,形似祭坛,上头刻印的法阵,左日右月,不住散着黑气、红光,邪氛窜升,有若妖魔的触手,往上蔓延伸展,想抓这些什么。

不住变幻色彩的液体,仿佛有生命的异物,滴落之后,所有红光、黑气避开,彩液沿着石台上的凹槽,迅速流动,温去病一掌平伸,念念有词,手上法印变化,操控着彩液流向,渐渐构成一个新阵。

温在乎紧盯着这一幕,不敢发出声音打扰,自己在外奔波多年,也算得上见识广博,别说七家八门,就连神秘邪异的九外道,也曾有所接触,见识过他们的炼器手法,可以肯定,家主的这套技术别开蹊径,非但与自己所见过的不同,恐怕放眼大地,再没有第二人能做到……

“定1

温去病完成最后程序,整个发着彩光的法阵,迅速回缩、凝结在法阵中央的一柄残剑上。

那柄长剑,本来有多处裂痕,损伤得相当严重,表面也黯淡无光,可是被彩光一凝结,就像在表面镀上一层物质,所有伤损都被修复,彩光更朝兵器内部渗入,在肉眼所看不见的内部,刻出一个新的法阵来。

内外法阵重叠,这柄本已受损严重的长剑,形态一下改变,剑身更多出一长串花纹,整把剑发着寒光,煞气更是***暴增,像是一头有意识的凶兽,渴望着鲜血。

“……完成了。”

温去病点了点头,伸手要去拿新修复的剑,剑却发出低吟,煞气爆发,似要反抗,温去病二话不说,从旁抄起一个竹筒,就把里头的液体泼洒出去,长剑被泼着,平空生出一串铁色荆棘,交织缠绕,将剑缚住,封住威煞,坠落下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1

取毛巾擦了擦手,温去病把毛巾一丢,指着剑道:“不识好歹的东西,再不识相去乖乖接客……不,是乖乖服从,随时熔了***1

长剑空鸣,在荆棘封锁下,停止了反抗,温在乎伸手过来,连荆棘带剑一同提起,啧啧称奇。

这剑原是一把五级的兵器,已入高阶,市价怎么都值几十枚金币,严重损伤后,只能再用一两次,四百银币就能入手,家主购入后一修复,立刻飙回原价,再改头换面当新品,这之中的价差……赚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五级以上的兵器,修复起来并非易事,特别是完美复现巅峰水准,甚至更超越其上,这起码要***的匠师,甚至七级、八级才可做到,像这种等级的大匠师,放眼大地,也不过寥寥十余名,无一不是被各势力高高捧起的人物……自家家主,无疑有着与这些大人物齐平的能耐……

但很显然,家主并不是只有造器的本事……

温去病左手一挥,地下室的一角,骤然大亮,七条***咒布,上头写满红色、黑色的封印,七条咒布组成一层,整整七层咒布,封起内中事物,乍看之下,像是一颗鼓鼓的大桃子,而在温去病的命令下,七层咒布依次打开,平铺地上,张设新的铸炼法阵。

法阵的中央,飘着一个大鼎,鼎有残缺,四脚已缺其一,表面还有多处破损、裂痕,但一道火焰由鼎中冒出,色泽变幻不定,无数画面在其中闪动,如同一个个梦境,此起彼落,缘生缘灭。

如已经做过许多次的那样,温在乎将长剑连同荆棘一起打出,落入鼎中,荆棘封印瓦解,凶剑似乎感到危险,发出了恐惧的低鸣,想要弹出,却被火焰给吞噬,坠入鼎中。

跟着,强光闪动,剑影重新出现在鼎上,形态不变,却是一化二,二化四,数目一下子多了起来,不久,总共十五把长剑,漂浮在梦火中。

温在乎戴起了一只手套,银白色的手套,喷发神光,迅速化为一支白银臂甲,从五指开始,护住整条手臂,伸入火中,将十五柄长剑一一取出。

神器.梦幻火鼎!

***道具.白银之臂!

梦幻火鼎,是数年前剿灭碎星团残党时,意外获得的重宝,那些带着它逃跑的碎星者,身分都很低,压根不知这东西是什么,温在乎自己也不晓得,还是自家少爷将这破烂带回后,研究数日,才发现这是一件残缺神器,更有不可思议的异能。

这个名为“复制”的异能,***极多,一经发动,放入其中的原件,将生出无可逆转的损伤,七天至一个月内,就会自行毁坏,而它所复制出来的,则是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幻影,镜花水月,全无意义。

温去病研发出的护臂,却能护住血肉,伸入梦火之内,将这些虚影化为实物取出,虽然仍是七天至一个月内就会损毁的东西,但确实是可触之物了。

这是温家的最深秘密,温在乎不知这位家主是怎么研究出神器之秘?又如何开发出这么逆天的实用技术?但凭着这些,就足以让温氏重新发家,有时自己都觉得,面上的***生意,会否只是掩饰?

“呼……搞定了,每次都差点搞死人……”

温去病摇摇头,“这次出海购回的空蕴石、百金草,这样就用掉四成,扣去这些成本,这批剑的纯利,大概是一千金币上下……钱不好赚埃”

重新封起梦幻火鼎,收起法阵,当中所剩余的废料,连同铜管器材,全数被集中起来,如果有术数高人就物占算或回溯,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很难瞒篆…

“老样子。”温去病淡淡道:“明晚把东西射上天空,炸个干净,我看还有谁查得出来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