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一章 任性的温家主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任性的温家主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章任性的温家主人

帝国历武威六年八月初八力夏达港

带有异国风情的港名,作为帝国境内少数几个允许与海外国度通商的海港之一,力夏达港具有非常复杂的风情。

炽热的太阳悬挂顶上,具有海洋气息的潮湿咸风,不急不徐地吹过来,看似有度假的氛围,但这座海港其实是座非常忙碌的商港。

码头上到处是搬运货物的苦力工人,还有牵船入港的缆工,众多海内外的货物,都在力夏达港汇集,丝绢、茶叶、兵器、马匹……出口的商品包罗万象,甚至也包括各色人种。

百族大战前,帝国有颇长的时间禁止人口买卖,但百族大战期间,为了合法处理爆量的战俘,帝国恢复了奴隶制度,周边的各国各族受到***,基于报复心理,同步响应,让奴隶商人这个职业,顺势在各方发达起来,到了战后,尽管身分不高,为贵族名流所不齿,却个个腰缠万贯,甚至有富可敌国者。

新停泊入港的几艘大船,其中一艘停妥后,早已等在码头边的搬运工人纷纷上去,搬了货物下来,虽然每个木箱都经过密封,可飘逸出来的香气,让周围数十米内一片芬芳馥郁,不明白的只觉得血脉贲张,通体舒泰,识得门路的却双眼圆睁,大吃一惊。

“龙涎鲸香?还这么大的量?”

一名商贾望向那艘大船,看着鱼贯走下的搬运工人,估算货物的量,“龙涎鲸香是龙涎香料中的极品,这些如果全都是,起码值三千……不,五千金币以上,温家这一回大发埃”

“可不是吗?”旁边另一名商贾点头道,“温家主人出了名的凤凰不落无宝地,每次运奴隶出去,回来都满载海外异宝,大捞一票,这回除了龙涎鲸香,还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本地市场又要热闹了。”

类似的话,附近许多商人正自交谈,仰望着船上运下来的货物,还有四个撑着杆子走上船去的担夫,不一会儿,杆子上多了一张软椅,椅上有个人,舒舒服服地被四个大汉抬下来,他的出现,引起这些商人们一阵低呼。

“……居然今趟是温去病亲自出海?”

“那一定是大生意了!这条懒虫一向不怎么外出,能躺就绝对不坐,能坐就死也不站的1

“嘿,温剥皮大名鼎鼎,就不知道这回是卖了多少人出去,才做成这单子生意,拿回这许多好货。”

略带嘲讽的冷笑,在人群中响起,听到这话,众皆沉默,奴隶商人并不是受人欢迎的职业,但也不是普通人敢随便得罪的,如果没有够硬的后台与本事,摆平黑白两道,贩卖人口分分钟横死街头,温家能在这行站稳,可见能耐。

“对了……好像有消息传来,温家拿到许可执照了……”

弱弱一声,让周边陷入一阵更长的沉默,奴隶伤人的许可证并不好拿,温家终于拿到,解开最后一道桎梏,从今而后,海阔龙飞,真正要成为港内一霸了。

而大船上的温家主人,被四个大汉抬下船后,自有一辆马车,早已备妥等候,一名头发花白的管事站在车旁,伺候家主上车,开回温家。

“家主……”

“别叫得那么老气,现在的主流都是喊少爷,要顺应时代。”面有病容,温去病白了老管事一眼,“没看我脸色苍白,身体不好吗?还喊得那么老气,想我早点归西,恶贯满盈吗?”

“但少爷……老爷死很久了。”

“所以咧?想我早点去和他问声好,顺道给那老毒虫一脚吗?当初还想拉我一起嗑,想想他真是该挨我几脚的1

说到亡父,温去病余怒未消,但说了两句,他挥了挥手,“不浪费时间在废人身上,在叔,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什么趣事吗?”

“正要向您报告。”管事温在乎正了正神色,非常慎重地道:“经过长久的努力,我们终于拿到了许可证,从那一刻起,我们就是正式的奴隶商家,可以堂堂正正做生意了。”

虽然是合法生意,但要拿到这张牌照绝不容易,帝国全境三年内只此一家,帝南更是自百族大战后,从未核发过,不晓得有多少人抢破了头,而温家为此拚了几年的命,上下齐心,温去病本人亲自主持,送出了大量的金银,用尽了一切可以用的关系,甚至还从海外弄了几件重宝,秘密送出当贿赂。

种种努力做过,全都石沉大海,本以为今年度又没希望,要向过去一样,勉励大家明年再试,哪知就在温去病出海期间,忽然收到这张价值何止万金的许可证,温家上下惊愕之余,就差没放鞭炮、摆流水席大宴了。

这个重量级的惊喜,是温去病几年来的心血,将这消息告诉他,他想必惊喜,这是温在乎的想法,但慎重其事地说出口,却看见家主皱起眉头,直接了当地答道:“……又怎样?”

“咦?我是说,我们拿到了证……”

“拿到了又怎样?没执照的时候,我们也是一样运人出去,生意照做,难道升等成有牌的,我们就不做走私和面下生意了吗?横竖不是什么脸上贴金的行当,总不会因为我们有了证,在叔就觉得我们光宗耀祖了吧?”

这话说出,不只温在乎觉得像是晴空霹雳,就是驾驶马车的车夫,都在心里咋舌,能够拿到经营许可,这不知道是多大的喜事,当初传出消息,震动整个帝南,恐怕也只有自家家主这怪人,才会不当回事,那些预备好的庆功喜宴、仪式、烟花,看来全部都要被撤掉了……

温去病说了几句,看管事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摇头道:“在叔你知道的,我这人的个性呢,就是有点那个啥……拔啥不留情之类的,总之,没拿到的时候,是个目标,拿到了,得手了……就抛到脑后了,你了吧?”

“是的,懂了,不浪费时间在废人、***、废事上头,这是少爷你一贯的作风。”

温在乎跟上自家主子的思维,把大事当废事,抛诸脑后,从怀中取出了一本册子,递交上来。

“这是许都送来的目录清单,邀您参加今年的拍卖会与暗市常”

“……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吗?我才刚回来,正常行程是好吃懒做半年,放给他烂。”

温去病贯彻懒鬼的本色,只瞥了目录一眼,连接都不打算接,更别说亲手翻阅,在情在理,他都不信跟随自己许久的老管家,会没事先替自己看过。

“有的,除了有不少美人,今次的暗市场,据传有九阴残篇出现。”

“……你这么说鬼听得懂啊?自从九阴真经之后,一堆秘笈都喜欢用九阴开头,超级跟风。”

温去病牢骚两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一下,道:“确定是真的?”

管事没有回答,只是耸了耸肩,一脸无奈,温去病不多言语,这时马车前方红影挡道,车夫急忙停车,一个七八岁的红衣女孩跳攀上来,透过窗口,对里头叫喊。

“温大爷,你买下我好不好?我们家很久没吃饭了,你买下我,我两个弟弟就不用饿死了……”

小女孩努力挤出笑脸,睁大眼睛,想要给买主一个好印象,但她身上酸臭,面黄肌瘦,露出的手臂根本就是骨头外包层薄皮,配上那勉强挤出的笑脸,只让人感到阵阵凄凉。

温去病皱起眉头,但随即露出微笑,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探进来的头,女孩紧张的情绪得到安抚,紧抓车门的手也松开了些,小小声开口。

“温大爷,你买下我吧?爸爸说,我还是处,能做很多事,可以卖好价钱,我能吃苦,什么都肯做的……”

小女孩眼神天真,估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处是何意思,什么都肯做又代表什么,中年管事眼中闪过不忍,想出言相劝,但还没开口,就看到温去病手掌一推,直接把小女孩从车门边按头推落下去。

“少、少爷1

“开车1

马车绝尘而去,就听见后头不住传来女孩声嘶力竭地呼喊。

“温大爷,你救救我们全家吧,买下我……”

“……***1

温去病取着手绢,一个劲地猛擦手,不耐烦道:“我们现在是有牌的正经商人,作正行了,卖货的品质很重要,尽收些不像样的货,卖出去砸了商誉怎么办?你啊,别老是同情心泛滥,这搞不好还是刺客咧,好好给我睁着眼,再有类似的事,我连你也卖落火坑1

“是,少爷。”

“别喊少爷了,跟风讨厌,喊点有新意的,就喊家主吧。”

“………是。”朝令夕改,温在乎面不改色,“家主。”

“哈,爷我就是这么任性。”

马车迅速远去,小女孩追赶不上,摔倒在地上,泪眼婆娑,慢慢爬起身,忽然被一把大力拉起,只见两个地痞流茫垡啵舷麓蛄孔潘?p> “这不是陶家的九娘吗?你家里还欠我们的钱呢。”

“你刚刚说什么都肯做,还是个雏?大家这么熟,与其便宜那温千刀,不如先便宜了咱兄弟俩。”

两个地痞狞笑出声,女孩不住颤抖,忽然,她眼中映出一个身影,有人来到两个地痞后头。

“喂1

打招呼的同时出手,毫无耐心可言的刃光闪过,血光乍现,两颗犹自挂着狞笑的人头滚落地面……

“……小妹妹闪开,让专业的来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