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龙凤 第八十四章 小弟是这么收的(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别紧张,坐吧,把这当成自己家。”我笑着调戏那五个蹲在角落里的男人,他们惶恐地看着我,丝毫不敢动弹,我喝骂道:“妈的,让你们坐就坐!听不懂?”

        这一呼喊起了效果,五个男人整齐地坐在沙发上,也难为他们了,沙发的长度不过两米,这五个男人论身材还是比一般人强壮一些,所以坐姿多少有些不雅。

        箫凤打着哈欠甩甩手离开了,情圣和烈火很有兴趣地凑过来,问:“说吧,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短发青年诚惶诚恐地站起来:“各位老大。。我们知道错了,放了我们吧。。”身边四个人跟着哭喊:“我们错了”

        “坐下坐下!”我说:“你们谁认识绿毛?”

        五人互相看了看对方,刚才那名青年又说话了:“我。。我跟他认识。。还在一起喝过酒。。。但,但那只是普通的酒肉朋友。”

        “我打绿毛哪天你在场?”

        “是。。是的。”“你们是青年帮的人?还是熊爷的人?”

        “不,不,几位大哥你们误会了,我们只是这一带的混混,我们的老大是大胡子,平时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作坊里制作***。”

        “奥?这么说来,找上我们纯粹是巧合喽?”我将信将疑地用眼神询问情圣,情圣轻轻点头:“看来不像是说谎。”

        “听说你们家就住在这附近,是不是真的?千万别骗我,我***最讨厌被人骗了。“我恶狠狠地冲他们挥了下拳头。

        五人使劲点头:“是我们都住在这。。。我们,我们不敢欺骗大哥您!”

        “走吧,带***看看。”我笑嘻嘻地抓过其中两人。

        经过初步的聊天后得知在两个小子一个叫许飞,还有个叫陈天翔,同是[胡庄]的***械师,许飞个子在一米八左右,长的倒是白白壮壮。只是说起话来有点结巴。

        陈天祥个头与许飞相近,稍微胖了些,脖子后面还有一条疤痕,听他自己说,那是几年前被人看的。来到许飞家门口,许飞害怕地掏出要是开门,屋子不大,两室一厅,屋内比较整洁,刚进屋,一名七十岁上下的老婆婆拎着抹布从厨房走出来:“飞飞,回来吃饭拉。”

        许飞害怕地看了我一眼:“这是我外婆。。我跟外婆住在一起。”

        “呵,婆婆你好啊!”我大笑一声,走上前,瞄了眼厨房正在炖着的汤,转身对许飞笑了笑:“汤快好了,还不去帮你外婆端出来?”

        许飞慌忙回道:“是。。是。。”

        “年轻人啊,你是飞飞的。。。朋友吗?”许飞地外婆一点也不认生,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她将手伸入裤子中,取出一封红报递到我手里:“这是给你的压岁钱,我们家飞飞可是个好孩子。”

        是啊,的确是个好孩子,刚才拿着刀***想勒索我们的好孩子……

        我笑:“谢谢婆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再也普通不过,许飞父母双亡,打小由外婆带大,家里的一切支出都是靠许飞在作坊上班得来。

        见到这样地家庭环境,我就算是铁石心肠也绝不可能下毒手干掉这小子了。

        坐在破旧地沙发上,我点燃香烟,指着陈天祥,冲他微笑:“坐过来。”

        陈天祥小心翼翼地坐到我身边,勉强挤出微笑,说实在的他的笑容非常欠打。

        “大哥。什么事!”

        我搭上他的肩:“你们在作坊制***,卖给上呢么人?”

        陈天祥答到:“大多是卖给村里的流氓,也有一小部分的黑帮任务会来跟我们***。”

        “一个月赚多钱?”我递了支香烟给他,他受宠若惊地接在手里,说:“生意好地话,我每个月能拿两千块底薪,另外还有提成。。大胡子哥对我们这帮小兄弟都很照顾,加上补贴什么的每个月赚个三,四千吧。”

        “大胡子手底下有多少人?”

        “光是作坊里的,有十来人,算上送货,外线。。差不多有三十个人。。大。。大哥,您问这个。。不是想。。。”

        我大笑:“别想多了,我是看你们这伙人心肠倒也不坏,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干大事啊?”

        陈天祥战战赫赫地瞄了我一眼,见我回头,他又马上把脑袋低下去了:“在五洲。。哪有什么大事可干。。无非就是敲诈勒索一些地皮流氓。。那些干大事的都是真正的黑***。。鼠帮和青年帮。。。我们惹不起。”

        “悄悄的告诉你一件事喔。”我贱笑一声:“熊爷,硕鼠还有花市街这三件案子都是我做的。”

        “什。。什么?”陈天祥手一哆嗦,烟头掉到了地上。

        许飞端着汤锅从厨房走出来,无意地看着我,他不知道我究竟想对他做出什么事来。

        “你们。。你们就是那伙外地来地野。。。野。。。野。。。。”野了三次,那个狗字,陈天祥还是没勇气说出来。

        “没错,我们就是来取缔青年。鼠帮地盘的那伙野狗。。嘿嘿。。小子,如今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只有两条路可以走噢。。一。。是加入我们,二。。是被我们干掉。”我基本不用去装什么凶狠地摸样,光是狰狞的脸孔就足够让他相信我不是随口说说的了。

        “这。。”

        收买人心地秘诀就是甜枣家棍棒,先用古帮狠狠地揍他一顿,然后再喂给他一颗甜蜜的枣子,这种方法在地下***尤其管用。

        “薪水方面你不用担心,跟我混的兄弟们,只有因为***过度死在女人肚子上,或是吃山珍海味营养过剩而亡。。还没有一个是因为不够钱花穷死的呢。”摸摸口袋,里面还装了点现金,大概有一万多点。

        我把钱仍在茶几上,将许飞唤过来:“这些钱你们先拿着花,算是第一个月地薪水,你们两跟我走,天祥,去跟你哥们儿说说。”

        陈天祥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他将许飞拉到一旁,开始小声地讲述他所知道的一切。

        差不多是十五分钟以后,我的麾下便多了两个小弟,虽然我知道他们对我不会很忠心,但我有信心让他们对我死心塌地。

        紧接着我们又来到大胡子的[胡庄]军械作坊,这是位于一栋居民楼的地下室内,地下室宽敞无比,几个青年小伙子正戴着眼睛穿着工作服在厅内忙碌着。

        大胡子本人则是像一名带着市领导参观自家企业,以期盼获得奖章荣誉的老板,指手画脚地在前面走着,他身后跟着的自然是狂龙和他的那两个手下。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