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62节 放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2节 放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862节放下

单飞闭着眼,却没有入眠。

星光好,好的让他不敢相信这就是***。听着身边的伊人安静的呼吸、嗅着伊人黑发上的香气,他多想让时光永久停留在这一刻。

他也有软弱的那一面。

何必忙碌?何必前行?何必去管这世上毁灭和存在?

幸福的糊涂,痛苦的清醒……

他到这个世上后,本是没什么大志,一直装着糊涂,因为他早就看破太多事情,只期冀能得到些糊涂的幸福。

邙山三尺墓,葬尽天下骨;长安万古路,湮灭世上苦。

去邺城当个成功人士,继续延续着那些可确定的幸福……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他还是缺乏了一种麻木——一种被太多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麻木。

终于睁开眼,终于看向那璀璨明亮的群星、不夹杂渣滓的夜空……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单飞眼中却闪过丝痛苦,他缓缓扭头看向了伊人。

晨雨正睁眼看着他。

伊人似有困惑。

“晨雨……”单飞只感觉嗓子发干。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有一腔疑惑却不敢去问,因为他怕惊醒自己的梦。

醒来会让自己流泪的一个梦。

“怎么?”晨雨满是不解道。

“我要走了。”单飞眼中的痛苦之意更浓。

“你要去哪里?”晨雨轻蹙秀眉,有着无言的期冀,“你不是说没有什么打算吗?”

“什么?”单飞有些***。

晨雨认真道:“你对我说过——到这个世界后……你其实没有太多事情要做,你会点手艺,做点包子,在许都城生意还不错,以后你准备开个包子连锁店……”

单飞双眼模糊,缓缓向四周望去。

他不在黄河的渡船之上,那他在哪里?远方高山耸立,近处夜意阑珊,他和晨雨不知何时,正依偎在一棵树下。

晚风轻柔,吹拂着绿叶轻微作响,似在叙说着情人的情话。

黑山?

是的,是在黑山。他单飞清楚的记得,就是在黑山的时候,他被马未来用通灵镜穿到旁的时间,那时候的他惊吓欲绝,再见晨雨时、他着实难以忍耐心中的激动,这才小心翼翼的对晨雨说出了这些话。

“你是在骗我吗?”晨雨低声问道。

单飞缓缓摇头,“我没有在骗你。晨雨,我或许瞒着你一些事情,但从来没有想骗你,我不想骗你。”

“那就好。”晨雨欢声道:“我们不去邺城好不好?”

“什么?”单飞心中一阵茫然。在交织时空错乱的人,一时间很难将事件编织成一条完整的线。

晨雨却是清清楚楚道:“我们不去邺城,不去见女修之棺了。”

单飞眼皮微跳。他突然想到,如果在黑山的时候,他和晨雨决定不去见女修之棺,或许一切会变得两样?

念头一起,没有了理智,竟是一发的难以收拾!

他有六甲秘祝,六甲秘祝能够破碎时空。他有通灵镜,通灵镜能够到了三天前。马未来给了他通灵镜,说是可到三天前。他许久没有用通灵镜了,可通灵镜既然能到三日前,就应该可以去更远的时间,只要修好通灵镜、有足够的无间香!

哪里有无间香?

他怔怔寻思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听晨雨继续道:“单飞,我很怕,我真的很怕。到了邺城后,会发生你我都是无法预料的事情。单飞……”

再次依偎过来,轻轻的靠在单飞的肩头,晨雨柔声道:“你说过,你可以搞定一切的事情。只要完成你受人所托的事情,你就不会再有别的事情了。”

单飞勉强收敛心神,缓缓搂住晨雨的肩头。

伊人的身躯颤栗,肩头微凉。

凉的和夜风一样。

他那时候的确对晨雨这般说,但他那时候真的没有想到过,三香的事情,会牵扯的如此深远。

凉风吹拂下,他的头脑清醒了些,眼皮再次轻微的跳动。

“你还记得之后又说了什么?”晨雨轻抬螓首,满是期待道。

望着那温柔的眼眸,单飞不忍让伊人失望,终于道:“我说过,你以后能不能……来我的包子铺照顾下生意呢?”

“我其实更喜欢桃花林,我要种好大的一片桃花林1

晨雨笑靥如花,夸张的伸手一比,似要将未来的幸福拥抱在怀中,“桃花林要比我以前住的地方要大,那里不会再有可怜的老鼠……”

扭头望向单飞,发丝轻柔的从单飞的脸上拂过,晨雨温柔但坚定道:“我们只在桃花林前开个包子铺,你说好不好?”

单飞看着伊人璀璨若星的那双眸子,知道伊人的期望,“好”字却哽咽在喉间。

“我们一定可以有那么一片桃花林,也一定会有那么一间包子铺。”

晨雨眼眸中星彩熠熠,坚定道:“我们想做到,就能做得到1她话音落地,四周景色全换。

夜幕撕裂,春意盎然。

落叶缤纷的桃花林倏然出现在二人的眼前,晨雨欢喜的一笑,起身站起道:“单飞,我说过,我们一定可以做到。”

她向前走了两步,缓缓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单飞。

单飞未动,身躯如寒风中的落叶在颤抖。

晨雨的眸中有了不解,小心谣飞,你怎么了?你不喜欢?还是……”

单飞眼中又有了痛苦的清醒,嘴唇哆嗦道:“晨雨,我很喜欢。”

晨雨欢欣道:“你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跟着我?我来帮你建间包子铺。不过我手笨……”她嘟着小嘴,很是可爱道:“你不要说我碍手碍脚。”

欢快的跑回来,晨雨牵住单飞的手,“快点。单飞,我们已最接近我们的希望了。”她用的力道不大,却也不小,可却没有扯动如钉子般站在那里的单飞。

神色愕然,晨雨不解道:“单飞,你怎么了?”

“我不跟着你,因为你不是晨雨。”单飞眼中的痛苦之意更浓。

晨雨一怔,握着单飞的纤手也在颤抖,“你……你说什么?”

“你不是晨雨。”

单飞嗓子已哑,“我不知道你如何会出现在我的眼前,但我知道你不是晨雨!晨雨不会放弃,不会劝我不去邺城。她比我还要知道,要面对的时候就一定要面对。”

晨雨讶然失笑,“单飞,你在说什么?什么晨雨不是晨雨?我就是晨雨。我记得你我说过的一切,你却……”

略有停顿,晨雨迟疑道:“你难道忘记了你对我的诺言?”

“我没有忘。”

单飞眼中含泪,嗄声道:“我就是没有忘记,这才一路走到这里。但我走到这里,本是因为你对我的鼓励。你还记得你最后留给我的那封信?”

“什么信?”晨雨眨眨眼,似有了不解。

“你在信中告诉我——磨难对软弱的人来说,就是意味着逃避退缩。”

单飞感觉到晨雨的纤手在发抖,自己的手亦是簌簌颤动,“但对于坚定自己想法的人来说,磨难只会让你我不再软弱,更会让我们清楚的明白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泪水溢出眼角,单飞却未再闭眼,“你不会哭泣,你也不想看到我落泪。晨雨喜欢看到微笑的单飞,也在等着单飞笑着走到晨雨的面前说——并肩的单飞和晨雨,一直在勇敢的面对一切1

晨雨笑容已淡,“单飞,你要说什么?”

“我一直不敢问,我一直想骗自己说,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我多希望这一切是真实的存在。”单飞喃喃道。

晨雨眸光一亮,“单飞,你想的对,只要你想,这一切就是真实的存在,而且我们会永恒的存在。”

“我做不到。”

单飞声音哽咽,却是极为坚决的摇头道:“一个人最不应该欺骗的就是自己,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要欺骗,那他的人生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晨雨不会希望我这样!晨雨,谢谢你,谢谢你在我的梦中,都给我留下如此深切想念的痕迹,但我终究不能靠自己的幻想活下去1

说话间,单飞双手已然掐诀。

“震”字诀!

“不要,单飞1晨雨见状惊呼道:“单飞,你不可能斗过女修,你我只可能重逢在这里,这本是你我重逢最后的机会,你若选择离开,永远都不会再见到我1瞥见单飞双手犹豫的颤抖,晨雨的声音转为轻柔,“单飞,你再呆一会儿,只要一会儿……”

单飞泪水滑落,可是双手已然推出。

“震1

一字出,他却如推动无可逾越的山岳……桃花林散,伊人亦散。

单飞无力的晃晃,不知何时已然泪流满面。

前方突然有光华大现。

单飞伤心之际,却仍是惊诧的看着那光华的来处。所有的光华,均是来自一个奇怪的箱子。

箱子似金非金,其上流动着七彩的光芒。光芒流转,缓慢而轻柔的落在单飞的身上。

流年!

单飞心伤中还能感觉到自己的震惊,他认得出流年。

流年正被一人拎在手上。

那人须发皆白,看起来行将就木,但他却有一双多情而悠远的双眼,让人一望之下,就会忘记他的年龄。

马未来!

单飞眼皮又跳,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今是梦是幻。

马未来却已开口道:“单飞,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要继承流年,本要有三个条件。”

——广博的学识,不固步自封和……

单飞脑海中立即闪出前两个条件,就听马未来清晰道:“你有着渊博的学识,宽广的眼界和不狭隘的胸怀,本是继承流年极佳的人眩但我一直不能确定你能否放下。”

看着早就泪流满面的单飞,马未来那多情的双眼中终有了怜悯之意,“如今的你终于让我看到,你可以放下。放下那可怜的逃避幻想,选择坚强的面对那不可知的未来1

言语铿锵。

流年明丽。

有七彩的光芒落在单飞的身上,没有荣耀万千的绚丽,有的只是形单孤影的落寞、还有那难以描绘的心伤和沧桑……

记住手机版网址:m.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