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61节 心魔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1节 心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声音异常的熟稔,其中带着让人魂牵梦绕的思念。

有落英缤纷,芳草鲜美,花香若有若无传到鼻端,传载着明媚的流年、沧桑的岁月……

前方好大的一片桃花林,好旺的桃花。

时空似乎逆转。

正是三月的春天!

一女子站在花树下,似凝聚了天地间所有的明艳,见单飞痴痴含泪的看着她,那女子嫣然一笑,轻声道:“单飞,我们出来了1

单飞落泪。

心中茫然中却又带着难言的喜悦,单飞那一刻欢喜的如同要爆炸开来。

是晨雨。

他终于又见到了晨雨?

可他如何会突然见到了晨雨,回到那最是让他欢喜的桃花三月?他有了那么一刻的疑惑,但那丝困惑随即被满腔相思所掩埋。

清醒的痛苦,糊涂的幸福……

有时候,糊涂一些的人,是不是会更幸福一些?

“可你早就出来过?是不是?”晨雨又问道:“你早已经出来过,这才对水势这般熟悉,这才对鳄鱼并不惊诧……”

——不错。

单飞心中默道——自从你不顾性命的救我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活着带你出离绝境。有些誓言,有些人从来留在心中不会说出,但他会坚毅的去做。

他未说,晨雨却似听到。咬唇凝望他良久,伊人转身向前走去。

单飞举步跟随。

他不知道为何会遇到晨雨,不知道晨雨会走到哪里,但他早就将满腔相思系在晨雨的身上,哪怕晨雨跳进火坑里,他只怕亦会跟随跳下去。

前方没有火坑,晨雨只是顺黄河岸边走了下去,走向那遥远的天边,似是走向永远。

天边有银河倒卷。

黄河远去,银河却像是近在眼前,有时候的时空、如梦又如幻。

晨雨抱膝坐在船上看着夜空……

单飞随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看到天空上星光点点,却都不如伊人眸光的璀璨。

“你知道吗?那颗星是个女子,叫做织女。那颗星是个男的,叫做牛郎。你听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晨雨轻声问道。

“听过。”单飞终道。

“牛郎那般渡过银河去见爱人的事情绝无可能,但你信不信为了挚爱的人,有人可以披荆斩棘的不畏艰险?”晨雨转眸望来。

单飞心中的坚定早就压过了惘然,点头道:“我信。我坚信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1他话说出后,脑海中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他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么温柔的话语。

他本不是这么温柔的人。

为了那满是柔情、倾心相许的少女不再失望,他生平第一次说出本是以为永远不会说出的情话。

如今再次说来,他忍不住的心情激荡、忍不住的热泪盈眶,可他也忍不住的再有一丝困惑,如今为何会重演当年的一幕?

“晨雨……我……”他感觉自己有一堆疑问要说出,偏偏哽咽在嗓间不想问出。为什么?他不想去想。

晨雨凝望他的双眼。许久,伊人的眸光更是明亮,星光亦是灿烂。

风微寒。

晨雨缓缓的移开了眼眸,却轻轻的依偎过来靠在单飞的身上,微闭上双眼。

有幽香暗传。

单飞嗅到那熟悉的处子气息,看着黄河如带,有如银河从天上洒落到世间般,一时间不知是梦是幻。

龙宫天塔逐渐黯淡。

“怎么回事?”大明王叫道。他看到铁甲武士激烈的厮杀,所用的方式简直是前所未闻,但那些武士转眼之间也敌不过白光的袭来。

情形惨烈,真实眼前。

一切均是***吗?那***为何始终无人知晓?一切都是虚幻吗?那虚幻的一切,却为何看起来如此的震动心弦?

当前的人类或许没有铁甲武士那般高明的手段,但若论厮杀的惨烈,似乎和眼前的战斗也是不相伯仲。

大明王似乎迷失之际,却发现景象流转,然后就感觉众人似在塔中开始上升。这是极为玄奇的事情,他们明明没有动,却像集体的在塔中移动。

上空明亮开来。

鬼丰、夜星沉都是极为振奋,哪怕龙树亦是双手合十,不停的低宣佛号。

众人却突然停了下来!

之后琉璃宝塔开始变得黯淡,上空亦是变的黯淡,那本来消散的迷雾又开始凝聚起来……

大明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意识到有些不妙,是以大声的呼喊。

鬼丰目光闪动,看着如坐化的单飞,又看向头顶的天空,喃喃道:“好像有点不对劲。”

“不错。”

龙树不停的念着佛号,只盼能助单飞一臂之力,此刻终有焦急道:“单飞施主进行的本来很是顺利,我们看到的……应该他神识看到的东西,亦是他神识让我们看到的场景……”

他说的很绕口,鬼丰和夜星沉却是缓缓点头,鬼丰更道:“不错,很有可能。他想让我们看到,我们才能看到。”

“那眼下呢?”大明王叫道,“他突然背叛了我们?他不想让我们看到什么,因此我们这才停下来,没有进一步的发现?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他为何不想让我们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他只想身毒那种国度才会产生魔王那种奇葩,却不想堂堂中原、单飞这种浓眉大眼的家伙也会中道叛变。

“阿弥陀佛。”龙树忙道:“施主实在言重了。”

大明王忿忿道:“我怎么言重了?事实就是,我们眼下什么都看不到了,单飞抛弃了我们。龙宫天塔……”他说话间向四周望去,失声叫道:“龙宫天塔也要……也要倒塌了。”

他“倒塌”这个此语用的并不正确,真正的情况是——组成天塔的光线开始黯淡,逐渐被白雾侵蚀。

龙树皱眉半晌,只是道:“单飞施主似乎有了麻烦。”

夜星沉脸色阴沉,突然道:“鬼丰,适才对战巫咸的时候,我突然有了点问题。”

鬼丰似有意外,略有沉吟道:“你是想说,单飞遇到了和你一样的问题?”他说的极为跳跃,根本是不经过程,径直剖析到***。

夜星沉却还是将过程说了出来,“我那时突然听到刘启的话语,本是觉得不妙时还有极强的戒备。但下一刻的光景,我却倏然发现自己眼前站着的是刘启。我们都有过梦,有时候根本分辨不出是梦是醒。”

“因此你才向单飞出手?”鬼丰冷静道。

夜星沉喃喃道:“我怎么可能不出手?我朝思暮想的只有两件事……”

他没有说出是哪两件事,鬼丰却已了然——夜星沉一是想杀了刘启得到自己应得的皇位,另外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婉儿……至于夜星沉究竟要如何对付婉儿,恐怕没有任何人知道。

“那时幸亏你能一语惊醒我。”夜星沉看着鬼丰道:“你用的宝剑是远古雷神的雷霆,在绝境放出的四根丝线又是雷神的情丝,你的喝声夹杂了雷神的震天吼的功夫……”

“但若不是你一掌自击呕血,我也无法让你清醒。”鬼丰感慨道:“能让你清醒的,只有你自己。你若想沉迷,我如何唤得醒你?”

夜星沉静默了下来。

鬼丰继续道:“适才龙树高僧说的不错,大明王说的亦有部分应是对的,单飞以神识入龙宫天塔,他神识看到的东西,就是我们适才看到的场面。但他若是神识有差,我们亦会陷入麻烦。我们看不到新的进展,有可能是单飞不想我们看到。”

夜星沉凝声道:“他本是光明磊落之人,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看到?”

鬼丰哂笑道:“不止是他,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不想被别人看到的东西。夜宗主不也是一样?”

夜星沉默然。

鬼丰感喟道:“这也是我挑选夜宗主共同行事的缘由,要想成我等所行之事,绝不能言行不一!世人或有意、或无意的在人前画虎、人后画鼠,在一些情况下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在真正的压力下却会原形毕露,制造出意想不到、却又是意料之中的问题。”

顿了片刻,鬼丰看向夜星沉道:“夜宗主,你我都算不上世俗的好人,但却是言行一致的人。你虽想杀刘启,但你始终有着极强的自控能力,你不会将一腔怒火发泄到别人的身上,亦不会像懦夫般,做着殃及无辜的事情。”

大明王暗自皱眉,心道夜星沉若这般行为还不是殃及无辜,那我就是救世主了。

鬼丰似看穿大明王所想,随即道:“流年可以加快时间,夜宗主做的事情亦如流年,只是在加快世人的动作,荆州迟早会变成四战之地,楼兰的战争亦是难以避免,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说话间,鬼丰竟仍旧极为冷静,“夜宗主你若是没有极强的信念想要醒过来,只想杀了幻觉中的刘启了事,我们恐怕来不到此间。我知道夜宗主的意思是什么——你是想让我以同样的方式惊醒单飞,但龙树高僧的佛号本和我的震天吼仿佛,单飞如果真的遇到麻烦,他想醒来,就能醒来,亦可以听到龙树高僧的佛号。但他若不想醒来……”

鬼丰言语中满是沉重之意,“没有任何人能让他醒来1

单飞闭着眼。

黄河低唱,星光璀璨,天河星水交织在安静的夜色内,形成一幅优美安宁的画面。这种场景,让任何人心中都会生出宁静而不想改变,更不要说还有最爱的人依偎在身边。

在很多人心中,片刻的永久,不已是永恒的灿烂?

为了那短暂的永久,很多人做的事情,不亦是故作沉眠?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