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龙凤 第一百五十三章 病榻日记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龙凤 第一百五十三章 病榻日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究竟睡了多久,说实话我自己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至于现在的时间是黄昏、黎明、清晨还是夜晚我也一无所知。

        那场战斗太激烈了,激烈到我现在连睁一下眼皮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还好,我身上仍有两件能正常工作的器官,一件是耳朵,一件是大脑。

        [苟日的老刘家又挑事了是不?想死了他们。]

        [昨个我们十几高弟兄都被他们打伤了老,阿大,我们现在怎么办?]

        说话的应该是一老一少,只不过那种说话的腔调我还是头一次听到。

        门外,我想可能是门外,因为我能隐约感觉到有一股凉风吹在脸上,有很多***踏步的走进来,屋子里马上变得吵闹无比。

        有孩子和女人的哭声,有男人愤怒的咆哮,还有几根铁棍互相敲打所发出乒乒乓乓声。

        他们在屋里吵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我尽全力去听他们的对话,也只听了个囫囵,大概意思是:在这里有个叫刘家村的地方,那里的人打了屋里的某位或某几位仁兄,现在嘛,这票人就准备抄家伙去刘家村讨回面子。

        我纳闷了,莫非我又掉进什么黑***的巢穴了?

        [日玛的,走!弄死他们。]

        [吼!阿大!就等你这句话老!]

        我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画面,一群身穿黑衣的男人,冷笑着为自己的手抢上膛,然后将其别在了腰间,最后再由那名‘阿大’带头踏着夕阳的余辉慢慢走出大门。

        当一个人眼睛睁不开,身体动不了,连动一动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该怎么办?以我的聪明才智很快就想出了一个方法睡觉,像***一样狠狠的睡他一觉!

        迷迷糊糊地。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阿大。。阿大,你没的事吧?]屋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满屋子都是血腥味,这次不光有女人和小孩子在哭,就连男人们说话也都带着点哭腔。

        画面再次出现,阿大在与敌人殊死搏斗时被冷弹打中,中了***的身体像是一片落叶慢慢飘落到地面上。

        [咳。。咳。。我没事,就是受了点轻伤,打***告诉春根。春生,春泥,让他们回来,就说他们老爹被欺负了,让他们多带点人,苟日的!]

        [嗯。春根、春生哥已经在火车上了,后天就能回来,春泥姐正在往家赶,估计这个时候也快到了!]

        正说着话,一个清脆,大咧咧的声音从门外传出来:[爹,爹你在吗?]

        说话的是个女人,听她的说话口气我开始意银她的长相,估计也是身体强壮四肢发达型的,当然了。这只是我心里的想法。

        [泥姐!]一群人开始叫唤。

        [爹!]

        [乖,乖!没事,爹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刘家那几个小子根本不是对手,要不是我被树根绊了一下,才不会中他们的招呢!]

        [爹,他们是什么人?]

        我知道春泥是指我和雷霆,原来雷霆也还活着。

        [两个死孩子不知好歹跑狮山去了,差点被狮子吃特了,要不是你春土叔开车路过。他们就死特了!就为了救他们两个,你春土叔的胳膊差些个被咬断。]

        一口一个‘特’听得我有点郁闷。还有他最前面的形容词也让我很不爽,什么叫‘死孩子’?老子好歹也是二十三、四岁的成年人了好不?算了,看在你们救了我的份上,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爹,走,我扶你去医院!出了这么多血,怎么能用自己的膏药!上次春娃摔伤还不就是因为用了那些草药搞的伤口发炎,只好了以后还留下了个后遗症。]

        [不去不去,他们也在用这些药!不也没死吗?救他们回来的时候有个人都好像要断气了!]

        [谁管他们死活!反正就是不准爹用这种药!快走,快走!]

        [唉!你这丫头!]

        我现在非常想张嘴问一下。那个‘春娃’的后遗症是什么,还有,我身上这些凉凉的药膏究竟是什么玩意,但当春泥招呼春娃时,我的心凉了一***……

        [春娃,我们走。]

        [哑吧哑吧,哑哑吧吧。]

        [嗯,乖!]

        [砰。]门被关上了。

        草他玛,后遗症不会是变成哑巴吧?

        第一天(以我睡醒当天来计算。)

        刘家村与春家村火拼,阿大受伤,春泥回来照顾。晚上,有个粗手笨脚的人扶着我,往我嘴里塞了一些味道实在不怎么样的饭菜,最让我气愤的是,他喂完饭就走了,连嘴巴也不帮***,他玛的,老子恨你!

        第二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依然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给我喂饭,这次虽然没有忘了帮***嘴,但他的口臭味让我实在很受不了,衰!

        第三天,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情况越来越好,就在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活力准备睁开双眼去看黎明的曙光时,有人将我胸前的药膏强行撕去,换上了新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胸口受了严重的伤。

        第四天,阿大的两个儿子春根、春生回来了,两个人地说话声都很豪放,粗野,应该很能打,还在房间里说好晚上去找刘家村的人算帐。一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好像还是打输了,别的没听清,就听到春根抱怨了一句:[玛个逼!刘家村里真是什么兵种都有!刘大顺的三个儿子,他们什么时候退役的?]

        第五天…春家村与刘家村再次约架,结果输。

        第六天…刘家村的人找上门来,被春家村的人联手攻之,退敌成功,这是我处于半昏迷状态中所听到的唯一喜讯,就在战胜了刘家村的当晚,我喝上了鲜美的鱼汤,虽然。。里面很多鱼刺,但还是很美味。

        第七天,[啊。。]我张开嘴巴,从嘴里喷出了一个简单的音符。眼睛能感觉到微微灼痛,阳光有些晃眼,我试了许多次还是无法睁眼。

        第八天,……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