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龙凤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的新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知道阿罪平安的消息,压在我胸口的大石才算卸了下去。

        阿罪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人,与其绞尽脑汁去思考她为什么不回来,还不如去想想自己这边的事。

        吃完午饭,我给金毛强打了个***,并约了他去同合区一间咖啡厅见面。

        自从我几个月前从五州逃难似的逃回南吴后。五州城各个大区里几乎已经没有了天门的眼线。出来混,消息的来源也是非常重要的,而金毛强这个土生土长的五州人。对于这些自然是轻车熟路。

        坐在同合区一间名叫‘梦想’的咖啡厅里。我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看着坐立不安的金毛强。

        [别紧张,放松点。我又不是老虎又不是狮子,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我就这么一笑。金毛强马上把身板挺的笔直,我估计这小子去面视的时候都没有穿的这么正式过。

        西装,领带,一双不知从哪拣来的皮鞋,那套崭新的西装连标签都没撕下去,我强烈怀疑他是租来的。

        [强哥,您答应我要收我做小弟了?]

        我冲他摆手:[别急,我现在有两件事要你帮忙,如果你能顺利办成这两件事,你就是我丧尸强的兄弟,恩……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一种考验,接不接受,你考虑一下。]话才刚说完,金毛强已经叫嚷起来了:[这还用考虑么?强哥。我仰慕您很久了!]

        [嘘!]我制止他的高嗓门,把随身带来的。用牛皮纸包住的五万块钱摆到桌上。并推到他身边。说:[第一件事。你要给我打探鼠帮的风声,任何风吹草动。我都需要你第一时间通知我,能做到么?]

        金毛强没去接那笔钱,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强哥。这是举手之劳。别的不敢说。五州城有我好几百号兄弟,打探消息简直就是小儿科。]

        我很满意地拍了拍桌面:[第二件事就没那么容易了,我要你带着你的兄弟,用这笔钱去鼠帮地酒吧,桑拿和娱乐场所消费。]

        [恩?这是为什么]金毛强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指着桌上的钱:[收起来。]

        眼看他乖乖的把钱装好,我这才说:[钱倒是不多,但应该够你和你的兄弟混熟绝大部分鼠帮地场子了吧?]

        金毛强摸摸怀里的钱袋。[这里恐怕有好几万吧。]

        [五万整。]

        金毛强眼睛都快冒金光了,他激动地说:[够……绝对够了。我和兄弟们出去喝酒每次才几百。]

        我乐道:[也不用那么节约,年轻人,花点钱怕什么?有手有脚的还怕赚不回来么?只要你帮我做完这两件事。有更多的好处等着你。]

        金毛强有点顾虑,试探着问道:[强哥。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五万块……对于您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这些钱足够寻常老百姓过一年了呀。你就不怕我]

        我狂笑着说:[小子,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要是不相信,那天晚上你就会跟黑眼鼠他们一样了。]

        金毛强的表情很复杂,我看不出他想表达什么,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他现在很激动。

        [先别太激动,钱我给你了,机会也给你了,你也要给我一点小小的表示吧,限你今晚六点之前告诉我近两天内五州城发生的大事。]

        [放心,五州城没有任何事能逃出我地眼睛,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小子。牛皮不要吹破了。]

        我放下空空地咖啡杯,快步的离开了‘梦想咖啡厅’。

        我这么做自然有它的道理,出来混最重要地就是利益。单纯的打打杀杀是那些酒鬼和SB才干的事。

        如上所说,混黑道主要赚钱的几个途径无外乎是,du品,jun火,娱乐场所。

        其中du品,jun火这两样交易在任何一个黑帮里都是绝密。帮内人员大多都不知详情,我这个外来人员又怎么会知道呢?所以只能从娱乐场所下手。

        先前我是有点义气用事,想跟鼠帮拼个你死我活,炸掉他们所有的酒吧,可经过那天晚上萧凤地指点。我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

        简单明了的一个字就可以形容当时的我蠢。

        有些东西,在还有争取余地时。就不要轻言放弃,娱乐场所不同于变了心的女人,前者可以用暴力或者金钱买通,而后者则是你花再大力气也挽不回的。

        我让金毛强带着他的兄弟去鼠帮各个酒吧闲混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混个脸熟,方便***后的行动。

        如果鼠帮真的被我瓦解了,那些娱乐场所早晚是我的,万一,要是出现几个月前的情况不得不离开五州到时再派金毛强把它们炸了也不迟,其实这也是我为他们留的一条后路。有谁会怀疑天天去那些场所消费的小混混是罪魁祸首呢?

        回到住所,我马上就开始忙碌着新的居住地了。

        那几套出租屋我可不敢再住了,鬼知道被催眠的雷霆他们有没有说出我们现在的住所,我可不想在睡梦中被人用机qiang扫射,就算是往里扔土制汽油弹我也受不了啊。

        我们这种人搬家当然不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样,请搬家公司了,所以我还是用了最简单,最原始的办法,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家具之类的玩意一样都没搬走。直接扔那。反正也不贵,找到住的地方再买就是了。

        在五州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寻觅了一下午,终于找到了一处像样点的小区,名叫‘景秀庄园’。

        我选中这里有三个原因,第一,这里是新建小区。人气不旺。很适宜我们干些sha人越货的勾当。第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算发生qiang战也不会引起周围市民恐慌。第三,小区门口还没有配备报案!对于我们这些晚出晚归的人来说,简直是一大福音。

        这里根本就是为我们良身定做的嘛!

        [这就是咱们地新家啦!哈哈!]我站在九十多平方的,空荡荡的房间里高声呼喊。

        萧凤笑盈盈地拉着我走到阳台,指着远处地城区,兴奋地搂着我:[这里荒凉归荒凉,但是风景真的不错,你看,从这儿能直接看到市里,我想啊,到了晚上那里的景色更漂亮!]

        我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调戏道:[哎,这位小凤同志。我要好好地批评一下你,为什么你的小资情调如此严重呢?我们可是要做正经事的。年轻人。千万不要因为一时贪图……哎,你干嘛去?]

        萧凤高举双手道:[我要跟你一起刮大白!装饰我们的新家!]

        []我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服了。

        下午六点,就在我戴着白帽穿着白衣在墙上洗刷刷的时候,金毛强来***了。

        [强哥……鼠帮出事了。两名老大在一夜之间被人干掉了,他们开出一千万***花满城的寻找凶手。]

        [呵,一千万……鼠帮的人开始下血本了,还有什么?]

        [五州城……黑白两道都在寻找凶手,强哥……您,您要小心啊。]

        [恩……去做你该做地事。我这边不用你操心,以后不要主动跟我联系,我会找你。]挂断***,我冷笑连连。鼠帮的大小老鼠们,你们现在开始慌了吧游戏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地几天,我们没有继续偷袭鼠帮的人,而是精心的打扮着自己地房间,各种家具排着长龙被运送工人送进来,不到五天,每个人的房间都开始装潢的有模有样了。当然。除了1号和他的五个兄弟。他们把房间布置的活像一个军营,除了六张行军床和一堆散落在床边地***械外,找不到任何可以娱乐的东西。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给以他们高度评价,因为他们随身携带着够六个人抽半年的大ma卷!

        我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吹着空调,端着红酒。搂着萧凤享受这短暂却安逸的时光。

        [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吗?]我看着夕阳西下,看着城市被夜幕吞噬,***慢慢亮起,最终整个五州城都是一片通明。

        [呦。你还总是说我小资呢,来,让我看看流眼泪了没?]萧凤调皮地摸着我的脸。

        跟萧凤在房间里胡闹到深夜,最后两个人都精疲力尽,

        [笃笃笃,笃笃。]这是我们几个人商量好后敲门方式,我穿着睡衣走过去开门,是小播求,小白一票人。

        坐在沙发上,小播求叹气问道:[强哥,什么时候才能找点乐子,兄弟几个都快闷死了。]

        我给他们倒上满满的红酒,打着哈欠说:[找什么乐子……现在全五州城都在找我们,只要我们一露头,就会被上百人围殴,如果你们觉得太无聊了,我不介意你们去偏僻点的地方找小姐。]

        [哈哈]众人干笑。

        我没搭理他们继续看电视,其实我比他们更无聊,安逸的日子固然是好,但过久了,还是会觉得索然无味,我多想有一个人忽然出现,哪怕我打不过他被他砍一刀也好。哪像我现在,身体强健,无伤无痛,却只能坐在家里发呆,这简直是一种痛苦。

        众人无语,全都瞪着眼看电视,好象电视里漂亮的女明星跟他们有仇似的。

        就在我准备轰走众人回房睡觉地时候,手机忽然响起了,是个陌生号码。

        接起来,我没说话。

        [强子么?]是梁超,我心中一喜,当即回道:[是我。]

        [有笔买卖不知道你有兴趣没。]

        [说说。]

        [这个消息是高大哥透露给我的,鼠帮地高层今晚会在一个名叫‘顺明酒楼’的地方开会。]

        [开会?]

        [是的,鼠帮是个传统的黑帮,有他自己的规矩,今晚就是他们选举老大的日子。]

        [选举老大?你的意思是说钱鼠王会下台?]

        [当然不是,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他已经连任了十几年老大了……呵。]

        [你的意思是让我今晚趁着他们开会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

        [别想的太顺利……这种半公开式的***肯定会有很多秘密***手保护,如果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把他们全灭吧,不过这个可能性太低。]

        我笑了笑:[让我拿兄弟性命开玩笑,这事我可不干。]

        [听我说,每个帮会都有一个象征着帮主地位的东西,鼠帮里有一个‘金鼠像’,把它抢到手,实在不行就毁了它这会让鼠帮元气大伤的。]

        [金鼠像……究竟是什么?]

        [时间不多了,我现在把地址告诉你,机会只有这一次,放弃了这个机会就要等一年,你知道怎么选择吧。]

        没等我仔细询问,梁超收线了。

        [兄弟们,有活干了。]我大手一挥,喝道:[让所有人十分钟后在这里***,今天我们要大干一场。]

        [呀嚯!]小播求一票人兴奋的奔出我的房间。

        萧凤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走出来:[怎么了?]

        看着萧凤那疲惫的样子,我多少有点心疼:[没什么,你再休息休息吧,我们一会就回来。]

        [噢……要出去啊。]萧凤转身进了洗手间,很快她精神奕奕的出现了,红光满面:[去哪去哪?]

        我倒

        所有人到齐后,我依然将人员按三组分配,雷霆担任第二组组长,1号是第三组。

        没时间跟他们详细解释,直接上车,三辆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改装面包车飞快的向目的地移动。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