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龙凤 第一百七十五章 混乱局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色中。面包车越过郊区很快进入了市区。狂龙有些顾虑[对于梁超这个人。。我不是特别了解,他信得过吗?]

        狂龙的顾虑是有原因的,就连我也仔细思考过。但我实在想不出一个肯冒死前来为我通风报信的人会设下陷阱。

        我回头道:[放心吧,梁超并不是坏人。只是太钻牛角尖,过于追求那所谓的正义了。呵。这种人倒是很适合做兄弟,可惜了,他是白。我是黑。]

        狂龙点点头:[那个金鼠像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耸耸肩说:[那种一年才出现一次的东西,别说我们了,就连鼠帮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吧。]顿了顿。我抚摸着手中那柄特制***,冷冷得说:[今天我们的目的是干掉钱鼠王,我才懒得管什么金鼠像呢。]

        夜色朦胧。连续穿过几条夜行街,目的就在眼前。

        顺明酒楼的规模极大,跟南吴的天府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的顺明酒楼更是热闹非凡,道路两旁停满各式各样的豪华轿车,我稍微数了一下,大概有五、六十台。

        这些轿车的款式也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方就是,轿车后面都会跟着一辆白色面包。

        我们悄悄将车停在一旁。仔细观察进进出出的鼠帮成员。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宝马车门打开。一名男子嚣张的从中走出来。那身打扮跟小马哥很像。我就搞不懂了,在明月高高挂的情况下有必要戴着墨镜么?

        小马哥刚走下来,后面的面包车里就冲出五名同样带着墨镜的白衣人,右手插在怀中。一看就知道是保镖。

        我笑骂道:[真他玛的。要是早知道他们今天要聚会,就不杀哪几个小头目了。打草惊蛇了啊。]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狂龙已经开始检查手里为冲了。

        我头也不回的拿起对讲机:[1号,你的人负责掩护,顺便派人去后面守着,这种酒楼恐怕是有后门的,到时酒楼里***声一响。见到穿黑西装的就给我杀。]

        [收到!]

        [***人跟我走!]关掉对讲机,我下车了。

        刚走没两步,一辆明显超速行驶的奥迪与***身而过,我刚骂出一个‘草’字。车上走下来一个男人。那男人三角眼,额头有块疤。

        [小子。你他玛眼瞎啦?]三角眼使劲推了我一把。

        我很有干掉他的冲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你们这种小混混能来的么?]

        [呵呵。。这位老大,我们才刚进鼠帮没多久。听朋友说有热闹可以看,所以就来了。]我嘻嘻笑着。

        [草。几个小毛头。]三角眼叫来服务员。把钥匙扔过去后道:[小心着点开。]回头看看我们,[想进去看热闹吗?]

        [想!]我激动点点头,我这正愁进不去呢,这可好,主动冒出来一个带路的。

        [嗯。。带你们见识见识也行。不过。进去以后可别乱说话。]

        我呵笑道:[绝对不乱说话,进去以后俺就当爹妈生俺的时候没装嘴这个零件。]

        凤眼鼠笑了笑:[臭贫。走。]

        我们一行五、六人跟着凤眼鼠走进酒楼,走的是贵宾通道,并没有探测门。这里的原因我多半能想到。一个晚上死了两名老大。凶手又没抓着,那些有钱有势的老家伙们出门肯定要多带几个保镖多带几把抢防身。

        估计那几个门口的保安把我们当成是凤眼鼠的小弟了吧。

        [请出示您的邀请卡。]两个大汉挡住我们的去路,凤眼鼠从怀里掏出镀金卡片,回头再度警告我们道:[小子,千万记住,进去以后绝对不能乱说话。]

        [嗯嗯!]我死劲点头。

        大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无比的大厅,厅里大概有七十多桌都坐满了客人,阵容及其隆重。

        凤眼鼠带我们坐到角落里,冲我指指:[老实在那站着,好戏还没上场呐,嘿嘿…]

        萧凤用极小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强,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里每个人都带了抢,拼起来对咱们不利。]

        我点头说:[我知道,最要命的是雷霆他们还在外面,希望他们能见机行事。]

        [玛的,唠唠叨叨说什么呢?闭嘴!]凤眼鼠喝了一声,然后往嘴里扔花生米,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显得比我们还要紧张。

        鼠帮稍有重量的人员都慢慢出场了,宽阔的大厅在此时就显得有些拥挤。

        主持人走上台,敲敲话筒道:[大家请安静,今天,是我们鼠帮的一年一度的选举大会,下面。有请我们的钱少爷为大家讲话。]

        [不是钱鼠王么…]我心想着,稍稍往后站了一点,让狂龙挡在我前面。

        走上台一个年轻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面色红润,眼睛炯炯有神,他笑道:[在座的各位前辈,由于父亲在昨日偶染小恙,不能亲自出席,在此我带父亲向各位前辈道歉了。]

        此话一出,台下顿时轰然。

        [玛的。。什么偶染小恙,要我看老钱是不敢出席才对。]

        [胆子这么小怎么当老大?竟然被几个小蟊贼吓成这样。]

        [草!早知道老子今天也不来了!]

        [静一静,静一静,各位前辈。]钱公子顿了顿等台下没声了才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用偷袭这种卑鄙的手法杀害了我们帮中元老,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

        [就在今天。我带父亲向大家宣布一件事。]钱公子摆摆手,一名黑衣人端着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巴掌大的金鼠像来到台上。

        [玛的!是阿罪!]我全身一震,目光盯在阿罪身上,她一声不吭的站在钱公子身后。我接触不到她的目光。

        狂龙几个也都是震惊无比,萧凤急道:[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也是。。。大家一定要小心!]我嘱咐着众人。右手握住抢柄。

        [金鼠像!鼠帮的象征,得此物者得鼠帮!]钱公子高举金鼠像。台下的人也都跟疯了一样高吼:[鼠帮!鼠帮!鼠帮!]

        [鼠帮!鼠帮!]凤眼鼠狠狠瞪着我们:[还不喊!]

        [噢!鼠帮!]我们几个懒洋洋的伸出胳膊有样学样。

        [好!]钱公子将金鼠像捧在手中,淡然道:[华雄,华前辈。林阔军,林前辈。这两个人遭宵小偷袭,死于非命。他们为鼠帮做出的贡献众人皆知。我们鼠帮的血性何在?义气何在?我们是否应该反击?是否应该为他们二位报仇?]

        [那是当然的。可我们也都尽力了,全五州都翻过了,硬是找不着他们的影子,唉。]台下有人插了一嘴。

        钱公子冷笑一声,跟阿罪说了些什么。

        只见阿罪一个筋斗翻到台下。抓起刚刚说话之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那人立刻身首异处,鲜血染红盖天喷洒。

        厅内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阿罪的血腥手段镇住了。

        [听着。。众位。。父亲让我向大家宣布的事…谁干掉了凶手,金鼠像就归谁所有。鼠帮就归谁所有!!]

        [哗!]台下乱成了一片。

        [据我所知…凶手,就是在座的某个人…]

        [什么?凶手就在我们之间?]这下场面更乱了,所有人都拔出了手抢,互相指着。

        [呵呵。一群乌合之众…乌合之众啊。]钱公子手指冲着我指了过来:[凶手!]

        [玛的。中计!]我拔抢准备迎战,却见凤眼鼠‘噌’的站起来。左手持***,右手持抢高吼道:[都不许动!***!]

        与其同时起立的还有十几人。

        我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还会有***混在里面?莫非是梁超安排的?不会啊…如果是他。他应该事先告诉我的,而且他也早就不是***了。

        钱公子狂笑道:[我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死掉的人会复活,没想到就是你啊。。假冒凤眼鼠。]

        ‘凤眼鼠’哼哼两声,说:[死到临头还敢说风凉话,我们调查你很久了,这是逮捕令,不想死的全部把抢放下。]

        钱公子淡淡说了句:[杀了他们…]

        [砰砰砰砰砰!]

        抢战打响了,我们几人以最快的速度蹲坐在。我的脑袋像是一窝粥,乱得一塌糊涂,我吼问道:[他玛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不知道,反正是乱套了,彻底乱套了!]狂龙抬着为冲,回吼。

        假冒凤眼鼠翻倒在,他的肩膀被射中了,他看着我们,和我们手里的武器,愣了一下:[五州城。。果然是最混乱的城市。]说完抬起抢指着狂龙。

        狂龙举抢喝道:[别开抢,我们是一伙的。]

        [啊?]

        [我是国安部的黑风队长,你们是谁的手下?]黑风急急忙忙为手抢上弹。

        [我。。我。。]我胡乱编道:[我是五队的,我们有多少增援?]

        [三百多人,但他们遇到大塞车,来不及了。]黑风的抢发很准,连续点倒了四人。

        [玛的,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塞个毛车!咱们被设计了!]我隔着桌向前扔了颗手累。

        巨响过后,黑风抓着我的衣领骂道:[他玛的,里面还有咱们的活计呢!]

        [他玛的,现在保命要紧。还什么伙计不伙计的!]我站起来,漂亮的五连射,四个刚露出头的男人被我射倒了。

        [走走走!]由我、狂龙、萧凤三人做掩护。黑风被强行推出大门。

        手累在大厅里发威,断胳膊断腿满天乱飞,我吼了一声往主席台上冲去,萧凤急道:[你干嘛?]

        [金鼠像。。。***!]我一把抓住金鼠像。这玩艺沉甸甸的。

        [小心!]不知谁喊了一声,我回头。就见到两个男人用抢指着我!

        玛的!惨了!

        [笃笃!]两柄飞刀射穿了男人的喉咙,阿罪冲我摆了个快走的手势,我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大厅。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