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俺是一个贼 > 第九十章 慕容小意

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章 慕容小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住手,”就在灵儿击杀叶敏的同一时间,天空中传来了一声炸雷般的咆哮声,凄厉如斯,接着,一连串的火球在空中炸响,那火球在空中连成了一线,尤如一道活了的火舌,在空中飞舞。那气势,一点都不比龙之嗜血来的差,在火舌的后面,一只飞行宠物快的朝这边飞来。

    龙之嗜血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能把法师最低级的技能小火球,运用到这般骇人境界的,整个华夏区,除了长空无风,不做第二人选。

    龙之嗜血手猛的一挥,出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心里暗叫一声‘好险,’要不是无风适时赶到,一场大战已经难免,但同时也感到头痛,这灵儿下手太快,现在又杀了人家的核心成员,这下对无风他们可就更不好交代了。

    心梦无痕也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但不知为什么,看到灵儿射杀了叶助理,不但不生气,心里反而由然升起一丝前所为有的***!

    无风一声炸喝,见阻止了双方瞬间便要燃起的战火,同时心里也是暗叫声侥幸,如再晚到十秒中,那恐怕一切都完了。

    “飘逸,我们下去,”无风向飘逸招呼一声,命令驾驭飞行宠物的召唤师朝着心梦无痕的面前降落。在没有搞清楚眼前生的一切之前,他不会冒冒失失的就去找龙之嗜血理论,这也是无风的老练沉稳之处。

    “无痕,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事态越演越烈?”一跳下飞行宠物,无风便急急的问。

    “无风,你不要问我,应该去问问叶助理才对,我已经被她免去了疾风团团长的职务,不过是一名普通成员而以。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这里的事一了,我将会离开念天。”心梦无痕没好气的说。

    “什么?”无风先是一愣,立时怒道:“这个叶助理,她到底在搞什么?她说撤就撤?她以为这是在现实***,她想炒谁的鱿鱼就炒谁的鱿鱼?她也不想想,她这么做,疾风团的5oo弟兄会答应吗?”

    无风说到这里,突然转身面对着疾风团的5oo成员,大声的说道;“疾风团的兄弟姐妹们,如果让心梦无痕离开你们疾风团,你们会答应吗?”

    “不答应,不答应!”疾风团的全体成员齐声呐喊!

    “看到了吗?”无风伸手指向那疾风团的成员,热切的说道:“这疾风团的兄弟姐妹们离不开你,难道你想丢下他们不管吗?”

    “我……”心梦无痕欲言又止,无风热切的眼神,5oo兄弟姐妹的呼声,令他无法拒绝!

    “无痕,这事错在叶助理,回头我会说她,做为念天的当家人,我表示歉意,同时,我向你保证,只要我飘逸还是念天的执行总裁,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让你离开,”飘逸说的十分认真,真诚的看着心梦无痕。

    “哎,”心梦无痕长叹一声,感慨说道:“如果叶助理也象你们两位一样,又那会无端端的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当下,心梦无痕将他们到蚁穴后所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在蚁穴三层蚁后老剿门口绝风所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全部向无风和飘逸讲了一遍。

    “妈的,这个女人,惟恐天下不乱,她这么迫不及待的希望我们双方打起来,她究竟什么目的?无痕既然已经跟龙之嗜血说好了等我们来,她为什么还要命令出手?”无风这下是真的火大了,说实话,老早就看这姓叶的不顺眼了,动不动就摆官腔,动不动就摆出上位者的姿态压人,她就不会动脑子想一想,这《命运》游戏,和现实中的企业管理,根本就是两回事!

    “这个叶助理,也真是的,怎么这么糊涂,”飘逸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叶助理在念天集团能坐到总裁助理的位置,可以说是相当的精明能干,虽然说对《命运》里的很多规则还不是很熟悉,但不应该这么不明事理啊,给人的感觉,真的有些不正常。

    “对了,有没有看到天哥?”无风又开口问。

    “没有,”心梦无痕回答:“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没看到过贼大哥的影子。”

    无风暗暗皱了下眉头,有些犯糊涂,出了这么大的事,天哥都不露面,没道理啊,难到是做任务去了?只能是这种解释。反正天哥经常去做任务,玩失踪,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飘逸,我们走,去找龙之嗜血评评这个理。”无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明白后,拉着飘逸朝龙之嗜血走去。

    “无风,飘逸,我很抱歉,”龙之嗜血看到飘逸和无风走过来,立刻跳下马来,收了坐骑和隐藏职业,无风和飘逸跟那个叶助理不同,他可不能那么没有礼貌。

    “事情已经出了,就不必自责了,我和飘逸也同样为叶助理的傲慢无理对你们表示道歉,”无风从容不迫的说道:“但事情的前前后后,我们念天并没有给你们带来什么损失,而你们却杀了我们二三十个弟兄,这一点,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错,”龙之嗜血突然说道:“你们浪费了我们五个小时的时间,而这五个小时,你们根本不知道对我们意味着什么?”龙之嗜血无比严肃的说道:“飘逸,无风,如果就因为这五个小时,造成了我们在蚁穴挖掘工作无法挽回的结局,那么我可以不妨告诉你们两个,我们天下第一贼府上上下下所有成员,将认定你们念天为终生死敌,不死不休,直到一方所有成员,等级彻底归到零级为止。”

    “什么?”无风和飘逸都为龙之嗜血的话骇了一大跳,但看龙之嗜血样子,一点都不象是开玩笑,立时感觉到问题真的严重了。

    “当然,希望不会造成那样的遗憾,”龙之嗜血长叹一声,又开口说道:“我想,两位也意识到了,我们天下第一贼府上上下下,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到这蚁穴的挖掘工作上,谁要干涉到我们的开挖工作,那么谁就是我们的死敌,两位还是将人马先撤走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我和天哥,会亲自去你们天冰城,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无论是要我们以命偿命,还是定个时间地点,进行一场团战都可以,总之,绝对会给你们被杀的兄弟姐妹一个满意的交代。”

    “行,有你阿龙这句话,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无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龙之嗜血的一句话,绝对是一言九鼎;“只是,”无风又忍不住问道:“阿龙,这蚁穴的挖掘工作,你们看的比命还重要,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飘逸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龙之嗜血,她也想弄个明白,绝风为了这挖掘工作,连自己面子都不给,说的再深一点,就是看的比他们两的感情还重要,而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为何不到蚁穴去找绝风探个究竟?”龙之嗜血扫了眼四周的人群,还是没直接说出来,这里人太多,天哥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为好。

    “好,我这就和飘逸进趟蚁穴,”无风点点头:“疾风团的人我会立马撤走,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一月之内,念天的任何成员,都不会打搅到你们蚁穴的挖掘工作。”

    “好,既然这样,龙某就先告辞了,”阿龙转身几个起落,便跳上了玄武翼龟,然后手一挥,51只玄武翼龟便纷纷升空,绝尘而去。

    他不必留下来看,无风的话,他相信,也同样是一言九鼎!

    “无痕,带着疾风团的人撤回去,同时告诉八大旗主,停止集结,按正常秩序运作,以飘逸的名义通知下去,”看到天下第一贼府的人离开了蚁穴,无风转身对着心梦无痕说。

    心梦无痕抬头看向了飘逸,见飘逸对着自己点头,也就什么话都不说了,带着疾风团的人快离开。

    当然,有些别有用心的***者,看到这一幕,暗叫一声可惜,也悄悄的离开了蚁穴……

    “绝风,请出来说话,”无风和飘逸来到了蚁穴三层蚁后老巢的洞口后,便停下了脚步。

    他们两个心中总是有个疑问,天下第一贼府把这挖掘工作看的如此重要,究竟是为了什么?

    飘逸的心中也有个疑问,她只想问绝风一句话,是不是这挖掘的隧道,在他绝风的心目中,比她飘逸还要重要!

    “哦,你们来了,既然你们两来了,我想事情都解决了吧!”绝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同时,深深的看了飘逸一眼,所有的情感,都在那注视的眼神之中。

    “恩,”无风点点:“外面的人已经全部撤走,这一个月之内,念天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你们。”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绝风呵呵一笑,伸了下大拇指:“我就知道,只要你们两出马,一切都不是问题,不过你放心,等我这里的事情了了,我把我这条命赔给你们念天,决不让你们难做,另外,”绝风象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说道:“这里的Boss你们继续来打好了,毕竟也不能因为我们的事,耽误了你们打招募石,主要让他们不要影响到我们挖掘隧道就可以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这里要出神器?”无风说完,便摇头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无论是绝风,还是阿龙,绝对不是那种为了神器不顾兄弟感情的人。

    “你要这么说,也太小看我们天下第一贼府的人了,”绝风苦笑一下,眼神中划过一丝悲哀,叹息道:“不满你说,我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天哥!”

    “天哥?天哥跟这隧道有什么关系?”无风心中突的一跳,但还是无法理解!

    “这隧道你就看的这么重要?难道为了你们的贼大哥,连我的面子都不给?”绝风还没来的及回答,飘逸就先开口了,一双凤目死死的盯着绝风,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它们往往把感情放在心目中的第一位,别的事情她可以不计较,但感情的事情她不能不计较!

    “是的,”绝风平静的回答:“为了这条隧道,为了天哥,别说你的面子,即便是让我们天下第一贼府的人,等级全都降到零级,我们无怨无悔。”

    “难道你的贼大哥,比我们的感情还要重要?”飘逸咬了咬牙,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心里话。

    到现在了,飘逸还不知道俺是一个贼在现实中叫什么名字,只知道熟点的人都叫他天哥,而慕容小天在念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留下过名字,只不过是一个9567的编号而已,而且,飘逸虽然和慕容小天见过两次面,一次就在这蚁穴,另一次是在佣兵团大战时的天冰城外,但都是来去匆匆,跟本就没说过什么话,再加上她身为念天集团的执行总裁,事物繁忙,几乎就和天下第一贼府的人没打过交道,即便是和绝风之间,也是两人私人之间的问题,跟本就不会去问俺是一个贼现实中叫什么名字,当然,也没那个必要去问,所以,到现在了,飘逸也只知道俺是一个贼是天哥,贼大哥,或者是贼老大。

    “是的,别说是我们的感情,即便是比我绝风的生命,还要重要。”绝风淡淡的回答:“我现在都后悔,我为什么要等那五个小时,浪费那五个小时的宝贵时间。”

    绝风表面上还是那么的平静,但心中一阵痉挛,痛苦的整颗心,仿佛要碎掉,在他的心目中,飘逸和他的这些兄弟姐妹们一样的重要,甚至比他绝风的生命还要重要,但现在不同,天哥生死一线,随时都有变成植物人的可能,他能就为了顾及与飘逸之间的感情而耽误挖掘工作吗?他不能,这一刻,天哥的生命大于一切,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与之匹敌!

    绝风知道,这样的话一出口,肯定伤了飘逸的心,也许从今以后,两人便会天涯海角,行同陌路,他的心同样在流血,但绝风,他不后悔!

    “好,”飘逸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她的心在流泪,但眼神中,却透着不屈不挠的倔强,那眼神,和慕容小天是那么的相象:“绝风,你听着,我俩之间的感情到此结束,一个月后,我慕容小意将带领我们念天所有的成员,与你们天下第一贼府一决高下。”

    “你叫慕容小意?”无风和绝风同时惊呼出声,两人的脸上都显出了无比激动的神情。

    “飘逸,你不是叫林小意吗?怎么又姓慕容了?”无风激动的问,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整个念天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们的总裁是姓林,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总裁姓慕容啊!

    “哦,我本来叫慕容小意,后来跟了我义父后改姓林的,没想到刚才无意间说了出来,怎么,有问题吗?”飘逸对无风和绝风的反应感到奇怪,但一双眼睛还是象刀子一样的看着绝风!

    “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慕容小天?有个弟弟叫慕容小风?”绝风小心翼翼的问,对慕容小天的事情,他们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虽然不知道他们兄妹是怎么失散的,更不知道慕容小天将弟弟妹妹托付给林晓明校长的事情,但慕容小天为了年幼的弟弟妹妹入了黑帮,当***,而他的弟弟妹妹叫慕容小风和慕容小意这一点到是知道的。

    绝风在激动的同时,还是小心的又问了下,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还是核实一下的好。

    “你,你们怎么知道?”飘逸看看绝风,又看看无风,声音也微微的开始颤抖起来,看那样子,似乎自己的家事他们全知道,刚才那点事情瞬间忘的一干二净,眼神中透着全是惊讶与一种无限的期待,冥冥之中感觉无风和绝风的表现,和自己那日夜思念,为了自己和小风付出一切的大哥有关。

    “你们跟我来,”绝风激动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上前一把拉出飘逸的手,朝无风摆了下头,便走进了蚁穴。

    绝风拉着飘逸一直走到那道大闸的跟前,才放开了手,万般感慨的说道:“有一个人,他打下了无数的装备,可他全给了兄弟姐妹,而他自己,到现在了,还满身的***垃圾装备,为了朋友的一句话,他连续奔跑八百里,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为了英雄的一个承诺,他不惧千辛万苦,建下了英雄酒吧,”绝风说到这里,脸上已经是挂面了泪水。那回同样是在这里,慕容小天为了救他和飘逸,连续奔行三昼夜的事情,他又怎么能够忘怀?

    “为了救兄弟的命,他用自己的胸膛,撞向碗口粗的石柱刺,那种豪情,那份英雄气概,又有谁可比,”狂战大声说着走了过来,骷髅岛的那一幕,至今令他刻骨铭心!

    “这个人为了他的弟弟妹妹,入黑帮,当***,做了十年的牢,仍然是无怨无悔,”绝风说到这,飘逸的浑身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而如今这个人却被人暗算打了黑***,”绝风继续说道:“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在《命运》中,他即不能下线,也不能挂,否则,他将会变成植物人,而最令人担忧的是,”绝风的声音一下高了起来,充满了哀伤:“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现在被埋在这与世隔绝的四百米以外的地底下,他每时每刻,甚至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有变成活死人的危险。”

    绝风无限凄凉的一字一顿的对飘逸说道:“飘逸,而这个被埋在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亲大哥—慕容小天!”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