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俺是一个贼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铁证如山

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五章 铁证如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哎,事情是这么回事,”吴刚点头说道:“那天我家主人想到车行去买辆新马车,可快到车行时,见有人躺倒在路边,便上前查看,可到了跟前却现是车行的林老板倒在路边,而正在这时,被正巧经过的高捕头看到了,便认定马车行的林老板是被我家主人所杀。”

    “可是,也不能就因为你家主人在杀人现场,就凭高捕头一面之词,就判定你家主人死罪呀!”

    “先生所言极是,”吴刚点点头:“如果光凭此点,确实无法给我家老爷定案,定我家主人死罪的证据,主要有两点,其一,高捕头刚好看到我家主人手抓在刺入林老板胸口的刀柄上,其二,就是有一个人证,离案现场不远,米行老板的小妾胡氏雇车行的车正欲外出,而行到案现场不远的地方,马车车轴坏了,被雇的车行伙计牛二正在那里给马车换车轴,他一口咬定,亲眼看到我家主人杀死了林老板。”

    慕容小天听完吴刚的讲述,微皱起了眉头,伸手摸着下巴,微微叹道:“理由充分,证据充足,第一,你家主人在案现场,第二,高捕头亲眼看见你家主人手握刺在林老板胸口的刀柄上,第三,车行的伙计牛二更是一口咬定看见你家主人杀了林老板,搁着是我,我也会判你家主人死罪,所有的一切,让任何人听了,都不会怀疑你家主人不是凶手。”

    “先生,可我家主人真的没杀人呀!我家主人做事光明磊落,我吴刚可以用性命担保!还望先生为我家主人申冤,”这吴刚说着,单膝跪在了慕容小天的面前。

    “我当然知道你家主人是冤枉的,你先起来,你不说我也会全力救你家主人的,”慕容小天伸手将吴刚从地上拉了起来,同时心中苦笑,这不是秃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替断刀客洗脱杀人罪名,就是自己试炼的最重要环节之一,只有将断刀客救出来,才能拿到那把断魂刀,才能完成这关的试炼!这断刀客被冤枉杀人,根本就是考验自己这关试炼的剧情!

    “多谢先生了,先生的大恩大德,吴刚铭记于心,愿为先生效犬马之劳。”

    吴刚的话,慕容小天没有回答,说白了,根本就没听,而是在默默思索着这个案子,有一点,他觉的对自己是有利的,那就是,他清楚的知道,先,这断刀客百分之百的绝对不是杀害林老板的凶手,凶手绝对的另有其人,他能充分的肯定这一点,不是他分析事情比别人高明,也不是因为他相信断刀客的人品,而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对自己试炼的考验,绝对不会让自己去为一个真正的杀人犯洗脱罪名,经历了虚无村和长生城那两关的试炼,如果他还想不到这点,那他那两关的试炼,也就真的算是白做了。

    慕容小天肯定了这点,他觉的就有点头绪了,既然断刀客没有杀人,那认定他杀人的证据就一定有问题,先,先来看一下高捕头,高捕头到场时,恰巧断刀客要将刺在林老板胸口上的短刀***,当然,这只是断刀客自己的说词,也可以认为是断刀客是在狡辩,他不一定是在准备拔刀,而是将短刀刺入了林老板的身体,还没来的及放手,便被高捕头看见了,高捕头的证词,说的很明白,他到场时,刚好看到断刀客的手抓在刀柄上,慕容小天从这一点分析,高捕头应该算是比较实事求是,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眼前看到的情景,并不能证实,是断刀客杀了林老板,还是正如断刀客所说是想将那把刀***,如果仅仅只凭他的证词,那还不能给断刀客杀人的罪名盖棺定论!

    关键还是那个牛二的证词,牛二亲眼目睹了断刀客杀人,就等于给高捕头的证词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断刀客的罪名铁板钉丁。

    既然断刀客没有杀人,那就说明牛二是在撒谎,可牛二为什么要撒谎呢?

    “他心中一定有鬼,”慕容小天的眼睛一下亮了,这牛二既然冤枉断刀客,做假证,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就是这林老板的被杀,跟他有直接的关系,第二,就是收了什么人的好处或者受到什么人的威胁,不得不做假证,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把牛二做为突破口,绝对的没有问题。

    “去案现场,”慕容小天将事情前前后后分析过后,站了起来,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先去案现场看看,然后再去仔细打听一下这牛二的情况。

    “先生,我已经吩咐了厨房准备酒菜,等先生吃饱了,再去无妨……”

    “不必了,等看过了杀人现场再说吧,”慕容小天站起来,摆摆手,直接打断了吴刚的话,又用眼睛扫了眼放在大厅里插着那把断魂刀的大青石:“这刀反正现在也拔不出来,就先寄存在你家里吧,扛着它满大街的乱跑也不是个事,等救出你家主人我再来取。”

    “先生放心,只有能救出我家主人,别说一把刀了,吴刚这条命都是先生的,”看到慕容小天主意以定,吴刚也就不在坚持:“既然这样,那好吧,我这就带你去,”吴刚说着,便在前带路,和慕容小天一起走出了吴家的会客厅!

    吴刚带着慕容小天一路出了城,原来,这马车行并不在城里,而是在城外往东不到两里的地方,只有一条容两辆马车并排通过的路通到那里,路的两旁都是林子。

    “就是这里了,”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了一里多路,吴刚停了下来。并指着一处地方,告诉慕容小天那就是林老板被杀的地方。

    “那牛二驾的那辆马车当时停在什么地方?”

    “在林子里,”吴刚伸手一指,带着慕容小天走进了林子。

    因为这里很少有人进来,这两天天气又都是晴天,没下过雨,所以,还可以清晰的看到马车压过的痕迹,甚至那行马蹄印都很明显。

    慕容小天走到了当时马车停过的地方,将四周的情况仔细观察了下,不解的问道:“这牛二,为什么会到林子里来?他不是受雇送米行老板的小妾去乡下的吗?”

    “哦,是这样的,据牛二讲,他载着胡氏走到这林外的时候,车轴突然断了,马受惊,跑进了林子,到了这里才停了下来,他没办法,只好在这里换车轴了,正好看到了我家主人杀害林老板。”

    慕容小天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虽然知道这牛二一定是在撒谎,但一时还找不到破绽,车轴断了,马受惊冲入林子,听起来也合情合理,挑不出什么毛病啊!

    “拿着,”良久,慕容小天折下一段树枝,递到了吴刚的手上:“你到你们家主人当时在的位置上去,做出你们家主人当时准备拔出林老板胸口那把短刀一样的动作,我要在这里观察一下。”

    “是,先生,”吴刚接过树枝,跑出了树林,蹲在了当时林老板死的地方,做出了拔刀的样子。

    慕容小天见吴刚准备好了,在马车停过的地方,也学做修车轴的样子,左右观察了一会,这才招呼吴刚回来。

    “先生,有什么现吗?”

    “还不能肯定,”慕容小天摇摇头。

    “要不要去车行看看?”

    “不用了,车行的情况,我想知道的人很多,不一定非的到车行去了解吧!”慕容小天想了一下:“给你个事做,从这一刻起,你安排人手去监视那个牛二,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但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明白吗?”

    “监视牛二?”

    “恩,”慕容小天点点头:“你这就去吧,晚上我们在你家里会合。”

    吴刚不再说什么,向慕容小天拱了拱手,便迅的离开了,而慕容小天想了一下,则向车行的方向走去,他当然不能让吴刚和自己一起去车行,那里的人,一定对吴刚很熟,势必引起牛二的警觉,再说了,这被杀的又是车行的林老板,真正的凶手,多多少少一定和这车行有所瓜葛,他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已经开始介入了这宗杀人案,躲在暗处,总比在明处查起来方便的多。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