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俺是一个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养马的老伯

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养马的老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容小天一路到了车行,一进大院,便看见一边的马厩里圈着几十匹好马,另外,院子里还有十几辆马车,看来,这马行的生意还不小。

    前院里除了这些,再也看不到其它的什么,而后院里能听到熙熙攘攘的人声,此时以是太阳西斜,估计是车行的伙计们都在后院里吃饭吧。

    “哎,”

    慕容小天正准备朝后院里走,便听到马厩那里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叹息声,不由的信步走了过去,只见在马厩里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一边抚摩着一匹马,一边长叹摇头,不免随口问道:“老伯,为何长生哀叹?”

    那老者闻声抬头瞅了慕容小天一眼:“小伙子,要雇车到后院,别来打搅我老人家,正烦着呢!”

    慕容小天闻声轻声一笑,不但不走,反而钻进了马厩:“呵呵,老伯,看的出,你对这些马都很有感情呀!这些马都是你一个人养的吗?”

    那老者见慕容小天钻进了马厩,白了他一眼,但没有说话,看那样子,并没有赶慕容小天离开的意思!

    “老伯,叹什么气呀,是不是因为马没养好,让老板给骂了,才如此们闷闷不乐呀!呵呵,”慕容小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不能直接开口便问牛二的情况,或者是车行的事情吧,那样做太明显了,只能闲扯再说。

    “哼,”那老伯听了慕容小天的话,不服的冷哼一声:“老汉我养了一辈子的马,还从来没有见过驯服不了的马,别的我不敢吹,但老汉养的马,没有一匹不是服服帖帖,不听话的。”

    慕容小天心里一动,顺势便将话题引到了牛二的身上:“呵呵,老伯,你就别吹了,前两天牛二载着米行老板的小妾才出了你们车行没多远,这马便惊了,这事现在冤死城谁不知道?”

    “我呸,全是一帮睁眼瞎,”那老伯愤愤不平的狠唾了一口。

    “怎么?还不服呀!”慕容小天呵呵笑起来,伸手拍了下老伯的肩膀:“老伯啊!车轴突然断了,马受惊也很正常呀!你老也别想不开,这只是个意外。”

    “你小子懂个屁,车行的马那能这么容易受惊,”那老伯被慕容小天说的情绪一下激动了起来,连声音也一下高了很多:“车行和其它行业不同,它第一要求的就是马车的稳定和安全,因此,在选择马上,都是选择脾气较为温顺的马,而老汉我养这些马,也是以驯服,让这些马完全听话为第一要求,你要知道,马是很通人性的,一匹完全被驯服的马,别说断个车轴,就是整辆马车翻了,马都不会受惊。”

    “哦,哦,哦。”慕容小天心里一下活了起来,看来这车行之行没有白来,也许会颇有收获:“呵呵,老伯,说话可得有证据,现在大家都知道牛二那天因马受惊还扯进了一件官司里面,光听你一面之词谁信呀!”

    “哼,你以为证据老汉我拿不出吗?”那老伯不服道:“正常行使的马车,那马的足迹清晰排列有序,而且步调均匀不会太大,但受惊的马,那马一定会全力奔跑,足迹定然凌乱,步调不匀较大,还有一点,如果一边的车轴断了,那么整个马车必然会略有倾斜,那就会一边重,一边轻,马车留下的车轮印,就应该一边深,一边浅才对,那个林子***看过,那车轮印两边深浅一至,马的足迹清晰排列有序,步调均匀,老汉我可以肯定,那马车车轴根本就没有断过,那马也根本就没有受惊。”

    “呵呵,老伯,你简直就是包龙图再世,厉害,牛,”慕容小天笑着向那老伯伸了伸大拇指,事情比他想象的来的还要顺利,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了进展,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牛二全是一派胡言,那么,牛二这家伙不送米行老板的小妾回乡下,反而大清早的进林子干什么呢?不管怎么说,顺着牛二这条线查下去,绝对的没错。

    “大伯,难怪你在这里唉声叹气的,原来是被人冤枉,一定是车行里的管事训老伯了,怪老伯马没训好吧!”慕容小天想明白了这些事情,安慰的又拍了拍老伯的肩膀!

    “哎,小伙子,你是不知道,我老汉在车行做了一辈子,我养的马,还从来没有出过纰漏,这次被人冤枉,实在是气愤难填呀!”

    “呵呵,大伯,在下冒昧的问一句,你这翻话,除了对我,还有没有对***人讲过。”

    “没有,本来是想告诉新东家的,可新东家刚死了岳父,心情不大好,老汉我不敢打搅他,想等他心情平静了再说。”

    慕容小天略一沉思,嘿嘿笑了起来,声音一下变的低沉阴冷:“老伯,你别怪我多事,这事你最好是对任何人都不要讲,小心祸从口出,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老伯听了慕容小天的话,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战,一副惶恐的样子,慕容小天见自己的话已经有了效果,便离开了车行,这老伯可是有力的证人,他可不希望这老伯因为多嘴而被人杀人灭口。

    至于车行其它的事情,基本的吴刚应该都清楚,只要问吴刚就可以了,再留在这车行,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反而得不偿失。

    慕容小天一路回到了断刀客的家,吴刚已经早他一步等在那里了,见慕容小天回来,立刻吩咐上酒上菜,还别说,慕容小天还真饿了,也就不再客套,一阵狂吃起来!

    等吃了个酒足饭饱,慕容小天这才开口:“吴老哥,事情怎么样了?”

    “人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二十四小时盯着牛二,每隔两个时辰,便有人回来报告一下牛二的情况!”

    “恩,很好,”慕容小天点了点头,又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吴老哥,案当时,牛二说自己在那修车轴,那米店老板的小妾胡氏可在?”

    “在的,”吴刚点点头:“据胡氏讲,她一直坐在马车里等牛二修车轴,并未走出车厢,因此,外面生的事情,她并有看到。”

    “哦,这样,”慕容小天不解的问道:“这出事地点离车行不过一里路远,这胡氏完全可以返回车行换辆马车再走呀,为何她要在那里等?要知道,车轴不是一下就能修好的,回车行换车可比在那里等快多了。难道在审案时,城主没问过这个问题吗?”

    “问过,”吴刚点点头:“胡氏说,因为她每次回娘家都是雇牛二给他赶车,坐他的车已经习惯了,比较放心,因此,她宁可在那里等,也不愿意回车行换车。”

    “恩,回答的到也合情合理,可惜呀!”慕容小天点点头,突然出冷笑,现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底,他终于明白,这牛二为什么要把马车赶到林子里去了。这件事,让他想起了在葫芦弯渔家村的船匠阿四,那个吴家娘子,三天两头的到阿四的船坞送云吞面图的是什么?

    这米店老板的小妾隔三岔五的雇牛二又为的是什么,这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不用问,这牛二将马车赶到林子里,一定是和那胡氏做那苟且之事去了,这胡氏,和牛二绝对有私情。

    慕容小天想到了这点,但同时另一个问题又冒了出来,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牛二杀人的可能性不大,他不可能选择在和胡氏私会的时候杀人,当然,也不排除他与胡氏私会,正巧被林老板撞见,才动了杀机。

    但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这里,如果真是牛二杀了林老板,他还会跳出来做证吗?慕容小天给牛二做出的回答是否定的。原因很简单,他这么做,不小心便会将他和胡氏的私情暴露出来,这绝对不是牛二所愿意的,如果真是他杀了林老板,他绝对不会站出来,而是和此事离的越远越好。

    所以,慕容小天分析,牛二肯冒着危险出来做伪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受人要挟,受一个撞破了他和胡氏的***,又和杀人息息相关的人的要挟!

    那么既然杀害林老板的另有其人,那又会是谁呢?这个问题又困扰住了慕容小天,虽然可以完全推翻牛二的供词了,但仍然洗脱不了断刀客的杀人嫌疑,最大的嫌疑人还是他断刀客。

    推翻牛二,只能让本案出现新的转机,新的疑点,但如果找不出真正的凶手,他断刀客还是别想出狱,如果时间长了,还是查不出真凶,断刀客还是一样会被当作本案的替罪羊。

    不过,有了牛二这张牌,慕容小天的心到是塌实了不少,还有两天,段刀客就要被问斩了,就算是一时找不出真凶,但他绝对有把握让本案重审。

    “吴老哥,还有些事,需要你去办一下,”将整件事情回想了一遍后,慕容小天又向吴刚交代了一翻……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