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八章 聪明女儿笨老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很快,一干人等都带到了,看到牛二的样子,慕容小天心里更有底了,这牛二眼神之中显得有些慌乱,明显的是心虚,“哼哼,老子要的就是你慌,”慕容小天心里冷冷一笑,在断刀客问斩前的头天,突然将他们叫到大堂,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的牛二,他不心慌,那才是怪事,慕容小天要的就这种效果。

    见人都到齐,这方城主“啪”的一拍惊堂木:“贼先生,跟本案有关的一干人等都已经到齐了,你可要给本城主一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交代,否则,本城主定你个扰乱公堂之罪。”

    “得得,你就别在这里摆谱了,真有那能耐,也不会连这么个破案子都审不明白了,”慕容小天摆摆手,不在理会被自己气的说不出话的方城主,而是迈步走到了那位人高马大的高捕头面前:“高捕头,当你走到杀人现场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吴天正蹲在林老板的尸体旁,一只手正握在插在林老板胸口的刀柄上。”

    “好,”慕容小天点点头,将头转向了方城主:“城主大人,小人有几件事想请教大人。”

    “说,”

    “第一,以吴天的本事,如真要杀林老板,一掌便能将其击毙,他为何要如此麻烦的要用刀呢?第二,就算是吴天杀了林老板,那么他也应该是将短刀刺入林老板的胸口后,顺势将刀拔出,或者弃刀不要,迅离开现场才对,又怎么会将刀刺入林老板的胸口,要等到林老板倒在地上之后,这才再蹲下去拔刀,是问,天下有这么笨的杀人凶手吗?这合情合理吗?”

    慕容小天的一翻话,让在场人听了都不由的点头,这确实有不少说不通的地方。

    慕容小天不等方城主开口,继续说道:“所以,这只能说明一点,吴天到现场的时候,林老板已经死在了那里,吴天见林老板倒在地上,便蹲下想将林老板胸口的刀***,看看林老板还有没有的救,这才合理,这才解释的通,这也才是事实!”

    “恩,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方城主点了点头,略略思索了下,开口道:“听你这么一讲,高捕头的证词确实不能证明吴天便是杀人凶手,但牛二却目睹了吴天杀人的整个过程,这是铁证。”

    “他撒谎,”慕容小天一声暴喝,打断了方城主的话,伸手指向了牛二,双眼一眨不眨的盯在牛儿的脸上,盯的牛二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我,我没有撒谎啊,大人。”

    听到牛二的回答,慕容小天的心里暗暗好笑,这牛二的信心已经让自己的严厉一喝,彻底给击垮了,慕容小天敢肯定,这案子的主动权,已经全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现在只要牵着牛二的鼻子顺着自己设的坑走,不怕挖不出那个真凶。

    “牛二,我来问你,”慕容小天的声音一松,平缓了下来,慢步走到牛二的面前:“你说你刚好在修车轴,所以目睹了吴刚杀人的整个过程,那我问你,你当时是在修左边的车轴还是右边的车轴?”

    “这,好象是左边的,”牛二的脑门上已经冒出了汗水。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是好象。”慕容小天的声音一下又严厉了起来。

    “左,左边的。”

    “你撒谎,”慕容小天声如炸雷:“在你左边车轴的地方,视线刚好被前方的一棵树遮挡住了,根本就看不见杀人现场的情况,难道你的眼睛还能***不成?”

    “我,我记错了,是在右边,”牛儿这家伙,已经快崩溃了。

    “一派胡言,”慕容小天鄙视的看着牛二:“你的车轴根本就没有断过,马也根本就没受过惊,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在撒谎!”

    “你,你,你,你胡说,”这一下,牛二被击中了要害,脸一下变的苍白。

    “大人,”慕容小天不再理会牛二,对着方城主一拱手:“正常行使的马车,那马的足迹清晰排列有序,而且步调均匀不会太大,但受惊的马,那马一定会全力奔跑,足迹定然凌乱,步调不匀较大,还有一点,如果一边的车轴断了,那么整个马车必然会略有倾斜,那就会一边重,一边轻,马车留下的车轮印,就应该一边深,一边浅才对,可在案现场,那车轮印两边深浅一致,马的足迹清晰排列有序,步调均匀,那马车车轴根本就没有断过,那马也根本就没有受惊。这几天天旱地燥,而案地点的林子里,又没什么人经过,所有的痕迹都清晰可见,如大人不信,不妨找个懂行的,去一看便知。”

    方城主听到这里,猛的一拍惊堂木:“牛二,你竟敢胡说八道,诬陷他人,你居心何在?还不从实招来,说,是不是你杀了林老板,才故意栽赃嫁祸?”到了这份上,方城主要是还不明白牛二是做伪证,那真就是个***了。

    “大人,我冤枉啊,林老板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牛二的脸彻底变了,一下跪倒在了地上,连呼冤枉。

    “本案跟你脱不了干系,你既然说人不是你杀的,那你说,林老板到底是谁杀的?”

    “我不知道啊,大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牛二跪在地上连连叩头。

    “哼,不大刑伺候,看来你是不肯说实话,来呀,大刑伺候……”

    “慢着,”在这节骨眼上,慕容小天却开口了:“城主大人,你断案在下实在不敢恭维,难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吴天定了死罪,牛二做了假口供那是事实,但这也只能证明本案尚有很多的疑点,认定吴天杀人的证据不足,但吴天杀人的嫌疑还是最大,你现在说牛二杀人,更是无凭无据,难道大人断案,靠的就是动刑和冤枉吗?”

    “对对对,先生说的有理,”那跪在地上的牛二连声符合,这一刻,就仿佛突然感觉慕容小天变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一般。

    “你,”这下方城主可被慕容小天气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真搞不懂慕容小天想干点什么?怎么突然倒过头来帮起这个牛二来了,难道是脑子进水了不成。

    “爹,爹,”

    正在气头上的方城主又听到了女儿的叫喊声,这次干脆连招呼都不打,就闪到了屏风的后面。

    “嘻嘻,爹,瞧你这张脸,都成了苦瓜了,我想那贼先生,必然另有深意,你不妨先暂时退堂,就说本案疑点甚多,等调查清楚后再行审理,等退堂后将贼先生请到后堂来一叙,我想此案一定能***大白。”

    “哎,我堂堂一个城主,为什么非要照着那个贼的意思做,”方城主叹口气,很不情愿的又走回了大堂。

    “既然本案出现了新的情况,本城主一定会派人查个水落石出,等查清后在择日重审,贼先生,你看如何?”

    “大人英明,”慕容小天露出了微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敲山震虎的目的达到了,他相信,这回牛二一定会急不可待的找那个指使他做伪证的人碰面,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请君入瓮就够了。

    离开了大堂,慕容小天和吴刚正准备离开,却被城主府的管家叫住了,说是城主有请,慕容小天吩咐了吴刚几句,等吴刚匆匆离去,便随管家进了城主府。

    “是你,”慕容小天一进方府的客厅,看到方颖,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起来:“我说呢,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城主大人就往屏风后跑,原来是因为屏风后面藏着个女诸葛。”

    “嘻嘻,可我还是不能完全看懂先生的用意,”方颖轻轻一笑,竟然是风情万种,看的慕容小天也不由的心神一荡。

    “来来来,贼兄弟,我已经准备了酒菜,方某还有许多不明之处,要向先生请教。”那方城主这时也走了过来,拉着慕容小天便入席坐下。

    等酒过三巡,那方城主开口问道:“贼先生,这牛二做伪证,必然心中有鬼,趁着他方寸大乱,先生不让我趁热打铁,反而让我压后再审,立即退堂,还放了牛二,这是何道理?”

    “牛二不是真凶,抓他何用?”

    “先生难道已经知道真凶是谁?”城主吃惊不小。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但我想,过不了今晚,这真凶就该露面了,”慕容小天自信的笑笑:“整个案情,我已经弄明白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那天早上,牛二载着米店老板的小妾,出了车行没多远,便迫不及待的把马车赶进林子里,钻进车厢与胡氏苟且。而这时,那林老板从车行的方向过来,恰巧走到了这里,刚好与正准备去车行的凶手相遇,不知因什么事情生了争执,那凶手便一刀杀了林老板,从树林中落荒而逃,在逃跑时恰巧又看到了牛儿的马车以及听到了里面出的声音。便知道了牛二与胡氏有私情。”

    “而此时恰巧又出现了高捕头误认为吴伯伯杀害林老板一幕,而我爹调查时又现了牛二的马车那天早上正巧也在那路边的林中停过,”这时,方颖笑着接过了话题:“那真凶知道了这一切,知道我爹定会找牛二查证,见是个机会,干脆顺水推舟,逼迫牛二做伪证,致吴伯伯于死地,以绝后患,是不是这样啊!”

    “哎,聪明,一点就透,”慕容小天不得不佩服方颖,说出的话,和自己的推断丝毫不差:“方城主,有件事,我还真想不通!”

    “什么事,”

    “方颖这么聪明,怎么会有一个你这么笨的爹!哈哈……”

    “你小子……”

    “咯咯,咯咯,”方颖也被慕容小天的话逗的忍不住笑起来……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