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俺是一个贼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十拿九稳

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十拿九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再怎么着,我也是方颖他爹,俗话说虎父无犬女,咱要真那么笨,能生出这么聪明的女儿吗?”方城主这下脸上可有点挂不住了,双眼往上一翻,硬杠上了。

    “行了,爹,你一点也不笨,贼大哥是和你说笑的,”

    看着这父女俩浓浓的亲情,慕容小天突然感到心里一热,好温馨,那是温暖和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的记忆中,显的那么的遥远,那样的陌生,令他渴望,却又是那样的不可琢磨!

    “对了,贼先生,既然你知道牛二和米行老板的小妾有私情,为什么刚才在大堂上不拆穿他?反而片字不提?”方城主的声音,将慕容小天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这个嘛,”慕容小天淡淡的笑了下:“我问你们,牛二最担心的是什么?他为什么会听从那个真凶的摆布?”

    “当然是为了隐瞒他和胡氏的私情,”这回,这方城主到是回答的不慢。

    “没错,”慕容小天点点头:“这就是牛二唯一担心的,这件事情也是他牛二的心理底线,如果我把这事给捅破了,牛二反倒没了顾虑,到那时,他反而不会急着去找哪个指使他做伪证的人了,因为找不找,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所以,你就来个敲山震虎,揭穿牛二在撒谎,却又不捅破他与胡氏有私情的事,嘻嘻,还误导我爹指认他是凶手,这样一来,牛二既不愿给哪个真凶背黑锅,又不愿他与胡氏的私情被人知晓,必然会迫不及待的找那个指使他做伪证的人来商量对策,贼大哥,我想,你一定是已经安排了人,监视着牛二的一举一动了吧!”

    “哎,你爹这个城主,应该让你来当才对,”慕容小天不得不佩服方颖了,说实话,如果换一个位置,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能象方颖这样猜个**不离十。

    “贼大哥,你就别夸我了,否则,我爹他可又要不服气了,”方颖轻掩着嘴,咯咯笑起来。

    “好好,不说了,我们喝酒,喝酒,哈哈,我们只等着牛二将那位真正的杀人凶手,替我们找出来就是,”慕容小天也连忙笑着打开了哈哈,人家方信,好歹也是一城之主,怎么滴也要给人家留点面子不是!

    “城主大人,吴刚来了,”几人正喝的热呼,城主府的管家进来通报。

    “快请!”

    “贼先生,事情果然不出你所料,”那吴刚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走到慕容小天的面前。

    “别急,别急,先坐下了喝杯酒,然后在慢慢说,”慕容小天笑着打断了吴刚的话,招呼吴刚坐下,倒了一杯酒,摆在了吴刚的面前,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是不是那位深藏不露的主冒头了?”

    “恩,”吴刚兴奋的点点头,端起那杯酒,一口喝干,激动的说道:“先生,你猜,牛二这家伙一离开衙门,就迫不及待的找谁去了?”

    慕容小天微微一笑:“车行的新东家,卫子键。”

    “你,你怎么知道的,”吴刚一下愣在了那里,接着连声叹道:“先生神人,先生真神人也。”

    “他,他真的猜对了?”这下,连方颖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没错,是车行的新东家卫子键,”吴刚认真的点点头,但十分不解的问道:“可是,既然先生知道是卫子键,为什么还要如此大费周章呢?”

    “你以为做什么事都可以象我们这为方城主一样全凭猜测呀,我需要的是证据,”慕容小天笑着扫了方城主一眼,继续说道:“我怀疑方子键,毕竟只是我的猜测,我这么做,就是要证实我的推测是对的。”

    “对对对,先生说的没错,先生做事,那象方城主,事情不查清楚就判我家主人死罪,还好遇到了先生,否则我家主人不被他冤死那才叫怪,”这吴刚到了现在,也终于可以对着方城主牢骚了。

    方城主的脸直接快成了苦瓜:“怎么说着说着,又扯到了我的身上了。”

    “爹,贼先生这是在提醒你,以后判案不可以草率行事。”

    “哼,你怎么老是帮他说话,哎,真是女大不终留。”

    “爹,你说什么呀!”方颖的脸一下泛起了红晕,心扑扑直跳,但心里,却有一种甜甜的感觉!

    “对了,让你去查胡氏的事查的怎么样了?”慕容小天赶紧将头转向了吴刚,方城主的话和方颖的反应他不是没感觉,不是不知道,但明白又怎么样,在这玲珑塔里,他欠下的情还少吗?仙儿,碧儿,只要想起来心里就充满了愧疚,让人揪的心都隐隐做痛,现在还是装糊涂的好,早早把这里的事情了解了,快点闪人,免的又害人不浅!

    “哦,查过了,”吴刚并不知道慕容小天是转变话题,故意遮掩,认真回答道:“胡氏在近两个月内,雇车行的车不下九次,而每次都是指定牛二赶车。”

    “恩,”慕容小天点点头:“牛二和胡氏的暗通私情,这一点是可以肯定了。但卫子键杀人,还尚欠缺些证据!”

    “贼先生,你是怎么怀疑到卫子键身上的,”方城主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一点,他还真有些想不透。

    “其实,这也不是很难,”慕容小天笑笑:“第一,凶手杀人后落荒而逃,仅仅从牛二停在林中的马车,和车厢里出的声音,便能知道那里面的人是牛二和胡氏,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人不但对车行的事情很熟,而且知道是胡氏雇牛二的车,那也就是说,此人即便不是车行的人,也一定经常出没车行。”

    “对,”慕容小天赞许的朝方颖点点头:“也就是说,此人和林老板也一定很熟,说到林老板,那就是我想说的第二点,”慕容小天竖起了两个指头:“杀人动机,凶手的杀人动机,林老板死了,林老板身边的人,谁能得到好处?”

    “卫子键,卫子键是林老板指腹为婚的未来女婿,林老板死了,他就是理所当然的继承人,而且,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车行了,这和你所说的第一点正好不谋而合,”方颖笑着拍手。

    “可是,林老板的家业早晚是他的,他有必要杀林老板吗?”这个吴刚,到是也不笨。

    “如果这卫子键行为不检点,被林老板现,你说,林老板会不会找他退婚?如林老板找他退婚,你说,这卫子键会不会动杀机?”慕容小天一连串的反问,说的吴刚哑口无言。

    “可是,这也不过是你的推测呀,”这方城主还是有些不服气。

    “要想知道这卫子键是不是真的人品垃圾,你派人到烟花酒地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难道连这种事情,还得我教你?”慕容小天没好气的白了方城主一眼,无奈叹道:“哎,真不知道,这个城主,是怎么让你混上的。”

    “咱说不过你,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咱不介意,”方城主哈哈一笑,拍了两下手掌,高喝一声:“李管家,把高捕头和刘师爷给我找来,哈哈,不威,当我是病猫呀!现在该轮到本老爷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爹,不要过早的打草惊蛇,派人盯紧卫子键和牛二就够了,我想他们还心存侥幸,一定会去毁了凶案现场的车轮印,到时你再动手,来个人赃并获,此案便***大白!”

    “对,没错,”慕容小天也赶紧附和道:“他们一定会去毁了地上的痕迹,等再过堂时给你来个死不认帐,你只要派人藏在那林子里,一定能瓮中之鳖!”

    “好了,好了,你们真罗嗦,这后面的事我要是还做不好,我这十多年的城主岂不是白当了,”这方城主不耐烦的摆摆手,干脆起身走出了后堂,急着安排人手去了。

    “吴刚,我们也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回家轻轻松松,安安稳稳的睡一觉,明天准备接你家主人回家吧……”

    离开城主府,慕容小天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一关的试炼,应该说是十拿九稳了,可想起离开时方颖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又欠下了一笔永远也无法偿还的感情债。

    走在暮色降临的大街上,慕容小天的心里突然的涌现了无比的寂寞与惆怅,他想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他想他的妹妹小意和弟弟小风,甚至在玲珑塔外的鬼战士和魔军师,也令他那么的想念。

    而此刻,让他最想念的,还是那个在他心目中,无人可以取代的白云,和白云分开去蚁穴的那一幕,就象这夜色下的晚风般,环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