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俺是一个贼 > 第十九章 木筏上的柔情

俺是一个贼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木筏上的柔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来,我们的离开这里了,”看见‘圣域奇兵佣兵团’在山下摆出的防御阵势,慕容小天知道,是到了离开这里的时候了,再待下去,应该是毫无意义,对方已经砍了很多的树木在下面做掩体,又有很多的附属团队的召唤师补充进来,加血有足够的保障,而自己一旦进入对方魔法师的攻击范围内,那是必死无疑!

    “离开这里?去那?”紫风轻声问。

    “附近去转转,看看有没有意外的收获!就让‘圣域奇兵佣兵团’的人,在下面慢慢的忙活吧!”慕容小天呵呵一笑,他想起了当初和白云误入‘暗骑圣界’的情景,这齐亚特的圣殿就在这里,不知道能不能从其它的地方,找到进入‘风骑圣界’的途径。

    “好,听你的,”紫风点点头。

    “那我们走,”慕容小天站起来,将倪猿兽王收进了坐骑空间,拉着紫风的手,朝着后山跑去。

    此时,天色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东边的第一线曙光刺破苍穹,给大地撒下一丝暖意,清晨的潮露在群山之见泛起层层薄雾,使整个群山看上去蒙蒙胧胧,似幻似真。

    慕容小天带着紫风毫无目标的在群山之中搜索,究竟该找些什么,该怎样找,其实,慕容小天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瞎逛逛而已,碰碰运气。

    当群山中的迷雾散去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天空,慕容小天带着紫风已经在大山里转了几个小时了,怪到是碰到了不少,可最高的,也就是四级的魔兽,连个小Boss都没碰到,对这些低级怪,慕容小天打都懒的打,那点经验,别说对他了,即便是对紫风都起不了多大作用,暴的装备就更不用说了,最多是四级的青色,他混沌之戒里都还有不少,没什么大用,打这些怪,都是浪费时间,遇到这些怪,慕容小天都是拉着紫风,施展魅影飘移快划过,一走了之!

    “天哥,我们是不是好象迷路了?”紫风突然问,她越来越觉的不大对头,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好象刚才就来过一样。

    “不是好象,是绝对,”慕容小天摸摸鼻子,露出了苦笑,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道水流,无奈说道:“看到这条河了吗?我们已经是第三次走到这个地方了。”

    “呵呵,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呀!想不到你这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也会迷失方向,”紫风格格的笑起来,对于迷路的事情,好象并不太放在心上。

    “汗,你以为我是神仙呀!什么都懂,”慕容小天笑着摇摇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何况,嘿嘿,我本来就叫‘迷失方向的人’。”

    “拉倒吧你,”紫风翻了下白眼,不满的说道:“现在这地方又没人,你就不能把你这身伪装去掉呀!”

    “呵呵,还不是一样嘛,名字只是一个称号而已,何必那么认真嘛!”慕容小天又是一笑,但还是将隐藏斗笠收了起来,露出了本来面貌,对紫风,他没什么好隐瞒的,共同的遭遇,已经把他两的心,连在了一起!

    “哇塞,你你你,你就是《命运》第一人,俺是一个贼?”紫风伸手指着慕容小天的头顶,眼睛睁的大大的!

    “汗,《命运》第一人?你们也太抬举我了,”慕容小天只有苦笑的份。

    “我,我早就应该想到的,除了俺是一个贼,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紫风的脸上,显的有些兴奋!

    “汗,《命运》里能人太多了,比我厉害的多的是,你再这么说下去,我该找个地缝钻下去了,”慕容小天额头上直冒汗,不说别的,就传承了赵云雷霆骑士的龙之嗜血,能力都不会在他之下,何况还有无数未知的隐藏高手了。

    “好好,我不说了,那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紫风望着慕容小天尴尬的表情,抿着嘴直笑!

    “嘿嘿,这个到是好回答你,”慕容小天伸手一指那条河流:“顺着水流走,就肯定能出去,我就不相信,这流水也是在这里打转的。”

    “说了等于没说,那水流从山峰上直飞而下,都不知道有多高,怎么下去呀!”紫风没好气的回答。

    那河流他们头一次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看过了,河流的尽头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瀑布飞流而下,下面蒙蒙胧胧的,看不到底,不知道有多深,而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根本就下不去。

    “怎么下去?”慕容小天嘿嘿一笑:“从瀑布那里跳下去。”

    “有没搞错,那么高!”紫风的眼睛又睁的老大。

    “一点都没搞错,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就从那里跳下去。”慕容小天说着拉住了紫风的手,就往瀑布那里走。

    “不不不,不行,我有恐高症,你那么能的,一定有别的办法……”紫风拼命的想挣脱。

    “放心吧!这么大的水流冲击下去,下面的河床早就被瀑布冲刷的很深,摔不死的,”慕容小天见紫风不走,干脆一把把她抱起来,扛在肩上就往瀑布那里跑!

    “天那,救命那!不要……”紫风的声音,响彻在群山之中。

    “不要怕,有我在,跳,”到了山崖的瀑布跟前,慕容小天将紫风从肩膀上放下来,揽在怀里,哈哈一笑,纵身跳了下去。

    “妈呀……”紫风的叫声更响了……

    “扑通,”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小天抱着紫风落到了水里,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们下沉了七八米,才控制住身体,往水面上浮了上来。

    “咳咳咳,你个死家伙,快被你吓死了,”头一露出水面,紫风就咳了起来,她不懂水性,在沉入水里的时候,可是被猛猛的灌了几大口水。

    “原来是个旱鸭子呀!先上岸再说,”慕容小天拖着紫风爬上了岸。

    “你你,你那眼睛,能不能不要乱看呀!”

    紫风本来就穿着紧身的休闲劲装,现在被全部打湿了,紧紧的贴在了身上,顿时,凹的凹,凸的凸,诱人的体态整个暴露了出来,紫风的身材本来就好,这一下,更加的具有***力了,慕容小天便不由的多看了两眼,没想到刚好被紫风看见了,紫风一下脸红到了脖颈,开口叫了起来。

    “人生出来就是让别人看的嘛!这有什么嘛,不看就是了,”慕容小天哈哈一笑,走到了岸边的一处地方,开始生火做饭,饥饿度可是已经下降了不少,不吃点东西是不行了。

    过了一回,紫风才过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显然,是躲在那里换衣服去了。

    “紫风,你包裹里有没有酒?”慕容小天简单的把魔兽肉架到火上烤,并开口问。

    “没有,全是生命药水,”为了做齐亚特的隐藏任务,她可是在包裹里塞满了药水。

    “哎,只能将就的吃点了,”慕容小天把烤好的魔兽肉分了一块给紫风,心里可是后悔的要死,为什么在石矿村的酒馆里就不装上一点呢?他现在暗暗誓,等再到了有酒的地方,他一定在混沌之戒里装上他够喝一年的酒。

    “本来是有几坛的,可在古石城药铺的时候,都被我给扔了,”紫风接过魔兽肉,边吃边说!

    “对了,你的三十万金币,我帮你从老实人那里拿回来了,吃完了东西我还给你,”说到古石城,慕容小天想起了这件事!

    “啊!你,你怎么知道的?你,你怎么拿回来的,”紫风的嘴一下张的合不拢了。

    “你们姐妹怎么都一个样子,一紧张就结巴,不过你比紫铃妹妹强点,要是她的话,又要问我是不是人了,”慕容小天摇头笑笑,然后说道:“当时我就在你们隔壁,你和老实人交易的过程我全看见了。”

    “你在石矿村听到了我的谈话?”紫风有点反应了过来。

    “还不算笨,如果不是听了你们的谈话,我怎么能够赶到香花大酒店,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又怎么能埋伏在齐亚特的圣殿跟前?”慕容小天边吃边说道:“不过说你不笨吧,你也够笨的,那么烂的圈套,你也能钻的进去,你也不想一想,他一个商人,和你交易‘风骑圣界牌’这么重要的东西,却跑到古石城第一大势力开的酒店里面去谈,这能没有问题吗?实话告诉你,当时偷听你们谈话的何止我一个,‘圣域奇兵佣兵团’的团长圣域无敌铁血骑士就在你们隔壁的另一个包厢里观察着你们的一举一动。”

    “谢谢你!天哥,”紫风的心弦拨动了下,良久,就说了这一句话,她现在才知道,慕容小天从石矿村的酒馆出去开始,就一直在悄悄的保护着她,并不是机缘巧合,也不是为了什么齐亚特的隐藏任务才碰巧在齐亚特的圣殿门口遇上的,原来,他已经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而自己确还一点都不知道!

    说再多的话都没用,即使那句谢谢都是多余,他对自己的恩情,不是用几句话就能报答的!

    慕容小天可不知道紫风再想什么,没有酒,吃起来也没什么味道,三口两口的把魔兽肉吃完,嘴一抹,将三千个紫金币拿出来,放到紫风的面前,这才说道:“你先慢慢吃,***察看一下这四周的情况。”

    说完,便迈开步子往别处走去!

    慕容小天将四周搜索了一遍才现,原来他们掉进了一个死地,四周一圈,全是悬崖峭壁,除非会飞,否则根本就出不去。而这里面别说魔兽之类的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还真应了‘千山鸟飞绝,万境人踪灭’那句话。

    “怎么样?有现吗?”看到慕容小天走回来,紫风开口问!

    “进了一个连鸟屎都看不到一坨的死胡同,”慕容小天苦笑。

    “那怎么办?”紫风又问。

    “砍树!”

    “砍树干嘛?”

    “做木伐!”

    “真够晕的,问一句答一句,你的话就这么宝贵呀!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紫风撅起了小嘴!

    “这地方一圈全是悬崖峭壁,根本出不去,只有瀑布上飞流下来的水流,流进了一个山洞,这山洞不知道有长,也不知道这水流到什么地方去,但那是唯一有可能出去的地方,我想做个木筏,我们顺着水流漂下去,看能不能出去,小姐,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紫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慕容小天无语的摇摇头,跑到树丛里砍树去了。

    等木筏做好,慕容小天和紫风就坐上木筏,顺着水流漂进了山洞,水流不是很急,木筏缓缓的向前漂移,刚开始,还能看到洞外透进来的光线,越往里越黑,光线也就越来越暗了,到最后,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慕容小天便拿出了夜明珠,照着继续往前飘移。

    越往里,洞顶开始越来越底了,而水流的度也开始慢慢的快了起来,慕容小天估计,山洞的走向,应该是越来越低了,心里不由的暗暗焦急起来,他担心,再到后面,整个山洞都会被水淹没,如果出口还很远的话,或者这水是涌入地下的暗河里,那么他和紫风就死定了,而他俩的死,不只是单纯的《命运》游戏中的死亡,很有可能,便是再也回不到游戏中,而在现实中,也将永远的不会醒来!

    可现在要想退出去,已经不可能了,慕容小天试过的,这水很深,他们漂流了起码快一个小时了,而且水流越来越急,想要逆流游回去,慕容小天自问办不到,何况,还有一个根本不会水性的紫风!

    慕容小天现在才有点后悔,自己这事做的,有点太草率了点,自己死了也就算了,但连紫风也害了!

    洞顶越来越低了,坐着,头顶已经要碰到洞顶了,两人只好并排的躺在了木筏上。

    “紫风,你的明白,也许,我俩都的死在这里,我们的死亡,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对不起,我无能为力了,只能听天由命,是我害了你,”慕容小天的声音异常的沉重,但他不能不告诉紫风目前的情况,因为,紫风她有权利知道。

    “不要说对不起,如果不是你,在齐亚特的圣殿门口,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能够多享受这段日子,我已经很满足了,”紫风的声音很轻,但没有丝毫的哀怨!略略停顿了下,又低低的说道:“天哥,能将那个夜明珠收起来吗?”

    慕容小天什么都没有说,将夜明珠收回了混沌之戒,四周一下子变的漆黑,只听到涓涓的流水声,这一刻,似乎这山洞,这流水,这木筏,便是在举行他俩悲哀的葬礼!

    突然,紫风一下子趴到了慕容小天的身上,摸索着将小嘴吻在了慕容小天的嘴上!那不停晃动的木筏,让两人的身体不停的摩擦,让两人的心,都剧烈的跳动起来,紫风那压在慕容小天胸口的坚挺**,那淡淡的少女体香,让慕容小天的血脉开始膨胀!

    良久,紫风才松开嘴唇,在慕容小天的耳边幽幽的说道:“在现实中,我从来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老天给了我一次体验的机会,我很满足了,天哥,在回归那个毫无思想,毫无意识的黑暗世界之前,能爱我一次吗?”

    慕容小天愣了一下,脑海中出现了白云的身影,但突然一个翻身,将紫风压在了下面,开始在紫风的嘴上,脸上狠吻了起来,同时,一双手疯狂般的脱开了紫风的衣服。

    两个即将永远成为植物人的人,还想那么多有意义吗?也许,他的离开,对白云也是一种解脱,不用让她,再在与白雪的纠葛中苦苦挣扎!

    爱,应该是甜蜜的,可是慕容小天和紫风的眼角,为什么会有泪滴?

    忘了吧!一切都随风,算了吧,一切都让她走远,别再回味,在这遥遥天际里,我们遥不可及……
俺是一个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