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末世日常见闻录 > 第五十五章

末世日常见闻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五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高大壮将这些徽章放在圆桌上的之后,柳北就开始了他对这个所谓的释放徽章的解释,如果猜的不错,这个估计就出自大壮他妈妈之手,而没想到会拿这个作为所谓的比赛资格,甚至就像是那啥动漫那样,获得更多的徽章就可以了召唤神龙了,呸....就可以获得继承权了。

    一个R7的控制权外加一个100%晋升为R7阶段实力的机会这完全就是巨大的***,不过其实对我而言这种***就并不是很大,而我想对于大壮而言他也仅仅只是想要活下来罢了,毕竟输了可就是基本代表着死。

    “这些徽章是不分的,你只要将这个放在你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就行了,不过.....最好不要挂在胸前,这几日正好是开战前夕,如果挂在胸前的话,难免会遭到敌人的***,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所以能不开战我觉得还是最好把精力留在出场时候吧。”

    柳北的考虑也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参战的人都已经拿了一个徽章在手中,不过如果将如此显眼的东西带出去的话,很难免不会遭到攻击,虽然这里的都是强者,不过总会伤些元气,人数本身就有差距之上,再加上被提前攻击,这样会造成输的可能性,就像是柳北之前说的那样,这场战斗不论如何,只能赢不能输。

    “那个....柳北兄弟,我有个事情想问你一下哈。”我赞同柳北的话,想了一些事情的可能性,却听到高一有些迟疑的口气。

    “怎么了?高一兄,有什么问题,我会尽力回答的。”

    “额.....其实就是我有点手痒,想要提前遇到点事情,顺便...也试试这里人的实力,所以想带个徽章出去嘲讽嘲讽。”

    “这....高一兄,这样的话,万一你受了什么重伤,我...可不好交代啊,虽然你的说法也的确可以试一试,但就算冒险***也不能让你去的。”柳北其实很犹豫,一口拒绝的话语,不过高一本身也不是贪狼组的成员更加不是伙伴之类的,所以也没法命令他,说起来话来也不能太过得罪命令之类的,总之有些难堪,想想也是,不过我却想不出高一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实不相瞒,虽然我说的是因为自己手痒,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个人某种不能说的体质原因,必须要时时刻刻处于战斗状态,不然的话会反噬更加严重,三天时间至少我要发泄一次,不然的话到时候我估计会处于十分虚弱的状态,所以....还请柳北兄弟不要拒绝我的要求。”

    对于柳北的体质问题,我确实也知道一些,不过如果说他需要时时刻刻的战斗才能保持强大的实力这点我倒是完全不知道,不过想来也是,本身在基地里,时时刻刻都有那种虚拟战场可以战斗也不需要担心这个,但是离出来已经有两三天的时间,发生这一系列问题也的确如此。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拦着高一兄弟你了,不过请谨记我的话,如果战斗的话千万不要在外面明面战斗,不然的话会被秩序者击杀的,即使不杀也会让你重伤,所以如果兄弟你实在要找人打的话,可以去这个A区的黑市战斗场,你只要上擂台亮出自己的徽章应该会有很多人找你战斗的,总之万事小心,千万不要勉强就行。”

    柳北很好心好意的说了很多话,然后还给了他一张这里的地图,不过高一却笑着拒绝了,说之前自己早已经把这里摸得差不多了,那个战斗场也是他要去的地方。

    随后在一段对话之后,也就决定让高一带着徽章去吸引一些人来对付他了,而孔雨荷一脸根本不担心的样子,很显然她相信高一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被解决,而体质方面她也肯定完全都知晓。

    “嗯?!”当高一在柳北同意之后,戴上了这个徽章,随发出了一声疑惑的话语。

     

    “怎么了?难道是这个徽章存在什么问题吗?”虽然此时高一并没有受伤,不过难保他带上这个后会被这么一个小东西控制还是受伤之类的,毕竟此时此刻我看到这枚徽章竟然在闪光,我可以保证我没有看错,这本身黑色的徽章此时却闪着白光,渐渐的本身黑色的徽章竟然还褪色变成了一个银白色的徽章,还不时闪着光。

    “这是怎么回事?”

    这话不是我说的,也不是孔雨荷、高一等人说的,完全是发送徽章的柳北和高大壮两人异口同声的话语,话说,这件事情可是你们俩所做的计划啊,怎么感觉比我们还要惊讶,而高一这时还没有说话,所以完全不知道情况是好是坏。

    “抱歉,其实我和大壮也完全不知道这个徽章除了简单的解印功能外还有***什么能力,这确实超出我的预料了,难道是他们故意给我们下的套吗?”

     柳北已经往***方向想了,做出最快的判断要比直接面对要好的多,不过一个呢喃的声音却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嗯....大家怎么了?一脸严肃的样子。”就在决定到底是要将高一进行某种观察,还是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直接做必要的手段,当然这一切也经过孔雨荷的同意我们才会去做的,高一是自己带上这个徽章的,虽然缘由还是在柳北,但至少也不能全怪他,不过就在所有人都警惕的时候,高一却笑着脸抬起头对着所有人看了看说了一段悠哉的话。

    “怎么了?怎么了?刚刚不小心打了个瞌睡,连小荷都是一脸似乎要***我的样子,难道刚刚我的睡相就那么吸引人吗?”

    “吸引你个大头鬼,瞌睡?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打瞌睡的呢?你以为你是***吗,刚刚带起徽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本身严肃的气氛因为他个人的一段烂话反而遭到了孔雨荷的一阵敲头暴打,虽然如此,不过孔雨荷并未耽误问问题的时间,直面的向此时都一脸委屈样的高一提出了疑问。

    “其实...其实之所以我打瞌睡,那是因为当带起这个徽章的时候,我的意识似乎被带到了***地方,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对我说话,说完之后我也就醒过来了,不过这个徽章还真的不错诶,带上去之后身上的隐疾竟然都感觉有些消失的样子。”

    “说话?说的什么!?”听闻这个之后,所有人都很好奇,不过虽然大家都站起来似乎想听出些什么,不过开口的还是柳北,我估计等到他听完之后,就又会想些新的计划什么的。

    “也没什么吧,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女人是这么说的:‘欢迎参加南易世家的传承之战,你将作为南易世家的传承赛第一位出场者,在此期间请尽量保证自己的实力水平,此战斗为生死战,如果不投降的话直到一方死亡或者无法再战才会结束,如战斗当天未能即使参战的将剥夺参战权利,释放徽章也将自行寻找那场的另一位参加选手,战斗全部结束后,赢得胜利的一方将获得丰富的奖励,失败方将根据成功方的要求进行惩罚,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算了,直接告诉你吧,我就是这里的最高权力者,易相逢,为了利益,权利以及那虚无缥缈的友情去战斗吧,可爱的小家伙们。”

    高一讲完之后,就剩下各有各想法的时候,至少在五分钟之内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不过我大概明白,他们不说话不是代表他们没有疑问,而是在等待这次计划的核心人物柳北的发言,至少我是如此。

    柳北呢,虽然不能称之为焦头烂额,但确实眉毛一直都是紧蹙的状态,随后足足过去了一刻钟以上,终于算是等到他开口了,然而他开口所做的事情却在我的意料之外。

    本来我以为柳北一开始是直接会讲下一步的方略,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的站起身子,然后朝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抱歉各位,本来我以为即使是输了,我们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却没想到这失败者竟然会被当做物品一般的处置,这是我的疏忽,我在这里像大家说声对不起了。”

    “哎呀,柳北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哪要你的道歉,虽然有些事情是出乎意外,但是只要到最后我们能打赢,其实一切就跟之前的没多大区别,再说了,你不是也一样要出场吗,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我们的事情,你太客气了,即使在这里你算是主,但是也没必要如此的,我们这都是心甘情愿的。”

    柳北这一低头鞠躬,可就没有再抬起来,所有人当时都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且怎么说呢,有那么些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他,因为其实跟他熟一些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极其较真的人,尤其是对于自己所做的一些错误判断,都会有很深的执念,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缺点,却经常会让一个冷静的他,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而本身我是准备来劝诫他的,因为在场的人里,估计也就我能开口当这个和事老一般的角色,却没想到会被高一给抢了先。

    柳北这一低头鞠躬,可就没有再抬起来,所有人当时都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且怎么说呢,有那么些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他,因为其实跟他熟一些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极其较真的人,尤其是对于自己所做的一些错误判断,都会有很深的执念,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缺点,却经常会让一个冷静的他,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而本身我是准备来劝诫他的,因为在场的人里,估计也就我能开口当这个和事老一般的角色,却没想到会被高一给抢了先。

    高一所说的话,不能说算是劝诫,怎么说呢,有点像是表达自己的决心吧,柳北之所以道歉的人,其实也是高一和孔雨荷他们,毕竟即便是我也是他的伙伴,但高一他俩不是,这带上了徽章可就像是签下了生死状一般,几乎算是进退两难了,这种时候给一般人来讲都会选择退去,毕竟这赢了其实说有好处,但也就那样,至少那种大头拿不到,人家又何必为你拼死拼活拿一局呢,换句话说就是从性质上变掉了。

    “这种事情没必要道歉,如果柳北你真的想要给我道歉或者补偿的话,到时候赢了,多给点东西回去交差就行,本身都是隶属Z国的神秘组织,没必要如此客套。”

    在高一说完之后,柳北依旧没有抬起身子,这家伙脾气很倔,一般自己决定道歉的事情,很难拉的回来,而又不能一直让他保持这种情况,随后孔雨荷就开口说了段话,不过相比于高一,孔雨荷的话则是冷冰冰的,直接将本来的人情关系,变成了利益关系,但是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至少也算是让柳北有了一个台阶下。

    而柳北之后在***人的一众好说歹说之下,终于抬起了头,重新坐会自己的位置上,脸上的表情也说明他的确从道歉的话语中解脱了出来,而只要一解脱,所有的一切事情都会处理的极其平静。

    “刚刚我一不小心又进入自己的死循环里,真是不成熟,不过在从那种状态下解除后,我大概想了之后的几点事情。”当说到这个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保持平静的表情,看着柳北,等待着他自己开口说。

    “既然大家都那么看的起我,那我直接就说了,第一相比于过去只是预测有人来提前对我们动手的可能性现在已经变成了百分之百,如果说这个等于参赛资格,而剩下的时间还足有三天,那剩下的时间里,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倾尽一切可能抹杀或者关押我们,然后在当天直接不战而胜,虽然易相逢在话语中没有直接说明,但不代表不行,所以这几日大家还是小心点为妙。”

    “第二点,虽然不知道到最后的奖励除了那两个已经说明的东西以外还有什么是最后的胜者奖励,不过我想作为易家继承者之战一定不会是什么小物件,所以即使到了战斗结束即使我们胜利之后,也要时刻保持警惕,而雪儿就是后手,如果真的如我想的那样的话,到最后即使我们能赢那也是要面对这里几百号人的攻击,如果战斗导致气力耗尽的话,那时候一切都拜托雪儿了。”
末世日常见闻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