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96章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6章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招娣看着李博谷,忽然的就哭了起来,教室里的学生瞧见一个妇女对着老师哭,都嘻嘻哈哈的笑,李博谷让学生们肃静,但是笑闹声收敛了一下,等李博谷和李招娣去说话的时候,学生又吵了起来,李博谷喊:“笑什么?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人哭?谁再笑,就上来在讲台上笑!”

    下面的学生都捂住了嘴,李博谷一看这课也上不成了,让学生自习,带着李招娣往一边走: br />
    “村里好几个人都说你昨天捡钱了,我都问了。”

    “啊!这谁说的?我真没有啊。”

    李招娣伸手将泪眼一抹,声音大了起来:“有人能证明的!”

    “这真是奇迹怪哉,谁证明我捡钱了让谁来证明我,这事开不得玩笑。”

    李博谷也生了气,声音就大了起来,有两个路过的老师见副校长和一个女人在辩论什么,就走了过来,问怎么回事,李招娣说:“要是没有真凭实据,我也不来找你,村里的人要是没有人看到你捡钱,也不能说你,真是越有钱就越是爱钱,你这会当了校长了,转了正了,怎么反而成这样了。”

    李博谷脸憋的通红,李招娣的话戳中了他心里的伤口:“我怎么了?我当校长怎么了?我给你说,我就不愿当这个校长!”

    “当不当校长没啥,你已经是校长了,这样也不能捡钱不还啊。”

    李博谷眼睛闭了一下,那两个教师知道生了什么事,就说没凭没据的不能乱说话,李招娣解释说:“真的有人说是***捡钱了,不然我能来学校找他?”

    李博谷觉得豢相看,脸上就带了笑:“我们这不也是想将事情搞清楚吗?”

    “这事说不清楚。我这会要是说你们谁捡了我一万块,也有证人,但是证人不愿意到这里来说事,你们怎么办?”

    李玉看着李招娣说:“我爸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你相信他不相信他说的话,也无所谓,但是你真的要说他捡了钱,麻烦你拿出真凭实据,我们下午还有课,我们也跑不了,你有了证人,我们随时奉陪。”

    派出所门口这会站着几个村里的人,李博谷走了几步,对着李招娣说:“他弟妹,我昨天在后店子喝酒喝多了,回来在路上确实是捡了东西,不过捡的是块手表,不是钱,我想这可能就是话传话讹传讹了,你在丢钱的地方再找找,不行,我们一起帮忙再找?”

    穆亚青听了就说:“这也是个办法,你怎么说?”

    李招娣已经没有主意,穆亚青就开了车带着李招娣去丢钱的那一块,李博谷也要跟着去,李玉拧不过父亲,没法,自己回了学校。

    李招娣丢钱的地方确实就是李博谷昨天醉酒打鼾的地方,知道了事情的因果,许多人都来帮忙,可是忙到了天黑,也没有找到李招娣的五千块,瞧着李招娣六神无主的样子,李博谷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他闷闷的回到家,李玉已经做好了饭,吃着饭,李博谷说:“取点钱,给你婶送过去。”

    李玉一听就皱眉:“爸,这事不是这样办的,你是好心,可是别人会说你心虚。”

    李博谷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可看你婶那样,你秀堂叔还在医院里躺着……都是一个村的,谁家没个急事?”

    李玉知道父亲的脾气,等吃完饭刷了锅碗,说:“爸,你的想法,我知道,可就是去,也不能现在,等事情说清楚了也不迟。”

    李博谷坐在院子里的黑影处闷闷的吸着烟,心说自己又错了,怎么昨天有人说自己捡了钱自己就应承了呢?这分明是一句玩笑话啊,可是玩笑却变成了麻烦事,可见玩笑也开不得了。

    “无妄之灾,真是无妄之灾。”

    这时外面一亮,像是汽车声,接着有人敲门,李博谷开了门,来的人是个小青年,好像见过,嘴里就问:“你是……”

    “李校长,你好,”这青年说着看看门外,然后将门关上,说:“我是镇上的。”

    两人走到了院子里,借着亮光一看,李博谷嘴里“噢”了一声。

    原来这青年是镇上给刘***开车的司机,见过倒是见过,只是不知道名字,李博谷就让人往屋里进,叫李玉沏茶招待,这青年一边打量着李博谷家的摆设,眼睛在李玉丰满的胸膛和圆滚滚的臀上瞄,李玉心里有些不喜,倒了水就去了外面屋,听里头说道:“李校长,是这样,你昨天是不是捡到了一块手表?”

    李玉一听就竖起了耳朵,李博谷说:“是啊,你丢的?”

    “是,我……”

    李玉掀开门帘走了进去,看着这青年说:“你叫什么?在哪工作?”

    这青年一见李玉就笑:“小***你好,我叫廖有为,是镇上司机班的,负责给刘***开车。”

    “是这样,我昨天也去了后店子,见过李校长的,回来后在路边解手,结果有人赶了一群羊过来,我躲避的时候,手表就掉了,当时也没找到,今天无意中听说李校长捡了块手表,就过来看看。”

    李博谷听了就说:“小玉,拿表出来给人家。”

    李玉却不走,问:“廖有为?我看一下你的***。”

    廖有为一愣,说:“啊呀,还真没带,我不会骗你们的,对了,有驾照,你瞧。”

    廖有为从兜里掏出了钱包,那驾照夹在里面急忙的取不出,他就连着钱包一起给了李玉。

    李玉一看,廖有为的钱包里起码有现金三千多,而且里面插满了各个银行的卡,李玉看了一下驾照,确实是廖有为这个人,顺手就用手机将廖有为的驾照给拍了下来,说:“你别多心,我爸他今天遇到了被人冤枉的事,我这也就是为了小点心。”

    廖有为显然是知道李博谷遇到的事情,说:“理解,理解。”

    “那你能说一下你的手表牌子和什么特征吗?”

    廖有为当下就说自己的表是雷达的云云,李玉知道廖有为说的没假,就去拿手表,廖有为在屋里给李博谷说:“昨天我回去找了的,看到李校长当时喝醉了在麦秸垛上睡着,叫了几声你也没醒……”

    李玉拿了手表过来,廖有为一看就是自己丢的那块,说了几声感谢,李玉让他再检查一下,廖有为看看,表完好如初,说没问题,就起身离开,将随身携带的一个黑色塑料袋放下,李博谷说你这是干嘛,廖有为说:“就是两条烟,谢谢李校长,这年头,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

    一句话说的李博谷倒是不好意思了,将廖有为送走回来,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是两条云烟。(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