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4章我在黑夜中行走,我在寻找光明(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半间房镇***的工作分配只是一方面,其实真正忙起来,各部门都是凑?21??一起干,互相借用人手,哪忙哪件事比较紧急比较重要,大家一拥而上就去哪。㈧┡Δ』ΩΩ㈠┡中Δ文网比如说去年后店子村老炮台的事件,当时冯是司法所的,刘再芬是妇联的,可是却被安排到了同一个地方去办事,而且在各个部门的规章制度中几乎都有一条: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这任务几乎都是机动临时的,因此乡镇一级的***虽然几乎和中yang的机构设置只差了拥有外jiao权力,但是真正办起公来,内容形式很不相同,部门之间没有太严格的界线。

    一般来说,春节过后的一段时间是各级干部会议比较多的时节,对于乡镇一级人员其实也是比较悠闲的一段时间,而且这种情况几乎都会持续到五六月,也就是农忙个季节之前,那些会议区分起来,县一级往上主要是***和***会议,而乡镇一级基本都是开工作类型的,像各种总结表彰会、业务工作会,或者是各类型的综合会议。

    作为半间房镇的副镇长,刘奋斗最喜欢开的是一些总结表彰会,这些会议基本都是县里的一些职能部门召开的,往往有一定数额的奖金奖励,作为主抓镇工作某一方面的领导,刘奋斗自然会多分一些。

    但是有悠闲就有忙碌,乡镇乡镇,服务农民是第一工作重心,到了夏天降临的时候,基层工作就忙碌起来了。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写过一篇《种树郭橐驼传》,里面讽刺说那些喜欢统揽一切、貌似“勤政爱民”的所谓“良吏”让人民反感,说官吏喜欢不断地号施令,一天到晚跑来大喊老爷叫你们做这个,老爷叫你们做那个,老爷叫你们种地、老爷叫你们收获,甚至老爷叫你们看好自己的孩子,结果让民众好烦其令,整天的就剩下接令,结果什么事都做不成,如今当然这种情况很少了,但是也并不是说没有,今天镇里开会,刘依然和杨树明同时出席,在会议上就传达了县里的通报,说某地连续三年栽三次树,砍三茬树,原因是该乡镇主要领导换了三次,每届领导都要突出自己的政绩,结果苦了百姓,还有某乡镇一天接待了十八起上级部门指导工作的人员,让基层人员苦不堪言,大家要引以为鉴。

    其实今天的会议是计划生育工作会,所谓乡镇干部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计划生育工作要是搞不好,镇里的各项指标就上不去,搞不好就有掉乌纱帽的可能,所以领导们不由的不重视。

    有些话在会议上实在是老生常谈,历来都是:说的说,干的干,说的给干的提意见。高谈阔论的总是不干活的,干活的往往都是没有言权的。

    刘奋斗听着讲话,思想却在抛锚,原因是听到了那个三年栽三次树,砍三茬树的事,他不由的就想到了如今的县长陈飞青。

    陈飞青当年在半间房镇的时候,就大力展绿色养植,漫山遍野的种果树,结果树都没种成,因为地质土壤不适合,不过陈飞青的表现得到了老********的赏识,那会县里的方针是以果富农,果树种成没种成的,陈飞青倒是将自己的职位给“种”成功了。

    在半间房镇,一年中有两个人口生育的高峰期,一个是春夏交接的时候,再一个,就是秋冬交接,春夏季节生育的,是因为农村秋冬季节结婚的人比较多,那时候地里没活了,手里有了闲钱,于是十月怀胎,第二年四五月新生命就瓜熟蒂落,至于秋冬时候的出生潮,原因是一般是到了过完年这一段时间,地里农活不多,温饱无事的,到了夜里男女之间两xing活动就比较频繁,这样就导致了怀胎几率大为增加。

    而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半间房镇婴儿出生率的高峰期,市里的计生部门将会在最近几天到半间房镇抽调自然村进行突击检查。

    对于这种检查,镇里已经熟门熟路,自然有应对的方案。水涨船高,市里来检查,县里和镇里就组成了攻守同盟,一致对外,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为了防止下边作弊,市以上的抽查都搞得都很神秘,令人防不胜防,带队的领导出前从不说去哪个乡镇,去哪个村,全是按照随即抽取,或者说是抽签决定,这样就增加了防守的难度系数。

    这次市里计生部门来检查,镇里定的调子仍旧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方针,就是让镇里的各部门人员装扮成普通老百姓,散布到每一个田间地头路口村头,看到可疑人物车辆就立即汇报联系,将市计生部门的人当成日本鬼子进村来对待,实行坚壁清野,将育龄妇女和标钉子户迅转移至安全隐蔽地域。

    杨树明的话讲完了,工作分配完毕,主抓计划生育的dang委委员有了提议,说领导的方针政策是好的,不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和***部门的人员,似乎市里的领导们这些年都挂过面,几乎都成了熟人了,是不是在容易检查的村里路口,布置一些新面孔?

    分管计划生育的副***王勇深以为然,刘奋斗心里一动,顿时表态,说水利站的冯可以,这小伙子为人机灵,也是新到镇里工作,市里的人对他应该陌生,他手下还有六个兵,应该能担此重任。

    刘奋斗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散会之后,刘依然将刘奋斗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对着刘奋斗说了一件让刘奋斗非常愕然,并且觉得难以接受的事情,刘奋斗当时还想争取几句的,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因为说了也没什么用。

    走出了刘依然的办公室,刘奋斗心里骂开了,可是想来想去的,除了听从领导的意思,自己还能说什么?工作是要做的,领导交代的话,什么时候对冯说,也需要酝酿操作一下,否则自己岂不是里外不是人,得罪了冯,领导也不满意,关键刘依然干嘛选择自己去给冯说呢?难道是自己刚才在会议上提及了冯?那自己就要去做恶人?

    这他ma的!

    冯和他的六个新手下被派到了最可能被市计生部门抽查的后店子村周遭布控,果然,到了这天午时,镇上的***就打来了:“市检查组人员已经到了咱们镇大街!一辆普桑,一辆长安面包,车号是……”

    “车子一直往水库的方向开!很可能今天是去后店子村了!”

    “冯,你要坚守岗位!灵活机动!”

    接到***,冯就让水利站的成员紧急给后店子村打***,没过一会,镇上通告的那两辆车就到了后店子村头。

    后店子村已经是半间房镇最后的一个村落了,这两天村里正请了市里的剧团来演出,人流量有些大,因为想给村里再争取点时间,冯将李雪琴的车半砍到了公路中央,装作是坏了,闻弦而知雅意的其余几个人灵机一动,将一个农户的三轮车也推到了奇瑞车边上,于是阻挠了检查组的车辆将近十分钟进村时间,随后冯怕做的过火,检查组的人要是不去后店子村就玩大了,才在镇水利站工作人员装扮的热心村民的帮助下,将车子推到路旁,让检查组的人员过去。

    过了有十多分钟,“闻讯而来”的刘依然***的车子就到了后店子村,刘奋斗和镇上的一些领导也跟着到了,对这些市里计生部门的人表示热烈的欢迎,然后陪同着检查组的人到了村里看账册,搞查访,但是“形势一片大好”,结果也到了午时吃饭的时候,在刘依然等人的极力蹿捣下,工作***结束的检查组在被镇里主要领导的陪同着,去了县里某个宾馆进行研究工作、总结工作去了。

    冯几个的任务,也算是***结束。

    下午三点多,一脸红潮的刘奋斗从县里回来,径直的到了四楼,将冯叫到了自己楼下的办公室。

    冯不知道刘奋斗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他还专程到自己那里将自己费事的叫下来。

    刘奋斗一身酒气,一直不停的在说冯工作很好,工作非常好,工作绝对的好,好的不得了,好的呱呱叫别别跳,一时间不知所云,冯正在猜测,刘奋斗猛地说,刚才在检查组那里没喝够,这会咱们俩再出去接着喝。

    冯定定神,缓缓的说:“刘镇长,你一直是我敬佩的领导,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能虚心接受。”

    刘奋斗长叹一声,说:“小冯……依然***说,镇里有意让你肩负更重要的工作,让你到更为重要的岗位上去……”

    “我已经为你尽力的争取了,可是,组织上已经决定,我无力回天……”

    ……

    冯开着李雪琴的车到了房河东边的山顶,这里是半间房镇海拔最高的地方,他看着房河的水在山脚下潺潺的流淌,日夜不停,也不知带走了多少人世间的欢笑与忧愁。

    没有人注意山端有人孤独的站立,每个人都在匆忙或者悠闲的回家,而在这个初夏的傍晚,有那么一阵风吹过来,瞬间让冯有了刻骨的寒冷,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远处残霞似火,将他映照的脸彤目赤,全身金灿,和整个山崖宛如一体,恰似一尊耀眼异常的石头人一般。

    ……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李雪琴动辄之间就会出一身的汗,在单位气闷心慌,于是她干脆的不去上班了,而乡下的气温也似乎要比县城里偏低,她就住在自己的娘家,这里依山傍水,环境自然比城里好的多,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

    上午李雪琴的父母就去后店子村看戏去了,还说晚上就住在姨母家不回来,于是李雪琴吃完饭,就关了门洗澡。

    因为孕期久了的原因,这一段时间以来她的两只胸越来越鼓胀,越来越敏感,很难受,有时候挤压一下,还会渗出液体,下边动不动就潮湿,于是她这会里面什么都***,单单套了一件睡裙仰卧在院子里枣树下的躺椅上看月亮。

    静极思动,这样的夜晚,徐风吹拂,星明月朗,倒是很适合对月怀人,身体放松了,思想倒是活跃了,看着皎洁的明月,李雪琴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冯,头顶的这棵老枣树的一根枝桠伸到了月亮的轮廓中,随着风一晃一晃的,李雪琴莫名其妙的就联想到了男女之间的那个亲密的动作。

    偏偏这树枝晃动个不停,对着月亮的影像一戳一戳的,轻重缓急,到仿佛很得媾he戏谑方法,李雪琴越看越觉得像,嘴上噗嗤的就笑出来,心说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