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7章让未来到来,让过去过去(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韩连奎不爱和别人说话,但是他爱和自己说话。 

    韩连奎喜欢自言自语。

    到党校学习的学员们都是有着各种的职务和工作的,所以除了学习之外课余生活都很丰富,从哪个学员被校内校外的人找的次数多少就可以看得出这个学员能力和重要程度以及***地位如何,但是冯和韩连奎除外,他们俩几乎就没有被人找,也不外出。

    冯来市里党校之前就给相关的人交待过,不要到学校去找自己,有事打***联系,免得被影响学习(冯真正考虑的是找自己的人必然都是关系密切的人,会让别有用心的人以利用,在多事之秋,独善其身比较好),而且因为诸多的原因,冯也不想往党校外面跑,他需要时间来好好考虑一些问题。

    而这个韩连奎,也是三点一线,课堂食堂和宿舍,其余的别的地方哪也不去,因此,冯和韩连奎同处一室的时间就多了起来。

    从第一夜晚上开始,连续三天,熄灯休息了之后韩连奎都会一个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嘀嘀咕咕的一个多小时,然后再窥探一下冯是否真正的熟睡与否,接着他就会不厌其烦的清洗他那白的不成样子的***前吊拽着的器物,而在白天,从早上起床开始,韩连奎就一个人小声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刚开始冯以为韩连奎是在对自己说话或者是在问自己什么,但是仔细一听,现自己根本听不到韩连奎是说什么词语,而且韩连奎往往是一个人说着话就去做别的了,但是他一出宿舍的门就立即闭了嘴,一踏进宿舍门又开始了强模式静音似的广播。

    这真是一个怪人。

    冯本来想对韩连奎视若无睹的,但是到了第三天下午的时候,唐经天给冯打来了一个***,当时还不到上晚自习的时候,宿舍外人来人往的,冯也不好出去接***,但是正和唐经天说着,韩连奎就回来了。

    韩连奎旁若无人的又开始了电台节目,但是恰恰的,冯这时候的心情因为唐经天的这个***很是不好,于是就厌烦起了韩连奎。

    唐经天说,刘秋华和刘春华的案子在检察院那边受阻了,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偶的理由给退了回来,让***局这边补充侦查。

    “怎么个事实不清?你们遗漏了什么?”

    “我们能遗漏什么?领导,这就是吹毛求屁,说搞形式也好,说是程序也行,检察院就是有这个权力,这是法律赋予的,我们没话说。皮局已经让人再补充材料了,”唐经天顿了顿说:“领导,你有什么计划吗?”

    冯知道唐经天心里很明白刘秋华的案子被检察院退回来意味着什么,他应该也明白为什么刘秋华刘春华的案子这个时候被回重新侦查。

    他问自己有什么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一切按照正常应该有的轨道去运行。我的计划就是没有计划。隆美尔说,一旦遇到了敌人和对手,什么计划都不管用!”

    “隆美尔?”唐经天重复了一遍,冯已经挂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面对着墙不知道在说什么的韩连奎,心里想你纵然面壁十年也是不顶用!

    这天夜里,韩连奎继续着喃喃自语和清洁自身的两项活动,等他真正的开始就寝,已经是夜里零点,但是韩连奎刚刚睡了没多久,就听到临床的冯有动静。

    冯那边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初来听的像是在被窝里吃食物,再一听像是黑夜里的老鼠在偷偷咀嚼什么,可是都不像,韩连奎凝神仔细的听了一会,声音时大时小的,才知道冯是在磨牙。

    磨牙也许是因为体内缺少什么维生素,也许是因为白天上班或者学习导致精神紧张,或者是因为缺钙导致神经功能紊乱,要不就是肚子里有虫,再者就是因为焦虑、兴奋、恼怒等原因造成的,韩连奎耐心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冯都没有停止下来,他想将冯叫醒,又觉得不妥,就这样,在不停的“咯咯吱吱”声音中,韩连奎渡过了辗转反侧的一夜。

    第二天夜里,韩连奎没有等到冯的磨牙声,他刚刚欣慰,冯却开始了接二连三的打呼噜。

    冯的呼噜声声声入耳,让韩连奎惊讶于这些呼噜的长短和次序非常的错落有致,以至于很有节奏感,但是这些呼噜过了一会就停止了,冯翻了个身,韩连奎心说这下该消停了,不料冯开始说开了梦话,一句接一句的,句句都不相连,所以总的来说听不出什么完整连贯的意思。

    韩连奎这一夜又没休息好,第二天,冯能看得出韩连奎眼窝黑。

    到了第三晚,冯迟迟的没有磨牙,也没有打呼噜,韩连奎以为这下冯会安稳了,于是安心的休息,但是不知过了多久,猛然韩连奎听到冯大声的喊了一声:“啊!”

    冯的这一声非常大,像是遭遇到了什么危险和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出的撕心裂肺的呐喊一样,韩连奎被惊醒,同时也被吓的“啊”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侧身看看,冯躺在那里睡得正香,一点异常或者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

    韩连奎崩溃了,这一夜,他再也没有合眼。

    这天中午下课,冯到了宿舍现韩连奎的床铺上空了,被褥和属于韩连奎的物品全部都不见了,看来这位舍友是不告而别了,心里说了声小样,我才折腾你三夜你就受不了了,你还折磨了我一个礼拜呢!

    下午没课,冯想自己是应该回半间房还是去省里,这时有人敲门,打开门,外面站的是谢小苗。

    “我早就想来看你,可是不知道你欢迎不欢迎。”

    “我也想过去找你,不过觉得可能你不会愿意见我。”

    谢小苗说完,冯就回敬了一句,两人互相看着,谢小苗说:“走,找地方坐一下。”

    两个人都没有称呼对方的姓名和职务,谢小苗带着冯到了学校外不远的一个小饭馆,找了个地方坐下,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各自喝了几杯,谢小苗说:“还是你行,往常都是别人往外搬,这不到七天,哦,恰好算是七天,你就把韩连奎给赶跑了。”

    “韩连奎跑了?别人?”

    “之前和韩连奎一个宿舍的人没挺过半个月的,都说韩连奎有点变tai,搞审计的,阴阴森森的……”

    “所以我就被分到了和bian态一个房间?”

    谢小苗看着冯,手里捻着酒杯:“所以,你比变tai还bian态。”

    谢小苗这样没有遮拦的说话,冯倒是觉得舒服,他举杯主动和谢小苗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又给彼此满上说:“你是教***的。”

    谢小苗轻轻一笑,说:“终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人要让你在学校学不成。”

    “我本来就学不成,我就没打算在这学什么,学***?”

    “他们要让你没结业就回去。”

    谢小苗的话说明白了,冯郑重了起来,个人被党校退学无异于是很重大的***事件,今后的***生命几近于结束了,于是问:“谁?”

    谢小苗审视着冯,摇头说:“也未必是退学,可能提前结业,毕竟他们也有个脸面,也要考虑影响。话尽于此,我现在也就是拿工资过日子的教员,见了老熟人喝点酒,叙叙旧,其余的,不谈也罢。”

    “市里的,还是下面的,这个老熟人总是知道?”

    “这有区别吗?现在是信息时代,从北京到南京从南京到北京,怎么干活都是工,谁能没几个熟人?”

    谢小苗见冯不说话,自己又喝了一杯说:“其实,我算是解脱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兴许,和那一帮子人一起完蛋也未必,因此,这样已经很好。”

    冯明白了,谢小苗是不会再给自己吐露什么的,他今天找自己,算是还过去的一个人情,但也仅限于此了,因为谢小苗不想再卷进某一种是非当中,他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已经很是清闲,能这样,就可以了。

    “你太操之过急了,韩连奎的毛病其实学校里的人人尽皆知,他一直就一个人住,因为没人和他能在一太久,但是你竟然将韩连奎给搞的受不了要求换宿舍,你岂不是比韩连奎还厉害。对于厉害的人,不趁早解决了,留下就是心腹之患。”

    一瓶酒很快的就喝完了,谢小苗将憋了很久的一句话说了出来:“为什么不跟她离开?”

    难道裘樟清走了,自己只有离开梅山离开五陵市?

    连谢小苗都这样认为?

    冯没有回答,看着外面的大街说:“这地方当初是谁选的?我看风水不好,尽出***。”

    冯左顾而言***,谢小苗很久没说话,最后招来服务员将钱付了,说:“不疯魔,不成活。碌碌无为的人太多,有个性有思想的难免鹤立鸡群,曲高寡合,都说英雄和先知都是寂寞的,其实每个人都有过与众不同的梦想,只不过,梦想只能是梦想,很难实现就是了,所以,与其说大众是甘愿平淡,不如说是只能如此。”

    “但愿你能坚持。”

    谢小苗说完就离开了,冯看着他的身影,心说这还是那个意气风挥斥方遒的人吗?

    但愿我能坚持?

    不然我还能怎样?

    冯想来想去的,回了省里没有去半间房,他虽然还是半间房的***,但是来党校学习,镇上的事情就由杨树明处理,地球离开了谁都照样转,自己没理由让杨树明也觉得自己不想放权,那完全没必要,是骡子是马,得遛遛才能分得清。(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