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3章第一卷我,需要一个机会终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坐在 

    书桌上展开着一页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一些字迹,这些字迹翻来覆去的被涂抹了好多遍,还能辨认的出的文字如下:

    第一:假设在自己的推动下王勇票数领先;

    可能出现的情况:

    1:这和严守一的初衷不符,严守一必然会认为半间房的一切都是易本初在搞事,这是人的正常反应。

    严守一和易本初之间的矛盾只会升级。

    严守一不会坐视不管,要么两人直接针锋相对,要么严守一会寻求上面的支持。

    严守一要求市里对易本初施压,这个可能性在百分之六十以上,因为寻求上面的支持不是和易本初正面冲突,所以可能性更大,这样更符合严守一一贯的性格表现。

    那么导致的结果会是什么?

    可能:

    1王勇坐定了镇长,上面将易本初批评一通,从此易本初在梅山的日子将会更加不好过,假以时日,易本初会被调离;

    2***重来,目的是让李江月上任。

    重新选举镇长,结果朝着自己设计的方向展,让刘奋斗当选,这个可能性也在百分之六十以上。

    因为当年自己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这样的话刘奋斗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从公众的角度来看刘奋斗是众望所归,但严守一易本初终究会知道是自己在幕后操纵,可能会和刘奋斗直接对话。

    因此,这件事不能让刘奋斗知道,好让他面对盘问表现自然些;

    3或者还有自己想不到的情况出现,只能靠他们几个在现场机动判断处置。

    第二:假设王勇的票数在第一次选举中就没有过李江月,李江月当选;

    可能出现的情况:

    1: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不大,因为一者不符合王勇也就是易本初的风格,二者自己不能小觑焦一恩几个的能力;

    2:如果这样,就让人***,说选举有假、有人索贿、拉票,搞成事件,屯茂林的那个省报记者朋友的采访就很关键,结果还是要加剧严守一和易本初的矛盾;

    第三:刘奋斗在第一次选举中票数就遥遥领先;

    可能出现的情况:

    1:或者严守一会干预,或者不会,刘奋斗要么当选,要么选举重新来过,那么在第二次选举中也要让刘奋斗上去;

    2:易本初或者也不会坐视不理,这样困难会更大,刘奋斗的压力更大……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省报记者的报道很关键。

    至于时间上,半间房的选举过程能拖延多久就多久,选举这个经过时间上是越长越好,如此事件酵的会更难以遏制,这样会造成更大的***效应。

    ……

    冯有将所要面临的问题一条条写出来,然后逐条分析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而后自己将用何种手段去解决问题的习惯。

    事情后来的展果然没有出冯的预想,半间房彻底的乱了套,严守一的介入让郭中州有了连锁反应,不过冯没想到的是,原本要在省报上的文稿换了一种形式,在了内参上。

    内参上的影响更大,更为直接。

    一切都很完美。

    不过,柴可静怀孕了,这是万万没想到的。

    春节这一段,因为香菇的事情和向财政厅要钱的事情,冯在省里的时间多了些,和柴可静耳鬓厮磨的机会大大的增加,郎情妾意间,保护措施做的不到位,导致柴可静珠胎暗结,不过也正因此,让冯的思想天枰有了彻底的倾斜。

    冯终于决定要离开梅山,离开武陵,到省里和柴可静结婚,组建家庭。

    因为下定了决心,所以他在易本初恍然大悟打来***的时候才毫不留情的将易本初一顿痛骂。

    是的,推动***前进的,绝不是易本初这样的人。

    不过易本初说的对,严守一不可能不在事后有所惊醒,自己今后留在梅山只会更加的步履维艰,但易本初没想到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了。

    接下来的事态展更让冯没想到,易本初会因半间房的选举引起了高层震怒,从梅山调离,到武陵市里做了一名副巡视员。

    易本初彻底失势了。

    冯知道易本初在上面有关系,但这次上面也没保得住他。

    这有点便宜易本初了!

    一般来说,巡视员的头衔是虚职,大多是退休的老干部担当的,都是非领导职务,而干满了四年以上正处级职务只能享受副巡视员待遇,因此一县之长和副巡视员比较,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加上有郭中州在,易本初想要在武陵重头再来的机率,不会很大。

    下来,肖抗战代理了县长,皮建斌担任政法委***兼***局长。

    尚静说的对,没有了易本初在前面顶着,自己直接面对严守一的话,压力会更大,何况,严守一上面还有一个郭中州。

    王趁铃已经给自己在省里找好了单位,不管是从柴可静那方面着想,还是说得好听自己是急流勇退,或者干脆就是“贼人势大,风紧扯呼”,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方方面面的,都是最好的抉择。

    既然如此,冯就安心请假在省里住了好些天。

    等一切安排妥当,就要回梅山的时候,听说易本初病了在省里医院治疗的消息,冯思前想后的,还是去医院探望一下自己的这位老领导。

    到了病房,冯进门,易本初满面红光的正在病床上张口啃着一只烤鸭,烤鸭的成色非常好,易本初的手和嘴上都是油,一脸的饕餮,吃的津津有味,这哪有得病的模样?

    易本初就像是没吃过烤鸭似的,冯进去想问候,可是到底没有张口,倒是易本初很乐呵的说:“来啦,我没事,好的很!暂时还死不了,让你白跑一趟。”

    冯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易本初见冯手插兜里站着不说话,一边吃一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垂头丧气?我告诉你,多少难熬的我都熬过去了,如今,我不闻不问不痒不痛事不关己天马行空,我凭什么不快乐?”

    “我给你说啊,这身体是自己的,只有享乐,才是真实的人生,那怎么才能享乐,还是回到那个话题,要身体好啊,我要多活几年,看看你和严守一怎么斗,看看你们俩谁能斗得过谁,看谁先死。”

    冯想问我们俩谁先死你就那么快乐?你这老不死的能有时间熬得过我?

    但逞口舌之能没什么实际意义,自己来也不是为了和易本初吵架,也不是为的看易本初的笑话,单纯的就是想看看这个一直在给自己使绊子的人,因为自己和他之间的斗争,自己胜利了,可胜利者未必就要一趾高气扬的姿态来宣示什么。

    冯长久的不说话,看着易本初将一整只烤鸭吃完,易本初自己从床上下来洗了手,然后又上去半躺着,打了一个饱嗝说:“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我现在无上光荣,为什么?严守一不行!你说,要不是有郭中州盯着,严守一是我的对手吗?他们说不过我斗不过***不过我,所以气急败坏的将我赶出局,那是无能的表现!就好比一本书,屡屡被禁,但是能禁得住吗?谁都不能剥夺别人表达真实意愿的权力!”

    “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这个易本初,什么时候了还能吊书袋子,冯索然无味,转身就走了出去,易本初在病房里嚷着说:“沙子是***,水泥也是***,但他们混在一起是混凝土,就是精品,大米是精品,汽油也是精品,但他们混在一起就是***。是精品还是***不重要,跟谁混,很重要!冯,我劝你还是去找裘樟清,那样你才能扬眉吐气的和严守一抗衡……”

    这老不死!什么时候了还不忘了给自己使眼药。

    抗衡?

    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严守一抗衡?

    我不是鸡蛋,更不是石头,不学勾践卧薪尝胆,那学学司马懿总是可以的。

    不过,冯的确在梅山还有一件事要让严守一办。

    每年例行的***干部大会召开在即,严守一将冯叫到自己办公室里,沉默了几分钟才说:“半间房寺洼村移民的事情,基本就那样了,县里已经打了报告上去,财政厅那边,你还是要去一趟的,钱到位了,收尾工作就可以展开。”

    冯没吭声,和严守一的四目相接,停了好大一会,才说:“李凯旋要被调整?”

    严守一的眼睛挤了一下,冯自顾的说:“焦一恩比较合适。”

    “嘭!”

    严守一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秘书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进来一瞧,结果严守一挥手又让他出去了。

    “你不是易本初!”

    “我不是。”

    冯的脸上一直很平静,严守一越恼怒:“刘奋斗做了半间房的镇长,焦一恩还要当***!都成了你的事了!”

    严守一冷然说:“我能让焦一恩上去,也就能让他下来。”

    “我回来前去见过易本初,他现在好的不得了,我其实很羡慕他。”冯答非所问,严守一猛然的冷静了下来,心说冯这样有恃无恐,是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我能办,当然别人也能办,只不过,换了人办,事情等待的过程长短就会不一样,除了眼下的事情,县里今后还是要办事的。大家各取所需比较好,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冯的意思很明白,严守一可以让***人或者让郭中州出面去省财政厅要钱,可是能不能要得出,能不能要的及时,那是未知的,除非严守一能答应让焦一恩代替李凯旋做镇委***,否则一切免谈,并且今后但凡在财政拨钱这方面,梅山都会遭到阻挠。

    当然,今后焦一恩和刘奋斗没事,冯也不会和严守一一直对着干。

    严守一瞬间有一种感觉,他疑心这个不到三十岁的***是不是疯了,但是他看到冯的眼神很清澈。

    冯站了起来,他环视了一圈严守一的办公室,说:“***很忙,我先走了。”

    冯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回头看看皱眉对着自己的严守一说:“我在市里司法局那会,严然帮我了很多事……我一直当她是我的妹妹……面对她,我很惭愧。”

    严守一看着冯出去关了门,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他离开时说的关于严然的话。

    ……

    焦一恩被任命为半间房镇***,李凯旋则被调到了县里的商业局当局长了,冯今天要离开梅山回省里,到新的单位述职,当车子经过田野,他看到原本遍地耸立的香菇大棚只剩下寥寥可数的几个,倒是有一个人还在劳作,就停车走了过去。

    这个干活的老农上次见过,冯听到他在哼一歌,这歌的名字叫《在希望的田野上》,咳嗽了一声,那个老农转过身,张嘴就说:“噢,我认得你,冯***。”

    “已经不是了……老人家,你儿子媳妇回来了?”

    “没有,还在外面打工,光靠这土里刨食怎么行!”

    “不是说养香菇不挣钱,你老不在家歇着?”

    “生下就是劳苦命,歇不住,歇了就等于等死哩,活动着还好。”

    “哦。”

    老农看冯在到处的张望,说:“就我一家了,别人都不养香菇了……咳咳,我这话也就对你说,这香菇总是菜,总是有人要吃的吧?别人不种了,那就少了,少了我这就能卖上价钱,老胳膊老腿的,你说,我还能干嘛?不能呢。汤不放盐不如水,人要没钱不如鬼,人活着总要有个奔头吧?你说是不是?”

    这时冯的手机响了,他笑着给老农示意自己接***,老农去一边干活了,***里传来焦一恩的声音:严守一刚刚在半间房主持寺洼村搬迁现场会议,谁知道站立的地方忽然塌陷,严守一被倒塌的主席台上的钢筋刺穿了大腿,大家正在救援,失踪了很久的刘二春忽然出现,趁乱对着严守一扔了一个自制土雷,结果将严守一的脸给炸的血肉模糊,***人员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刘二春要逃跑,被***击毙。

    焦一恩还问冯现在在哪里,冯知道焦一恩的意思是严守一受了伤,梅山的格局就会改变,冯应该留下来。

    但冯没有回话,将***挂掉了。

    严守一就是不当梅山的***,郭中州也不会对自己另眼相待,何况自己去意已决,人挪活,树挪死,柴可静还有她腹内的小生命在省里等着自己。

    梅山已经没有什么让自己留恋的了。

    老农还在哼着那《在希望的田野上》,冯瞅着他的背影笑笑,转身上了车。

    车在飞的前进,外面的绿野郁郁葱葱,阳光很好,一切都焕着勃勃生机。

    《过关》第一卷&1t;我,需要一个机会>完。

    飞翔的浪漫

    2o15-o9-o12o17-o2-o4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