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90章有的人在你生命里出现是在给你上课(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0章有的人在你生命里出现是在给你上课(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到了车跟前一看,亓思齐坐在副驾驶上示意他开车,冯上去,亓思齐不说话盯着冯,冯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问:“怎么了?”

    但是亓思齐没吭声,绕手让开车,过一会到了一个饭店里,亓思齐吃着饭才说:“你下午和我一起去***。 ”

    “公证呢?”

    “办好了。你去不去?”

    冯只有请了假,下午到了管辖岭南机场所在地的***,立案庭的工作人员仔细看看冯的***以及亓思齐的***,而后很认真的问亓思齐:“这不像你啊,这是你吗?”

    “不是我是谁?”

    尽管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亓思齐还是眼睛睁得透圆。

    “哦,那好吧。”

    冯将立案材料递进立案窗口,立案庭的人一看淡然的说:“空运?这案子不归这里管,要去被告所在地起诉,”然后把材料丢了出来。

    冯看着里面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立案法官,也淡淡的说:“根据最高***最新的《民事诉讼法解释》,这种案子可以在侵权结果生地起诉的,我们省的航空公司虽然属于他属地,但咱们***有管辖权。”

    “这样?”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里面的人仿佛不信任的看了冯一眼,然后在亓思齐姣好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这才低下头,仿佛在电脑里搜索什么。

    亓思齐心里骂了一句看你老奶!假正经,装模作样的***。

    这人果然在电脑上搜索到了冯所说的法律解释:“哦,最高院的解释已经改了啊!这怎么改来改去的?”

    “怎么改来改去的?”冯听了看了亓思齐一眼,亓思齐则翻了个白眼,里面的立案法官重新将立案材料接了进去,但是他翻了前两页,就又把材料丢了出来:“你这还是不行!***证明呢?”

    亓思齐长出一口气,心说真是像冯说的,自己真的是来体验生活来了!

    幸好自己早上去居委会开了居住证明!

    “哦,这个,麻烦你再看一下,”冯将相应的材料捡出来又递了进去,但是这人根本没去接,眼睛瞄着嘴里说:“居委会证明不行!”

    “怎么就不行?”亓思齐沉不住气了,立案法官见是亓思齐问,脸上笑了一下说:“居委会的证明不行,必须是***机关的证明!”

    “那我如果在同一个行政区域住了十年,但是中间搬过十一次家,在每个房子里都没有连续住满一年,也就是说我没有在同一个居委会居住够一年,那我不是连诉权都没有了吗?我该去哪里***呢?”

    “那你可以去被告所在地起诉,怎么能说没有诉权呢?”立案法官仿佛是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亓思齐。

    亓思齐:“我……”

    亓思齐的声音有点大,冯开口了:“法律之所以规定可以在侵权行为地起诉,不就是为了方便受害人***吗?要是按照你这样解释,是不是等于架空了这项规定。”

    “那没办法,我们都是这样理解的。”

    “我们都是这样理解的!”亓思齐心里默念了这句话,心想你们这真是你大爷的!你们的理解就是正确的法律解释!你们就是法律?狗屁!什么素质!

    “那岂不是要理解为我的当事人要去好几个有***管辖权的机构开很多份证明?这样,能不能麻烦你请示一下你们的领导,看居委会的证明行不行?”

    听着冯的话,亓思齐觉得一层玻璃之隔的这个和冯年纪差不多的立案法官的脸,这一刻让自己感到了分外的讨厌,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

    她忽然想到,自己从早上到现在去的这两个机关单位,遇到的都是让自己气愤不已的事情!而这些人偏偏都长了一张张公事公办正气凛然的脸!

    这种人怎么这么多!

    那么,冯给自己说的“谁都不是上帝,谁都不是万能的,再有能力的人,也会遇到让他犯难的事情”这句话,当时只是提醒自己,还是他在曾经的岁月里,深有所悟?

    “好吧……”立案法官迟疑了一下,起身进去了请示领导了。

    冯转回头看着亓思齐,见亓思齐面无表情,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

    一会,那个立案法官出来了,伸手挥了一下,也没说话,冯再一次的将材料递了进去。

    但是这一次,这人都没有看到一分钟,又像是被针扎似的叫了一声:“怎么回事?有两个被告!那你应该交两份证明啊!”

    “我交了两份复印件,原件只有一份。”

    这人不耐的又把材料丢了过来,还做了很无奈的一个表情,两手一摊:“那不行,两个被告,必须俩份证明!并且要盖章!哎对了,看你好像还懂点法律知识嘛,但是你连这都不懂吗?”

    冯没理会立案人员的挑衅说:“有原件,”然后将原件递过去说:“按相关法律规定,立案的时候只要交复印件就行了,原件我在开庭时出示。”

    “那不行!两个被告,必须两份原件,怎么,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呢?这到底听谁的?”

    亓思齐要说话,被冯拦住了:“你看同志,是这样,我不可能去居委会开两份一模一样的居住证明吧?再者,同一件案子,***麻烦人家两次,这不太合适吧?而且,这也没有什么法律依据吧?”

    冯一连三个反问,但是这人只是盯着电脑屏幕,冯只有重复了一遍:“根据立案登记规定,我坚持起诉,你必须接收材料!”

    “你”

    这人仿佛又受到了某种***,但是看冯一脸的执着、亓思齐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似乎很为难的拿着桌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嗯嗯啊啊的一阵之后,对着手机说:“……我看这人为了立案,似乎拿了一份假的居委会证明……”

    亓思齐再也忍不住了:“你怎么说话呢!谁的居委会证明是假的?”

    冯再次拦住了亓思齐:“你说话要负法律责任!我将原件都给你看了,现在又没开庭质证,你怎么能说我的居住证明是假的?”

    冯心里很清楚,根据相关的法律和司法解释,但凡立案的时候对证据材料只做形式审查,也就是说只看有没有证据证明,看证据证明是不是符合证据形式,只有在开庭审理案件的时候,才能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证明力进行实际审查和质证。

    现在,这个立案法官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就直接的说亓思齐的居委会证明是假的,这实在是有点搞笑,也太不严谨了。

    这时亓思齐说了一句:“难道我们来到了假***?”

    亓思齐情绪已经有些不能受控制了。

    玻璃窗里面的立案法官不知道听没听到亓思齐的话,结束了通话后终于将材料看完了。

    亓思齐有了一种终于完成的感觉时,这人竟然将材料从窗口里又丢了出来:“两个被告,两个侵权,你应该分别起诉,到时候是否合并审理,到时候再说,”他说着瞧着亓思齐,仿佛有些胜利的感觉:“因为这是两个法律关系,就要这样做,按我说的,懂吗?”

    “法官同志,机场失去行李和偷盗行李的窃贼是两个类型的法律关系,这两个法律关系涉及的当事人都是同一个,也就是我的委托人,一个因非法占有的侵权和一个没有尽到合同责任的侵权,没必要就同一个被告的同一类侵权行为再分成多个案子起诉。”

    冯知道要是按照***这人所说的亓思齐这件事要是分开起诉的话,***就可以多收一个案子的起诉费,这是这人刁难的主要原因,但这个立案法官这样做,同时也是在浪费司法资源,在增加自己和亓思齐的诉讼负累。

    不过立案的法官可不管这些,他就是要这样做。

    冯语气很慢的说道:“如果按照你说的,行李里面的东西有一百多件,这一百多件物品要是被同一个人偷了的话,我现在起诉要求对方返还物品,那么按照物权法一物一权的规定,一百多件物品就是一百多的物权,这样就引了一百个法律关系我是不是要立一百来个案子才能将丢的那些物品要回来?”

    冯说的很生动,也有些幽默,但是亓思齐听了有些笑不出来,她的心情变得有些烦躁,有些郁闷,很是不开心,有些以前没有过的感触在心里滋生。

    “你说的这种情况属于***那边怎么处理我管不着,我们是***,就要按照我说的来。”

    按你说的来?冯瞧着他说:“根据立案登记规定,我要是坚持起诉,你得先受理,如果我的诉讼请求真的不合理,请之后再驳回吧。”

    这人再次看了冯一眼,仿佛要看穿冯到底是做什么的,他有些无奈的又将材料拿了进去。

    这材料几次三番的被推进来推出去,就像是在推搡一个烫手的山芋。

    亓思齐觉得立案法官的表情像是吃了黄连,但是现在又不能不吃进嘴里去。

    不过这人真的很讨厌。

    “我也不是为难你们,”这个***的工作人员自辩道:“我这是为了工作负责,不然,你们的起诉被驳回了,我不也要承担责任吗?”

    又是为了工作负责!工作与负责成了一种口头禅还是流行病?

    这人边说边在桌上翻着什么,接着他又看了亓思齐一眼:“我给你们说啊,这立案登记制度真的有些不合理,是不是?不是实际操作的人,很难理解其中究竟有什么瑕疵。”

    合理不合理,这些和自己有关系吗?亓思齐心里鄙夷着这个道貌岸然的立案法官,他有必要给自己普及这些知识?你只管按照你的程序立案就是!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