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96章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6章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396章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五),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胡红伟被冯质问的面如死灰,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他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手将冯抓的很紧,那弟兄两个还在咒骂冯:“你们早就来了呀!你们怎么不早点让我爸下山!”

    “都怪你们!都是你!你这是不作为!”

    “不对!老疙瘩说你刚刚故意推倒墙,一定是那时候就将我爸压死了!你这杀人犯!你就是凶手!你要偿命……”

    “轰”

    宽宽的壕沟对面断裂的那部分地面瞬间就倒塌了下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人们都更加惊惧的朝山下跑去,有些人甚至就是从山坡滚了下去,刚刚还咒骂冯不救自己父亲的弟兄俩也惊慌失措的跑了,眼前的老炮台,在几分钟之内已经土崩瓦解,面目全非。

    ……

    雨还在下着,冯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眼前这座几乎像是被刀劈了一样的山岭。

    老炮台有一大半在坍塌中夷为平地,已经消失在视野中,后店子村支书胡德全已经派人清点了人数,失踪了三个人,但是现在,却没法到事故现场去找人,谁也不想去冒那个险,再说,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那些失踪的人。

    公路上开过来一辆车,接着人群鼎沸起来,冯听人们说话的意思是代*县长来探望大家来了,来视察灾情来了。

    冯动也没动,他的浑身湿透,泥巴沾满了身体,甚至头上脸上都是,真的就像是被如来佛祖在五行山压制了五百年的那只猴子,面目全非。

    “乡亲们,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老百姓……一定排除万难,坚决将人找到……”

    “乡亲们,请你们相信,我们有责任,有能力,有恒心,扬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一定……”

    “救援队伍马上就到,请乡亲们让开,不要耽误***指战员们宝贵的时机……”

    “县长,你救救我父亲吧!”

    “你们镇上的那个人,他贻误时机,他是渎职,是杀人害命!”

    “那人是凶手!”

    “可怜我那老父亲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放心吧老乡,要相信我们,不到最后,绝不放弃!”

    冯听到那个被人称作县长的女人一路安抚着店子村的老百姓,就要到自己这边来了,他缓缓站了起来。

    雨似乎小了些,天空依旧阴霾重重,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年青的女子到了冯面前,冯认得这些人中有镇上的刘依然***,***派出所长唐经天,副镇长刘奋斗,还有司法所的林晓全。

    这个女子,就是梅山县代*县长裘樟清?

    “赵局长,你指挥***指战员和******干警救人,务必将那三个失踪的乡亲找到。”

    “刘***,半间房镇工作人员就由你指挥,配合一下赵局长。”

    “后店子村支书来了吗?嗯,老支书,你对现场情况了解,你和刘***一起去,注意安全。”

    裘樟清下达了一连串的指示,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说:“县长,市委翟***马上就到,你看是不是去接车?”

    裘樟清点头说:“告诉大家注意安全,一定要将梅山县积极向上的一面展现出来,要注意形象。”

    身边的人答应着走了,裘樟清问:“你们镇上派来巡查后店子村的人呢?”

    “在,他在,刘再芬……”

    一身泥巴的刘再芬出现在裘樟清的面前,裘樟清本来想火,可是看到刘再芬狼狈的模样,甚至近***片上都是泥水的痕迹,就压抑着,问:“怎么回事?”

    刘再芬面对着这个不到三十岁的代*县长,那种劫后余生的恐慌让她一时难以说话,刘奋斗就皱眉:“县长问你话,你倒是说啊?”

    刘再芬抽了一下鼻子,眼泪就流了出来:“县长,我们到了老炮台,劝群众离开,好说歹说,可是刚刚开始转移,就遇到了塌方,我,我……”

    裘樟清看着刘奋斗说:“让她先回去休息,那个叫冯的呢?”

    冯走了过去,说:“我在。”

    冯比刘再芬的形象还要邋遢,裘樟清几乎看不清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脸,皱眉问:“你怎么回事?”

    我什么怎么回事?冯沉默着。

    “为什么?为什么老乡说你贻误时机?”

    冯不回答裘樟清的话,他的视线在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人脸上巡移了几眼,就看向一边。

    “为什么有人说你渎职?”

    冯还是不说话。

    “你代表半间房镇到老炮台转移群众,就要为他们生命负责!”

    “你怎么可以这样!”

    冯的沉默让裘樟清终于怒了,她瞪着冯,手臂抬起来,似乎想用手指着冯,但是又放下去,说:“你给我回去,将情况详细的以书面的形式给我写清楚!”

    “你这是在草菅人命!”

    裘樟清转身离开了,所有人都随着裘樟清走了,冯一个人站在原地,雨不知何时停了,原本在老炮台山峦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彩虹,但是这绚丽的彩虹转眼既逝。

    救援的场面热烈有序,就在冯独自顺着公路往半间房镇上回的时候,几辆车开了过来,裘樟清带着人迎了上去,听称呼是市委的翟副***来了,随行的还有武陵电视台的记者,那个忙来忙去的记者冯倒是认识,好像叫秦致知,以前在省城见过一次,那会她应该是省法制日报社的,小山被杀的时候,她曾在质彬彬,他并没有再理会冯,看出来他也不知道冯是谁。

    “让司机去买点包子来,车上还有矿泉水,随便解决一下……”

    眼镜男说:“县长,那怎么行,身体重要……”

    裘樟清不等眼镜男说完:“千防万放,没想到在最不应该出现问题的地方出事。”

    “县长,这次纯粹是意外,半间房镇的依然***说了,这里前年出现过一次山体滑坡,但是当时没有人员伤亡,于是半间房镇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做了很多工作,才将后店子村搬迁到了新村去,在这一点上,半间房镇的领导集体还是有远见卓识的。”

    “事故就是事故,出了事情就要分析原因,承担责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万个功绩也会被一次小小的失误抹杀!”裘樟清看着山下说:“后店子村基层的工作还是有瑕疵的,基层组织老龄化,几年了都没展新鲜血液,这就很说明问题,有了事情执行能力低下,为什么这样?如果后店子村组织里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在塌方事故中就不会是在山下遥控指挥。”

    眼镜男听了不说话,裘樟清又说:“思想意识层面从来就要紧抓不懈,不然就会失去阵地,那天我批评的那个人原来是司法所借调来的,我们县基层力量薄弱由此可见一斑,体滑坡是只是一个事故,但是要从这中间吸取教训,深刻反思,自我检查,自我检讨,看看我们的工作还有什么地方有缺陷,亟待改进完善,这才是重要的。”

    “平时看不出来,每每都是最关键的时候才烈火出真金,那个司法员不但自己不救人,畏缩退后,还阻挡大家不去救人,贻误战机,则是冷血,这种人要坚决的予以问责,警示我们的同志以此为戒。”

    裘樟清说着,目光再次看见了冯,就问:“年轻人,你怎么还不下去?”

    裘樟清其实比冯大不了几岁,却老气横秋的对冯说话。

    冯刚要回答,忽然的就觉得脚下松动,眼前的裘樟清猛地比自己挨了半截,往山崖下直直掉了下去。

    冯大惊:“危险!山体滑坡!”

    冯警觉的早,但是已经晚了,裘樟清已经尖叫一声身体往下坠落,冯一眼看到了那耷拉在断层处的半截绳子,身子就扑倒,一只手刚抓住绳子,他脚下的那一块土壤也都滑下了山坡。

    说时迟那时快,裘樟清眼看着就要从山顶坠下,冯一手抓绳子一只手就抓到了裘樟清的手腕,冯很清晰的听到了裘樟清胳膊脱臼的声音,大声喊着:“赶紧救人,你在干嘛!”

    冯的这一句是冲着眼镜男喊的。

    眼镜男一直站在裘樟清身后听着她说话,距离陡峭的土崖远,所以这会反而是安全的,他看着冯爬在那里一手抓着绳头一手抓着裘樟清的样子,似乎吓呆了,等冯吼叫,才清醒了一些,可是他慌慌张张的,不知道怎么来救援两人。

    裘樟清脸色惨白的,全身悬挂在土崖壁上,脸上冒出了冷汗,那只悬空的手紧紧抓着土崖上的凹凸处,脚在下面乱蹬,减轻着身体的重力。

    “拉绳子!快!”冯又吼了一声,眼镜男恍然大悟,一***坐在地上,靠着歪脖子槐树,全力拽着绳子往上拉,但是基本没有什么效果。

    冯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出汗,裘樟清这会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倒是清醒了很多,忍着疼痛,嘴里喊道:“钱主任,快打***叫人!”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