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7章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397章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六),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昨天没什么感觉,早上醒来,冯现肩膀和胸前有一道血样,***辣的,这是昨天麻绳勒下的痕迹。

    出了门就看见屯一山拿着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在院子里舞动,动作凌厉豪迈,天空和往日相比好像有些晴朗,冯在水管那里刷着牙洗着脸,看着屯一山挥刀的姿势,有板有眼的,像是练了很多年,不过以前倒是没见他显露过。

    到了单位,办公室里没一个人,冯坐下整理了一下东西,安安静静的,就这样一直到了十点多,赵曼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小冯!好消息!”

    冯抬头看着赵曼,赵曼挥手说:“我刚听说,那天说被你推房子活埋人的那个老人,竟然活着!”

    赵曼的这句话有些绕口,但是冯听明白了。

    赵曼走到冯办公桌前,在冯身边说:“其实不是那样,那弟兄俩不是闹吗,说你害死了他们的父亲,可是他们的父亲根本没死,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赵曼正说着,李雪琴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冯!赵姐,你们听说了吗?老炮台失踪的人里,有一个被找到了。”

    赵曼就笑:“我正和小冯说这事呢!原来,那老头子在塌方之前,去老炮台后山不知干嘛去了,结果天下雨,路滑,他就掉到一个坑里,怎么也爬不出来,他那两儿子就说是你将他们父亲给活埋了,这真是胡说八道!”

    “没凭没据的,怎么能乱说呢!”

    “结果怎么着,这下老头被救援队现了,他们没话说了!”

    李雪琴听了就冷笑:“人没找到就说别人是杀人犯,找到了连一句对不起道歉的话都没有,什么人嘛!”

    这时林晓全也走了进来,嘴里哈哈着:“怎么?司法所扩大会?怎么没叫我?”

    “领导,老炮台失踪的一个老头子找到了,没死,不是被冯推房子压死了,那真是无稽之谈,他们真会冤枉人!真太气人了!”

    林晓全点头:“我刚知道,刘***已经向县里汇报了。”

    冯就说:“可是毕竟还有一个人没找到,再有,胡红伟的父亲也去世了。”

    李雪琴一听冯这样说,皱眉问:“那还要怎样?刘再芬刚才已经重新给镇里领导都汇报了当时救援的详细情况,老疙瘩当时赖在山上不下去,你们总不能绑架他!”

    “都是人,他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就不是命?他们的命就那么值钱?别人去救他,去做工作倒是犯了错?什么道理!”

    林晓全看看义愤填膺的李雪琴,再瞧瞧冯,笑道:“总之找到一个失踪的人,还算皆大欢喜,这样,我们中午去聚一下,怎么样?不过雪琴就不去了吧?”

    “凭什么啊?干嘛我不去?”李雪琴瞪眼。

    林晓全笑:“你不是不喝酒吗?去了干坐着?”

    “你们干喝酒不吃菜的吗?”

    赵曼笑:“光喝酒那饭店可不怎么欢迎我们。”

    找到一个失踪的人怎么就皆大欢喜?这和司法所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林晓全他们有什么可庆祝可聚的?

    林晓全插诨打科的本事绝对能够匹配所长这个职务。冯面不改色的跟着众人,几个人说笑着,就到了下班时间,出门的时候,冯远远的看到了刘再芬。

    刘再芬一见冯就站住了,瞧着冯,脸上都是惭愧。

    冯心里明白,其实那天刘再芬对着裘樟清没解释清楚,主要是当时的场面很混乱,自己受到批评和责难,也不能全怪刘再芬。

    冯对着刘再芬点点头,这才随着林晓全几个走了。

    到了饭店刚刚坐定,胡端就打了林晓全的***,知道了吃饭的地点,一会也就来了,李雪琴见了就说胡端干活的时候见不到,吃饭的时候哪次都没拉下。

    胡端嘿嘿的笑着:“这次不能怨我,我儿子病了,我总得管吧?我那可是亲生的!”

    “嘁!说的也是,是你老婆亲自生的,可是不是你种下的,就不清楚了!”

    大家听了就笑,胡端也不恼火,嘻嘻说道:“那没关系,那个我不清楚,你肚子里的这个,我还是有把握的。”

    林晓全就哈哈大笑,赵曼摇头说:“胡端,你完了,人家那口子端着***正往这里杀奔而来,你等着跪地求饶,狼奔豕突吧!”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人拉开门就走了进来,众人一看,是刘奋斗。

    “好嘛,喝酒不叫我,还有没有将领导放在眼里?”

    赵曼几个都站起来请刘奋斗进来坐,林晓全笑:“我们司法所聚餐,你这个非司法所成员不请自来,算什么?”

    嘴里埋怨,林晓全说着手将刘奋斗往自己跟前拉:“再说,对领导的尊敬是要敬在心里的,只放在眼里,那哪成?”

    刘奋斗坐下,众人就向他敬酒,到了赵曼跟前,林晓全就笑:“男人们喝酒,女士就算了,省的镇长夫人找麻烦。”

    刘奋斗听了就在林晓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你吃菜喝酒还占不住那张嘴不是?”

    赵曼就说:“那这酒就不喝了吧?”

    林晓全摆手:“别!心中无私天地宽,你们坦坦荡荡,干嘛不喝,还要喝个交杯酒呢!”

    “去你的!这哪像所长说的话!”

    林晓全笑:“这话也就是所长说,别人能说吗?不能吧?”

    赵曼和刘奋斗将酒喝了,刘奋斗就看着冯:“我对小冯可是印象深刻!哎对了,这几天我要去省里办点事,怎么,让小冯跟***一趟吧?”

    林晓全听了瞪眼:“这是我司法所的人,你凭什么说要带走就带走?再说了,上次的好处费,兑现了吗?”

    刘奋斗撇嘴说:“车,是一定要给的,不过,给了后也只能让小冯开,那是他挣来的好处,赣南之行,小冯功不可没你急什么急!”

    “你堂堂镇长,说话没水平,我这不是努力为属下着想,为属下争取利益吗?属下好了,我这脸上也带光彩,再说,小冯会开车吗?那还不得我们几个关心他?手把手教他?”

    “你车到底什么时候给吧?”

    林晓全说着,刘奋斗就沉吟,林晓全一指冯,冯就站起来,双手端着酒敬刘奋斗。

    刘奋斗呵呵一笑,说:“瞧,多机灵,也就是小冯的面子,下午,你去开车。”

    林晓全和赵曼都有些喜出望外,就笑了起来:“君子一言!”

    刘奋斗摇头说:“本镇不会说瞎话。”

    “谁在说本镇?”外面又有人拉开门进来,当头的一个方脸大耳,竟然是半间房镇刘依然***,后面跟着的,是半间房镇***派出所所长唐经天。

    在各级***机构中,乡镇一级是最低的,也是基层,但是***职能和上面的几级几乎没有任何差别,除了没有军队外,***部门该有的架构乡镇一级都有,只不过在名称上可能叫的不同,还有就是管理者分的不是很细,一人***几个部门的事物的情况比较普遍。

    可有一点是明确的,刘依然是半间房镇委***,就是半间房镇真正的一把手。

    刘依然进门,屋里的人全站了起来,刘奋斗嘴上就笑:“刘***来了,什么都能镇得住,我就不镇了。”

    刘依然就说:“你该镇继续镇,我又不是老虎,***就这么大一点,坐在哪里也就镇哪里,屁大的地方。”

    赵曼笑着说:“刘***镇全镇,刘镇长挨着***的身边镇一片。”

    刘依然到了主位坐下,问:“那他镇哪里?”

    刘奋斗说:“***说我镇哪里,我就镇哪里。”

    “他镇关西,”赵曼一说,屋里人都笑,刘奋斗说:“那我就镇关西。”

    唐经天就说:“好,镇关西好。”

    《水浒》里有个镇关西,那是反面角色,欺男霸女,被花和尚鲁智深三拳头给打死了,刘奋斗这个副镇长坦诚自己是镇关西,倒是有些能大能小的意味。

    司法所原本五个人,这会加上刘奋斗刘依然唐经天,就是八个,但是包间大,也显不出紧促,冯心里隐隐的感觉,今天这顿饭,这几位领导看似都是无意来到的,其实也许就是事先安排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接近自己。

    而接近自己的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昨天在老炮台拽住了要掉下土崖的女县长裘樟清。

    那天被裘樟清批评之后,所有人都像是无视了自己,而现在,以前从未和自己照面的刘依然都出现在了同一个饭桌上,要说是偶然,那么这个偶然也来的太是时候了。

    刘依然既然到场,一切自然以他为中心,在座的两个女人中李雪琴这下倒是安静了很多,年纪大一点的赵曼就显得活跃起来,当然话题总是围绕着刘依然。

    唐经天拿出来烟给众人分,在场男的独有冯不吸烟,刘依然就说:“不吸烟的好。我这养成习惯了,戒不了,要是手里没什么,心里就像缺少了什么。”

    “那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咱们镇镇计民生,所以心有所属,所以日有所思,从而心中常常有所牵挂,这才像是少了什么。”

    赵曼一说,唐经天就附和,刘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那我要多吸?”

    赵曼就说:“吸不吸在领导,给不给,在唐所。”

    刘依然一语多意,赵曼将问题转嫁给了唐经天。

    林晓全就笑:“你瞧,这唐所拿的是什么?中华啊。”

    “怎么,档次不够?你抽不抽吧你!”唐经天就用眼斜乜着林晓全,林晓全却看着刘依然:“怎么不抽?你没听说吗?说抽的大熊猫,待的位置高;抽的大中华,正在往上爬;抽的红塔山,小车上下班;抽的芙蓉王,吃喝嫖赌日夜忙;抽的精白沙,白吃白喝还白拿,今我和***一起吸中华,那歌怎么唱,月亮走我也走,那***走我也走,跟着刘***,进步还不指日可待?”

    众人说说笑笑,再要了酒菜,都敬刘依然,刘依然就说:“好,今天我算融进司法所内部了,要和所里同事好好喝几杯。”

    刘依然说着,特意对着冯举了一下杯子,和冯都喝了,赵曼说:“***深入我们所里,和我们打成一片,这让我也想起一段话,说进班子没有进圈子,等于没有进班子,进了圈子没有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了班子又进了圈子,等于是班子中的班子,没进班子也没进圈子,搞不好一辈子当孙子!如今***既进了司法所班子,又进了我们所里这个圈子,我们今后就更加坚定的以刘***为中心,咬定青山不放松,要学泰山顶上一青松。”

    冯早知道赵曼能说,可没想到她这样长袖善舞,平时她不显山露水的,见了刘依然就这样,真是能把握时机。

    林晓全这时猛地就笑,众人都看着他,他嘴里急忙对着刘依然说对不起:“刘***,赵一曼同志说的要学泰山顶上一青松,我想起了一个谜语,那什么,还是小冯给我说的。”

    “哦?什么谜语?”刘依然来了兴致。

    林晓全就说了“泰山日出”的笑话,刘依然果然觉得有意思,大家都呵呵作乐,跟着也说了几个段子,不过冯觉得刘依然显然知道泰山日出的谜底,只是在附和大家罢了。

    一顿饭吃的兴高采烈,酒也喝的七七八八,刘依然在喝酒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和冯碰了几杯,看上去很自然。

    一镇之长和一个司法所的小科员觥筹交错,像是没有身价,放低身份,本身就很不同寻常,众人都显得没有特别注意这些,但其实都意识到了。

    出了饭店已经日照西斜,大家各奔东西,冯回到老镇***院子,浑身燥热的,从屯一山的窗台下拿了把锄头就去菜地锄地,一直到了天黑看不见,才作罢。

    今晚的大院格外的寂静,月亮难得的露出来,屯一山不知去了哪里,唯有大门口老刘的小房子里传出微弱的灯光和隐隐约约的戏曲声。

    冯坐在廊下,透过斑驳的树枝看着夜空中月亮的影迹,鼻孔里呼出的气息白白的在空气中瞬间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口那里射过来一道亮光,一会一辆小车就到了院子里,冯看到老刘从屋里出来和司机交涉停车费的事情,一个人影就缓缓的从车子的另一边过来,在院子里走了过来。

    这人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在看,清风吹拂,将她的头吹起,这人就随手拨弄了一下,冯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这个走近的女人。

    月影婆娑,夜凉似水,冯张口说道:“裘县长好,”接着就从廊上台阶走了下来。

    来的人是梅山县代*县长裘樟清。

    裘樟清的脸色在夜色中凸立生动,和上两次见到刻板严肃的模样很是不同,眉眼之间竟有些女性特有的婉约,这让人很容易忘记她县长的身份而将她只视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端庄女人。

    裘樟清看着冯,问:“小冯,晚上吃过了吧?”

    “是,县长。”

    冯说着站到了裘樟清面前,身子稍微侧着,等候着裘樟清的下一步身体指引,看她是要在原地站着,还是要去哪里。

    裘樟清显然没有和冯握手的意图,往廊下走了一步,冯就说:“请县长到我屋里坐坐。”

    裘樟清不再说话,看着冯掀起竹帘子,开了灯,裘樟清进去,冯解释说:“虽然天气冷了,可是秋虫很多,这个竹帘子还是能起到防范阻隔的作用的。”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