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98章“茴”字有四种写法(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8章“茴”字有四种写法(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蔷蔷今早一到单位表现的就有些不对劲,脸上煞白,举止浮躁,有些坐立不安,一改往日悠闲散漫的作风,短短的一个小时时间里就往外跑了五六次,搁在往常,要是冒裕鸿在的话肯定会说这女人的大姨妈来了或者就是吃坏了肚子,但是这几天办公室的人员寥寥可数,住院的住院,出事的出事,停职的停职,冯介晓薛修德安静的就像不存在一样,就凸出萧蔷蔷显眼。? ? 

    屋里几个人都知道萧蔷蔷出去是找刘伟强,但是刘伟强今天早上没来办公室,萧蔷蔷在将近十点的时候,逮住冯去洗手间的机会在外面堵住了他。

    “冯副处长,你得帮帮我……”

    “你说,什么事,能帮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听冯回答的很肯定,萧蔷蔷的脸懵然红了,眼睛里似乎有泪水溢出,冯以为萧蔷蔷是要借钱,可是没想到萧蔷蔷却说:“马得志在跟踪我!”

    有一刹那间冯还在想“马得志”是何方神圣,他干嘛要跟踪萧蔷蔷,但是萧蔷蔷很快的语气坚定的说:“真的!这一段他一直尾随着我,尤其是马英华出事了之后,以往他都是跟跟停停,像是偶然碰到了我一样,今天早上,他彻底的不隐藏自己的意图了。”

    “马得志?马得志不是马科长的爱人吗?他跟着你干嘛呢?”

    萧蔷蔷见冯有些疑惑,欲说还休的看看四周,说:“冯副处,咱们到一边说话……”

    萧蔷蔷的眼里都是恳求,冯只有跟着她到了安全通道里,等门闭上,萧蔷蔷说:“前一段因为我孩子那事,我和马英华之间有了矛盾,冯副处你说说,天底下哪个做母亲的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我孩子那天丢了我有多着急,这种心情大家都能理解对吧?张选听到孩子不见的消息也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他作为父亲,也就是向马英华问询一下情况,别的也没说什么难听话呀,马英华她就骂开了,还不依不饶的……”

    那天的事情冯知道,但是萧蔷蔷此刻旧事重提还心情激动,他不得不安静的听她将要说的患愦砹酥蟆br />
    “马得志他不是还要上班吗?怎么就那么有时间?”

    萧蔷蔷着急了:“冯副处长,马得志都下岗了,没事干了他,他那人你见过,膀大腰圆,跟李逵似的,精力旺盛,闲不住,他不没事了吗,知道马英华在单位总是犯错误,就以为是我搞的鬼,我真没有啊,我为什么那么做呢?”

    “要不是凑巧的话,那就得注意了,要不,你报警?”

    萧蔷蔷一脸难堪:“不行啊,报警没用……”

    “为什么没用?”

    萧蔷蔷似乎有些急,伸手拉了冯一下,高耸的胸就蹭了冯一下,她的脸上立即有了一丝羞涩,又像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两只手揉搓着说:“报警,***顶多也就是问问话,他又没有做什么实际上的危害,还不得又放出来了?一放出来,他心里不更加的嫉恨我?那我该怎么办?”

    冯想问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嘴上说:“你说的也是,那怎么办呢?”

    萧蔷蔷的脸上又换了一种神采:“马得志这就是明目张胆的骚扰。我就是给冯副处长说一下,希望,领导们心里有数,这万一今后生了什么,咱们处里可要为我说句公道话,我孩子小,父母老了,我要是出了事,我们家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萧蔷蔷眉眼含情的模样像是十**岁的女子,语气哀婉又似杜鹃啼血,冯看在眼里,心想这女人到底想干嘛呢?

    下午,刘伟强来单位了,萧蔷蔷则去了处长办公室,冯觉得萧蔷蔷去刘伟强那边就是重复早上给自己所说的话,不过,萧蔷蔷在那边呆的时间比较长,快下班才过来,满脸红晕,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一样。

    ……

    在萧蔷蔷给冯诉苦的第二天早上,介晓来的比较早,她一进门见屋里只有冯,就轻声说萧蔷蔷给刘处长买了一束花。

    冯听了看着介晓,介晓点头说:“真的!我刚刚看见了。”

    “买花不也正常吗?以前,我记得萧蔷蔷也接受过刘处的花吧?礼尚往来嘛。”

    介晓不以为然:“问题就出在这!冯副处长,你来了这么久,你看到萧蔷蔷给谁买过礼物了?何况还是花。”

    “花怎么了?那,刘处爱花嘛。”

    “你爱花吗?”

    “爱到谈不上,喜欢就是了,怎么,你要送我花?”

    介晓笑了:“有什么不可以?送就送。”

    今天刘伟强到单位的时间也有些早,往***基本都是踩着点到办公室的,今天却提前了几分钟,萧蔷蔷一会进了门,穿的倒是花枝招展的,看上去似乎和往日没什么不一样,冯看看时间,正好八点,就去了刘伟强那边给他送材料,进了门,果然看到刘伟强桌上有一束绚烂之极的花,刘伟强黑瘦的脸在花的后面若隐若现的,冯一霎时竟然有些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他感觉刘伟强似乎沉寂在一种心事之中,这在这个夏季的早晨,有些不同寻常。

    而萧蔷蔷今天竟然没有往刘伟强那边再去,十一点的时候,亓思齐打***过来让冯现在就到对面的经贸大厦去一下,她在那边等,冯想过去给刘伟强说一声,但是刘伟强的门紧闭着,里面没有人,冯只有又拐回来给萧蔷蔷介晓薛修德说自己出去一趟,萧蔷蔷问了一句刘处不在?冯答应的时候,觉得萧蔷蔷眼中似乎有什么在跳跃、闪烁。

    ……

    亓思齐今天穿着的很正统,一身职业装,而且素面朝天,头也梳的很齐整,乍一看就是机关单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冯打量她的同时,亓思齐也上下左右的审视着冯,看的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行,走,这边。”

    什么还行?冯想问亓思齐现在叫自己来干嘛,但是亓思齐走的很快,两人到了一扇门前,亓思齐再次认真的看看冯,而后推开了门进去。

    冯跟着走到里面,登时吃了一惊:这是一间会议大厅,里面黑压压至少坐了有一二百人,这些人男男***老老少少的都有,一见冯和亓思齐进来,立即开始鼓掌。

    亓思齐这会已经站住了,脸上带着笑看着冯。

    “这是……”

    亓思齐也笑笑的轻声说:“是的,这些就是我联系的共同诉讼人,怎么,冯代理,你怯场了?你可别说你没有面对几百人做过报告的经验?”

    冯有些无语,这个亓思齐总爱干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但他脸上立即换上了笑容也鼓起了掌,亓思齐示意他走到了前面的中间位置,那里放着一个讲台,亓思齐过去对着话筒说:“大家好,我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大家说过的担任我们这次向机场讨回公道的一致诉讼委托人冯先生!”

    又是一阵掌声,在掌声聒噪之余,亓思齐又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冯先生刚刚接受了法制日报的采访,对,是法制日报,关于这次和航空公司打官司的一些问题,冯先生已经向我省权威报纸做了详尽的阐述,这些内容很快的就会和全省的老百姓见面了,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我们诉求的决心,让更多的人支持我们……”

    下面又是一阵掌声,亓思齐笑着说:“关于冯先生的简历,我们这几天已经做了介绍和了解,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我特别说明一下,冯先生非常忙,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和大家见面,因此,由于时间的关系,一会大家就按照事先说好的开始签订委托书,而后我们集中进行公证,便于早早的进入诉讼。现在有请冯先生为我们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这个可容纳四五百人聚会的房间周围站立着十来个穿着和亓思齐一样的年轻男女,而这些人那天在机场行李查询处,冯都见过。

    亓思齐说完了,冯走向讲台,他心里油然升起了一种这个亓思齐疯起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感受,她刚刚面对这么多人侃侃而谈毫不怯场,显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心理素质也很好,关键是,她也拥有支撑她想做什么就能够做到什么的资源!

    亓思齐什么时候将这些人召集到了这里,自己一点都不知情,她即没有给自己透露一丁点的消息,也不和自己商量,如果自己没有事先对此做好充足的准备的话,今天可真是不堪设想,丢人也丢大了。

    今天这场景,在一定程度上就如同法制日报社的记者对自己突击一样的采访一模一样,和去年的电视台的采访也如出一辙……

    冯的内心忽然有了一种没来由的心悸,他觉得,如果跟亓思齐再接触下去,她很可能会毁了自己现有的生活!

    心里想着,冯嘴上却没有迟疑,他笑着环视一周,说:“大家好,我是冯……”

    ……

    下午,带着厚厚的一摞摞材料,冯和亓思齐再次来到了上次立案的***,立案室里还是那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冯站到了窗口,里面的男子头也没抬,眼睛盯着电脑似乎在打牌,冯咳嗽了一声,说:“你好,我要……”

    冯话并没有说完,里面接了一句“材料?”,冯将一摞材料提起来往窗口一放,出了“噗”的声轻响,里面的立案法官抬起头,嘴巴慢慢的长大,一脸愕然,但是没等到他说话,冯又提起一摞材料往上面一放,堪堪的堵住了自己的全身,只露出了头部,接着说道:“……我追加普通共同诉讼当事人,这是材料,一共一百七十三个诉讼请求。”

    亓思齐依然坐在一边的沙上,不过今天她拿出了手机,将冯的一言一行悄悄的摄制了下来,这会冯才看了一眼窗口里同样对自己目瞪口呆又充满质疑的那个排骨一样的女人,一脸严肃的说:“今天的天气,挺不错的。”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