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3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4o3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一),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李玉没有见过像冯这样对待自己冷漠的男子,可是她真是不了解冯在大学的时候是怎么对待那些意图接近自己的女同学的,今天冯还和她说话,已经是因为这是公共场合,还有这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不然,他根本不会理这个脸上似乎写着“我漂亮男人都应该让着我”的女人。

    李玉当场气结,停了一会说:“那什么,对不起啊。”

    冯漠然的说:“没关系,你不是第一个误解我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有事就说,我这还忙着,如果就是为了那些不用再提的所谓误会,你可以选择沉默。”

    “为什么?”李玉有些奇怪:“我道歉还不行?”

    “你没有必要道歉,其实站在你的位置上,训斥我是没错的。”

    “那又是为了什么?”

    “你是为了你的朋友,而你指责的那个人是我,这就是为什么。”

    李玉被冯嗦的笑了:“这不还是没接受我的道歉?”

    冯挺了一下腰杆,正色看着李玉说:“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指责任何一个你认为有必要指责的人,那是你的自由,而我因为你的指责从今后没必要再和你做任何的交流。”

    李玉有些火了,冯继续说道:“你觉得你指责了我回头道个歉就没事了?是,我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人。每个人为人处事都有自己的原则,我的原则就是,我认为我做的没错,有人对我的人生和生活莫名其妙的指手划脚,我是不会接受的。你这会来要我接受你的道歉,就像你那天不明所以的斥责我一样,我要是客气或者虚伪的表示,那就不是我。有的人我会忍受她对我的伤害,但这种伤害也是有限度的,比如说达到一定的次数,越了我的容忍,我就不会再理这个人。你和我原本就不熟悉,仅仅是因为***人才会有交集,而这种交集也只是存在于萍水相逢,我们原本就没有深入的认识,所以也没必要在一件已经过去的事情上继续纠缠不休。”

    “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大家都很忙,所以……”

    李玉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见过的表面沉稳、仿佛人畜无害,可是内心深处里却是非常傲气的一个男人,这个人的自傲已经深入骨髓,他冷静的自我保护意识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的灵魂,他甚至比自己都还要“洁身自好”或者“目空一切”,他就像刺猬一样,一旦有了外界的***,就会将自己完全的保护起来,直到危险消除,但是当再次见到能够给他带来危险的事物,就不会再允许那个危险出现、接近、直接的闪身避过,将隐患消除于无形。

    这个冯真是活的太冷静了。

    像他这种人,你很难走进他的心灵深处,而且能到达他灵魂内部的,似乎也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捷径。

    李玉再没有说话,她认真的看着冯,冯也平静的看着李玉,李玉忽然觉得冯似乎一直就很“平静”,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不平静”。

    李玉拉开门就走了出去,本来她是坐电梯上来的,可是下楼却是走的楼梯。

    一步一步的走着,李玉心说严然,你这个小傻瓜,你真的错过了什么,可是你知道你的错过吗?

    可是再一想,李玉又觉得自己好笑,严然和冯真的能走到一起吗?严然要是能嫁给冯,冯绝对会对她好一辈子,可是冯一直以来是否爱严然,这就是一个很玄乎的命题了。

    李玉已经非常明白,严然和冯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俩人生的轨迹根本不可能重合。

    可是严然怎么办?

    李玉到了单位,想来想去的,还是给严然打了一个***,听出来严然依旧的情绪低落,闲聊了几句,李玉还是提到了冯。

    严然果然关心冯的动向,可是嘴上还是说着“你干嘛提他”之类的话,李玉心里叹息着解释:“冯那件事其实是有内情的,这会在梅山,大家都传开了,而且,他现在也调动了工作。”

    等李玉将冯的事说完,严然有些高兴了,心说他果然不是那种冷血的人,嘴上却还在说:“那又怎么样,我说他他怎么都不解释?”

    李玉心里又叹气,可是这话却没法直接说,总不能说他其实根本就不爱你,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在一个生活空间的人吧,你又为什么要指责他?就因为你喜欢他?你喜欢他他就要变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你是他的女朋友可不是他妈,作为一个朋友你没了解到事情的***就对人家指手划脚,他没吼你已经是很绅士的作风了,而以往你们的接触都是你在采取主动,都是你在一厢情愿啊大小姐!

    “我觉得,你还是来梅山一趟……”

    严然自然决定了要来梅山,李玉总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要给严然说这些话,于是她就说了王晚春的事情,严然笑说这点小事,你急什么?

    小事?李玉有些无语,在严然看来的有些所谓小事,对于***人来说就是关乎今后生活的大事。

    李玉仿佛已经看到了严然改天来到梅山的结局了,可是这种事自己也没法子帮这位好朋友,严然活的太一帆风顺了。

    自己的人生之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别人真的帮不上忙。

    和李玉通完***,严然坐立不安,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于是看着窗外的天色很好,干脆的就出了单位,打了的直奔梅山而来。

    冯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心里有些烦躁,他觉得严然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个日子来看自己,而相见之后的情景自己可以预想,结果已经知道,就是今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而这种情形实际是自己一直在回避的,这也就是在大学时一直不谈恋爱不接近女同学的原因之一。

    你什么都给不了别人,凭什么要对方为你付出青春和年华?

    “这个理由是不是有些扯?那遇到了杨凌之后,自己就不是一无所有了吗?”

    冯从屋里走了出来,想想又回去,拿了喝水杯子到了对面市场办的屋里,一屋的人正在忙,也在聊天,都在说检证办照,缴费收费,这日复一日的事情,不知那年是个头,真累。

    冯听着大家说了几句,就附和,这时何林达说:“我这想起了一个笑话,古时候有一个乡下人做了巡捕,负责看守都察院的大门,虽然已经学了很多礼仪,但是还有所欠缺,这天都察史来了,他就跪着报告说:‘太老官人进。’太守很生气,因为老官这话是乡下土语,不能叫的,就下令打他十大板。第二天,都察史又来了,他跪着又报告说:‘太公祖进。’都察史又打了他。到第三天,都察史再来,这人考虑到乡下土话不行,书面语也不行,所以就夯谐≡绞切巳伲还弦疾焓返木筒槐亓耍〉么虬遄印!br />
    众人又笑,何林达就说:“前天来的,昨天来的,今天又来的,明天未必就来。”

    曹金凤就说:“你说的这个倒是,有些人今天能见,昨天能见,明天可能就见不到了。”

    曹金凤说完,心里觉得自己说的可能有些似有所指,虽然无心,可知道冯聪明,担心他联想到张向明,其实原本自己没那个意思的,就要打岔,张长玉说:“曹姐怎么说的这样深奥,像是学校老师讲课一样。”

    曹金凤赶紧说:“我这也有一个古代的笑话,徽州这地方有户人家连年同别人打官司,打得又是怨恨又是厌烦。大年三十夜里,父子三人商议说,明年新年,我们都要说些吉利话,好保佑来年好运气,不惹官司。儿子们就说:老爹你先说个样子,开个头,父亲就说道:今年好;大儿子接道:晦气少;小儿子也道:不得打官司。他们把三句话十一个字写了一条横幅,贴在中堂上,叫家人时时朗声念诵,好讨个吉利。大年初二,女婿女儿来拜年,这女婿也是个文人,走到老丈人厅堂上抬头见到横幅,便朗声读道:今年好晦气,少不得打官司。父子三人急得顿脚,连声道:倒霉、倒霉!”

    冯已经意识到曹金凤刚才想什么了,见她说笑话,就有心不让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于是也说:“我也讲一个啊,某先生平时喜欢弹琴,曾经说世上没有他的知音,总是怏怏不乐。一天闲着没事,他又弹琴消遣。忽然听到隔壁家有叹息的声音,以为遇到了知音,就敲人家门问是怎么回事。隔壁的老妇人说:我一个孤老婆子能有什么事?我没事,只是死去的儿子生前以弹棉花为生,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