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7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供销总社所属的棉麻公司作为全岭南省规br />
    昨天吴思凡说过,社里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那么李选忠自然是知道自己今天会去的,冯想了想,八点半出,从家里开车直接去棉麻公司,这样做,即可以给棉麻公司以必要的准备,二来,既然是总社派去公干的,当然不能按时按点的一上班就到人家的大门口,不过也不能去的太晚了,太晚了有懈怠并蹭吃蹭喝的嫌疑,那样的话,吴思凡了解到了自己的作为后,会不会想自己没有将这件事重视起来?

    考虑了很多,冯就没有给李选忠打***,到了棉麻公司大门口的时候,冯停车下去给门岗说了自己的身份及来意,门卫人员给总经理办公室打了***后,让冯开车直接驶到办公楼下,办公室来了一个女的将冯迎接了上去,并言说董事长因为外出,不能亲自接待冯副处长,请多包涵云云。

    李选忠不在,这很正常,冯猜测李选忠也不会大早起的在厂里等着自己,而棉麻公司只让一个办公室副主任来接待自己,似乎规格有些低,但是不是也说明了对方没有什么怕自己查的,所谓心中无私天地宽,故此没必要对自己高接远送呢?

    棉麻公司有些公事公办,为冯安排了一个房间,冯也就直接进入了工作状态,他要了棉麻公司和迈恩伯格相关的所有资料和所签合约,一看就是几个钟头,这中间只有那个女的一会进来看冯都有什么需要没有,别的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冯给这个姓赵的副主任说自己有些事情要办,下午会再来,这个女副主任也没有留冯吃午饭的意思。

    当冯有意的拿了一份材料要走,赵副主任含笑说,这些资料如果冯副处长要拿着离开的话,自己要请示一下上级领导。

    冯一听,笑笑说:“那就不必了,大家都那么忙,不要多事了,就放着,下午再看。”

    时间还早,冯去了柴可静单位那里,两人在外面吃了饭后回家休息了一会,冯再给柴可静送到单位,他又在街上胡乱转悠了一会,才再次到了棉麻公司。

    下午冯改掉早上看材料的风格,开始约谈当初棉麻公司参与和迈恩伯格签署合约和买卖设备的相关人员,但是这些人的口径基本一致,都和那天李选忠说的一个口谓:购进德方先进的设备是为了增加企业的市场竞争力,运输的过程出现了问题,导致设备损坏不能正常投入使用,棉麻公司前后去德国与迈恩伯格方面做了协调,但对方拒绝对设备进行维修,只提供更换零件的服务,但这些零件也是需要另行购买的。

    谈话进行了两个小时,冯觉得再问也问不到别的相左的声音,于是提出自己要去看看那一批设备,赵副主任有些迟疑,但转瞬就说自己要给领导请示一下,冯让她只管去。

    稍等,赵副主任回来了,说已经做好了安排,请冯和自己走。

    棉麻公司的车载着冯和这位赵副主任径直的出了厂,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一个仓储中心,像是看出了冯的疑问,赵副主任解释说这些设备运送回来后先暂时放在这里,后来现没法用,只有原地存放,原本是打算要德方更换或者维修的,等好了以后再直接进厂,但这件事一直商榷没有结果,所以,这些设备就放在这里了。

    “这地方不是属于咱们公司的?”

    “是,这场地是租赁的。”

    那么场地的租赁又是一笔开支了?

    冯和赵副主任说着话,两人到了设备堆放的区域,看着在露天地存放着的钢铁器械,有些机械的包装已经散落,冯的心思和这些器械上面的油漆一样的凌乱:价值两千多万的东西就这样放置着任由风吹雨淋,就算当初回来的是完好无损的,如今也需要重新全部检修一次,才能进入正常的运转了。

    冯顿时没有了再看的兴致,但是表面不动声色,左看右瞧的,将时间耽搁了大半个小时,后来雨势有些大了,才开口说离开。

    回到了棉麻公司,已经将近下午六点,快进厂门,赵副主任接到了一个***,完了她有些欣喜的给冯说,李董事长在厂里等着你。

    李选忠依旧的那么不苟言笑,对冯说自己今天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陪冯,请不要见怪,冯也很客气的说李董很忙,那是棉麻公司的福气。

    闲聊几句,冯单刀直入:“李董,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请教不敢,你尽管问,我回答就是。”

    “第一,既然咱们棉麻公司当初和迈恩伯格方面签订的是在cIF条件下的装运港交货方式,为什么德方没有设定保险人呢?”

    李选忠点头说:“冯副处长果然是社里派来的,一下就指出了核心问题,按照cIF一说,是要求卖方订立保险合同,并支付保险费的,但是具体的事情要具体操作,怎么说呢,一句话,还是穷,没钱。”

    “冯副处长,你看着我们棉麻公司资产过亿,但这些大都是固定资产的折合价值,我们手中真正能拿出的资金并不多,当时一下要拿出两千多万去购买德方的设备,我们是捉襟见肘,最后还是从银行贷了一批钱,才算是将尾款付清了。”

    “人家迈恩伯格是要求一次性付款的,我们不光压***格还提出分批付款,在这种情况下,人家就同样的提条件,没有设立保险人,没有保险费,就是迈恩伯格的条件之一。”

    “那么他们不提供维修和售后,这一点又是怎么回事?”

    冯的问话都很尖锐,都是那天他想问却没有问到的,李选忠叹了口气说:“这也是对方的一个条件,我们当时的考虑是,迈恩伯格方面的声誉很高,据我们所了解的,他们公司所生产的机器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返修率几乎没有,因此斟酌再三,我们就同意了德方的条件。”

    “这些决议,当时是董事会批准的?”

    “事先没有,因为事态紧迫,后来董事会是原则通过了,这些,我当时也请示过石主任。”

    石主任就是阚敢为之前的那个供销总社主任,这会去了新源市任市ei***了.

    “事态紧迫?”冯问。

    “是,我们急需更换设备,德方机械缺货,世界各地要设备的厂子很多,情况不容乐观,我要做出决断。”

    “后来,咱们公司去迈恩伯格那边交涉的那两次,他们的态度还是一样的?”

    “是,我们无功而返。”

    冯点点头:“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在cIF这个条件下,卖方是需要承担货物在装运港装上船之前的一切风险的,当然,李董也说了对方不提供保险,我想说的是,货物在越过船舷之前,我们或者对方有没有就货物的无损性进行必要的检测?”

    李选忠沉吟了一下,冯提出的这个问题似乎多余,其实很刁钻,虽然双方签署了卖方不负保险的责任,但是棉麻公司要是对货物至装运港上船前的无损性没有进行检查的话,那就是工作失误,就是麻痹大意,那是失职,李选忠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或多或少的,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冯副处长,设备在越过船舷之前,是完好无损的。”

    冯这是第二次见李选忠,他不知道这个棉麻公司的一把手往常是不是也总这样惜字如金,但是今天这个人的确是有些寡言少语。

    想了解的,已经问完了,隐藏在问题之下的内容不是现在所需要揭开的,冯就提出了要走,李选忠表示忙了一天,自己要是不对冯一尽地主之谊,有些说不过去。

    董事长开口挽留,身边的***人也纷纷响应,冯顺水推舟,在棉麻公司一干人的陪同下于场内的餐厅吃了一顿即简单、又丰富的晚饭,还喝了稍许的酒。

    回到家,柴可静已经休息了,连绵了几天的雨没有停歇的模样,冯在窗前***了一会,起身到盥洗室放了一池子水,将自己浸泡了进去。

    俗话说:好处安身,苦处用钱,可今天一天,棉麻公司上上下下表现的都很正常,但是越是正常,就越是不正常,自己可是代表着总社去查问题的啊,棉麻公司的人竟然没有一点的紧张或者焦虑……

    冯不停的在思考棉麻公司的事情:李选忠那张有些黑攫的脸、吴思凡关于“要是棉麻公司真的有什么事情生了,社里是有***部门”的那些话,以及阚敢为对自己和颜悦色甚至很明显的高看一等的情景都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阚敢为和吴思凡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要自己去棉麻公司呢?难道也是了解到了亓思齐的父亲是谁了,才有意递过来橄榄枝?

    不会,起码可能性很小。

    吴思凡的意思表示一定上就是阚敢为的意见,作为阚敢为而言,他就是总供销社的一把手,要查李选忠的话何必假手于人。

    阚敢为又何必在意李选忠的反应?

    那么,就是简单一点,阚敢为或者吴思凡看中了自己和航空公司打官司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了?

    总供销社无人可用?自己就那么出类拔萃?

    冯还没有头脑热到自大的地步。

    窗外夜雨纷纷,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冯看看时间,在八点钟准时给吴思凡打了***,说自己就棉麻公司的事情,想给吴主任做一个汇报,吴思凡说他现在还有事,让冯在九点去自己办公室。

    冯打***的时候已经到了单位,听到吴思凡的吩咐后,就坐在车里一直没下来,反正下着雨,车棚这边几乎没人,有人也不会留意到六处最年轻的副处长竟然在一辆车里躺着不去办公室办公。

    到了时间,冯去了吴思凡的办公室,吴思凡正在看着什么材料,冯进来后他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微笑着问:“说说,什么一个情况?”

    “吴主任,我昨天去了棉麻公司,经过我的调查,棉麻公司和德国方面的合约,几乎没有任何的问题。”

    吴思凡笑了:“你这个用词很有意思,几乎没有任何问题,那就是还有一点点的问题了?”

    “是,主任……”

    “先别忙,来,坐下慢慢说。”

    吴思凡从办公桌后走出为冯拿了一个茶杯,冯走前几步伸手接过,而后先将吴思凡的茶杯从办公桌上拿起看看里面的水是不是满着,再拿到了沙这边,这才才自己给自己泡茶。

    吴思凡看着冯的眼神都是欣赏,让他坐下问:“说说,一天,你就现了什么?”

    “总体来说,任何问题都没有,我和李选忠董事长也谈了,了解到棉麻公司当初是出于种种的原因才和德方签署了那份有些不平等的合约的,不过……”

    “不过什么,看看,你不要有顾虑嘛,有话就说。”

    冯笑了笑:“主任,不管是从合约还是对公司员工的调查里,都透露出棉麻公司没有什么问题,和迈恩伯格签的合约也没问题,设备在运输过程中,在货运港过船舷前德方也尽到了检查的义务,照这样来说,那么损失只有我们棉麻公司来负责了,不过之所以迈恩伯格方面不提供保险也是有着双方的约定的,这对于德方是免责的,这些都和李选忠董事长那天所说的一致。”

    “但越是这样,情况就越加糟糕,糟糕之处在于,我们岂不是就要承担机械不能使用的责任,那几千万的设备放在雨地里生锈,时间长了,岂不是废铁?”

    冯说着留意着吴思凡的反应,吴思凡轻轻的蹙起了眉:“这个问题,是很严重,你有什么现?”

    “事已至此,我仔细的查看了每一条的合约内容,期待能从合约中现有扭转情形的约定……”

    “合约?你真是政法毕业的……”吴思凡轻轻笑了笑:“就是说,你有现?”

    “是,主任,棉麻公司和迈恩伯格公司签署的协议里有一条‘弃权条款’,说的是在货款全部支付完之前,迈恩伯格公司对所卖的设备保留所有权,而我们棉麻公司因为资金的问题,直到货物运到了咱们省里的货物卸放地,就是现在机械的放置仓储地之后,也没有将钱全部汇给德方……”

    吴思凡听了前倾了一下身体,脸上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那个cIF条款在这里不适用,既然迈恩伯格在设备送到咱们这里的时候,还保留着对设备的所有权,那么在所有权没有转移的情况下,他们德方就应该承担货物的各种风险?由此一说,德方不维修善后,是不对的?”

    “是的,吴主任,棉麻公司的钱款没有给付完毕,设备就还是迈恩伯格公司的。”

    吴思凡站了起来,在屋里踱了几步,看着冯笑了:“小冯啊,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让我,不会让阚主任失望的。你看,这不就是突破,这就是成绩嘛。”

    吴思凡说着看看时间,打了一个***,然后对着冯说:“走,你和我一起去见阚主任,将这个情况,我们需要给阚主任汇报一下。”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