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2章 好诗要有人懂得欣赏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章 好诗要有人懂得欣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日,许仙去庆余堂干活去了,李公甫在早上就已经能下床。

    衙门的大板有轻有重,全看打板子的衙役手法。

    往重打,三五大板就能把人打死,而且表面上没受什么伤。如果是轻打,虽然表面上皮开肉绽,很惨,但实际上不过是破了一层皮而已,根本没事。

    李公甫身为捕头,打板子的衙役自然是轻打了。

    所以,下午李公甫就已经能一拐一拐地走出李宅。

    他手里提着礼物,怀里装着昨天许仙念给他听的诗。

    虽然他心里认为《钱塘湖春行》只是一首比较工整的打油诗,但昨天他亲口说拿去给人品鉴,这事还是尽早做到,免得李许氏心里埋怨了。

    供许仙读书科举之事,他确实不敢答应。

    李元礼秀才家不远,不到一炷香便到了。

    看着青砖绿瓦朱门、比他家气派多的李元礼家宅,李公甫心里就不禁羡慕。

    这李元礼在没中秀才之前,家里落魄得很,他还看在同宗的份上接济过李元礼几回。

    但自从五年前中了秀才后,李元礼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只需一年就超过他家了,如今更是甩他家不止一条大街。

    人家秀才公能见官不拜,能与杨知县等大人物共坐一堂,举杯共饮。反观自己,杨知县可以随意下令打他大板,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就拿此次上门拜访来说,若非是同宗,自己又在对方没有发迹之前给过恩惠,他还真的不敢拿一首诗上门劳烦人家秀才公。

    伸手拍了拍朱门上的铜环,很快大门从里面打开了,是一位五官端正的青衣小厮。

    “小的见过李捕头。”那青衣小厮立即行礼叫道,“您请进。”

    李公甫“唔”了一声,举步进入大门。

    他知道这个青衣小厮的来历,是城郊外一户种地人家的儿子。那户人家有二十几亩良田,日子过的一点也不差,完全没必要卖儿为奴。

    然而,不止青衣小厮***给李元礼为奴,那户人家还举家***给李元礼,连那二十几亩良田也归在李元礼名下。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李元礼是秀才公,拥有免税赋徭役的特权。

    那二十几亩良田不需要交租纳粮,家中男丁无需每年服徭役,儿子侍奉李元礼左右,成为心腹,将来随着李元礼水涨船高,对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事实上,当初要***给李元礼的人不止青衣小厮一家,还有好七曲星转世的,我那朋友哪敢跟您们相提并论。”

    李元礼呵呵一笑,没有谦虚半句,大抵认同李公甫的话,李公甫的朋友当然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抄写在纸上的诗,字很差,勉强能读。毕竟是李公甫写的,但他错以为是李公甫口中的朋友所写。

    所以,他第一眼的感觉是这首诗肯定狗屁不通。

    倒不是他心存轻视,实在作诗的人太多,诗也太多,有许多人连斗大的字都不识几个就开始作诗,闹出的笑话数不胜数。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底。”李元礼漫不经心地念读起来,忽然“咦”地一声,停顿下来,对李公甫道,“这句诗还挺工整的嘛!”

    《钱塘湖春行》这首诗的特点就是全诗结构谨严,衔接自然,对仗精工,语言清新,是吟咏西湖的传世名篇佳作。

    李公甫闻言,脸上有荣光,能得到秀才公夸赞一句诗好可不容易。

    不过,他连忙谦虚道:“您谬赞了,我那朋友估计是运气好,恰巧写出一句工整的诗。下面几句肯定不行了。”

    李元礼不置可否,目光重新落在诗上,接着朗声念道:“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啪!

    李元礼突然一拍大腿,失声叫道:“好句子!”

    李公甫被吓得一跳,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这句诗很好吗?我怎么感跟大白话差不多。”

    “非也非也。”李元礼摇头晃脑地道,“这句诗真的写得极好。一个‘争’字和一个‘啄’字,尽显活泼生动,甚至可以说灵动,画面跃然纸上,实在妙不可言。另外,句子也很工整对仗。”

    “不是吧?”李公甫听得目瞪口呆,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小舅子居然能作出令秀才也拍腿称赞的诗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李元礼接着把剩下的两句诗念完。

    把诗念完一次后,他忍不住重新再念一次两次,越品味越发觉得此诗精妙无双,脸上布满惊讶、震惊。

    “公甫大哥,你那位朋友是谁?”李元礼从诗中韵味回过神来,问道,“此诗不得了,真的不得了。如若拿去参加昨天的西湖诗会,必定成为头诗,甚至轰动整个临安城!”

    李公甫整个人都惊呆了,张口结舌地道:“真、真的有这么好吗?你不会是哄我开心才这么说的吧?”

    “也许是我低估它了。”李元礼严肃地道。

    接着,他离座站起来,对李公甫作揖道:“恳请公甫大哥告知元礼此诗作者,元礼真心渴望能与此人结识,成为朋友。”

    “这、这,您太客气了。”李公甫吓得连忙站起来,手足失措地扶托起李元礼,然后道, !br />
    其实,他心里很自豪,也很激动。

    “许汉文?”李元礼大吃一惊,忍不住地道,”救撕湍阄彝猓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