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6章 俊俏少年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章 俊俏少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数日之后,许仙正式入学沐阳书院。

    虽说他在穿越之前是个大学生,读了十几年的书,但古文功底很稀疏,连最基本的《论语》都没有通读过,更不用说《孟子》《尚书》等等儒学经典,所以被安排到丁等班。

    沐阳书院的学子分为四等:甲、乙、丙和丁。甲等学子学问最高,其中不乏一些已经考取到秀才功名的士子,甚至有举人。

    而丁等班的学子学问最差。

    当然了,沐阳书院最差的丁等班的学子也比***书院私塾的大部分学子学问高。

    不过,现在许仙例外。

    在沐阳书院的一个拜师厅堂内,在赵文远主持下,一身学子打扮的许仙恭敬地向丁等班的授业先生罗海行大礼并敬茶。

    虽然许仙被张景明收为***,但沐阳书院对学子的培养系统有两条线:一是老师对***私下亲传,真正的传道授业解惑;二是统一授课。

    这两条线相互结合,使得沐阳书院培养出来的学子既可以继承恩师的衣钵,又可以吸收***先生的思想精华。

    也即许仙虽被安排到丁等班学习,但可以随时找张景明解惑,张景明也会私下安排许仙一些功课。

    丁等班的授业先生罗海,字国忠,四十七远素知罗海的喜恶,明白罗海讨厌许仙,只好对许仙勉励道:“去吧。知耻而后勇,尔当认真刻苦用功,勿让张公失望了。”

    许仙向赵文远行了一礼,然后走出厅堂,跟上罗海。

    进入丁等班教室,教室内已经安静整齐地坐满了清一色月白色书生儒服打扮的学子。

    虽然众学子好奇地看着许仙,但罗海却不介绍许仙,直接指着后排的一个空位,冷冷地对许仙道:“你,坐那里。”

    许仙早已察觉到罗海对他的敌意,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当着众人的面,师生之礼不可废,所以他还是向罗海行了一礼,然后向那个空位走去。

    随着走近那个空位,许仙发现自己的未来同桌居然是一个俊俏无比的少年,皮肤白皙水嫩,白里透红,比女孩子的皮肤还好,一双丹凤眼比女孩子的还好看。

    咦——,等等!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许仙心里微讶地想着,但已经走到座位前,只能先坐下再思索或询问了。

    “同学,你好。”许仙站在桌旁,向未来同桌拱手作揖问好。

    岂料,俊俏少年非但没有站起来回礼,反而把冰冷冷的脸孔甩扭开,留给许仙一个侧脸,和一道细长入鬓的剑眉。

    虽然碰了一个冷钉子,但许仙也不恼,心里想着:“照他的反应看来,这个人我还真的见过,而且似乎有矛盾。嗯,可能是前任惹下的。”

    这么想着,许仙不再管俊俏少年的态度,入座坐下。

    此时,罗海已经开始上课,讲解《论语》经义。

    许仙暂时没有心思听课,他连《论语》都没有通读,这时候听什么经义讲解根本是空中楼阁。

    “这人到底是谁呢?”他不断地翻看前任的记忆,但却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是我自己遇见的?不对啊,我才到这个世界多久,这么出色的人我见过了必定有印象。”

    百思不得其解,许仙忍不住转头小声问俊俏少年道:“同学,我们是不是见过?”

    “没有!”对方立即飞快地否认,似乎生怕慢了一丝让许仙误会。

    许仙微怔,反而更确定他见过俊俏少年:“不是吧?为什么我觉得你眼熟?还有为什么你对我有成见?”

    砰!

    突然,一个声音从讲台上传来,吓得他一跳,连忙向讲台看去,看见罗海持着戒尺打在案桌上,一脸怒气盯着他。

    ***书生也是被吓得一跳,纷纷沿着罗海的目光转头看去,落在许仙身上,目光带着责怪,甚至有一丝厌恶排斥。

    “许仙,你站起来!”罗海寒声喝道。

    许仙没想到他才悄悄说两句话就被针对了,只好无奈地站起来。

    罗海冷声道:“我问你,子曰:‘君子不器。’此话怎解?”

    “这……”许仙立即有了***,他到底是读过十几年书的,不过如果用大白话说出来,估计罗海要挑刺了。

    所以,他沉吟一番,决定在脑海图书馆内寻找最标准的***。

    罗海以为许仙答不出来,正要趁机发飙呵斥责骂,给许仙一个下马威。

    就在这时,许仙朗声说道:“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

    这句话出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的《论语集注》,再标准不过的***了。

    虽然这个时空也没有朱熹,但朱熹可是理学集大成者,他的话在这片理学占绝对主流的时空绝对行得通。

    一时间,罗海要呵斥许仙不学无术还不专心求学的羞辱话***生生地从嘴边咽回去,被噎得脸色一阵涨红。

    盖因许仙回答得不仅正确,而且比他罗海讲得还好。

    ***学子听着,不禁嘴巴翕动,重复咀嚼许仙的话,眼睛放光,觉得许仙讲得太好了,比刚才罗海讲解的还好。

    罗海深吸一口气,认为刚才那句话太浅明了,让许仙恰巧答出来。他就不信一个连《论语》都没通读过的小子能懂几句圣贤之言。

    于是,他沉声道:“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此话何解?”

    “周,普遍也。比,偏党也。皆与人亲厚之意,但周公而比私耳。君子小人所为不同,如阴阳昼夜,每每相反。然究其所以分,则在公私之际,毫厘之差耳。故圣人于周比、和同、骄泰之属,常对举而互言之,欲学者察乎两闲,而审其取舍之几也。”许仙立即照着朱子版的《论语集注》念出来。

    这次回答没有丝毫迟滞。

    “你、你……”罗海不由失态,指着许仙一时说不出话来。

    刚才那句“君子不器”***还算简单,现在这句话的回答却很是深奥,就算是举人和一般的进士都无法立即作答出许仙那番话来。

    那段话的水平很高。

    “哇——”

    ***学子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叹,明显是被震惊了,甚至顾不得课堂秩序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他是谁啊?学问很好啊,怎么被安排到丁等班?”

    “是啊,我怎么感觉他应该去甲等班!”

    “难怪他不认真听课,原来人家才学过人,已经不需要听先生讲解经义了。”

    ……

    俊俏少年更是“美目”光彩涟涟,仰望着许仙的俊俏的脸上露出佩服之色

    许仙察觉到俊俏少年的目光,便低转头对俊俏少年微微一笑。

    岂料,俊俏少年脸色立即冰冷刻板起来,用力把脸甩开,但耳根却泛红了起来。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