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章 另一个版本的梁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连续两个问题都没难倒许仙,反而许仙的回答让众学子惊讶佩服,甚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罗海大概猜到再问下去许仙也能答出来,只会让他更丢脸。

    “砰!”

    看着课堂秩序失控,罗海脸色铁青地将戒尺用力一敲桌面,吓得众学子一跳,慌忙闭上嘴巴,转回头端正坐好。

    “许仙,你不尊师道,我在上面讲解经义,你却在下面窃窃私语,干扰秩序!罚你到教室外站着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动!”罗海寒声喝道。

    他虽然恼怒厌恶许仙,其实并不能把许仙怎么样,许仙可是张景明主动收的***。

    “学生知错。”许仙老实地承认错误,走出教室。

    他素知古代尊师之道极重,绝不能轻易忤逆。更何况,他确实犯错了。

    罗海接着对俊俏少年严厉喝道:“唐容!”

    俊俏少年被吓得全身一震,慌忙站起来,低头认错道:“先生,学、学生知错了。”

    “你也到室外站着反省!”为显示公正,罗海毫不留情地下令道。

    “是。”俊俏少年声音有点哽咽地应道,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眼圈泛红,显然快要哭出来了。

    许仙站在教室外的墙下,看见俊俏少年从里面走出来,并且故意离他远远地低头站着,心里过意不去。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他走近俊俏少年身边,小声道歉道,“我这就去跟先生申明,是我拉着你说话的,你是无辜的。”

    “别别别!”俊俏少年吓得急忙拉住许仙,极力压着声音叫道,“你害我一次还不够,还想再害一次吗?!”

    许仙微怔,有点不明白。

    俊俏少年道:“先生最是严厉,你向他申明等同于狡辩,只会害得我被加重惩罚!”

    “好吧,那只能委屈你了。”许仙无奈地道。

    俊俏少年冷哼一声,然后似想起来什么,急忙缩回双手,然后侧转身低头站着吸鼻子,不理许仙。

    许仙看着俊俏少年的样子,像极一个女孩子受了委屈哭哭啼啼,心里有些瞧不起。

    “等等,像个女孩子?”他脑海突然浮起一个画面,想到了几天前在西湖断桥上遇到的那对年轻美貌女主仆。

    他在仔细打量俊俏少年,发现还真的是那个貌若仙子的小姐唐婉容。

    “居然是女扮男装,而且还是我的同桌,要是再与我同睡一张床,岂不是另一个版本的梁山伯祝英台故事了?”

    许仙不禁有些目瞪口呆,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行啊,我已经有白娘子了,我要对我的白娘子专一不二!”

    许仙猜测得没错,俊俏少年正是唐婉容。

    她之所以刻意对许仙冰冷,不与许仙正面相对,不是讨厌许仙,而是怕许仙认出她的女儿身。

    回过神,看见唐婉容仍是一副吸鼻子要哭的样子,许仙好心安慰道:“那个,你别难过,被先生罚站一下而已,天还没塌下来。”

    “我不跟你说话,我讨厌你这个人!”唐婉容刻意恨声道,正好借机保持距离,免得被认出来。

    许仙有些无奈地摊摊手,他可没有热脸贴冷***的习惯,所以没再说话,转身走回墙根下站好。

    唐婉容发现许仙走开,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

    她对许仙比较有好感,认为许仙是个大才子,且不说那天在西湖听到他念的那首诗,仅刚才回答罗海的经***释就足以证明其才华横溢了。

    许仙在墙根下罚站没有闲着,他默默地翻阅脑海里的图书馆,找出《论语》,然后在心里默念。

    他发现,相对于拿着书籍背诵,他在脑海里默念脑海图书馆里的书效率高很多。

    脑海图书馆里的文字,他只需默念两遍就基本能一字不漏地记下来了。

    所以,这一场罚站,他居然把《论语》整本书给背下来了。

    当然,真正理解《论语》这本书的每句话含义还差得远。

    《论语》,儒家最根本的经典,博大高深,宋朝著名宰相赵普读懂半本《论语》就能治天下。

    被许仙落了面子,罗海居然罚许仙一直站到午饭时间才结束。

    可怜唐婉容被殃及遭罪,她一个女儿身被罚站这么久根本吃不消。结束罚站时,她再也支撑不住了,双腿一软,就要软倒地上。

    许仙眼疾手快地伸手扶着她,看见其脸色惨白,甚至有些发青,关心问道:“你还好吧?”

    “放开我……”唐婉容气若游丝地叫道,同时要挣开许仙的手,但奈何身上没有半点力气。

    许仙没理会她的挣扎,一边扶她向宿舍走去,一边问道:“你住在哪号房?”

    “不要你管……”唐婉容仍是挣扎地叫。

    男女有别,自己清白的身子怎么可以让一个男人抱着?

    许仙见唐婉容不肯说,只好吓唬道:“你不说,那我就送你到我的宿舍休息吧。”

    “你、你……”唐婉容被气得浑身发抖,只好委屈说道,“壬亥号。”

    “壬亥号?”许仙不禁大吃一惊,“好像我也是住壬亥号。”

    唐婉容听见,整个人都绝望了。

    许仙也不禁有些苦笑,心里暗道:“难道真的要上演梁祝故事?怪不得对面的床挂着床帘。”

    当然,他和唐婉容虽住在同一个宿舍,但还不至于睡同一张床。

    沐阳书院作为钱塘县最好的书院,独立建在城郊外的一座小山上,有足够的地盘建设学子们的宿舍。学子们的宿舍都是两人共住一间小房间,两张床分别靠墙摆放,中间摆着一张共用的书桌。

    许仙把杂念从脑海里甩掉,扶唐婉容进入壬亥号房间。

    让唐婉容在她的床沿坐下,许仙收回手,道:“你先休息着,***帮你打饭和打水过来。”

    唐婉容含糊应了一声,她脑子很乱,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大约一炷香后,许仙带着两份饭菜和温水进来。

    “唐容,喝水,然后吃饭。”他声音爽朗地叫道。

    在刚才打饭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以后怎么与唐婉容相处了,就是假装不知道,把唐婉容当哥们。

    “古有柳下惠,今有许汉文。白娘子,我会对你忠心不二的。”

    唐婉容在床上休息一段时间已经恢复了许多,对许仙帮她打饭打水,芳心有些感动。

    不过,她还是怕许仙认出她的身份来,所以喝水吃饭时,都是背对着许仙,留给许仙一个纤瘦的倩影,和一截宛如白天鹅脖子一样优美的雪白后颈。

    许仙自然不说破。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