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元和长歌 > 总 章

元和长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总 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谓总章,即总万物而章明。

    当然,我这没那么严谨,又不是写出版物,写专业历史文献,只是随便介绍一下历史背景。因为零点后就要发书了,突然想到可能会有很多书友对安史之乱后的中唐历史不太了解,随手来篇杂文简单拢统地说一说。

    以便书友们更好地阅读,书中尽量避免一些大段解释。我写得累,书友们不感兴趣还看得累。这里先说一下,以后看到相关情节了,还可以再回头来看看,这个发在作品相关,不算正文。

    时间紧,我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一些重要内容一时也给不出具体数据,翻资料很头疼,按我记得的东西说吧。

    一、开篇语

    写这本书是考虑过很久的事,因为写中唐的实在太少了,感觉可能会***,但故事在脑中生成,挥之不去,还是写出来吧!

    本来,我的第一本书《猎天骄》就是写中唐、《狂野大唐》是写晚唐,但是因各种原因都写崩了,痛心啊!因为那时没写过网文,也没什么写长篇的经验。

    所以,现在资料是很多的,加上一本书的经验积累,完美收官不在话下!

    上一本书《朕的霸图》差强人意,写的是小人物的崛起。

    那么,这一本书《元和长歌》就是大人物的游戏了。

    全书亮点着重于人物的刻画,情节的精彩,我希望能写成代表作,就看发挥得如何吧!不然这一生就过去了,啥时候能上个福布斯啊……

    哈!吹牛了!

    故事背景是中唐,开始于元和四年,主角定位为唐宪宗次子李恽,未封亲王前,原名李宽。

    这个不是小人物了,但大唐的皇子死亡率超高,宪宗次子在历史上,也是在“元和宫变”时被杀的,但死得很冤啊,有没有!唐宪宗更是令人惋惜同情的悲情帝王了。

    揭开历史这一页的神秘,我们会看到什么?

    腹黑、权谋、热血、迟幕的英雄、愤怒的帝王、悲情的***、无良的文人、阴云重重的大明宫、混乱的时代、新生孕育的事物,但这都只是佐料,并不是立意和主题。

    新时代的我们要的是什么?从历史里看到正能量!

    所以,其实还是逆袭,皇子的高身份地位,照样也可以玩等级升官流,喜不喜欢,书友们还是看看再说吧!

    二、时代背景

    元和四年,即公元809年,大唐宪宗李纯已即位四年。当然,宪宗是庙号,驾崩后才上的。

    此时,吐蕃赤德松赞在位,因国内矛盾加剧与大唐关系缓和,双方还在边界交换战俘,互通使者频繁,甚至还进行了互市。

    回鹘,前回纥宰相兼大将军吉干迦斯的孙子保义可汗在位。

    大概是元和四年左右,由回纥正式更名为回鹘,因为这之前几年,回纥政权已发生了更迭,由回纥汗族药罗葛氏转到了夹跌氏、吉干迦斯的手里,和平过度,但也埋下祸根,漠北黠嘎斯部族在悄然坐大。

    前回纥汗位更迭频繁,远嫁回纥的咸安公主也跟着四次改嫁,元和三年病逝,后来回鹘遣使长安请婚,未获得唐宪得准许。

    这一时期,比较有趣的是,唐、吐蕃、回鹘都是最后的雄主在位,都在为解决内部矛盾伤透了脑筋,不过,游牧民族奴隶制政权生存力更弱,最后都先大唐一步而崩溃。

    总体来说,吐蕃和回鹘都是大唐藩属国,因为吐蕃赞普和回鹘可汗即位,一般都会到长安请求册封,以获得正式的名义,否则可能导致大位不稳,统治***。

    这一点在回鹘体现得更加明确,吐蕃则主要是与唐关系良好时会请求册封。与大唐矛盾爆发战争,则是意图将内部矛盾对大唐转移,以获取更多资源平息内部权臣的贪欲。

    尤其是安史之乱后的趁火打劫,使大唐失去整个西部,河西、陇右大约有百万人口因失地而变成吐蕃战俘或遗民奴隶。

    最后,还有一些小藩,如渤海、南诏、契丹、奚、、室韦、黑水等,都与大唐有一定朝贡关系。

    总之,敌友关系因时势而变化,但大唐宗主国的地位一直都是被认可的。

    二、安史之乱后藩镇降而复叛的问题

    这类问题主要发生在河朔三镇,即幽州卢龙、赵州成德、魏州魏博,这三镇最为顽固,其次是青州平卢、徐州武宁、蔡州淮西。

    因为这些节镇辖地有一个共同点,曾是唐初安置高句丽、奚、契丹、粟特、突厥等遗民,或是内附的,总之都是内迁安置的杂胡,但显然治理成效不佳,最后都成了祸乱的根源。

    武则天万岁通天年间,契丹孙万荣、粟末***祚荣叛乱,就是以高句丽遗民为主力,最后建立渤海国,形成叛乱裂土立国的第一个政权,虽仍是大唐藩属国,但这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当然也有归化的胡将进入唐帝国高层,为李唐做出贡献的也不少,而未能跻身高层者,比如节镇牙兵,几乎每个节镇每次兵变,每一次拥下挟上,都有这些归化的杂胡兵将参与其中。当然也不尽如是,只是在这些节镇发生的较多。

    胡人好利而忘义,利益在前是不择手段的。史书文献上这种事例和观点是多如牛毛,就不一一举例说明出处了。

    但是,李唐并没有警惕这个问题,时人似乎并没有人去总结,元和三年还有一支沙陀人归唐,沙陀虽称西突厥别部,但其实是匈奴人后裔,先是安置在朔方,然后由范希朝带到定襄。

    四、宦官问题

    是谁写下了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好吧!都知道是司马迁!不过他不是阉党。

    那诗不知道谁写的,贴来大家看看,倒还算公允。

    阉党诸公好古风,行止无愧褒贬空。

    立马横戈胡虏溃,金伐鼓狄夷崩。

    焚琴煮鹤万民饱,花间问道天下同。

    清谈高论俱竖儒,负剑挟弓有厂公。

    说起来,宦官们的权力,其实是皇权的延伸,历史上东汉以后,每个王朝末世,必然是宦官大行其道的时候。要说宦官们与文武官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没有下面……不要笑啊不要笑!

    还有,因为生理缺陷,他们的人生追求与正常官员们会有些不一样,所以,他们更热衷于权力。

    不过唐朝宦稍有不同,因为***手术不成熟,没割干净,宦官们大多不是鸭公嗓,还很有男人样子,甚至相貌堂堂。

    唐朝宦官的出身可不一定是穷困人家,有些醉心于功名的不良人,娶妻生子有家室了还自宫去做宦官,还有世家豪门旁支庶出的也去做宦官,但一般这会为世家所不齿。

    唐诗人王建的同宗王守澄便是宦官,王建并不以此为耻,反与王守澄很有交情。

    可见当时的文官们很堕落了,而且,文官们狎妓成风,还形成了制度化,官员到任交接职事,连宠爱的***也当货物一样交接,十分荒唐。

    要知道在开元、天宝时期,官员们养外宅妇都会受到严惩,养家伎待客什么的也并不是很多见,但在中唐之后就屡见不鲜了。

    最为著名的大狎客有白居易、元稹,不但以狎妓为风流韵事,还写诗四处炫耀,说什么道德沦丧,那真是太欧特了!别看白居易写诗多说些小民艰辛,但他和刘禹锡一次雅集都花钱如流水,不知他写那些诗会不会尴尬。

    当然,白居易应该是元和十年左右被贬,此后心灰意冷,彻底放纵的结果,此前在长安为翰林学士,狎妓之事甚少有,但家伙真不是做官做事的人,比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人差了十再交代。

    因为财政困难,也因为德宗后期对藩镇种种不法行为一律妥协,宫内大量收取地方官的供奉,什么日奉、月奉名目多得我一时记不清。因为地方上有时进献有雕、鹘、鹞、鹰、狗,供狩猎时用。

    这个本来属殿中省闲厩使管辖,后改属宣徽院,称五坊使,从事人员称为五坊小儿。

    宣徽院的设立,应该是宦官们争相讨好弄权的结果,这个明显与内侍省、殿中省等内庭机构职权有一定重叠。

    再一个“宫市”的问题,在玄宗时期,还没有宫市这个名称出现,最初是由长安尉负责采买内庭所需物资,到玄宗后期,叫“内中市买使”,杨国忠曾担任过,这是个非正式品级的差官。

    历经肃、代两朝,到德宗时,形成制度了,一般由内府局令兼领宫市使,但有时也由宣徽院的宦官兼任,似乎又没一定性。

    宫市不仅是长安东、西两市采买,还有卖出,因为掖庭局是个犯罪宫人、内侍服役的地方,像汉朝的“永巷”一样,买进原材料给犯罪宫人织布,次品会拿出去卖,不过宦官们会硬载给商贩。

    到元和时就很糟糕了,主持宫市的宦官再也不愿老实做生意,开始巧取豪夺、敲诈勒索,他们一般都持有宣徽院、或者内府局的公文敕命,命令一下,管商贩多少货物,直接让商贩送进宫去接收,随便给点布帛就打发走。

    白居易的《卖炭翁》就是写的宫市的事。

    宦官们的权力不仅如此,还形成了一个另类的官僚队伍。但录取新人***的机构没去查,成为宦官以后一般都是大宦官带新人,同样要熬资历,升迁也不易。

    最快的升迁方式,当然是跟一个好主人了,比如突吐承璀最开始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黄门,服侍顺宗长子李纯。恰逢德宗正常驾崩,顺宗即位,在王叔文等不成熟的政客们进言下,竟然想夺宦官兵权,就是“永贞革新”了,不过好的***意图也是要讲究策略的,最后失败了。

    永贞内禅前后,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李纯由亲王到太子,然后由太子到皇帝,突吐承璀也跟着升为东宫黄门直,然后一路走高,令人惊叹。

    至于永内禅的内幕,其实很简单,顺宗要裁掉五坊、削宦官禁军领导权,引起了俱文珍、刘光琦大宦官的不满与警惕,于是图谋拥立宪宗李纯,加上李纯的妻族是郭子仪的孙女,也就是驸马都尉郭暖与升平公主的女儿,外戚势力十分强大。

    眼看有机会了,郭氏与李纯这时利益一致,宦官们一煸动,李纯自然会动心了,也由不得他不动心,他若不参与,宦官们就会拥立别的皇子。

    所以,永贞内禅,除了李纯一个人是矛盾而纠结的外,其余郭氏、宦官们都是意志坚决,一拍即合的,甚至其中还有少数外朝官员参与其事。

    被人强推上位的感觉当然很不爽,李纯做了皇帝之后,开始疏远郭氏,只册她为贵妃,却不肯立为皇后。郭贵妃与郭氏家族应该是很恼怒,当然又不敢发作。

    李纯由亲王到太子,再到皇帝,时间速度节凑都超快,实力明显跟不上时局变化。但好在他是一个英明的帝王,无愧史家“小太宗”的评价。

    在平定西川刘辟、江南李琦后,皇帝在开始想着加强自己的实力了。

    元和三年,李纯加封突吐承璀为左街功德使,去修长乐坊内的安[国]寺,立神功圣德碑,请翰林学士李绛写表文,表彰皇帝的英明神武、雄才大略啦。

    结果碑立好了,李绛拒不写碑文,还劝道:自古哪有夸耀自己功勋的帝王,你这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吗?我才不写这种文。

    李纯大为恼怒,只好让突吐承璀把功德碑推了。突吐承璀推诿说:碑太高大推不动!

    李纯提高声音大吼:那就用一百头牛拉。

    结果就自然推倒了。

    这事与李纯加强自己实力有关系吗?

    有!很大的关系!可惜,翰林学士李绛竟然没参透其中玄机,坏了李纯大事。

    首先说其一、修的这个寺庙是唐睿宗李旦曾经被幽禁在家的王宅旁边,在这寺庙立功德碑不仅在于彰显皇帝的武功,更是在告诉世人,祖宗的蒙羞,并警示后宫不得干政!

    其二,为自己的人突吐承璀刷功劳。

    其三、皇帝的武功一彰显会有什么效果,朝野士大夫、民间庶民都知道皇帝英明神武,那皇帝的威望就更高,更有正统合法性,而不是拥下挟上的。皇帝对自己逼父亲退位是有内疚之心的,他要消除这个不利影响。

    但可惜,就是这么一件小事也没做成。但皇帝并没有气馁,后来的削藩战争虽不顺利,但基本都成功了,这是德宗时期都没处理好的,当然也是时机成熟的结果。

    这件事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时的郭氏已经在后宫阴结势力,上下其手了。

    元和四年,宪宗在翰林学士李绛的进言下,毫不犹豫地册立庶长子李宁为太子,但这事很不正常地拖了几个月才举行册封典礼,说明有人在阻止此事的正常进行。

    然而,太子册立后,仅仅不到两年就病薨了。这是史***载,太子册立后的这两年里,几乎没有任何记载,也没显示他的身体是否健康的字眼。

    但那怎么可能呢,一个身体不健康的皇子,皇帝会这么没眼光,一定要立他为太子?

    所以,此事的背后是有内幕的,太子必然是非常病逝,因为太子的存在,严重威胁了郭氏,但在皇帝,这就是制衡了。

    在武则天之后,中唐的亲王连王府都没有,太子也已经没有开府的权力了,也没有詹事府、左右率府、率更寺等,也就没有任何实力,完全没能力自保。

    基于这么一个复杂情况,宦官们自然会亲近郭氏,而与皇帝关系很不好,加上顺宗***内禅,宦官们和郭氏都会很心虚,于是,顺宗迁居兴庆宫后,不久就驾崩,为俱文珍等人暗害。

    不久,俱文珍就与众宦官不和而致仕,这自然是皇帝忌惮,妙巧操作的结果。

    但皇帝要坐稳大位,还要一展抱负,就不得不考虑内庭势力平衡的关系,所以,突吐承璀上台跳舞了,并掌管左神策军。

    禁军不得不说一下

    枢密院,这是宦官们为便于掌控禁军,主要是北衙,禁军分为六军,左右龙武、左右羽林、左右神策。

    龙武、羽林其实已经空番号,只剩下神策军了。

    右神策军,在元和初掌握在俱文珍手里,然后是刘光琦,再后来制度化,规范化,设立了枢密正副使,以及其下属一应分支机构,元和初中期,是刘光琦、梁守谦为正副使,后期是梁守谦。

    也就是说,宪宗用突吐承璀掌握了左神策军,但右神策军一直都没能完全掌握,被排除在外,直到最后“元和宫变”。

    说到元和宫变,这里也交代一下,有兴趣的书友可《辛公平上仙》,这篇唐传奇,说了详细过程,而且进入大明宫的那支军队来自华阴县,正是右神策军一支的驻地,而且,华阴县是郭氏故乡,这个很耐人寻味。

    宪宗暴崩之地是中和殿,不是宣政殿,中和殿外一墙之隔,便是左银台门外的左神策军大营,可见宪宗后期虽然崇佛崇道,好长生之术,但这些都太片面,到宫变时都在中和殿说明什么,宪宗已有警觉,但左神策军中,可能也出事了。

    五、说说世家

    世家最著名的,当属五姓七望,就是即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其中李氏和崔氏,是有两个郡望的。

    也不一定说,世家就一定是钜虫,李唐的统治,始终是以世家大族子弟出身的官僚为主的,寒门士子入仕率并不高,当然底层小吏、节度使自辟僚属这些不算了。

    若真就世家出身官员与寒门出身官员比较起来,恐怕质量和数量都是世家出身官员占优,可见知识与教育仍掌握在世家手里。

    六、相关军制

    这个差点忘了,这方面虽然记得,还是找一下资料贴过来。简单说低层编制,高层统军机构那就一言难尽了。

    自天宝时期,府兵制已彻底废除,改行募兵制了,编制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李靖的六花阵,通常编五部七军共20000人,五部七军分别是:

    中军(4000人,80个队)

    左虞侯军(2800人)

    右虞侯军(2800人)

    左厢(包括左前军2600人、左后军2600人)

    右厢(包括右前军2600人、右后军2600人)

    五部分别由大将、左虞侯、右虞侯、左押衙、左押衙(也可能是左右副将、偏将军)统领。

    到了中唐,从《太白阴经》等史料来看,“军”逐渐成为一个固定编制,以250队(12500人)为一军,其中75个队(3550人)编为奇兵。

    另外175个队(8750人),分编为八“阵”,每阵大约有22个队1093人,每个阵设一个“子将”统领。

    虞候、押衙这些低层官职,甚至不是正式的,都在唐初就有了。

    总之,这个编制的军力部署,是以“队”为最小单位来调动,到中唐,还是以队为单位,也是战斗编制,随时拉出去都可作战。

    唐后期至五代初期,比较主流的编制大概有两种:

    军/都都(1000人)营(500人)厢(250人)队(50人)伙(10人)伍(5人)。

    每军(都)设1名都指挥使(又称统军、军使、都使、都将、也常称为指挥、指挥使),下辖若干都

    每都设1名十将(又称都头),1000人,下辖2营

    每营设指挥使,500人,下辖左右2厢

    每厢设指挥使,250人,下辖5队

    每个队设队正(队长、队头),50人,下辖5伙

    每个伙设一名伙长,10人,下辖2伍

    每个伍设伍长,下辖5人。

    另一种编制,应该是唐末五代的,而不是中唐的,本书中也不采用,但贴出来看看吧。

    军/都(2500人)厢(1250人)营(250人)队(50人)伙(10人)伍(5人)。

    和初唐府兵编制不同,这个时期更多是“五五”进制,而且这个编制就是作战单位。

    如果觉得有何不妥的,也请留点口德,对事不对人吧!作者写书也很辛苦,很耗时间,还请多多体谅!

    好了!废话到这里为止,正式发新书了,还请新老书友们多多捧场,咂出你的票子,别忘了收藏,现在不看以后看吧!
元和长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