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元和长歌 > 第3章 香车佳丽

元和长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章 香车佳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恽一路溜出东市,想着福奴和自己的马车还在剑南酒肆内,不禁犹豫着在市北门外踱着步子,来回徘徊。可又想起惹下的这个祸事,往大了说是命案;往小了说,不过是主人打死家奴,而且自己完全是冤枉的啊!

    那该死的“虬须大眼睛”,好像说话是河北口音呢!我打家奴,他们帮我把家奴打死,这他娘是几个意思?

    这个黑锅背不起!***的王守涓是宫市使、内府局令,在内侍中职务不低,这人还有个兄长王守澄职务更高,又都是三弟遂王李宥的人,他们若得了消息去找父皇哭诉,自己必受重罚,就算是太子也没办法为自己说情。

    但事情发生在宫外,不会这么简单。主管东西市贸易的长安尉肯定要问案,还有万年县、京兆府。涉及到一位亲王和内庭宫市事宜,这样代表内庭的内寺伯、左金吾卫肯定也要插手。

    糟糕!宫市的事是个很棘手的问题,万万不能卷入深水巨坑。

    想明白这些宫内宫外复杂的事,李恽只觉头皮发麻,心中有点惴惴不安。

    现在若回澧王宅,麻烦很快就会找上门。问题是,还不确定这个事件会是哪个衙门为主来负责调查。而那关键的案犯自然是“虬须大眼睛”带的一伙人,应该有很多人看到了。若没调查清楚,自己就贸然跑回去,那官差上门根本就说不清,也没有证据。

    怎么办?去哪里避避风头呢?宫里那便宜父皇若得到奏报,一般人家可不敢藏着自己。

    李恽正寻思着,就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大群挎着腰刀的皂衣差役从东市内急奔而来,顿时心中一惊,转身撒腿就跑。

    “咦?那哥儿跑什么?莫不就是案犯……快追!”

    听得身后有人喊,李恽懊悔不迭,反加快脚步,顺着东市北坊门外的春明门大街向东狂奔,边跑边回头一看,大群皂役分为两队,正在后面不远处包抄追过来。

    这是东市衙署长安尉的人,若被抓住大事是没有,盘问一番就憋屈了,而且……后面的事完全不在掌控,李恽不喜欢这种被人左右,无法自主的感觉。

    前面一个货郎挑着一担梨子迎面走来,李恽冲过去时不小心撞了一下,货郎身不由己地挑着蝶钻小巷甩脱那些差役。李恽钻进南曲一条小巷,然后调头向南到达东街,出东门又是东市,便向西跑。

    刚到西街口,两名差役正在北街向这边东张西望,看见他吆喝几声招呼同伴,一下又追了上来。李恽来不及歇口气,顺着西街一路飞奔。

    不一会儿,后面十几个差役又快追近了,李恽一口气冲出平康坊西门,一眼就望见斜对面务本坊东门出来一辆红漆雕花的宽大厢车,缓缓驶出坊门竟然刚好在坊墙下往身前一披,顿时将身形遮在了角落里,只露出垂幔下一双白底的黑色短靴。但右脚靴子底儿脱线掉了前一半,穿着袜子的脚趾已然伸出了靴子外面。

    小主仆二人惊奇地看着少年人做完这些,直到垂幔遮着了那张俊朗的脸才大梦初醒一般“啊”地惊呼了一声,目光同时落在了那只探出靴子外面的右脚上。

    咯咯……小婢女心思单纯,没忍住笑出声来,又赶紧伸手捂住了小嘴儿,转头看向自家小娘子,发现她原本瞪得大大的璨璨双眸这时也成了弯弯的月牙儿,上薄下厚的唇上线条绽开,嘴角也微微勾起,却是没出声,淡然地将手中半盒青枣放在一边盖好了盒盖子,仿佛天蹋下来她也不会惊得大叫一样。

    反倒是外面的车夫先反应过来,掀开门帘一角喝道:“哪来的恶少年,休得无礼,快快出来!”

    京中恶少年调戏过路女眷的事常有,但一般都带着几分含蓄,公然钻进车内轻浮的事极为少见。年老车夫显然无法忍受,花白头发的脑袋伸进车厢一阵扫视,见自家小主人还坐着无事,而闯进来的人居然没见着,不禁有些奇怪。

    “这儿!刚被差役追着要钱呢,借你们的马车躲一会儿,还请不要声张。”

    谎话脱口而出,李恽暗暗佩服自己的应急口才,见年老车夫目光在车内到处乱转,便拉开垂幔稍微露一下脸面,然后又遮上了。

    “呵……”老车夫惊讶地张了张嘴,意外地笑了笑,脑袋缩了回去,随手就把帘子拉上,外面的小门也关好了。

    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跑了过来,没作停留又很快就跑远了。年老车夫很精明地驱动了马车,缓缓向南行驶,果然很快又有差役跑了回来,盘问了几句又走了。

    斜对面车窗口的小婢女一直看着车外,见行了一段路,差役们也没再来,便下逐客令道:“哎……差人走啦!这位郎君你……”

    李恽哪能没听懂小婢女的意思,只得伸手拉开垂幔,厚着脸皮微笑道:“多谢这位小娘子帮忙,某刚才被差人追了好几条街,都快跑断腿了,这不……右脚的靴子底儿掉了半边,且容我再歇口气可好?”

    小婢女听了又是一阵咯咯娇笑,绿裙小娘子略有些不快地瞪了小婢女一眼,又看看李恽,微微皱眉道:“这位郎君何必当面取笑,看你这衣着装扮,定是豪门富贵人家,那些差役又如何敢向你要钱……”

    吃了主人一个严肃的眼神,小婢女又挥动团扇,阵阵香风扑面。李恽也听得一楞,转头细细打量。

    这小娘语声轻柔舒缓,说话时微微偏过脸面,如凝脂般的脸上饱满而带着微微的红晕,晶莹的耳边一些细细绒发露出了梳理得整齐的盘桓鬟外,束拢发鬟的淡绿色纱带蝴蝶结与身上半褙和下裙相配,给人一种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的感觉。

    平常人家的小娘子一般会梳双环望仙鬟,而梳这种盘桓鬟的发式,要么是宫内的宫女,要么就是一些豪门世家、勋贵***家的小娘子,这些贵族人家的女眷经常由婢仆看护着出门,对衣着发式都很讲究。

    李恽也觉得这小娘子应该是哪位勋贵人家的小娘,而且眼光也不差,居然看出些什么来了,顿时脑筋急转,拱了拱手笑着回道:“敢问小娘子贵姓?可否好人做到底,再帮某一个忙?”

    “奴家免贵姓萧!”绿裙小娘子微微点头,略欠了欠身还礼,又道:“那要看郎君这个忙又该怎么帮了?”

    李恽只好诚恳地请求道:“某姓李,萧小娘子可称某为李二郎!实不相瞒,某现在遭遇了麻烦事,处境非常非常的危险,不方便让官府和家人知道行踪,萧小娘子可否把我送到……春明门大街里面的通阳门外?日后若有机会再见着,一定重谢!”

    “危险?躲着家人和官府?李郎君这是要离家出走还是……”

    见萧小娘子一脸好奇之色,那灵动的大睛睛忽闪着,分明是在猜测自己刚才遭遇了何事,但她所知信息量太少,完全不明所以。

    李恽笑了笑,却不想过多解释。

    “那好吧!反正奴家现在是回宅邸,正空闲着,送你一程也不妨事,倒不必称谢!”

    萧小娘子微微一笑,明眸皓齿煞是动人,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偶尔瞥过来一眼,目光并不甚锐利,反倒有一种春风拂面般的温暖和煦。
元和长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