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元和长歌 > 第4章 我不是什么好人

元和长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章 我不是什么好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通阳门是兴庆宫的正南门,位于春明门内,而从务本坊外过去,走平康坊的话又要穿过东市,那可是李恽要远远躲开的地方,马车只好半路调头向北,走春明门大街。

    “萧小娘子,带镜子了么?给我看看……”

    李恽话一出口,就见侧身向着自己的萧小娘子有些好笑地掩住嘴,不过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也顾不上这些。纱罗幞头早就在东市弄丢了,头发有点凌乱,感觉绾住发髻的龙首玉簪还在,顿时放心不少。可脚上这双靴子太难堪了,得买新的才行。

    “妙芸!把你自己的铜镜拿给他!”

    萧小娘子吩咐一声,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婢女原来叫妙芸,她转身在车厢后角落的大箱子里拿出一面菱花铜镜递过来,还自作聪明地顺手把梳子也拿给李恽。

    “又拿梳子做什么?你愿意帮我梳头发吗?”李恽却不接,还一脸没好气地坏笑。

    看着那俊朗的脸,还有脸颊那偶尔泛起的浅浅酒窝,妙芸心里是想说愿意的,可看李恽脸上那有些调侃的表情,就气鼓鼓地撇嘴道:“你……你无礼!我才不帮你梳头!”

    我无礼?我还没非礼你呢!

    “啊……”李恽却旁若无人地对着镜子张大嘴巴,见口腔内壁肿胀了一大块,还鼓起了一个大血泡,真是又疼又郁闷。

    见李恽竟然是这样用镜子,萧小娘子和妙芸一脸错愕,差点没气晕过去。可镜子都拿给了人家,又不好再夺回来。

    李恽却又想起一些烦恼的事,忽然诡异地笑了笑,开口道:“有点无趣,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怎么样?”

    萧小娘子转头飞快地瞟过来一眼,轻笑一声道:“讲吧!最好是你自己的故事,比如……为什么被差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啦……”

    “我的故事不感人的……我要讲的是一个听得人潸然泪下的故事!”李恽接着开讲了。

    “从前,有一个女人,嫁了个好丈夫,生了一个英明神武的儿子。

    后来丈夫去世了,儿子娶了一个豪门贵族家的女儿为妻后,儿媳便天天想着要取代她的地位,掌控家业财产。这也就算了,儿媳还对她很看不顺眼,总算把她赶出门到老宅里独住,为此,她家里发生了很多激烈的矛盾冲突……

    她的儿子当然想把她留在家尽孝,可无奈,儿媳娘家人势力很大,频繁地给她的儿子施加压力。

    最后没有办法,她的儿子把她迁居到老宅独居,儿媳还不准儿孙小辈去看她。虽然有很多下人伺候,也不缺吃喝穿用,但她内心是空虚寂寞的,一个人孤苦零丁。

    你们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很可怜?”

    “唉……倒真是挺可怜的,她那儿媳也太可恶了!”萧小娘子不由愤愤不平,又转头看着李恽问道:“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是你家什么人吧?”

    我说的就是我祖母啊!顺宗的庄宪皇后,现在的太后王氏……当然,李恽不方便告诉她,便笑着回道:“是我家亲戚,本来准备今天去看望她,但是你知道,中午发生了一点事,再说……我今天出来没带钱,没礼物,而且我现在这样子……”

    话还没说完,就见主仆二人脸色慢慢冷淡下来,还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李恽有些心虚,只好住口了。

    妙芸瞪圆了眼睛嚷嚷道:“哼!还说讲故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说你擅入我们的马车,让我家小娘子送你去也就算了,还想让我们帮你准备礼物,你这是把我们当你家下人使唤呢……”

    “绝对没有!我现在真的很需要帮助啊!钱的话……你们事后报个总帐给我,回头我亲自上门还上,怎么样?萧小娘子,帮个忙吧?”

    李恽苦着脸,眼巴巴地恳求,顿时就见萧小娘子翻了个白眼,微微仰头望着车顶,抿着嘴笑了笑,问道:“说了半天,奴总觉得你像一个大骗子。你被差人追,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放心吧!我并不是什么好人!就是骗子!你们要把我扭送官府法办吗?”

    李恽不想多说什么,无所谓地回了一句。果然,萧小娘子又上下仔细打量,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回道:“算了,奴今天出门不利,就被你骗一回吧!那你说,要买什么礼物?还有……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不许撒谎!不然……奴可不当冤大头的……”

    “礼物当然不需要贵的,只要对的!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长辈。”李恽听了大喜,这小娘居然真答应了,可她肯定是官宦人家,又姓萧,说不定是兰陵萧氏世家的,这查***就不好回答了,便耍赖道:“名叫李二郎!家住京兆府万年县兴宁坊,完毕!”

    “不尽不实!不过你听着,以后不要做坏事,对家里人多孝顺一点,奴只帮你这一回了!”

    萧小娘子斜睨了一眼,明明比自己年龄小,还一副大姐姐的样子数落着,似已认定自己是问题少年了。李恽是有苦说不出,已经糗大了,还能说什么。

    不多时,马车顺春明门大街又到了东市北门外,老远就望见市门口守卫着许多军士,似是金吾卫的人在严格盘进出东市的车马人群,李恽让萧小娘子传话,马车就地停在了东市坊墙转角处,然后目送萧小娘子和妙芸步行到东市门外,与守卫的军士说了几句什么被放行了。

    “你说你这后生……我家小娘子可是阿郎和夫人的掌上明珠,今儿个倒替你跑腿来了!看你这衣着举止,倒也不像是那些纨绔子弟,为何这般躲躲藏藏啊?”

    年夫车夫坐在前面,都听到了车里的对话,这时也开始套话。李恽气不打一处来,又不好发作,回道:“别多问了,你知道了对你也没好处!对了……你家主人可是出身兰陵萧氏?不知名讳是什么?官任何职啊?”

    “嘿嘿……长安还有几家姓萧的?我家阿郎在中书省为官,名讳也不须多问,问了老汉也不告诉你!”

    “呵!你就算说了我也会忘掉……”

    不就是兰陵萧氏,真以为很了不起么?李恽也没兴趣打听这些,他若真想查,那是很容易的事。

    他一边与车夫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目光一直盯着东市坊门。

    忽然,一辆马车缓缓驶出东市门口,守卫的军士立即拦住喝问,上前粗暴地将车夫拉了下来,车厢里跟着下来一名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一脸陪笑地与军士们说着什么,并塞了一些钱给盘问的军士,于是,被打发走……

    那马车没什么特别,但车厢门外坐着的车夫却看着有点熟悉,头上戴着的遮阳笠压得很低,只看到一下巴的大胡子,很有点像东市里煽风点火的那个“虬须大眼睛”。

    等等……东市?这辆马车不正在出东市么?那伙人肯定还没走脱,而这个车夫就很像啊!
元和长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