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元和长歌 > 第6章 避居兴庆宫

元和长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章 避居兴庆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刑州商人孟德藻有心巴结,李恽也不忍看他家破人亡,事情很快谈好,李恽便起身告辞,倒背着双手悠然地迈步出了小院。

    “虬须大眼睛”的壮汉头上还是戴着遮阳笠,左肩上背着搭裢,手里提着一包裹衣服杂物;右肩用一根寸许粗的熟铜棍拗着一包被服,耸拉着脑袋跟在后面。

    孟德藻带着儿子将两人送出门来,再三叮嘱道:“高护院且随澧王殿下好生做事,贵人府上规距多,你得放机灵点先学着,以后也不用再回俺身边了,若有澧王吩咐再来找俺!”

    虬须大眼睛名叫高行恺,是孟德藻家的护院武师,原本在成德军中做过队正,擅使一根熟铜棍,武艺很不错,因得罪上官被严惩驱逐,得孟德藻收留,便随着护宅行商五年多了。

    为了以后方便联系,孟德藻主动推荐高行恺,李恽自然乐得收下,这人会武艺,算是个不错的人才了。

    “行了!孟东主免送!”

    李恽挥了挥手,大步走出巷子,见那年老车夫居然醒过来了,这时坐在车厢前,正恶狠狠地望过来。李恽正要上车,那车夫却一把拦住,怒斥道:“果然是个恶少年,你做得好事!”

    “呵呵……那不是没办法么,也没怎么打伤你,没事就赶车走吧,你家小娘子应该买好了东西,可能正等着呢!”李恽讪讪一笑,拔开拦在身前的马鞭,钻进了车里去。

    老车夫气坏了,嘴里还喃喃不休地小声骂着,却也只得驱打挽马出气,马车刚调过头,一下开始加速,飞快地冲出了小巷。高行恺倒是识趣,在车后小步快跑着跟上。

    再回到东市坊墙转角那儿,萧小娘子正在墙外柳树下,手里提着两个竹篾编成的提笼,可能是些吃食。妙芸怀里抱着两筒深色的绸缎和一卷白绢,还有一个红漆小木盒,看就是些较为贵重的簪花首饰等小物件。

    马车一停稳,年老车夫就先跳下车,抢步到萧小娘子面前连数落带告状,还躬着腰别过脑袋给萧小娘子看,估计是后脑起了个大包包,萧小娘子心疼地帮他揉着,目光狠狠地瞪过来。

    死老头!放开那个小娘子,让我来!

    李恽一阵恼火,只好转过身当没看见,摇头苦笑嘀咕道:“唉……奴性太重,智商又这么低,活该一辈子做人奴仆……”

    妙芸听见了,接口没好气地回道:“你说什么呢?我家小娘子好心帮你,你还打我们家康伯!他可是从小服侍老爷的忠仆,你连老人家也打?礼物不给你了,你自己走去通阳门……”

    “什么什么……你个小婢女还敢代你家小娘子做主了?”

    别说打老人,我还打女人呢!

    李恽哭笑不得,今天是什么鬼日子,一打奴仆就坏事。打个王守涓害得本王都不敢回王府,再打个不听吩咐的老车夫,又要被人甩在半路了。

    “唉……萧小娘子!那个……”

    李恽想要解释,萧小娘子皱着眉头,沉着脸打断道:“李郎君别再说了!奴也只能帮到这里,礼物既然是买给长辈的,你还是带去吧,奴却不能再送你了!”

    “。。。。。。”

    好吧!丢掉男人,安慰老人,这样真的好么。

    人家本是无偿地帮助自己,李恽也没办法再强求,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萧小娘子主仆登上马车,然后马车又倒回往务本坊那边,渐渐消失在街角处。

    “高护卫,带上东西,你那遮阳笠给我戴着……”

    李恽把高行恺的小笠子摘过来自行戴上,见他手里已经拿了行李,只好首饰盒塞进高行恺的搭链,自己扛着三卷布匹,提着食盒向通阳门步行。

    天宝时期,兴庆宫曾一度为大唐***中心,玄宗在那里修建了勤政务本楼、花萼相辉楼、南薰殿、兴庆殿等宫殿和别苑,面积足有太极宫的四分之一。到元和年间,兴庆宫渐为年老嫔妃和内侍宫人养老的处所,皇帝极少驾幸。

    戴上笠子遮着脸面,过了东市北门外这一段路后,李恽放下心来,不多时就到了通阳门外,白天宫门是开着的,与守卫的神策军厢指挥使打过招呼,被领进通阳门内瓮城中等了一会儿,里面出来一名年老内侍,疑惑地打量了李恽半晌。

    记忆中,此人名叫李忠言,年五十来岁,原是先帝顺宗,也就是李恽祖父李诵身边的大宦官。“永贞内禅”后,顺宗迁居兴庆宫,不久病逝。李忠言随顺宗迁过来后,被任命为兴庆宫使,管理兴庆宫日常杂事。

    “哟……澧王殿下要去看望王太后?这恐怕不太合适啊,殿下可得想明白了。”

    李恽当然明白这李忠言是好意提醒,但便宜老爹李纯是无以面对老太后,自己却没什么好顾忌的,无非是触怒郭贵妃而已。

    郭贵妃是三弟遂王李宥的嫡母,王守涓和王守澄兄弟又都是郭贵妃宫里出来的内侍,自己打了王守涓,就已经和她们敌对了。

    这一中午搞得身心俱疲,李恽早就累了,不耐烦地说:“没什么好想的,烦劳先派人知会一声,还请带路吧!”

    “那好吧!殿下那位随从不能进去,可先住在通阳门内。礼物可放在这儿,一会儿老奴安排人送过去。”李忠言见李恽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东西带进宫是要被检查的,李恽只好照办,随李忠言一路步行,过光明门,走龙池西岸前往大同殿,王太后就住在那儿。

    大同殿是兴庆宫后宫西便殿,区间比较狭小,没有大明宫内那么宽敞,建筑房舍也没有那么恢弘壮观。龙首渠两岸垂柳依依,便桥白玉栏杆,景色倒是宜人。

    到了殿前,已有两排十几名内侍宫人列队相迎,这阵仗礼节完全不像是迎接小辈。李恽也不好多说什么,在一名年宫女的引领下步上台阶,顺走廊到了正殿东侧前堂上,就见一名衣着朴素,年约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跪坐在宽大的矮榻上。

    」萁
元和长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