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84章我已经过了被感动的年纪(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4章我已经过了被感动的年纪(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尚静出去了,冯知道她是去了洗手间,按照最近对尚静的观察,她这几天应该是到了生理期,所以每次去洗手间时间就略微的长一些,这时牛阑珊也从门前走过,也是去了洗手间,一会她就拐回来了,在屋外看了冯屋里一眼,冯装作很忙,没留意牛阑珊的观察,其实他用笔在纸上写的是两个字:熊样。

    等牛阑珊走过去,冯听到她关门的声音,看着自己眼前的熊样两个字,将纸撕了揉揉,就要丢进纸篓,这时桌上的***猛地响了。

    “你好,老年干部处。”

    冯说着话,那边出传来了笑声:“嗯,有改进,没简略称呼。”

    “处长?”

    话筒里传出的是牛阑珊的声音,冯故作诧异的叫了一声。

    ***机上是有来电显示的,不过一般坐办公室的人接***都不看来电号码,尤其是像老干处这种比较边缘化的科室,一般没什么主要领导打***过来,拿起话筒都是直接问哪一位,找谁谁,少了客气和敬语。

    机关里除非是比较特别的岗位会很在意打***的人是谁,是那个单位打来的,比如说领导的秘书,他们会看来电号码,从而事先决定要不要接这个***,或者在接***前心里先想好来人会说什么事情,准备好应对方法,打好腹稿,这些知识体系大学书本上不会讲,冯也是最近才从机关事物中参悟到的。

    冯自然有看来电显示上号码的习惯,小心无大错,打来***的人不同,回答时的语气也就要有区别,他也清楚这个***是牛阑珊的号码,只是故意的没有主动叫出来。

    “嗯,小冯晚上没事吧?”

    “没有,我下了班吃了饭,就在宿舍看看书,然后睡觉。”

    “还得说是大学生啊,学习有热情,觉悟高……这样啊,小冯,今天先别吃晚饭了,晚上七点半,到上次我们吃饭的那个饭店去,大姐有事和你说。”

    牛阑珊说完挂了***,冯想了想,将座机这一条的来电显示给删除了。

    他觉察到牛阑珊有话对自己说,可是这样神神秘秘的不直接叫自己过去当面谈,还通过***这种方式,可能她刚才去洗手间知道尚静不在办公室里才这样做的,那她在晚上会对自己说什么呢?

    冯在晚上七点半准时到了饭店门前,一个人就从大堂里出来满脸带笑的说:“冯领导来了,有失远迎,快快请进。”

    这人竟然是下午在牛阑珊屋里的那个胖乎乎的马总。

    马总很热情的双手和冯握着手,冯觉得牛阑珊今晚叫自己来这里和这个马总有关系,但却不想对牛阑珊和他之间的事情看似一无所知,就不咸不淡的和他说着话,马总一边将冯往里面让,一边对着身边站立的一个打扮的非常艳丽的女子说:“还不赶紧为领导带路。”

    那个妖冶的女子听了红唇一笑,露出白白的牙,说:“领导,请跟小妹来。”

    这女的声音太有特色了,有点像南方某一个地带的口音,可是用的却是北方的吐字方式,听起来非常悦耳缠绵,要是不看她花枝招展的模样,光听声音你会以为这是某个知名媒体的女播音员。

    冯一听就站住了,对马总说:“我要等处长。”

    冯既没说牛阑珊让自己来的,也没拒绝和马总继续寒暄,反正不能不明不白的就和他们俩到某个地方去,这个马总一听,挥手说:“好,毕竟是***的人,有组织观念,那咱们先坐一下,等牛处长来了,一起上去。”

    三个人坐在大堂里,和马总一起来的女人束腰收腿,很是端庄的浅坐在一边,身材越发凸凹有致,可是反正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在做作,像是卖弄***。

    “冯领导,这是鄙人的名片,今后,还请领导多多关照。”

    冯说声不敢,双手接过了名片,一看,上面烙金的几行字:五陵市***、梅山县饮食传播有限公司、梅山县合众肉联厂董事长,马光华。

    这个名片上显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大,冯猜测,这个叫马光华的人应该是五陵市梅县人,以肉类加工开始,生意慢慢做大,搞了餐饮之类的服务行业,然后现在又在五陵市涉足了文化娱乐项目。

    “我叫冯。”

    冯将马光华的名片收好,简短的介绍了自己,那个女子就在冯视线投向自己的时候,极其快速的冲着冯微笑,这笑容有些职业性。

    这样过了有十分钟,牛阑珊就到了门口,马光华和那个女子又过去迎接,冯跟在他们身后,牛阑珊进来点点头,也不说话,马光华就带着两人往楼上走,冯跟在牛阑珊身后,那个女子在最后,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在上楼拐弯的时候,那女子仿佛走的急,用胸顶了冯后背一下,冯想想没回头,省得给她和自己攀谈的机会。

    牛阑珊和冯被带到了一个足有四十平的包间里,里面还有一个小舞池,能唱歌,牛阑珊看来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自然坐了首位,然后冯和马光华一左一右坐在牛阑珊身边,那个女子就要坐在马光华的身侧,却被马光华一个眼神,她圆圆的***一欠挪,手里提着水壶又到了冯身边坐下。

    菜很快上来,自然丰盛,马光华就问喝什么酒,牛阑珊眼睛就看着冯。

    冯心说你看***什么,平时你出口成章连绵不绝像是用字砸人一样的发表演说,但是从马光华出现后你就成了徐庶进曹营,一语不发,太矜持了,变成惜字如金的世外高人。

    牛阑珊是“七不”女干部,但是不喝酒这个嗜好恐怕别人不太清楚,既然牛阑珊继续在扮演高人,那俗人的事只能由冯来开口。

    冯就说:“红酒养颜,女士优先,咱们这里两位女士,我替领导做主,就喝红酒好了。”

    冯说完话,自己都觉得自己自从到了老干处后说话逐渐“制度”了,古人有士农工商的排位次序,自己这个科员放在古代就是个衙役之类的跟班,马光华纵然有钱,也是排名末尾的“商”,而马光华绝对是有求于牛阑珊什么,那么自己就代表了牛阑珊和她掌控了的却被马光华祈求想要得到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好处,因此冯似乎是在和马光华商量喝什么酒,其实却用一种指示的,不容质疑的口气在吩咐了,马光华立即笑:“好好,果然冯领导会体恤人心,怪不得牛处长很举荐你。”

    “妇女能顶半边天,有牛处长在,半边天那是容不下的,绝对一多半天,就上红酒。”

    冯心说牛阑珊举荐我什么?

    喝着酒吃着菜,冯几乎不说话,马光华也没有叫***进来服务,那个至今都不知道叫什么姓什么的女子就充当了服务员的角色,为三人添酒夹菜清理跟前的残渣,倒是做得很到位,冯怀疑她从前要么是专门学过酒店业管理,要么,就是有实干的操作经验。

    酒过三巡,马光华的话就多了,果然不出冯的预料,这个马光华的的确确就是从肉类食品加工开始起家的。不过这个肉类食品加工不是办工厂,而是搞屠宰,就是***屠夫,杀***的,而后从杀***职业慢慢转变成了屠夫兼***贩子,再到办养***场,随即又开了几家饭店,真是连锁的自产自销,渐渐的在梅县的餐饮业中有了一席之地。

    马光华这次找牛阑珊是因为他在梅山县餐饮行业中挣了些钱,可是梅山县的人都知道他从前是做什么的,他自己觉得有了钱有了地位后,似乎总有人在指指点点他的出身,于是想来想去的,觉得别人不就是说自己没文化粗鲁是个杀***的吗,那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马光华想了很久,决定在五陵市开办一个文化公司,洗白自己。

    “真正的文化公司,我是不懂的,不过我到过南方一些开放早的城市转,觉得那里的一些先进经验可以借鉴一下,比如说开茶楼,茶楼很高雅吧?再搞个麻将馆,大家在里面听听音乐,打打牌,喝点茶,修身养性,谈谈生意,这总是有文化的人干的事情吧,我这个文化传播公司,就是奔着这个来的。”

    说来说去的,马光华对文化一词的理解就是在喝茶打麻将这个层面上,冯听了就看着牛阑珊,马光华却注意到了冯的眼神,说:』ヒ彩俏俗呛臀掖忧吧孀愕哪切┒饕坏悴徽幢撸仪蟮脚4Τふ饫铮褪且4Τの顺鲋饕猓氚旆ǎ貌呗岳戳恕!br />
    换自毯芮浚隹诔烧拢铱凑飧鑫幕槔止荆坪跤行└阃贰!br />
    马光华听了就举杯敬牛阑珊。

    冯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光华果然有些头脑,他的茶社讲究的就是人气,没人怎么能赚钱,而司法局老干部们整天没事干,要是都在他那里窝着喝喝水打打牌,可不就是一种吸引人的手段?

    再有,离休的老干部们有些曾经在司法局也是说一不二的,即便此时退下了,有些时候有关单位也是要给他们一些面子的,因为有关单位的在职人员,难免以前就是在老干部们的领导下成长起来的,更有些人恐怕就是被老干部们提携过的,万一茶社里有了什么事,有老干部们在,有些面子,还是要给的。

    司法局虽然不像***、检察、***这三个单位强势,可是也算是司法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打断骨头连着筋,公检法是一家,司法局和他们也是兄弟单位,也算是一家,起码就像是堂兄弟的关系,如今的五陵市司法局长、党委***就是五陵市政法委副***,在行政上是有指导***、检察、***工作职权的,牛阑珊正好就是司法局老年干部处副处长,这个马光华能找到牛阑珊说这件事要帮忙,除了和牛阑珊有同乡之谊、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也算得上是头削溜尖找门路的行家里手,马光华觉得在老干局找到了能够说上话的人。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