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过关生与活卷终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过关生与活卷终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上学那会,我的***老师是一位不苟言笑的人,其貌不扬,个头不高,当时他似乎只有四十来岁,头大且圆而秃顶,即便用耳鬓边上长的足够能从左到右的头发遮盖但反而更加欲盖弥彰,在光线阴暗的时节里,上课时总是一览无余的能看到他清亮的头顶和灯泡的光芒相映成辉,于是有好事的同学谑笑他为“二炮”,后来觉得在阳光下可以称为“二日”,再后来,就演变成了“二”。

    一节课四十来分钟,许多的老师为了搞活气氛,总会在授课中间妙语连珠,或者穿插几个笑话,不然课堂就会被归结为不生动。

    数学老师就是一个妙人,他能插诨打科的讲述二十分钟各种奇闻逸事还不带重样的,剩余的二十分钟才被用作教授正式知识。物理老师是我的校长,我至今仍记得他永远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似乎他一停止思考,地球就要毁灭。他永远有一只鞋垫拖拉在鞋外面,每当他走来老远就能听到“踢啦、踢啦”的响动;他永远上课时忘记用黑板擦而是直接用衣服袖子擦去黑板上的粉笔字;他永远讲到兴奋的时候忘乎所以的一蹦三尺高将讲台跺的噗通噗通乱响,这样的时候我们就会哄堂大笑,他却浑然不觉,依然如我;而且他还似乎永远的嘴角老是有两道白沫,配上他戴着高度近视的眼镜和瘦弱的身体,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我甚至曾将他的形象和孔乙己重合在一起。

    但这些都没能够替代***老师的独一无二。

    ***老师和他所讲授的课样沉闷而无趣,他上课即来,下课即走,从不拖堂,课时中一直在枯燥的讲述解说,恰如其分的将几十分钟时间安排的用每一个课本上的字给占满了,同学们都昏昏欲睡,但他视而不见,有人调皮捣蛋,他也不管,听之任之,反正将自己应该做的做完就成。

    那一天冬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是下雪的一个晚自习时,班主任的女儿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并缀以“我爱你”,当然几年后我才知道她是始作俑者,她的目的和动机无需再述,当时在学校里引起的轩然***是谁都始料未及的,这是其一;第二件事,就是与***老师有关。

    那个时代可以娱乐消遣的事物很少,我性子孤僻,寒假漫漫,如何渡过?唯有读书,但书已经看的很多苦于资源搜寻不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和***老师的女儿(我同班同学)商议,未竟想她真的鬼鬼祟祟从家里为我偷拿出了全套的《红楼梦》。

    这部名著我当时已然看过,***老师这套家藏却不同,阅读的格式是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排版。聊胜于无,但真是开卷有益,读到“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也希望不会发生意外让我这在起点硕果仅存一百九十万的文字“失联”。

    朋友们,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

    飞翔的浪漫,2017-8-31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