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15章 春雷古琴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章 春雷古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啊——

    罗牧突然羞愤欲绝地大叫一声,然后双手捂脸冲撞开围观的学子,在众学子的嘲笑声中逃离现场。

    经此才学比试,他的名声彻底毁了,堂堂甲等班学子居然完败丁等班一个学子,而且是他自己挑衅在先,鄙视许仙不学无术。

    如果许仙是不学无术,那他又是什么?狗|屎?烂泥?

    看着罗牧逃走后,唐婉容终于恢复了一些平静,顿时意识到自己居然紧抱着许仙又蹦又跳的,慌忙放开许仙,后退两步,白皙的“俊脸”腾地羞红如血,芳心“砰砰”地狂跳。

    “我这么抱着他,他不会发现我的秘密了吧?”她心里焦急后悔无比地想到,连忙用眼角偷看许仙的神色,发现许仙没有看她,神色也比较正常,才松了一口气,暗叫侥幸。

    “哈哈哈……”秦节高兴地放声大笑,上前两步张开双臂一把抱住许仙,用力拍了拍许仙后背,“小师弟,你太让我们吃惊了!”

    站在旁边的几个秦节朋友也上前,对许仙表示祝贺和吃惊。

    接着,丁等班的学子纷纷激动地冲上凉亭,把许仙拥簇抛起来。

    许仙击败罗海,除了唐婉容和秦节,最高兴最过瘾最脸上有荣光的就是他们了。

    “哼哼,以后看谁还敢瞧不起我们丁等班!”

    ……

    ……

    当——

    随着钟声响起,众学子们纷纷到校场***,许仙则只身去张景明的院子报到。

    张景明从书房走出来,看见站在院子中央的许仙,发现许仙神情轻松,一点也不像受挫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惊讶。

    “难道他赢了罗牧?不可能!”他在心里摇头,对于罗牧的才学他比较清楚。

    虽说他不收罗牧为***,但知道罗牧的学问不算差。

    不过,他只是念头一转,就没再在意此事了。

    达到他这种层次,小辈们的小打小闹早已不在意,甚至他的子女后代的荣辱兴衰几乎不放在心上了,眼中心里只有圣人之道,只有他呕心沥血开创的心学。

    子女后代与***之间,他认为***更重要,因为***将会继承他的衣钵,传承他的精神,发扬广大他的心学。

    “学生拜见老师。”许仙恭敬地行了***之礼。

    张景明微颔首,不做任何废话,道:“今日接着传你述圣桩……”

    半个时辰后,许仙基本学会述圣桩,但还需继续练习巩固。

    张景明有些乏了,坐在院子角落的葡萄藤下的石凳休息。

    这时,已经完成督促校场学子们练五圣桩的赵文远走进来,看了一眼正在练述圣桩的许仙,接着向张景明趋步走去,恭敬地向张景明向了一礼。

    “张老,关于许仙的学业安排。”赵文远道,“丁等班已经不适合他了,我打算安排他到甲等班,直接接受您的教导。不知您意下如何?”

    “怎么突然要将他安排到甲等班了?”张景明有些疑惑地问道。

    赵文远微讶,道:“刚才许仙没告诉你吗?”

    “你说才学比试啊,他没说,我也没问。”张景明心里有些惊讶起来,“这么说许仙赢了?”

    “何止!”赵文远不禁有些激动起来,“可以说是完胜!”

    接着,他飞快地将比试过程说出来。

    听到许仙对经***释时,张景明明显有点惊讶了:“这些话是他说的?”

    “不错,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听见的。我们也很惊讶,没想到他在经义上已经有这么深的造诣了。罗牧在这一局直接认输了。”赵文远肯定地道。

    张景明点点头。

    赵文远接着把以修竹为题作诗词的过程道出来。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张景明重复念着许仙的诗,一边捋着胡子点头称赞道,“好诗,好诗!”

    布满皱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两分惊喜之色。

    许仙确实让他惊喜了。

    过了片刻,他对赵文远道:“暂时不急安排他到甲等班,容老夫仔细考察他的功课再说。”

    说着,他不由转脸看了一眼站在院子中央专心练五圣桩的许仙,心里高兴地暗想道:“莫非捡到宝了?如此聪慧的***,正好悉心培养,将来继承老夫的衣钵,发扬光大心学!”

    赵文远退出院子后,许仙练习述圣桩差不多半个时辰,张景明终于让许仙停下休息,然后准备跟他学乐。

    一炷香后,仍是在院子内,张景明坐在石凳上,石桌上摆了一只古琴,一边拨动琴弦实物显示,一边教许仙学琴。

    讲解完毕一个阶段后,张景明将古琴转过去,让许仙自己亲手尝试。

    一直到下午申时,张景明乏了,乐课终于结束。

    “要学好乐,你需要一张琴。这张琴送给你,你要好生勤奋练习,把琴学好。”末了,张景明道。

    许仙连忙推辞拜道:“万万不可。学生已蒙您的授业大恩,是天大的福分,岂敢再要您的东西?”

    虽说他对古琴不了解,但这张古琴明显带着梅花纹断纹,音色纯正,而且琴头上还刻有名字——春雷,一望即知是一张好琴,估计比较贵重。

    “送你你便收下。”张景明不容推辞地道,“权当是老夫送你的师生见面礼。这张琴是老夫早年使用的,希望你见琴如见老夫,认认真真地弹奏好每一个音调。”

    “诺。”许仙不再推辞,鞠躬深拜道。

    张景明满意地微颔首一下,道:“昔日伏羲作琴,以御邪僻,防心淫,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你当切记。切勿作靡靡之音!”

    许仙闻言,心头一凛,他还真的想着等他学会弹琴后,将后世的流行歌曲弹奏出来玩,甚至将曲谱写出来卖钱。

    后世的流行情歌在古代的定义里,肯定是靡靡之音,甚至过而不及。

    “学生谨记。”许仙凛然地答道。

    抱着春雷古琴告辞张景明,许仙进入宿舍时,正好唐婉容也在。

    “咦,你怎么抱着一张琴?”唐婉容迎上来,目光落在古琴上,好奇地问道。

    许仙小心地把古琴放到桌面上,笑着答道:“老师送的。”

    唐婉容仔细打量一眼古琴,俏脸上顿时露出震惊之色,惊叫道:“这是春雷古琴!!!”

    “我知道,上面刻着字。”许仙没好气地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唐婉容抬起头,看见许仙一副无知的样子,忍不住地道:“你知道这张古琴有多贵重吗?”

    “可能值几百两银子吧?”许仙猜测道。

    “几百两银子?呵呵,”唐婉容不禁露出讥讽,“几百两金子都不止!春雷古琴,千金不换!”

    许仙大吃一惊:“这么贵重?!”

    “你以为呢?”唐婉容道,忍不住伸手爱惜地抚摸一下古琴,“哪个先生送你的?太大方了。”

    她还不知道许仙的真正老师是张景明。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