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27章 七夕夜话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章 七夕夜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许仙回家一个时辰左右,没有吃晚饭,离开去悦来客栈。

    重新回到悦来客栈,夜色降临,华灯初上。

    此时,唐婉容已经小睡了一觉醒来,但没有去吃饭,等着许仙。

    待到许仙回来,她欢喜地迎上去,和许仙一起去钱塘县最好的酒楼吃饭。

    吃饭完毕,恢复力气,许仙和唐婉容并肩逛夜市。

    钱塘县虽只是一个县城,但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城池。尤其是得益于钱塘湖,外来游客很多,造就了夜市异常繁荣,比白天过犹不及。

    只见大街上两边是琳琅满目的商铺和叫卖声不断的小商贩,中间是游人如织、摩肩接踵的行人,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好多人,好热闹。”唐婉容踮脚眺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感叹道,“这大晚上的,要是被冲散了,只怕只能各自寻路回客栈了。”

    “那你说怎么办?”许仙含笑问道。

    唐婉容歪着小脑袋提议道:“要不,我们携手同游吧。”

    “好啊。”许仙笑道,伸手握住唐婉容的柔荑,立即感到一阵柔如无骨,凝脂腻滑的美妙触感。

    唐婉容娇躯微震,俏脸不由自主地腾地羞红起来,慌忙底下臻首,免得被许仙发现了。

    许仙虽看见唐婉容害羞的模样,但不点破,假装不知道。

    不过,唐婉容在夜色朦胧的娇羞模样还是狠狠地触动了一下他的内心,令他不由自主地抓紧了一下唐婉容的小手。

    在滚滚人群中走了一段,唐婉容恢复自然,抬起臻首,一双美目好奇地四处张望,不时询问许仙“这是什么”“那个东西有什么用”等等。

    许仙一一耐心地回答。

    两人在拥挤的街道走着,彼此身体挨得很近,而且在不知不觉中,许仙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被唐婉容十指相扣着。

    一直游玩到亥时,他们才返回悦来客栈,然后分房而休息。

    第二日,许仙和唐婉容又去了西湖游玩。

    游玩了一整天,尽兴坐马车回沐阳书院。

    ……

    又过几日,不知不觉已是七夕。

    七夕,情人节也,沐阳书院许多学子告了假,书院也不刁难。

    毕竟,沐阳书院这么多学子,年龄大小不一,有的虽是少年,但有的已是适婚或已婚青年,当然也有已经长了胡子过了不惑之年。

    七夕夜晚,沐阳书院内不仅少了许多学子,气氛也松懈不少,郎朗的读书声变得稀疏,到后来彻底停歇了。

    许仙和唐婉容在宿舍里温习功课。

    柔和的烛光下唐婉容不时抬头看看许仙,又转头看看窗外,比较躁动。

    如此捱了一个时辰,她终于忍不住轻声叫道:“许仙、许仙。”

    “嗯,怎么了?”许仙放下书,抬头对视着唐婉容问道。

    “你看窗外月色皎皎,凉风习习,不如我们出去透透气吧?”唐婉容目光带着几分请求道。

    许仙把书籍合上,一笑:“好啊。我正有此意。”

    “嘻嘻。”唐婉容不由高兴地笑了,立即站起来,“对了,把你的春雷古琴带上,我弹琴给你听。”

    “好咧!”许仙笑着答应道,把春雷古琴取下,然后和唐婉容并肩出门。

    夜空晴朗,繁星点点,虽只是半月,但洒下来的清光也足以花下成影,而且这月光比满月时更柔和,如水如雾,如情人的发丝。

    “好美。”唐婉容双臂半张,俏脸仰抬,娇躯回转,望着夜空,身心陶醉地感叹道

    许仙脸上不由露出温柔的笑容,点头道:“是啊,这月色恰到了好处。”

    此时此景此人,他忽然想到了一首诗,不由念出来: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唐婉容细细咀嚼着这句诗,不觉间竟瑶鼻泛酸,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许仙见状,不由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哭了?”

    “我、我……”唐婉容急忙转身背向许仙,将泪水拭去,然后才转回身来,对许仙强颜一笑,道,“你这首诗太好了,我听得很感动,情不自禁。让您见笑了。”

    不等许仙说话,她又紧接着转移话题道:“许仙,你的才华实在令人震惊。随口就是一首神作。估计不出三日,你这首诗就会传遍整个钱塘县,乃至临安城。以后谁再想作七夕诗,恐怕都难以下笔了。”

    “别说得那么玄乎。”许仙连忙摆手道,心里惭愧不已,这是抄来的诗,“这首诗你不要与外人说,你知道就好了。”

    “为什么?”唐婉容不解地问道。

    许仙摇摇头,道:“不为什么,权当我送给你的诗。”

    唐婉容闻言,美目大亮,流光溢彩,万分感动地用力一点头:“嗯!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首诗是我们的秘密!”

    见唐婉容如此神态,许仙顿时知道自己让唐婉容误会了,只能心里一阵苦笑。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凉亭,在凉亭坐下,唐婉容妩媚地轻笑道:“许仙,听了你为我作的诗,我无以回报,就弹曲一首给你听吧。”

    “好啊。”许仙顿时来精神了,唐婉容的琴艺歌声都很不错。

    于是,唐婉容接过春雷古琴,坐在石桌前,拨动琴弦,响起轻柔缠绵的琴声。

    琴声婉转缠绵一阵,唐婉容朱唇轻启,唱了起来: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一首《越人歌》,唐婉容唱得何其婉转缠绵,歌声中隐藏着淡淡的幽怨,让许仙整颗心都要碎了,不觉间泪流满面。

    “白娘子,我恐怕要对不起你了……”许仙在内心激烈斗争道。

    唐婉容自己也完全沉浸于这首诗歌中,两行清泪沿着白皙细腻的粉脸滑落而不自知。

    终于,她将这首《越人歌》弹奏完毕。

    许仙正要上前吐露心声,唐婉容却突然双手捂脸,疯了一般地往宿舍方向跑。

    许仙吓了一跳,慌忙追上去,嘴里关切地叫喊道:“唐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唐婉容不应,只顾着往宿舍跑,然后冲入宿舍,“砰”地关上门,并放落了门栓反锁。

    许仙焦急无比,心里好痛,不断地拍门让唐婉容开门,但唐婉容就是不开门。

    虽然他知道唐婉容为何如此,但这时他却不能说出来,因为如此大的动静惊动了***学子,有好一些学子围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个人很喜欢《越人歌》这首诗,觉得它在文字上意境上都美到极点。对了,它的曲也不错哦。《夜宴》的周迅版就很不错。)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