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30章 寿山诗会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章 寿山诗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西湖旁,一片精致建筑傍水而建,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廊腰缦回,这就是钱塘县几乎人人都知道的寿山园。

    廖家一门两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在钱塘县是一等一的望族。

    寿山园是廖府兄弟为廖老父尽孝而兴建的地方。

    令众多才子趋之若鹜寿山诗会就是在这里举办。

    此时,寿山园灯火辉煌,张灯结彩,奴仆丫鬟成群,甚至整个院子都翻新装修过一遍。

    原来,廖家弟弟廖进难得有机会回家与廖老父共度中秋佳节,廖府少不得大肆操办一番,寿山诗会举办起来比以往更加排场气派。

    而书生才子们更加疯狂,甚至连外地的有功名的才子都闻讯赶来参加,渴望能得到廖家赏识举荐,攀上廖家这棵大树。

    李元礼和好友黄友石相约一起乘坐马车抵达寿山园大门前下来,看见寿山园气派十足的大门前门庭若市,往来无白丁,不由叹服仰望,由衷向往。

    上次他得以参加寿山诗会是在五年前,他考中秀才那一年。之后,他一直没能获得寿山诗会的请帖,他自己投的拜帖也如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元礼兄,你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轰动临安城,听说连小廖大人都有耳闻。”黄友石羡慕地道,“说不定诗会上能获得小廖大人亲自接见……”

    “愚兄岂敢妄想。”李元礼连忙拱手谦虚道,心里却难免得意不已,眼底隐藏不住无穷期盼。

    黄友石恭维地笑道:“元礼兄莫要谦虚了。今年我钱塘县就出了两首真正的好诗,一首是您的《饮湖上初晴后雨》,另一首则是沐阳书院许仙的《咏竹》。两位廖大人向来爱护家乡才俊,而许仙去了芷兰诗会,小廖大人不亲自接见您,谁还有这个资格?”

    李元礼只是拱手谦虚,心底忍不住暗道:“其实,这两首诗都是许仙所作。”

    “获得小廖大人接见,元礼兄只需再接再厉,显露出才华,拿下今夜头诗,定能获得小廖大人的青眼,届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黄友石继续恭维羡慕地道,“还希望元礼兄不要忘了昔日友谊,也提携小弟一二。”

    “若果真获得小廖大人赏识,定不忘贤弟情谊。”李元礼表示道。

    然后,他微叹一口气,道:“头诗愚兄是不敢妄想了。”

    他心里很清楚,许仙也参加中秋诗会,不论如何,头诗都轮不到他。

    “咦,这不是元礼老弟吗?”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李元礼和黄友石沿声望去,立即快步迎上去,拱手作揖叫道:“见过何举人。”

    原来,那人是钱塘县知名才子何锋,举人老爷。

    “哈哈,元礼老弟你太拘谨了。”何锋扶起李元礼道,“今晚可是你大放异彩的时刻,太过拘谨会坠了你的气势。”

    他对李元礼很热情,对旁边同时秀才功名的黄友石则相对冷淡,偏偏黄友石一副理所当然的甘心样子。

    都是功名之身,但举人和秀才之间却有着巨大的鸿沟,秀才只获得见官不拜、不交租纳粮和不服徭役等等特权,而举人却已经有了当官的资格。

    “元礼的才学不过是粒米之华,何兄才华如天上之皓月,粒米之华岂敢与皓月争辉?”李元礼谦卑地道。

    何锋哈哈大笑,拍着李元礼肩膀笑道:“你太过谦了。你那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我仔细研读过,堪称神来之笔。今晚的头诗必定是你的。”

    李元礼只能拱手摇头苦笑。

    他在苦笑之余,心里有些庆幸:幸好我舍得下血本又向许仙买了一首好诗,否则今晚恐怕要难堪了。

    “诗会快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何锋结束闲谈道。

    李元礼和黄友石立即让何锋先行一步,他们然后才跟上。

    进入寿山园,李元礼再次被里面的奢华气派震撼,随便一个歌姬侍女都能让他几乎移不开目光。

    当然,真正让他震撼的还是里面大人物和大才子云集,已经不仅限于钱塘县的大人物和大才子了。

    虽然参与诗会的人很多,但都被井然有序地安排入座。

    在诗会刚开始,钱塘县知县杨大人、县主簿陈瑞和县学正吕大人等钱塘县官府三大巨头一起亲临现场祝贺,向小廖大人和廖老父敬酒,向在座所有人恭贺中秋佳节快乐,气氛庄重不失活跃。

    敬酒完毕后,杨知县和陈瑞因为要镇守县衙维持全县今夜治安离去,留下学正吕大人作为代表陪同。

    廖老父年事已高,诗会开场不一会儿便离场休息去了,小廖大人居主位住持今晚的中秋诗会。

    小廖大人虽有一个“小”字,但年纪一点也不小,已过知天命之年。

    一群训练有素的美貌舞姬登场献舞一场后,小廖大人举杯与众人共饮,然后讲起话来。

    “……今年我在京城听见两首好诗,我很高兴,这两首好诗都是出自我钱塘县。”小廖大人朗声微笑道,“一首是李元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一首是沐阳书院许仙的《咏竹》。”

    “李元礼,在吗?”他目光向下方众才子看去。

    李元礼激动地站起来,向小廖大人鞠躬作揖道:“后学元礼拜见小廖大人。”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写得太好了。想我也是在西湖边长大的,竟没想到这等佳句。”小廖大人赞赏地道。

    李元礼连忙谦卑地道:“晚辈不过是运气好偶得而已,真实才学哪及您的万分之一。”

    “不必谦虚,诗确实很好,你坐下吧。”小廖大人温和地道。

    他接着又道:“另一位是许仙,可惜今晚没能请到他出席,实在遗憾。听说,他才十七岁,求学不过几个月,而却已经拜在张公门下。”

    说到“张公”二字时,他脸上带上敬重,遥对天边拱了拱手。

    “我是真的想见上一见这个家乡天才少年。”小廖大人又道。

    “许仙参加今年才开始举办的芷兰诗会了。”忽然有人出声说道,“听说纪氏布行为了举办芷兰诗会砸了一万两白银。”

    那人说话阴险,分明是当众指责许仙为了钱不参加寿山诗会。

    这话一出,在座的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言语间讥讽许仙不识好歹,白白错过了小廖大人赏识的大好机会。

    李元礼虽不参与讥讽许仙,但也很为许仙感到可惜。

    就在这时,一位廖府管事匆匆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小廖大人身边,小声说了两句,然后上交了一张纸条。

    小廖大人接过纸条,低头展开看,很快脸上露出惊容,这让在座所有人猜测惊疑不已。

    片刻之后,小廖大人抬起头,对众人笑道:“刚才提到许仙,没想到他就立即给了我一个惊喜……”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