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46章我想知道记忆是你所持之物还是所失之物(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奋斗那里三个人,林晓全胡端冯也是三个,胡红伟也叫了厂里的两个人,一个是财务,一个是安全生产员,九个人到饭店里坐定,满满的一桌。

    菜一上,冯就想果然麻雀小五脏俱全,半间房镇上的饭店水准就堪比武陵市里了,这个小小村落里山坳后隐藏着的饭馆外观看起来没特色,菜却做的实在不凡,果然是熙熙攘攘,利来利往,店子村这里有矿,能挣到钱,特级厨师都能在这呆的住。

    “开饭前我先开宗明意,话不说透我吃不下,红伟也知道,我如今是赶鸭子上架,万般无奈的抓了咱们镇企业这一块,领导叫咱管这一块可不是让我架在火上烤?你们不知道,咱们半间房如今屋里吹喇叭名声在外,其实绣花枕头皮外光,你知道去年镇财政收入是多少?反正今天能来的都不是外人,我这也不算泄密,二百三十多万!可是支出你们知道是多少?”

    刘奋斗说着就环视一周,最后盯着胡红沃时虮虻模约赫娴幕褂行┛醋吡搜郏br />
    刘奋斗这时拉开门就往外跑,众人就听到他在外面的呕吐声。

    回到镇上已经午夜,胡端将冯放在老***门口走了。

    已经濒临十一月,镇里的空气新鲜,夜就很清冷,半间房镇经济发展的好,四面八方哪里来这赚钱的人都有,所以远处街道依旧灯火辉煌,人影绰约,老***大门已经锁上,冯推开小铁门进去,看门的老刘闻声出来,闻到冯满身酒气,心里嘀咕着你怎么天天有酒喝,我怎么就没这待遇,怎么不喝死你,嘴上却亲热的问冯司法回来了,冯司法辛苦啦。

    冯嗯了一声,走出去很远,又拐了回来,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给老刘,老刘连声道谢,一看是软云,嘴上更是笑,冯摆摆手却走远了。

    冯在半间房镇住的这间屋子可能是年代久远的原因,总是有一股霉味,今夜喝酒多了,本应该麻木的,可是嗅觉却格外的灵敏,冯觉得屋里的气味有些刺鼻,就打开门窗通风,也不开灯,搬了椅子坐在门口,看着烂漫星空发呆。

    一会,一个黑影从茅厕那边走了过来,冯一看是老县长屯一山,本想说话,但是又闭了嘴。

    屯一山看看黑暗中的冯,也没说话就进屋了,一回冯听到屯一山屋里传出收音机的调频声呜哩哇啦的乱唱。

    第二天是星期六,冯睡到十点多才起来,拿了脸盆到院子里洗漱,就看到屯一山蹲在他开辟的那片菜地里施肥。

    由于屯一山用的是农家肥,气味就有些浓郁,有几个***里的人同样也起的晚了,刷着牙洗着脸的就小声埋怨,说屯一山放着城里的好条件不享受却在半间房祸害人,真是个老***。

    冯洗完就到街上吃饭,吃了饭随便溜达几圈,又回到老***关门继续睡觉。

    昨夜酒喝的有些多,虽然强撑着,但到底有些头疼,所以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口干舌燥的也没开水,出来到院里最对着水龙头就喝。

    咕咚咕咚几口下肚,肚子里好受了很多,回过头,冯看到屯一山坐在他门前一个木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到老***住了这么久,冯从没和屯一山说过话,这会这种情形,冯就对着屯一山点点头,说老县长好。

    屯一山却没有回答,冯心说这真是个怪人,就在屯一山的注视下回到屋里,在床上又睡了一会,看到窗影发暗,才又出去吃晚饭。

    这时,就闻到屯一山那边传来的香味,像是烧青菜炖蘑菇,清香扑鼻,冯觉得屯一山很是懂得自给自足。

    第二天星期天,冯一夜好睡,就起得早,到了院里发现屯一山在浇地,捅了一根长水管在水龙头上直接放水到了菜地里。

    因此,洗漱的人就没水用了,有人想将老县长的水管子给拔掉,可是犹豫了很久也没有付诸行动。

    冯看了看,放下东西就到了街上,一会回来手里就拿着一个水龙头三通分头,将水管拽掉捅上三通,再将水管接上,既不耽误屯一山浇地,也能洗脸刷牙。

    这一天又快过去,傍晚冯拿了本书在屋里看,手里握着笔一笔一笔的抄写书上的内容,外面有人在喊:“小娃,会下棋不会?”

    冯愣了一下,心说难道是屯一山,答应一声出去,果然是屯一山,只见他已经坐在了自己的门前,眼前摆着一副象棋,楚河汉界的已经摆好了棋子。

    冯心说你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还叫我小娃?当下也不客气,将笔***兜里坐下和屯一山对峙起来。

    在五陵司法局老干部处那会,冯是学过几天围棋的,象棋虽然会,但是并不精,所以和屯一山下了一会,就丢盔弃甲。

    但是屯一山没有停手的意思,又和冯下了一局,这次冯依旧的输了。

    这会天色已经晚了,冯有心不来了,可是又觉得离开有些不好,就再次和屯一山摆棋,最后冯还是输了,屯一山就看着冯说:“你不行。”

    “是,我基本没下过。”

    “你说这不对,象走田马走日炮隔山横行,只要知道套路,用不着经常下,这又不是熟能生巧的事情,而是要用心。”

    冯看看屯一山,就说:“那再来?”

    屯一山欣然应允,但是这次冯输的更惨,很快的就被屯一山攻城掠地,只剩下老将孤守城门,冯就不动了,看着屯一山。

    “你用心了?”

    “嗯。”

    “我看没有。”

    “有。”

    “我就说是没有。”

    “真的有。”

    屯一山就站了起来,说:“那你自己知道。吃饭。”

    吃饭?吃什么饭?吃谁的饭?怎么吃?

    冯正在琢磨,屯一山扯着门帘让冯进自己的屋里,冯进去,发觉屯一山俩间房子中间有一道门,分为内外,外间的屋中央放着一张古朴的木桌,上面扣着几个碟子,屯一山将碟子上的碗揭开,竟然都是拌好的凉菜,屯一山又到了后屋端过来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砂锅,里面竟然是冒着热气的鸡炖蘑菇。

    难道屯一山一直在炖着这砂锅,就在等这道菜?那他叫自己下棋,就是为了等到这时候和自己一起分享?

    冯真是有些不懂了。

    鸡是家鸡,蘑菇也都新鲜,汤味浓郁鲜美,喝到肚子里很舒服,两人吃着饭,屯一山不说话,冯也就不言语,完了冯自觉的就去刷碗洗锅,心里还是不懂屯一山这唱的是哪一出。

    今年武陵的雨似乎特别多,这天冯正在整理卷宗,李雪琴让他接***,一听里面就是严然的笑声。

    严然似乎总是很开心,但是她的快乐感染不了冯,冯想问严然怎么知道这个***,因为他离开武陵市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严然,当然更没有可能给严然说自己的去向,但是最终没问,因为他觉得这样会让严然觉得自己很蠢,半间房镇司法所的***号码并不难查,有王全安这样的一个舅舅,严然怎么能不清楚冯的去了哪里,再说自己如今能到半间房工作,王全安起到了什么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个别人不知道,冯心里是清楚的。

    有时候想想决定自己命运和前程的竟然是和自己生活几乎毫无关联的人,冯就有些懊恼。

    和严然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冯就有语塞的感觉,觉得自己和严然的对话好像只能谈论天气的好坏,而办公室里有别人,冯连继续寒暄都失去了兴趣,干脆的就沉默了。

    “你记得那个李玉吗?就是医院精神病科的那个。”

    “嗯,有点印象。”

    “李玉现在去你们梅山县医院上班了。”

    “哦。”

    “昨天李玉给我打***说了一事,把我笑死了。”

    “是吗?什么事?”

    “李玉的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那男的和她见面,她觉得印象还成,于是就一起吃了顿饭,结果聊着聊着,李玉就问男的有房吗?你知道这男的说什么?!”

    “什么?”

    严然咯咯的笑了一阵才说:“那男的说,房已经开好了,走吧。”

    严然说着又笑,接着问冯这一段怎么样,冯就说好,严然和他再聊了几句,絮絮叨叨的,有些意犹未尽,最后还是挂了***。

    冯觉得,自己到半间房上班,来的时候都没有通知严然,这绝对不是匆忙造成的,以她的聪明,应该知道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冯不想当面拒绝她,可是严然却恍然未觉的打了***过来,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