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诡世界 > 第三十八章 疯子肯特

血诡世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八章 疯子肯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甚至走在路上看到条野狗仿佛都在嘲笑他!

    当然,这是心理作用,可依然让骄傲的冯姜潮无法接受。  

    原本想要再抢陈晓黎,结果却根本没有机会,对方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而且她与6晨两人上学放学几乎形影不离。

    最关键的是,不知为何,他无论派谁去跟踪对方,都会跟丢!

    这两人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他都一头雾水。

    6晨看着站在那里脸色忧郁的赵紫娇,眼神复杂,最后,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带着陈晓黎离开了这里。

    “怎么?还在心疼你那小女友?”陈晓黎调笑道,狡黠的眼神射出道道光芒。

    6晨没有回答,他心中自然是有些疼的,但过去了也就过去。

    这,就是命,两人的缘分在分手的那刻就已经尽了。

    行走在路上,踏着黄昏那碎金般的余晖,6晨与陈晓黎仿佛情侣般前行。

    “为什么你总是在半路上召唤出自己的魂袍?”6晨奇怪的看着身旁的佳人,好奇问道。

    两人放学后,陈晓黎总是喜欢突然释放出自己的魂袍,虽然她的魂袍也并不好看,还满是补丁。

    “喜欢!”陈晓黎俏皮的眨了眨眼,算是回答。

    然而殊不知,后面暗处有着两道跟踪的身影,竟然再次原地转圈起来......

    傍晚,6晨继续重复着自己的生活,外出垂钓高能淡水鱼,借此快提高自己的实力。

    整整几个月过去,高考也快要临近,班上的条幅换为了距离高考还有3o天。

    6晨每天都保持着规律的生活,除了钓鱼就是***,而他的修为也随之快提高,俨然距离道徒五层已经不远。

    这种修为提高的度,他过去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就连那些资源丰富的同学,比如县长的儿子冯姜潮,也不可能在短短数月时间就实现两个阶段的成长。

    以他老子的工资加上灰色收入,就算全部投入进去,也无法供应他像6晨一样,天天用高能野生淡水鱼吃到饱。

    天色漆黑,包康县城外的树林里,6晨正和往常一样,静静垂钓。

    为了能随时保持作战状态,如今他垂钓时也穿着魂袍。

    满身的碎布条,在没有动黑雾的情况下,比乞丐袍还惨不忍睹。

    而6晨早已习惯,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森林里连月光都没有,阴森恐怖,安静的吓人,可他却仿佛没事人一样,只管钓鱼。

    自从上次出现过变异淡水鱼后,到现在为止6晨都再也没遇到过那种珍惜的东西,此时尽管心中企盼,却也没报着什么希望。

    又等了十几分钟,随着“哗!”的一声,一条淡水鱼随着鱼钩跃出!

    “又是鳊鱼?”6晨愣了一下,随即轻叹一声。

    他刚要继续抛线,蓦然间,一道沉稳的声音缓缓传来。

    “有意思的小家伙......”

    6晨听后整个人混身猛震!跟着“噌!”的一声站起身,脚底力直冲向前方树梢!

    基础五行拳,崩字诀,出手拳风如电!

    长期和胡泉对招,让他对敌的经验相当丰富,此刻本能之下重拳轰出,劲啸声刺耳!带着势如破竹之势,拳未到,树梢上的枝叶已经被瞬间吹开!

    只见茂密的树叶后,那粗壮的树枝上正站着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花甲老者,此人身材消瘦,中等个,四方脸,古铜色的皮肤,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

    眼下此人正双手倒背,眼神玩味的看着6晨。

    6晨的一拳已经如迅雷般打了过来,又准又狠,然而对方却似闲庭信步般的轻轻一晃,轻松躲过这一拳,跟着下面伸腿轻轻一挑!

    时机火候拿捏的精准至极!

    “嘭!”6晨瞬间失去平衡,惯性之下整个人横飞出去,摔落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弄的满脸泥巴。

    “唉......下盘没根......招法普通。”老者摇头,看着他叹了口气。

    6晨用力撑住身子爬了起来,其实也不能怪他,刚才的老者动作实在太快,他原本就已经沾到了对方的衣襟,却没想到人家能在那种时刻侧闪躲开。

    这要么是运气,要么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个大高手!

    6晨“咕噜!”一声翻起身,摆好战斗姿势,警惕的看着对方。

    很多时候在野外人类相遇并不一定是好事,这野外根本没有法律的约束,也没有人知道你,死也就白死了。

    所以大多时候,出外的道士们宁愿遇到行尸,也不愿意碰到高阶同类,那样会相当危险。

    “你是谁?”6晨谨慎的问道,双眸始终警惕对方,就像是绷紧肌肉的猎豹。

    老者看着他又点了点头,赞扬道:“警惕性倒是不错,看来对战方面还有些经验……”

    他不停上下扫视着6晨,最后干脆嘴里自言自语起来,评判道:“嗯……?好难看的魂袍……这么难看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话说的6晨额头青筋直冒,不过好在他已经没有了那心理阴影,因此不至于心中狂怒。

    片刻,老者看着他浑身那满是破布条的魂袍,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上次胡泉那小家伙求我,让我帮忙看看,他说一个叫6什么的孩子身上的魂袍丑的***,说的不会是你吧……?”

    “丑的***……?”6晨一愣,想起了老师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他倏然间明悟般的抬起头,凝视着对方,此人很可能就是胡老师请来的那位魂袍领域的专家前辈!

    但6晨却对于胡老师的评价额头冒汗,那脆弱的心灵有些受创。

    不过这也是事实,没什么可说的,他的魂袍着实太难看了。

    “如果胡老师那么说,那应该是我没跑了,敢问您是……?”6晨有些沮丧的应道,同时收敛那要作势攻击的拳头。

    “老夫,孟浩然,机缘之下曾救过你那胡泉老师,如今我也是疯子肯特大学的校长。”老者随和的应道,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声音雄浑。
血诡世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