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52章热天午后(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52章热天午后(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没有和老高几个一起到泾川市里转,他想自己也许能等到邱玉如出现,可是最后离开泾川的时候也只是小丽几个代表邱玉如来送半间房众人,他想过要问询小丽邱玉茹的去向的,可是觉得不合适,于是到底还是没问。

    在回去的路上,冯从刘奋斗几个的言谈中得知,邱玉如昨夜就去了赣南省城,至于文远公司在半间房的那个白云岩矿厂的承包费,邱玉如也是和刘奋斗在***里敲定了三十五万的数目,随后钱就从银行划了过去,承包合同则由半间房那边厂的人和刘奋斗签署。

    看着刘奋斗惬意的表情,冯知道文远公司给的钱绝对是达到半间房镇***的预期,刘奋斗不辱使命,满载而归。

    既然这样,邱玉如半夜找自己给自己送两千块钱,是什么意思?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路途遥遥,老高闲来无事,就整理票据,冯坐在车子最后一排,晃眼就看到,这些票据里面有几张办公用品的***。

    这***也不知是老高、老田,还是小王,或者是刘奋斗的……

    在赣南的时候天气晴朗,车子到了岭南境内,天色就阴沉了起来,越往武陵走,慢慢的就有了雨,先是毛毛细雨飘洒不停,到了梅山县就成了瓢泼大雨,刘奋斗就给小王说到了老***将冯放下去,这一段辛苦了,让冯回去好好休息几天。

    冯点头答应,进了老***大院就看到屯一山在冒雨给菜地泼粪。

    屯一山戴着蓑笠,模样像是地道的乡下老农民,冯回屋放了东西出来撑着伞帮忙,屯一山也不制止,但是脸上也没流露出高兴。

    等干完活天也黑了,雨更大了,电闪雷鸣的,冯不想吃晚饭,就洗洗睡下。

    到了半夜,忽然听到屋顶上高音喇叭广播的吵杂声,冯仔细听了一阵,分辨出喇叭广播的内容是让镇上的工作人员到镇******。

    夜雨滂沱,冯没开灯拉开门,帘外雨潺潺,大院里已经有几个镇上的工作人员穿了雨衣撑着伞往外走了,嘴里嘟嘟囔囔的都有些不情愿。

    雨水打击着房檐和树木的声音愈加急促,远处的天空一道接一道的闪电,将本来隐蔽在黑暗中的山峦照的无所遁形,一股人粪尿的气味穿过竹帘子飘进了屋里,冯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到屯一山开辟的菜地里雨水累积了半畦深,心说这老头真是会干农家活。

    广播喊叫的是***的工作人员,冯属于司法所,和镇***不是一个系统,所以他就继续睡觉,但是偏偏的就有些睡不着,就这样伴着雨声朦朦胧胧的躺到了天亮,雨一点没有停的意思,反而更加急剧了。

    虽然刘奋斗说让冯休息几天,可冯决定还是到单位去一趟。

    远近的景色能见度很低,到了单位,自己的办公室门锁着,李雪琴和胡端都不在,冯听到林晓全那里有人说话,敲门进去后见林晓全和赵曼在里面。

    “小冯,你来了好,我正要叫你。”

    林晓全手里夹着烟让那个冯坐下:“这两天因为降雨量太大,房河流量大增,怕出事,镇上昨夜紧急召集了人手都到房河堤坝上巡查去了,今天县上来了通知,要我们所有在家的工作人员全部上岗待命,主要还是巡查房河堤坝,严防死守,防止出现溃蹦洪涝,还有就是到几个比较偏远的村去看看,以防出现什么问题。”

    “我昨天见到刘镇长了,他对你这次去泾川的表现很满意啊,”林晓全说着就笑:“刘镇长说了,等过几天和钱***商量一下,把镇上那个桑塔纳给我们所,从今后,我们所也算是有车一族了。”

    这时赵曼说:“那还不是这次承包款任务超额完成了?镇上有了钱,这是要换新车,就将那辆旧车给了咱们,不然有什么理由买新的?”

    “咱不管那个,反正有车就好,咱们局里不给,我还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多少单位都眼睁着呢,我这都在刘镇长跟前哭了多少次才哭来的!再说,用咱们的人还不给点劳务费?他这次要账,小冯可是所里主力呢。”林晓全吸了口烟说:“我呢,一会要和刘镇长去坝上,赵副所在家留守,镇上人手不够,小冯你待会和镇上***同志一起,看到下面哪个村去。”

    “本来呢,你这几天出去辛苦,回来要让你多休息的,可胡端的孩子发烧,他带着孩子去了县医院,李雪琴也怀孕了,请了假,下乡的事就只有你了。”

    冯点头答应着,李雪琴推门进来,手就挥着烟:“所长,以后能不能少抽点?”

    “你怎么来了?”林晓全说着将烟灭了。

    “雨这么大,我听说水库那里又开闸放水了,想着镇上可能有事,就来了。”

    赵曼一听就说:“后山那块连续下暴雨,水库水位急剧增高,所以要放水,堤坝的危险系数就增加了,市气象局说这几天雨量还会增加,县委县***高度重视,几位主要领导已经分赴几个乡镇去了,林所刚刚分派完任务,小冯和镇上的人一会去村里看看。”

    “呀,前年后店子村因为大雨就有过泥石流,不过没出人员伤亡事故,”李雪琴心有余悸的说:“这几年挖矿的发了疯,将咱们镇地下和山体几乎全挖空了,水大了直接灌进去,整个山瞬间都陷没了,愚公移山里的神仙都没这样快,想想还真是让人害怕。”

    “那没办法,”林晓全站起来说:“有利就有弊,发展经济就难免带来一些遗症,别的地区还不知道怎么羡慕我们半间房呢,这矿产资源,那哪能说有就有,矿卖的多了才能让山体中空,就像人长得美不美,也不由他自个啊,长得好看追求的人就多了,你要是嫌烦,别的长得丑的会骂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矫情。”

    李雪琴和赵曼听了就笑,四个人说着就朝外走,林晓全说:“雨太大,学琴你还是回去,反正你请了假,咱们所五个人贡献了三个,也算是为半间房镇贡献了力量,路上注意安全,别让你那位带***的怨我不体恤下属。”

    赵曼说:“雨大到没什么,就是这个季节本来天凉,这要是一冻,那可真不好受。”

    一楼大厅门口有人在分发雨衣雨鞋,已经***了许多镇上的工作人员,赵曼和林晓全走了,冯过去明确了任务,是让他和妇联的一个叫刘再芬的女同志到后店子村做工作。

    这时李雪琴一拉冯说:“别和他们挤了,一会坐我的车。”

    冯就看着李雪琴,李雪琴笑:“怎么,准你在市里上过班,还不准我能开车?”

    冯说:“这倒不是,我是诧异你什么时候有车了?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李雪琴点头:“难道我有了车要像那个谁一样搞的四邻皆知,我还不想胡乱的发扬风格。”

    “说的也是,财不外露。那我得谢谢你。”

    李雪琴就笑:“什么跟什么,我哪有什么财?嗳,那不是刘姐,刘姐!”

    这个被李雪琴称为刘姐的女人就是刘再芬,是镇上妇联的,四十来岁,戴着一副八百度的眼镜,和冯见了面,嘴上就说:“这么大的雨,后店子那么远,又这么多人,车子那么小,待会要下饺子了。”

    李雪琴知道她不想和人挤坐车,也许她根本就不想去后店子村去,就悄悄说了自己有车,送冯和她,刘再芬才高兴了一些。

    位于半间房镇的房河水库是国家二级水库,虽然已经实行了属地管理,可是有些行政性的规章制度却还没有严格的执行下来,梅山县委已经和水库管理处协调了,要管理处泄洪的时候将房河堤坝的抗洪能力充分考虑,但是就这样,县里仍旧不敢掉以轻心,在车上,李雪琴说这些年县狠抓了房河大坝的加固工作,危险应该是没有,但是还是防字为主,出了问题谁都承担不起责任。

    刘再芬就说是,县里的代*县长昨夜给镇上的刘***打***专门询问了半间房一带的防洪工作,刘***就让镇里的人半夜都回去待命,所以昨夜自己就没睡好觉。

    李雪琴就说:“刘姐你眯一会,到了店子我叫你。”

    李雪琴开的是一辆奇瑞,车小灵活,车里面散发着缕缕幽香,和李雪琴身上的味道一样,但是车窗外风急雨骤的,小车就像是汪洋中的一条小船一样,雨点不停的像是箭一样密集的射过来,雨刷左右摆动着,玻璃上还是水流如注,像是瀑布一样,冯就说:“没想到你的车技这么好,改天我得学学。”

    “嗯,是应该学,有了它的确去哪方便多了,不过这车也就适合我,你要买车,还是要那种男人开的好,大气一点。”

    “我觉得奇瑞也不错啊,至于大气,车子也就是一个代步工具,多少钱,什么模样,我倒是没研究。”

    “哪呢?你不知道吗,我买了车有人就给我说,奇瑞奇瑞,修车排队,这不成心气我?早点干嘛去了?”

    冯一听,这说话的语气像是胡端的,不好接话,就只有沉默不语。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后店子村,刘再芬身材娇小,睡着了打鼾声却嘹亮,看来昨夜真的是很劳累。

    进了后店子村,冯发现这个村规划的还行,家家户户都是两层的红砖小楼,门前街巷全部水泥封面,虽然雨下的大,也没见有积水成潭的样子,可见排水系统都很通畅,而房河河道离店子村子有两里多的缓冲距离,村子的地势又比河体高出不少,整体成三十多度斜坡状,所以就算是房河堤坝决堤了,水也淹不到这里,除非是房河水库彻底坍塌了,不过那似乎有些不可能,刘再芬觉得这次到后店子村工作难度系数不是很大,脸上就有了笑意。

    后店子村村委的人和李雪琴很熟,对刘再芬反而没那么热情,知道冯是和刘再芬一起来村里搞巡查协助排险的,就招呼三人先吃饭。

    冯早上的确没吃,刘再芬也劳累了一夜,李雪琴反正回去也没事,就和后店子村的村委主任、委员几个到了一家卖羊肉汤的店里,刚刚坐下,村里的支书胡德全和治保主任胡栓旺也来了,大家一边吃一边将工作分派了出去。

    后店子村村支书胡德全已经六十多岁,是位老支书,他一边呼噜呼噜的喝着羊汤一边说:“镇上刘******来了,要我们务必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我们都醒得的很。”

    “咱这里没别的事,唯一的一点,就是老村老炮台那里,那里还住着十几户人到现在还没搬迁到新村,房屋老旧,思想也老旧!尤其是老疙瘩,我做了几次工作,说雨大了小心房塌,小心泥石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疙瘩却说死了不用我负责,有泥石流更好,省的再埋了。”

    胡栓旺就骂:“怂!整天说他儿子是***,***难道是神仙,能保佑他不死?”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