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58章寻(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58章寻(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里除了你们男的,我俩哪有那什么啊,你是不是在问自己,还说!是不是你们俩对小冯有意见?”

    林晓全和胡端一听,都笑了,端起酒就喝,冯也陪了一杯,林晓全就说冯不错,胡端却对着李雪琴说:“琴啊,你刚才说你才不怕短,你才用不着,那我小胡就当着大家面问你了,你在家,一直用的是什么啊?”

    “呀,要死了你!”李雪琴立即站起来要拧胡端的嘴,胡端起来就跑,站到林晓全身后说:“我们家半夜的才不用找黄瓜,我们家有的是擀面杖,比黄瓜结实耐用多了,黄瓜能崴断,擀面杖能吗?不过你们家那位胳膊下还别着一把***,那才叫上下一起发动,全方位射击,你得多***啊。”

    李雪琴的老公是梅山县***队的,配备有***,胡端的笑话让大家又乐了一会,李雪琴就坐下,瞪着胡端说:“有本事你别被老娘逮住!”

    “妹子,你比我小,良家小妇人一个,在小冯那自称老娘,也有些嫩啊,你要逮住我顶多压住我,在上面收拾我,我随你便,要糟蹋,要蹂躏,就当为国捐躯了。”

    “打住打住!我这话到底没说完,你们就打岔,让小冯怎么看我这个所长,我的威严哪里去了?”林晓全说着就板脸,等大家不笑了,才继续说:“百年修得同场喝酒,千年修得睡一个枕头,就是睡一个枕头的,也不是天天见面吧?我们在一个机构里每天大眼瞪小眼,嗯,赵一曼的苦大仇深,眼睛瞪得大些……”

    “你跑题了!”赵曼不满的提醒。

    “是,是,我接着说,那个什么,我觉得吧,能在一起工作,那是得修行一万年,至少一万年才能整天在一个屋里进进出出,所以呢,两口子那是最亲的吧,可是两口子还打架吵嘴磕磕碰碰的,我们这在一起工作的,也没见谁把谁按地上往死里揍,因此呢,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敬几杯酒,为了我们在一起工作,在一个房檐下共同生活,干杯!”

    冯有些怀疑这四个人是不是都有酒瘾,找法子往自个肚子里灌酒,要不,可能半间房这里的风气就这样,人人都好杯中之物,都能喝几两。

    五个人都举杯喝了,下来依照着官职从大到小的规矩,从林晓全那里往下开始走圈,不过胡端赵曼和李雪琴都不和林晓全划拳猜媒,大家都是相互碰了一杯,到了冯跟前,他站起来说:°揣着两把***的男人来了,我就让小冯去迎战,看他还敢说半间房司法所无人!”

    “无男人还有女人,怎么就没人了?”赵曼说着就看冯,笑道:“这个胡端说话总是有毛病,夹***带棒,小冯先歇会,下来我走圈,所长大人,你来啊。”

    林晓全皱眉说:“来就来,不过我行使一下所长的权力啊,我看,咱们猜拳行酒令,你们女人不会,那咱就来文的,要文斗不要武斗嘛,你我都讲故事,或者笑话,讲的好的,就不喝酒,讲的不好的,那蹦叽歪。”

    赵曼就说好,林晓全先说:“我就四句话,说出来你们看是不是这样的道理,说我们喝酒这件事,是不论时间,不论场合,不论和谁,不论啥酒,绝不缩头。”

    林晓全说完了,大家都说好,赵曼就喝了一杯,脸色顿时红了,冯觉得她愈加像是玩具假娃娃。

    接下来是胡端,胡端说:“有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带着他们的小牛犊子在田间吃草,过来一辆高级轿车,公牛说:不好,你俩吃吧,我走了,县里下来干部了。母牛问:你吃你的,下来干部有什么可怕的?公牛说:你不知道,我吃素食,他们一下来就吃牛鞭,这不比杀了我还难受。母牛说:那我也得跑,公牛问:你怕什么?你又没有牛鞭!母牛说:你不知道,这些干部吃完牛鞭就吹***!这时小牛说:那我也得跟你们走,公牛和母牛问:你走啥?小牛说:你们不知道,他们吹完***就扯犊子!”

    胡端说完,几个人都没笑,胡端一个人在那乐,乐完了,看着大家说:“不好笑吗?”

    “好笑吗?”李雪琴鄙夷的说:“知道的明白你是说县里的,不知道的,以为你骂我们呢,我们和你说的县里的人,有多大差别?还是你嫌弃这桌上没牛那玩意?”

    胡端一听就傻脸,自己喝了酒说:“,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你那是自讨酒喝。”

    赵曼说着就看着李雪琴,李雪琴笑笑说:“我讲一个故事,说一个小姐走进银行,要将一百块钱换成小面额的,银行职员看过后说,小姐,你这张是***,小姐听了就尖叫一起来,说:天!白玩?我被强*奸了。”

    林晓全和赵曼听了,哈哈大笑,胡端却说没意思,要李雪琴再讲一个,李雪琴就说:“没意思?就你难为人!”

    “你讲不讲吧?不讲就喝酒!”

    李雪琴撇着嘴说:“好,让你心服口服!村里生产队买了一头公*驴,可是没几天就死了,刚好母*驴发*情,于是村里人急忙给在县里开会的村支书打***:支书啊!母*驴***,公*驴死了,现在是先买公*驴,还是等你回来?”

    这下胡端也笑了,冯心说这司法所都是人才,出去男女通吃,绝对大杀四方,待会轮到自己,要是放不开,今后可能很难和他们融在一起,要是太俗,可又有点违背自己的意思,自己要好好想想。

    李雪琴说完了,赵曼就要喝酒,李雪琴就拦着说:“我陪大姐一起喝,匀一下,咱两一人半杯。”

    冯一看,这个李雪琴虽小,但是心思细腻,知道护人。

    赵曼喝了酒就看着冯,冯说:“赵姐刚喝完,有些猛,我也说一个,说妻子、小姨子小舅子,打一自然现象。”

    赵曼几个一听就皱眉,胡端问:“这是什么谜语?自然现象?姊妹几个开会?”

    “开什么会!自然现象自然现象,你听懂了没?”林晓全就瞪胡端,李雪琴看着冯就笑:“到底是市里来的,见过大世面,怎么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三个人,就把我们四个都难住了呢?”

    李雪琴也就二十四五岁,喝了酒唇红齿白的,很是养眼,冯看着她也不说话,一副秉公执法黑脸包公的样子,李雪琴就看赵曼,赵曼只有看胡端和林晓全,见大家都摇头,就说:“看来这酒我是喝定了。”

    冯也不让大家久等,就说:“妻子、小姨子小舅子,打一自然现象,谜底就是泰山日出。”

    “泰山日出?”

    胡端还在重复,李雪琴和赵曼就已经笑了起来,林晓全一拍桌子叫:“,可不就是泰山日出的吗!小姨子老婆和小舅子,都是丈母娘生的,可不就是老丈人日出来的!小冯,有你的,哈哈哈……”

    几人都是大笑,冯也没让赵曼一个人喝酒,学着李雪琴那样和赵曼分了一半酒,刚喝下去,李雪琴在一边眉头一皱,捂着嘴就往外跑,胡端嘴里说:“平时不这样啊,今天酒量变小了?”

    林晓全看看没说话,赵曼跟着走了出去,半道说胡端:“小心人家持***来揍你。”

    “我怎么了,招谁惹谁了?”胡端纳闷,赵曼说:“李雪琴怀孕了。”

    胡端这才哦了一声:“原来这样,妊娠反应,持***的也会玩阴谋了,还在这暗地里隐藏一小特务。”

    林晓全皱眉,冯心说怀孕了还喝酒?林晓全就说:“小冯来了,学琴怀孕,眼看着咱们所又成四*人帮。”

    生了孩子就要歇产假,所以未来某一天司法所就又成了四个人,不过冯觉得林晓全说的话里面有些语病,似乎李雪琴怀孕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正说着,从包间外进来一个男的,一进来就说:“林司法,你摆酒敢不叫我?”

    这人身材高,体型偏瘦,声音洪亮,看起来很有势头,林晓全眼睛一睁:“怎么哪都能见到你!”

    胡端就叫了一声唐所长,冯站了起来,心说这人莫非是半间房镇***派出所所长?

    这人一拍胡端的肩,对着冯点下头,目光里都是审视,冯更加确定了这人的职业。

    “小冯,这位不请自来的,是半间房的土霸王,派出所唐经天所长,老唐,这是我们所刚来的小冯。”

    “唐所长好。”

    冯和唐经天打了招呼,唐经天一***坐在林晓全身边,问:“在街上都能听见你的笑声,把我的车轱辘都吓得要放炮,差点撞墙,林司法,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

    林晓全这时已经拿了一个酒杯为唐经天倒酒,咧嘴说:“你拉到吧,讹人也不看地方。”

    “这么多,够不够?”

    唐经天眼睛一乜,说:“下马威?”

    “进门一杯酒,不喝你就走。”

    林晓全说着冲胡端挤眼,胡端端起自己的杯子说:“我也敬唐所长一杯。”

    胡端这个举动让冯觉得他很有眼色,既敬了酒,又不让林晓全给唐经天倒的酒显得是硬灌。

    唐经天喝胡端碰了,一饮而尽,林晓全就笑:“喝酒一口干,准是抓***,你也就***的命。”

    “那是,你眼馋还是怎么,要不咱俩换换?”

    唐经天一边说一边吃菜:“今天把我累死了,一个会一直开到现在,正想找点吃的,嘿,就听见你在这屋里笑,被我抓了现行。”

    “你胡扯,今是镇里开的那个环境综治会吧?能一直开到这会?”

    唐经天一副自然如此的样子,林晓全揶揄的说:“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出门去撒尿,你今天这么老实?这不符合常识。”

    唐经天听了就要反驳,赵曼和李雪琴进来了,唐经天看着赵曼就说:“我就闻着一股香味,进来不见人,以为你们所长金屋藏娇了,原来赵一曼同志是和师妹排洪抗涝去了。”赵曼也不和唐经天说话,冯约么差不多了,就端酒起身说:“唐所长,我初来乍到,请你今后多多关照。”

    唐经天喝了酒,算是和冯认识了,赵曼这时说:“让上两盒奶,我和学琴就不喝酒了。”

    “你那不是有俩奶吗,怎么还要?”唐经天又针对赵曼,林晓全和胡端就哈哈笑,赵曼就说:“差不多行了你,刘副镇长在那边找你,你却躲我们这拿下属打趣。”

    “哪里有下属,这都是我领导!”唐经天兀自争辩,林晓全就骂:“我就知道你小子奸滑,还说开会,还说在大街上就能听见我说话声,原来你早就在隔壁啊!”

    “不行,胡端,给唐所长换大杯。”

    “凭什么啊,我这不是和兄弟姐妹们联络感情来了吗?你说是不,一曼?”

    林晓全哪管唐经天说什么,只管倒酒,唐经天就说:“那……手机来***了,我出去接一下。”

    林晓全一把扯住唐经天笑:“你小子别玩里格朗,***在哪?我瞧瞧是方***打来的不是?”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