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64章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半间房镇司法所没有配车,林晓全就和赵曼商量了一下,每次有事让胡端开着他那辆面包车用,一个月给胡端一些油钱和车辆使用费,这也就是冯刚到那天胡端说私车公用的原因。

    李雪琴既然要回家,胡端就先送她,林晓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上车就让胡端放音乐,马上车里嘁里哐啷的就响彻着摇滚乐的节奏,胡端跟着乱哼唧,李雪琴就说这是噪音,让胡端换个轻柔的,胡端说:“轻柔的?你不嫁我我都活的没***了,还怎么柔?”话是这样讲,他到底还是换了一个月亮代表我的心,嘴上又说:“我就这么倒霉,月亮能代表我的心吗?阴晴圆缺的,我的心应该是太阳!永放光芒!”

    “那你的心也应该是乌云背后的太阳,就像这几天的天气。”李雪琴冷不丁的兑了胡端一句,胡端正要反驳,已经到了李雪琴家门口,她就邀冯几个下来坐,林晓全说回头,今天去的地方多,时间不够用。

    李雪琴就看着冯,冯说:“改天一定登门拜访。”

    “你登哪个门?她这是娘家,城里是原家,我那是野家,就看……”胡端没说完,李雪琴就关了车门,扭头走了,胡端就笑:“我忘了保密工作,泄露了我和她之间的特殊关系,看,恼羞成怒了。”

    接下来林晓全带着胡端和冯走了好几个村子,好在半间房镇基本上都通了公路,开车来回之间也方便,不然光是走路,就得几天时间。

    眼看着日照西斜,林晓全说:“胡红伟刚刚承包了店子村的滑石矿,今晚这顿饭,就去他那里了。”

    冯想胡红伟是缓刑期,要说今天下去去他那里,也对,不过要让胡红伟请吃饭,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所长发了话,胡端就只管开车,冯以为林晓全不知道早上胡红伟的父亲老疙瘩去所里的事情,就说了一遍,林晓全点头说:“胡红伟和他父亲不一样。”

    但是胡红伟怎么和老疙瘩不一样,林晓全却没说。

    车子很快到了一个临山而建的滑石厂,林晓全看着车外就说:“巧了,刘镇长也在,今这顿饭胡红伟管定了。”

    冯下车左右看看,这个滑石厂后边就是滑石矿,谈不上规模,算是典型的镇办企业,瞧着工人忙碌的样子,效益应该可以。

    “怎么我到哪你到哪?是不是闻着酒香了?”刘副镇长刘奋斗正和几个人站在两间板房门侵时虮虻模约赫娴幕褂行┛醋吡搜郏br />
    刘奋斗这时拉开门就往外跑,众人就听到他在外面的呕吐声。

    回到镇上已经午夜,胡端将冯放在老***门口走了。

    已经濒临十一月,镇里的空气新鲜,夜就很清冷,半间房镇经济发展的好,四面八方哪里来这赚钱的人都有,所以远处街道依旧灯火辉煌,人影绰约,老***大门已经锁上,冯推开小铁门进去,看门的老刘闻声出来,闻到冯满身酒气,心里嘀咕着你怎么天天有酒喝,我怎么就没这待遇,怎么不喝死你,嘴上却亲热的问冯司法回来了,冯司法辛苦啦。

    冯嗯了一声,走出去很远,又拐了回来,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给老刘,老刘连声道谢,一看是软云,嘴上更是笑,冯摆摆手却走远了。

    冯在半间房镇住的这间屋子可能是年代久远的原因,总是有一股霉味,今夜喝酒多了,本应该麻木的,可是嗅觉却格外的灵敏,冯觉得屋里的气味有些刺鼻,就打开门窗通风,也不开灯,搬了椅子坐在门口,看着烂漫星空发呆。

    一会,一个黑影从茅厕那边走了过来,冯一看是老县长屯一山,本想说话,但是又闭了嘴。

    屯一山看看黑暗中的冯,也没说话就进屋了,一回冯听到屯一山屋里传出收音机的调频声呜哩哇啦的乱唱。

    第二天是星期六,冯睡到十点多才起来,拿了脸盆到院子里洗漱,就看到屯一山蹲在他开辟的那片菜地里施肥。

    由于屯一山用的是农家肥,气味就有些浓郁,有几个***里的人同样也起的晚了,刷着牙洗着脸的就小声埋怨,说屯一山放着城里的好条件不享受却在半间房祸害人,真是个老***。

    冯洗完就到街上吃饭,吃了饭随便溜达几圈,又回到老***关门继续睡觉。

    昨夜酒喝的有些多,虽然强撑着,但到底有些头疼,所以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口干舌燥的也没开水,出来到院里最对着水龙头就喝。

    咕咚咕咚几口下肚,肚子里好受了很多,回过头,冯看到屯一山坐在他门前一个木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到老***住了这么久,冯从没和屯一山说过话,这会这种情形,冯就对着屯一山点点头,说老县长好。

    屯一山却没有回答,冯心说这真是个怪人,就在屯一山的注视下回到屋里,在床上又睡了一会,看到窗影发暗,才又出去吃晚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