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74章掷地有声(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74章掷地有声(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觉得,自己到半间房上班,来的时候都没有通知严然,这绝对不是匆忙造成的,以她的聪明,应该知道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冯不想当面拒绝她,可是严然却恍然未觉的打了***过来,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严然喜欢自己,也许陷入情感中的女人都是糊涂的,但是冯觉得,喜欢上一个人,似乎不应该像严然对自己的这个样子,这顶多也就是喜欢,只能算作是好感,跟“爱”这个距离,还很远。

    “女朋友?”李雪琴看着冯问,冯收拾了心神,摇头说:“朋友,女性,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女朋友。”

    “不能吧?我要记得没错,这个女孩是你到了半间房后第一个给你打***的女性,寻常朋友,她有那么牵挂你?”

    冯不想和李雪琴继续这个话题,问:“都说女性怀孕了会有很大反应,你怎么一如往常呢?”

    李雪琴对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点头说:“你问的对,我待会要好好查查。”

    冯觉得李雪琴还是没有放弃询问严然的迹象,就难能可贵的对李雪琴开了玩笑:“嗯,下一次就有经验了。”

    李雪琴果然笑了:“下一次?你还想超生?公职不要了?我还想在司法所多干几年呢。”

    冯又说:“对了,有一件事一直想请教你,我隔壁住的老县长,怎么回事?”

    “你说他啊,我只知道老县长以前在咱们还是半间房乡的时候做过乡长,后来到县里做了县长,退下来就一直住在老***院子里,别的,和你了解的一样多。”

    ≡栋自蒲页В渌某邪讯嫉秸肆耍獯胃幽现校鸵U都!br />
    那天在胡红伟那不是说半间房镇镇办企业承包费全都收了吗?再说要承包费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难度大给自己说做什么?

    林晓全就笑:“差旅费全报,工资照拿,吃吃喝喝出省转一圈就回来了,小冯,这可是个接近领导的机会。”

    刘奋斗说:“镇上这家承包白云岩矿的是赣南泾川市的文远公司,咱们这里矿上的矿长只是一个管事的但不拿事,就是丫鬟拿钥匙,要钱还是得去赣南泾川总公司那里,我们镇今年的财政收入能不能完成,就看这一次赣南之行了。”

    主管镇长和直系所长一唱一和,冯没有理由说不去,林晓全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吃吃喝喝的到赣南转一圈就回来了,有这种轻松惬意的好事,林晓全干嘛不自己跟刘奋斗一起去呢?

    冯心里明白了,刘奋斗之所以让自己跟着去要账,出发点不在乎一个,那就是,自己在胡红伟滑石矿那场酒宴中喝酒的举动,表现的太突出了,出去要账难免喝酒,自己就是刘奋斗带去挡酒的典韦。

    第二天,刘奋斗从镇上一个养殖户那里借了一辆金杯车,带着镇上的两个工作人员,加上冯和司机一共五个人,就出发了。

    赣南省泾川市局里岭南武陵市也不算远,虽然隔省,上了高速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去之前冯就听说泾川市经济发展的很迅猛,到了后发现果然名不虚传,市里五星级酒店就好几家,后来才知道,泾川市方家河县盛产黄金,产量品位在全国都能挂的上名次。

    由于事先知道刘奋斗几个要来,泾川市文远公司这边早有准备,派了一个副总经理全程接待。

    这个副总经理是个女的,也就二十五六岁,皮肤很白,长得勾魂摄魄,似乎特别善于施展女性魅力,眼睛毛毛的看着每个男人都像在看自己的初恋情人,还没说话就先笑,声音甜美的像是中央新闻学院播音系研究生,冯一见知道这次泾川之行绝对困难了,这摆明了是个温柔乡女儿国,看着刘奋斗和其余几个人略显紧张的样子,冯有些觉得刘奋斗的老婆刘桂花怀疑刘奋斗外面有女人也未必是瞎胡闹,因为刘奋斗平时看着正常,可见了漂亮女人就没有了定力,起码现在就很不安然,这样恐怕很容易遭到一种类型的侵蚀从而投降做一种俘虏。

    冯暗想,不就一个有点姿色的女人吗?紧张什么?来讨账的一接触女人就少了锐气,接下来还怎么继续?这个文远公司将这样一个女人放置在这样的位置上,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

    问题是刘奋斗才是这次讨账的主帅,除了喝酒,别的事冯也不想插手,再说也没必要插手,也插不了手,自己是司法所的,乡镇副职的刘奋斗见了市一级花枝招展的女人心里有障碍,这种事除了多历练外别人似乎帮不上忙。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刘奋斗几个的表现就验证了冯心里的预测。

    文远公司的副总经理叫邱玉如,将刘奋斗几个安排在泾川一家条件很不错的宾馆里,五个人每人一个单间,连冯和司机小王都是单独的房间,服务周到至极,洗漱后就到餐厅雅间用餐,还没进门雅间,门前就五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一个个穿着旗袍热情洋溢,几乎是半拥半抱的将刘奋斗几个让进了雅间,邱玉如已经在里面站着等候了,亲手牵着刘奋斗入了主位,接着招呼其余的四个人入座。

    四十多平方的雅间坐了十一个人,五男六女,这六个女人除了邱玉如穿的还算是传统,其余的四五个旗袍勾勒出了饱满的胸和纤细的腰,旗袍本来就有特色,于是五个女人的长腿明晃晃的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惹得刘奋斗几个全都正襟危坐,仿佛在接受检阅的部队一样。

    邱玉如当先敬酒,三杯下肚,邱玉如说自己不胜酒力,让自己的几个姐妹陪刘镇长和几位领导喝,那五个女人就妖娆起来,转身都对着自己身边的男人发起了攻势。

    “先生贵姓?”

    冯身边的女人笑吟吟的问,冯两只胳膊撑在桌上,手里掂着筷子说:“肚子饿了,我先吃饭,一会聊,你别客气,请自便。”

    这女子也没多想,看着冯慢条斯理的大快朵颐。

    ***的人可没冯这么安静,刘奋斗左边是邱玉如,右边是一个旗袍女人,邱玉如巧舌如簧,右边的女人胸大如鼓,两面夹击,刘奋斗没一会就有些凌乱了,被灌得脸红脖子粗,已经口不成句。

    冯又吃了一会,心里知道今天绝对不会谈承包费的事了,主将沦陷,兵士无力,就借口洗手走了出去,结果直接回房间再没出去。

    第二天刘奋斗几个醒来已经是快中午了,昨天陪着他们喝酒的几个女人直接到了房间服侍刘奋斗几个穿衣服洗漱,然后攀着胳膊就拉到了餐厅,继续昨天的酒宴,本来刘奋斗就不胜酒力,死活不喝了,这一下邱玉如换了红酒,说这不上头,刘奋斗经不住劝,又喝上了,别的人看镇长这样,自然以刘奋斗马首是瞻,于是到了傍晚,四个人又晕乎乎的被送进了房间。

    这天冯在酒桌上总板着脸,像是和谁有仇,根本不听身边女人的劝,所以几乎没有喝酒,这女人问他为什么不喝酒,是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冯就说自己酒精过敏,而且刚刚失恋,心情不好,见到女性就想起绝情抛弃自己的恋人,五内具伤,心情低落,恨屋及乌,只有对不起了。

    当天夜里,说晚不晚的时分,冯还没***服,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有人敲门,拉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两个打扮的截然不同的女人,年纪都不大,一个显得清纯,一个***,看到冯就问:≡豆菊馐翘且屡诘。颐堑煤妥什准陡嗨枷牖褰缦蕖!br />
    “对,今天一定严防死守,绝对不能再上酒桌了,”另一个工作人员老田也斩钉截铁的附和。

    司机小王说:“就是,再这样下去,我回去就开不成车了,被灌出酒瘾了。”

    小王是县里一位领导的亲戚,刘奋斗也不将他当外人,几个人正商议着,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这两天一直陪刘奋斗的那个胸很大的女子小丽,不过今天她穿的倒是很正统,一身职业装,刘奋斗急忙用被子将自己捂起来,小丽笑笑的对刘奋斗说:“刘总,早餐给您送房间里来了,请慢用,你们几位先生的早点也送到各自房间,还是在这里一起?”

    吃早饭凑在一起干嘛?不是叫喝酒?刘奋斗一挥手,屋里人就***了。

    等大家吃好,小丽又进来对刘奋斗说,今天邱经理有事去了省城,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