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75章掷地有声(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75章掷地有声(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嗯了一声,走出去很远,又拐了回来,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给老刘,老刘连声道谢,一看是软云,嘴上更是笑,冯摆摆手却走远了。

    冯在半间房镇住的这间屋子可能是年代久远的原因,总是有一股霉味,今夜喝酒多了,本应该麻木的,可是嗅觉却格外的灵敏,冯觉得屋里的气味有些刺鼻,就打开门窗通风,也不开灯,搬了椅子坐在门口,看着烂漫星空发呆。

    一会,一个黑影从茅厕那边走了过来,冯一看是老县长屯一山,本想说话,但是又闭了嘴。

    屯一山看看黑暗中的冯,也没说话就进屋了,一回冯听到屯一山屋里传出收音机的调频声呜哩哇啦的乱唱。

    第二天是星期六,冯睡到十点多才起来,拿了脸盆到院子里洗漱,就看到屯一山蹲在他开辟的那片菜地里施肥。

    由于屯一山用的是农家肥,气味就有些浓郁,有几个***里的人同样也起的晚了,刷着牙洗着脸的就小声埋怨,说屯一山放着城里的好条件不享受却在半间房祸害人,真是个老***。

    冯洗完就到街上吃饭,吃了饭随便溜达几圈,又回到老***关门继续睡觉。

    昨夜酒喝的有些多,虽然强撑着,但到底有些头疼,所以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口干舌燥的也没开水,出来到院里最对着水龙头就喝。

    咕咚咕咚几口下肚,肚子里好受了很多,回过头,冯看到屯一山坐在他门前一个木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到老***住了这么久,冯从没和屯一山说过话,这会这种情形,冯就对着屯一山点点头,说老县长好。

    屯一山却没有回答,冯心说这真是个怪人,就在屯一山的注视下回到屋里,在床上又睡了一会,看到窗影发暗,才又出去吃晚饭。

    这时,就闻到屯一山那边传来的香味,像是烧青菜炖蘑菇,清香扑鼻,冯觉得屯一山很是懂得自给自足。

    第二天星期天,冯一夜好睡,就起得早,到了院里发现屯一山在浇地,捅了一根长水管在水龙头上直接放水到了菜地里。

    因此,洗漱的人就没水用了,有人想将老县长的水管子给拔掉,可是犹豫了很久也没有付诸行动。

    冯看了看,放下东西就到了街上,一会回来手里就拿着一个水龙头三通分头,将水管拽掉捅上三通,再将水管接上,既不耽误屯一山浇地,也能洗脸刷牙。

    这一天又快过去,傍晚冯拿了本书在屋里看,手里握着笔一笔一笔的抄写书上的内容,外面有人在喊:“小娃,会下棋不会?”

    冯愣了一下,心说难道是屯一山,答应一声出去,果然是屯一山,只见他已经坐在了自己的门前,眼前摆着一副象棋,楚河汉界的已经摆好了棋子。

    冯心说你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还叫我小娃?当下也不客气,将笔***兜里坐下和屯一山对峙起来。

    在五陵司法局老干部处那会,冯是学过几天围棋的,象棋虽然会,但是并不精,所以和屯一山下了一会,就丢盔弃甲。

    但是屯一山没有停手的意思,又和冯下了一局,这次冯依旧的输了。

    这会天色已经晚了,冯有心不来了,可是又觉得离开有些不好,就再次和屯一山摆棋,最后冯还是输了,屯一山就看着冯说:“你不行。”

    “是,我基本没下过。”

    “你说这不对,象走田马走日炮隔山横行,只要知道套路,用不着经常下,这又不是熟能生巧的事情,而是要用心。”

    冯看看屯一山,就说:“那再来?”

    屯一山欣然应允,但是这次冯输的更惨,很快的就被屯一山攻城掠地,只剩下老将孤守城门,冯就不动了,看着屯一山。

    “你用心了?”

    “嗯。”

    “我看没有。”

    “有。”

    “我就说是没有。”

    “真的有。”

    屯一山就站了起来,说:“那你自己知道。吃饭。”

    吃饭?吃什么饭?吃谁的饭?怎么吃?

    冯正在琢磨,屯一山扯着门帘让冯进自己的屋里,冯进去,发觉屯一山俩间房子中间有一道门,分为内外,外间的屋中央放着一张古朴的木桌,上面扣着几个碟子,屯一山将碟子上的碗揭开,竟然都是拌好的凉菜,屯一山又到了后屋端过来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砂锅,里面竟然是冒着热气的鸡炖蘑菇。

    难道屯一山一直在炖着这砂锅,就在等这道菜?那他叫自己下棋,就是为了等到这时候和自己一起分享?

    冯真是有些不懂了。

    鸡是家鸡,蘑菇也都新鲜,汤味浓郁鲜美,喝到肚子里很舒服,两人吃着饭,屯一山不说话,冯也就不言语,完了冯自觉的就去刷碗洗锅,心里还是不懂屯一山这唱的是哪一出。

    今年武陵的雨似乎特别多,这天冯正在整理卷宗,李雪琴让他接***,一听里面就是严然的笑声。

    严然似乎总是很开心,但是她的快乐感染不了冯,冯想问严然怎么知道这个***,因为他离开武陵市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严然,当然更没有可能给严然说自己的去向,但是最终没问,因为他觉得这样会让严然觉得自己很蠢,半间房镇司法所的***号码并不难查,有王全安这样的一个舅舅,严然怎么能不清楚冯的去了哪里,再说自己如今能到半间房工作,王全安起到了什么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个别人不知道,冯心里是清楚的。

    有时候想想决定自己命运和前程的竟然是和自己生活几乎毫无关联的人,冯就有些懊恼。

    和严然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冯就有语塞的感觉,觉得自己和严然的对话好像只能谈论天气的好坏,而办公室里有别人,冯连继续寒暄都失去了兴趣,干脆的就沉默了。

    “你记得那个李玉吗?就是医院精神病科的那个。”

    “嗯,有点印象。”

    “李玉现在去你们梅山县医院上班了。”

    “哦。”

    “昨天李玉给我打电辉栋自蒲页В渌某邪讯嫉秸肆耍獯胃幽现校鸵U都!br />
    那天在胡红伟那不是说半间房镇镇办企业承包费全都收了吗?再说要承包费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难度大给自己说做什么?

    林晓全就笑:“差旅费全报,工资照拿,吃吃喝喝出省转一圈就回来了,小冯,这可是个接近领导的机会。”

    刘奋斗说:“镇上这家承包白云岩矿的是赣南泾川市的文远公司,咱们这里矿上的矿长只是一个管事的但不拿事,就是丫鬟拿钥匙,要钱还是得去赣南泾川总公司那里,我们镇今年的财政收入能不能完成,就看这一次赣南之行了。”

    主管镇长和直系所长一唱一和,冯没有理由说不去,林晓全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吃吃喝喝的到赣南转一圈就回来了,有这种轻松惬意的好事,林晓全干嘛不自己跟刘奋斗一起去呢?

    冯心里明白了,刘奋斗之所以让自己跟着去要账,出发点不在乎一个,那就是,自己在胡红伟滑石矿那场酒宴中喝酒的举动,表现的太突出了,出去要账难免喝酒,自己就是刘奋斗带去挡酒的典韦。

    第二天,刘奋斗从镇上一个养殖户那里借了一辆金杯车,带着镇上的两个工作人员,加上冯和司机一共五个人,就出发了。

    赣南省泾川市局里岭南武陵市也不算远,虽然隔省,上了高速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去之前冯就听说泾川市经济发展的很迅猛,到了后发现果然名不虚传,市里五星级酒店就好几家,后来才知道,泾川市方家河县盛产黄金,产量品位在全国都能挂的上名次。

    由于事先知道刘奋斗几个要来,泾川市文远公司这边早有准备,派了一个副总经理全程接待。

    这个副总经理是个女的,也就二十五六岁,皮肤很白,长得勾魂摄魄,似乎特别善于施展女性魅力,眼睛毛毛的看着每个男人都像在看自己的初恋情人,还没说话就先笑,声音甜美的像是中央新闻学院播音系研究生,冯一见知道这次泾川之行绝对困难了,这摆明了是个温柔乡女儿国,看着刘奋斗和其余几个人略显紧张的样子,冯有些觉得刘奋斗的老婆刘桂花怀疑刘奋斗外面有女人也未必是瞎胡闹,因为刘奋斗平时看着正常,可见了漂亮女人就没有了定力,起码现在就很不安然,这样恐怕很容易遭到一种类型的侵蚀从而投降做一种俘虏。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