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576章掷地有声(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76章掷地有声(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职调解员,负责来访登记、接待及人民调解工作,直调案件的卷宗整理工作。”

    “这样,还有法制创建及依法行政工作,指导各村子法制创建,法律援助这一块其实就是大家都在搞的,我的意思是暂时同志们还各司其职,小冯呐,也不做具体分工,哪个地方有事,就去哪,这样就能很快的熟悉业务,大家说怎么样?”

    几个人都没意见,冯也觉得林晓全安排的好,其实按照林晓全的布置,司法所法制创建及依法行政工作,指导各村法制创建,法律援助这一块今后就是自己负责了。

    林晓全见大家都没异议就说:“那就这样,将分工给县司法局和镇里主抓司法的刘副镇长汇报一下,同志们散会。”

    林晓全说完,赵曼就笑,林晓全说:“习惯了,在酒桌上办公,在办公室聊天,这也是我们一大特色。”

    这顿饭从下午五点多一直吃到晚上十一点,冯回去的时候在路边一个商店买了两盒本镇比较上台面的烟,果然老镇***看大门的老刘一见烟就眯眼睛笑,说冯司法太客气,冯说这也是从酒桌上拿的,今后进进出出还得多麻烦你,老刘嘴里就谢,心说这新来的冯司法员年纪小却挺会来事。

    第55章佶屈聱牙,吠影吠声(一)

    冯正式在司法所上班,先熟悉工作,其实套路和老干部处没什么区别,几天下来冯就进入了角色。

    林晓全说基层工作主要得下去多看看,和村里干部村民以及重点帮教对象多接触,第一手的资料很重要,而且基层有很多事情办起来不能以“办公室”式的方法去做,应该按照“土办法”干,就像书本和现实之间的区别一样,入乡随俗,怎么随,什么是俗,这要个人好好去悟,大道理都会讲,但不一定管用,因为大道理不亲民,不贴切,群众就会和你有距离,有了距离,你就不好开展工作,在基层工作方法很重要。

    冯深以为然,不过这一段天气情况不好,小雨淅淅沥沥的,每天只有窝在所里和大家聊天,说一些闲话。

    其实说闲话也是一种工作,很多的讯息就是闲话里得到的,再说像和尚静那时候在单位整天你不言我不语的,肯定是不正常。

    林晓全本来就是半间房镇人,在半间房镇司法所已经工作了十几年了,有一个女儿,老婆在镇上的一个滑石厂做会计。

    赵曼和她的老公也都是半间房镇人,她老公本来是在半间房镇镇***工作,一年前被调到县财政局去了,生有一个男孩在镇小学学习。

    胡端也是半间房镇人,他大伯以前做过梅山县检察院副院长,如今在县***,因此胡端算是几个人中上面有人的人,家里在镇大街上开了一家小超市,他媳妇在经营着。

    李雪琴娘家是半间房镇前店子村的,嫁到了县里,老公是县***队的,办起案子几天不回家,所以李雪琴几乎就住在娘家,胡端就说李雪琴是赖在半间房镇不想挪窝,生于此长于此工作于此还准备葬于此,早知道当初别嫁出去,省了一道工序,肥水流了外人田,还得了一个县城里媳妇的恶名。

    李雪琴听了就问:“你的意思,是说我当初应该嫁给你不是?”

    “是呀!朝夕相处好多年,你怎么才反应过来?”

    “也不晚啊,你去把你家那位休了,我这就到隔壁和你领证。”

    司法所隔壁就是民政所,胡端就认真的问:“能不能不休她,咱两也成了好事?”

    李雪琴还没回答,大院里就传来一声咆哮:“哎呀,我不活了,刘奋斗啊,我死了你就早早的和你的**人成了好事啊!……”

    胡端几个就面面相觑,李雪琴笑:“去啊,有人和你成好事的。”

    胡端挠头站起来:“刘镇长老婆又来闹了。”

    外面的吵闹声太大,冯就随着李雪琴几个出去看,大院里这会已经站了一些人,当中的一个女人四十来岁,皮肤白白的,模样一般,穿的也好,就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嘴里正在骂:“刘奋斗,你这个到处***的,你怎么不痨死呀你,你白天围着酒桌转,晚上围着裙子转,老娘在家早晚绕着锅头转,还要绕着地里转,老娘越转越瘦,你越转越肥,你良心被狗吃了。”

    “刘奋斗,大流氓,你给我出来!”

    有人就然廊缃瘛醴芏罚惚鹋埽 br />
    刘桂花猛的大叫一声,推开李雪琴就往院子外跑,李雪琴一个趔辄差点摔倒,冯急忙伸手扶住李雪琴的腰背。

    大院外,一辆汽车刚刚启动,恍惚间好像是刘副镇长关门坐了进去,刘桂花撵出去,车子已经驶出了很远,刘桂花就在后面一边追,一边骂。

    事主走了,院里的人就散开,胡端往回走着就说:“刘镇长怎么就娶了她!”

    李雪琴说:“前些年刘镇长家不富裕,穷不择妻饥不择食,要说本来过得好好的,谁知道现在刘嫂子就这样了。”

    “离婚!要我就离婚!”胡端就愤愤不平。

    李雪琴看着胡端问:°都明知故犯?”

    “我儿子是***!”老疙瘩忽然开了腔,声音就像是从瓮缸里传出来的一样,胡端就皱眉:“你儿子***怎么了?***能管的住你吸烟不吸烟?你这犟劲怎么老改不了,要不是因为你,你儿子能被缓刑?”

    老胡噌地就站起来,看看胡端,又歪着头瞄了瞄冯,大概是觉得冯脸生,吃不准是干什么的,就又蹲了下去。

    “我儿子是***!”

    “还是缓刑人员,并且早就退伍了!”胡端和老疙瘩针锋相对。

    “我儿子……是***……”

    李雪琴制止了胡端,对冯使了个眼色,和胡端走了出去,冯就坐在办公桌后看着老胡。

    冯看着老胡目不转睛,并且面无表情,屋子中间的老胡将烟在手里捏来捏去,踌躇着就是不好往嘴里放,他每次抬头,都看到冯盯着自己,这样屡次三番的,老胡心里打鼓,不知这个年轻人是干什么,怎么样子这样人,哪有一个人看一个人几分钟总保持同一个动作还动也不动的?

    “我儿子……是***……他是……***……”

    老胡终于决定离开,他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回头一看,那个城隍庙土地公一样无动于衷的年轻人仍旧看着自己,但是自付远离了不知名的危险,老疙瘩的声音大了些,说:“我儿子……是***!”

    老疙瘩像是***一样说着,拖鞋踢啦着地面,终于远离了,冯心说你儿子是***,你人虽老心理承受能力可不行。

    没过一会李雪琴提着几个烧饼回来了,一看就问冯老疙瘩哪去了,冯就回答不知道。

    “那你跟他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

    “那他说什么了?怎么就走了?”

    “我儿子是***。”

    李雪琴半信半疑的摇头:“怎么回事?就这样?”

    冯又重申了一句:“我儿子是***。”

    胡端正好进来,见了李雪琴桌上的烧饼就撇嘴:“他儿子还是矿主!你又给他买东西!他迟早将司法所当成饭店。”

    李雪琴不说话,胡端又说:“瞧瞧,爱心泛滥不是?你让人说你什么好?怎么就不对我泛滥一回?”

    胡端说着就拉桌子抽屉,咔咔嚓嚓的,李雪琴就问他找什么,胡端说:“人有三急,找纸。”

    李雪琴就拿了自己的给他,说:“翻箱倒柜的,我这算不算对你也爱心泛滥了一回?”

    胡端嘻嘻笑着走了,李雪琴看着冯说:“老疙瘩姓胡,我是前店子村的,他是后店子村,我家有块地就在他家门口,小时候跟大人去地里干活,我没少去他家玩。”

    “县陈副***之前是在咱们镇上做一把手的,那时候倡导‘三农’思想,农民农业农村,要深化改革,要将农业产业化,于是镇里动员各村都种果树,种果树一两年内是得不到经济效益的,不过树种起来了这就是成绩,陈***就被调到县里干了主抓农业的副县长,这会又做了县委副***。”

    “但是镇里事与愿违,咱们半间房不适合种植果木林,因为后来探明地下全是矿,地下有矿是客观存在,土壤没养分,树当然就长得不好,那满山的树怎么办,陈副***和镇上一合计,又搞食用菌生产,那些果木林能用到食用菌上的,就有效利用,用不上的就烧木炭,卖到市里去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